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身边的往事】

【身边的往事】

 时间:2018-05-04 10:12:56 来源:艳文阁 
  都是农村娃,从小就听村里人骂娘和讲卵话,但从来都不明白性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去给我们这些的农村娃娃上性教育课。在跌跌撞撞地上学路上,偶尔也能遇到或听到一些色事。在这些色事的浸润着,也就长大了。从脑海中翻出几则幼学听来的色事,以作纪念。
  一、小学四年级后,我以总成绩10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老家一所小学。因为,学校离校远,我有幸成为一名寄宿生。那个时候,能成为一名寄宿生,那是一个很大的荣耀。如果有幸还能寄菜宿的话,那相当现在当了一名公务员一样,可以在同学们趾高气扬的。
  那一年夏天,我在老家一所小学读五年级。不知是谁感染了疥疮,由于学校宿舍都是睡水泥地面的通铺,结果全体男生都感染了。一天晚,身体痒得不行,只得拼命挠,很多同学都把大腿根部的皮肤挠破了,后面不知道是谁买了硫磺软膏,还是什么药膏。大家都涂了一点,才好了一点。后来为了减轻病情。我们几个男人晚上偷偷地跑到教室里面睡觉。把课桌搬到一块,几个男生就直接睡在桌子上面。
  按说有一夜,天气炎热,哥几个睡不着,教室的灯也不敢打开,就偷偷地在说话。这时,有同学阿龙尿急了,跑到教室外面的走廊冲楼下撒尿时,他突然发现一件新鲜事情——对面教师楼有一间房子没有关窗帘。没有关窗帘倒也罢了,关键是里面还亮着灯。亮着灯也罢了,关键是那个房里还住着我们学校最漂亮女教师。
  住着我们学校最漂亮女教师也罢了,关键那时她与她的老公都在房间,而且似乎在进行一些房事的前戏动作。这玩意看现场直播,对于我们那些少不更事的男生,那是很大的吸引力。当下,阿龙急急忙忙跑回来报造这一特大喜讯。已经躺下睡着的同学一个个都立即跃起来,跑到走廊上看直播去了。
  我啊,那时已经当上班长,思想觉悟还是比较高。于是就犹豫一下。后来还是决定一咬牙也去瞧瞧。结果从睡着的课桌上下来的时候,由于没有灯光,再加上比较急,怕错过了。一脚踏空,直愣愣从课桌上摔到地上面,痛得我要死。看戏的心情再也没有,只好又爬上课桌,在那儿独自舔着自己的伤痛。
  那帮小看客也是心情很激动,一边看还一边大呼小叫。后来好像也惊动那边两位演员,及时把窗帘给拉上了。不过,那几位哥们算是体验了人生第一把香艳经历。看完回来,哥几们还眉飞色舞地不断描述,可怜我在旁边呻吟,也无幸消受啊。
  中心小学毕业后,我又以优异成绩老家一所重点高中落榜了,有幸进入老家一所中学就读。说得还是女老师的故事。那时,我们英语老师与中国第二代领导人的核心、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同名。女老师穿着打扮很时髦,至少在那时我们看来,尤其是夏天时同学都可以隐约看到她穿着的好看胸罩。那对于正在成长时的我们,充满着神秘和吸引力。老师成了我们班上很多男同学暗恋的对象,其中以当时我们班长表现最为强烈。每天晚上,他们都在寝室讨论她。那时有部分同学有撸水管的好习惯了。
  我们班上有个与我同名的同学,不知道怎么的,他竟然与我是同桌。他是老家茶厂后面的,不用寄宿。每天都跑通学来上课,挺方便。这娃可坏了,比我稍大了一点,对男女之事懂得不少,经常向我灌输一些坏思想。每天一上课就与我窃窃私语,尤其那位女老师来上课,他更是骚动不己。最坏的是他每天上英语课,最喜欢把手指头伸进裤裆挠,我问他在挠什么?他总神秘地告诉我,他在挠痒。我开始相信,后来看他那淫荡的表情,感觉不像是挠痒那么简单了。怀疑有什么猫腻。后来我变坏了,每次上英语课时,尤其当英语老师举着课本走到我们课桌旁边,我就用手从课桌下偷伸过来,照他裤裆猛敲一下。他痛得很,可是老师又在身边,也不敢动作,更不敢声张。嘿嘿,我则在旁边偷乐得很。
  后来,我们毕业就分别离开了老家,大江南北去谋生了。我再也没有回过老家一所中学,也没有看到那位当年我们所有男同学心中的女神。后听一位同学说,老师已经残得不行了。唉,岁月这把刀,那摧残人可是厉害得不行啊。
  初中毕业时,我再次落榜。后来,我去了老家一所职业中专后,在头堂上读书了。这时离学校更远了,自然是寄宿。刚开始班上同学挺多的,那时职业教育还蛮红火。
  还是回到主题说野话。当时, 我主要是听众,因为我是性格内向,二来我无料啊。话说,当时我们寝室有位梅树的同学。有一天晚上,他讲了一个很重口味的色事,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他那一次讲,他们村里有一老头,因为儿子到广东打工了,他与儿媳妇单独在家。于是,这位老头就偷闲干点扒灰的活。结果有一次扒灰,不知道是情绪太过激动,还是其他操作原因。活干了,工具出不来。这个左拔拔,右拔拔。脖子扭,屁股扭。啥折腾也不管用,反倒越来越痛。怎么办?两人在办公现场干呆了一上午也不管用。于是,只好厚着脸皮喊人。最后,村民找来一大门板,把两人抬到门板,上面再盖一棉被。把两人抬到医院去,总算把两人给分开了。但这臭事算传开了。
  从医院回来后了,老人一想,这以后脸往哪儿搁啊,找来一瓶农药,一口抿。灌进去了,去了。儿媳妇一看,不但脸丢光了,而且老人还自尽。自己也没法活了。也找来农药,也喝下去,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