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情奔芙蓉心】

【情奔芙蓉心】

 时间:2018-05-26 13:08:13 来源:艳文阁 
  「你真会那么柔顺吗?」霍北奔唇角的寒笑多了几分森冷。「我所交代的一切,你都做得到?」「我会努力达成,只要能够让你开怀,只要能够让我自己配得上你。」水芙蓉仰着清艳的小脸,坚决地说道。
  霍北奔黑眸中射出浓浓的鄙薄之意,扬声质疑:「就算在我面前你是个女奴?」「女奴?」乍听之下,水芙蓉以为他只是开玩笑的。「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女奴也一样。」「好。」霍北奔点了点头,姿态极为冷酷而无情。「从今以后,在众人面前,你是公主:在我面前,你是我的女奴。」「啊?」水芙蓉没想到他是说真的,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不愿意了?」轻蔑的质问从霍北奔口中传出。
  「没有。」水芙蓉摇了摇头,菱唇扯出摄人心魂的微笑。「我愿意。」是的,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什么她都愿意!就算她只是个女奴……只要他能够满意就好。
  「很好。」霍北奔没料到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
  本以为她会端出公主的身分来拒绝他的要求,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乖巧地接受他所提出的条件!也许是她不知道即将发生在她身上的,是些什么样的酷刑吧!
  他要让她尝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将自己所承受的加倍奉还给她!
  「相公现在有何要交代的吗?」水芙蓉谨慎地问道。
  若是它想要她的侍奉,她会做好的。
  虽然她从未伺侯过人,但她会学,她——定会尽己所能做到他所交托的一切。
  「有女奴称自己的主子为相公的吗?」霍北奔出声质疑她。
  「那,要怎么唤?」水芙蓉出声询问。
  虽然她是心甘情愿地询问他,但心里纳闷得紧。
  为什么他会以如此冷情的态度对她?
  可是……她已经答应他了,在两人相处的时候,她是他的奴隶。
  奴隶,是没有资格问主子为什么的。
  只好从婢女家仆那儿旁敲侧击了。
  「你当了那么多年的公主,该不会连这也不懂吧?」霍北奔唇造凝着讥讽的笑。「叫我主子!」「主子。」水芙蓉百依百顺地唤道。「对不起,奴才笨拙。」霍北奔没对她的道歉做出回应,只是闭上眼,以淡却有力的声音命令道:「服侍我。」「啥?」水芙蓉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新婚之夜该做些什么?」霍北奔的魔掌突地袭向水芙蓉浑圆的右胸,惹得她失声惊喘。
  「啊……」水芙蓉被他突来的举动给骇住,而后嗫嚅道:「我只知道要圆房……」但,他不是说要她当他的女奴吗?怎么现在又跟她提起新婚之夜该做的事了?
  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让人费解啊!
  霍北奔看着她迷惘的神色,露出邪气的笑容。「看来你对这事是半点知觉也没有的。」既然是这样,那洞房也就免了吧!
  他要她恋上男欢女爱的滋味,让青涩的她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之后,开口求他要她之后,再狼狈地羞辱她作为报复!
  听到霍北奔的话语,水芙蓉的娇容浮漾上羞赧的微红。
  「奴婢确实不懂,请主子告诉奴婢,奴婢应该要怎么做?」水芙蓉怯怯地开口求教。
  「这事不是用说的,这事该用做的。」霍北奔摩挲着她高耸的胸,冷笑道:
  「既然你求我,我便委屈一下,教你怎么做吧。」「谢谢主子。」水芙蓉的唇边露出感谢的笑。
  霍北奔凝视着浑然不知他究竟要做些什么的水芙蓉。
  她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娇颜正如她的名般,宛若出水的芙蓉;在案上红烛燃烧的光芒映照之下,一双水灵灵的秋眸流光溢彩,双颊透出粉色的红晕,在鼎中缭绕的沉香中望去,更让人心醉神驰。
  这朵名唤芙蓉的花,他会亲手折下!
  「摘下凤冠,解去你的衣物。」霍北奔不打算为她服务。
  恨她至极,他怎么有可能亲手为她做些什所有对她做出的事,都是以恨为名而实行水芙蓉依他的话做。她想要动手取下凤冠,但凤冠纠结住她乌亮的发丝,弄得她几手慌乱,忙碌不已。
  霍北奔就这样冷眼注视着水芙蓉着急地解着自己的凤冠,没有出手帮助的意愿。
  没有出声责骂她,已经算是他的仁慈了!
  「对不起。」水芙蓉费厂好大的劲儿才将凤冠给摘了下来,她连声道歉,为自己的笨手笨脚对他赔不是。
  霍北奔只是冷淡一笑,依首旁观。
  水芙蓉摘下凤冠之后才想到还有衣物未解,为了怕他动怒,她连忙迅速地除去自己的喜袍。
  水芙蓉一除去外衣,裸露的娇躯立刻映入霍北奔的眼帘之中。在烛火的映照之下,她雪嫩白皙的玉琢纤,细长粉嫩的大腿宛如美玉琢就,晶莹剔透。
  稀少的布料挡不住她那高耸的雪峰,半掩半露的酥胸让霍北奔无法不屏息。
  正当水芙蓉羞怯地想要将自已的肚兜也除下之时,霍北奔出声说道:「慢着!」他的嗓声因为注视着她光滑柔软的娇躯而略显沙哑。
  水芙蓉素甲凝住,不知道他又要自己做些什么。
  在男子的面前脱去衣服,她从未做出这样的事啊!
  「我来帮你。」霍北奔的语声中透出浓浓的欲望。
  没错,他想要水芙蓉。
  但是,他更想要水芙蓉在往后的时日里想要他。所以,今夜他会带她领略个中滋味,却又不给她……「帮我?」水芙蓉娇颜更为酡红。他的意思,该不会是他想要帮她脱去衣物这……她想要问得更仔细,却又不敢开口。「先为我脱掉我的外衣。」霍北奔以吩咐的口气说道。
  「啥?」水芙蓉不明白他为何已说要帮她,却又要她帮他。
  柔荑经轻地解着他的衣袍,她的纤纤素手是颤抖的。
  头一次为一个男子宽衣哪!而且是为她心仪许久的男子……他独特的男性气味让她的芳心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很好。」霍北奔赞许似地在她为自己除去外衣之后点了点头,才又道:「怎么不敢看我呢?」他存心想看她不知所措的模样。
  「你……我……」将除下的衣服放置水芙蓉的视线还是不敢正对他。
  男人光裸的身子……她不敢看挪!
  「没关系,等等你想不看也难。」霍北奔语毕,便将水芙蓉紧紧地搂拥在怀中。
  「啊?」水芙蓉才在思索着他究竟想表达些什么,就立刻被他拥人怀里,思绪因而呆愕住。
  她柔软的娇躯,也因为不习惯这样亲昵的接触而紧绷着。
  水芙蓉的身子是僵硬的,但是霍北奔不在意地隔着光滑柔细的布料抚摸着她的玉乳。
  「啊……」水芙蓉因为没有这样的经验,惊喘出声。
  听闻到她的喘息声,邪恶的笑容在霍北奔的唇边泛出。
  震动刺激着她的玉峰,霍北奔直接捏住她蓓蕾上的花芯,邪气地揉捻逗弄着。
  水芙蓉在他邪情炽烈的挑逗之下,双峰更为挺立。
  「啊……」她不断嘤咛着,感觉自己浑身有着从未有过的燥热以及火热的骚动。
  霍北奔听闻到她的欲望之音,在她玉乳上揉捏磨蹭得更加起劲。
  不适应的感觉让水芙蓉不停地抖动挣扎着,但是想要配合霍北奔的心却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唔……唔……」「从来没见过还有主子需要取悦奴隶的:」霍北奔以冰冷的话语讥讽她。「你可满意?」「啊……」水芙蓉闭上水眸,感觉出他话中的羞辱: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是她做得不够好吗?
  「我……」想对他说封不起,水芙蓉却感觉到自己被霍北奔从背后抱住。
  娇羞的她不禁将头低垂下,这视线刚好落在自已玉峰顶上绽开的娇艳玫瑰上。
  羞赧的感觉让水芙容的脸颊更为晕红燥热,柔软的胸脯也更加灼热而硬挺起来。
  「啊……啊呀……」为什么她会这样?
  水芙蓉不明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只是羞愧地别开自己的视线,不愿再望见那让她羞赧的一幕。
  「别转开头,看你自己是多么放浪!」霍北奔硬是不让她如意,强迫她看着自己的激情。
  「不要!」水芙蓉下意识地喊出声来,却又害怕惹他不悦地捂上了嫣红菱唇。
  霍北奔持续透过衣料把玩着水芙蓉浑圆饱满的玉峰,意欲撩起她更深的欲火。
  「啊……嗯……啊……」无法抑制脱口而出的吟叫,水芙蓉感觉到一股灼热从乳头开始延伸,蔓延直冲至她的下腹。
  「饶是生涩的小东西,却富有着荡妇的本领哪!」霍北奔讥讽道。
  让她不知所措、莫名所以,便是他的用意!他会让她进退两难,承受身心无比的煎熬!
  「唔…唔……啊……啊……」水芙蓉仍旧不明了他为何会口出此言,只感觉到自己的心有着无比的痛楚,因为他不喜欢她。「舒服吗?」霍北奔的声音因欲望而浓浊低哑。
  「嗯……啊……」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欢偷里,水芙蓉点了点头。
  她的吟叫声传人霍北奔的耳中,让霍北奔唇边的邪笑更为阴魅。
  持续不断地搓揉抚捏她的丰胸,霍北奔扬手一掀,让挺立的花芯落人自己的视线之中。
  「啊……」明了他看得到自己的身躯,水芙蓉显得不知如何是好。
  一方面她感到羞怯而想遮掩,一方面又怕惹他动怒。
  见水芙蓉无依失措的模样,霍北奔邪魅一笑,继续吊胃口似地隔着衣料摩挲着她的酥胸,就是不让手直接触碰到她的肌肤。
  「呼……唔……」水芙蓉难耐地闭上迷蒙的双眼,感觉浑身的火热已经燃烧到一个她也不知名的地方。
  「啊……唔……」躁动她摆动着娇臀,水芙蓉听到她的亵裤擦过他的内衫时所透出的摩擦声。
  「啊……」她直觉感到丢脸,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淫荡。
  「你真敏感。」霍北奔的手终于扯下水芙蓉的肚兜,直接感受到她的水嫩肌肤,让她有种畅快的滋味。
  「嗯……」水芙蓉的神智已然混沌不清。
  「你的双乳真美,终于有地方能够稍稍让我满意。」她的双峰并不大,但是却浑圆而极富弹性,花芯粉嫩而性感……让他的欲火更加被撩拨,也更肆无忌惮地把玩着她的雪胸。
  水芙蓉因扭动而香汗淋漓,不断呻吟娇嚷的她,唇边因着他的话而露出了媚人的笑。
  霍北奔一手圈拥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将她往他的身上更为靠紧,让她感受到他男性的硬挺。
  「啊……」感受到这般亲昵的接触,水芙蓉不由得惊嚷出声。
  「你的腰真是细得可以……不知道我会不会一用力就折断了它?」霍北奔轻笑着,魔掌由水芙蓉的丰胸下延至她不坦的小腹,而后滑入她的亵裤——「你的底裤都湿透了呢!」霍北奔低声坏笑着。「真是个火热奔放的小东西!」听不出他是高兴还是讥讽的水芙蓉,只能默默地点着头,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怯。
  她不自觉地想用手格挡开他的摸索,却在行动到一半之时停住,害怕惹起他的怒火。
  她想要讨好他,却又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让他真正满意。
  彷佛要折磨死她似的,霍北奔故意慢条斯理地褪着她的亵裤。
  底裤从她纤长的大腿滑过她的膝盖,水芙蓉微微颤抖着,羞涩地不知如何是好。「你真是湿得可以,是不是很想要?」霍北奔轻轻撇唇低笑着,以低邪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问道。
  「嗯……」水芙蓉被他吐出的热气所诱惑,只能轻轻点着头。
  「看来你已经想得连话都没有办法说了!」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他的报复之计!他一定要将她挑逗成一个彻彻底底的荡妇,再狠狠羞辱她!
  他的大掌复上她浓密茂盛的森林地带,水芙蓉只能借着矫嚷扭动来寻求解脱。
  「嗯……嗯……」「我的奴隶,张开你的腿。」他嗄声命令道。
  「啊……嗯……」顺着霍北奔的话语,水芙蓉轻轻张开膝盖,任霍北奔处置。
  霍北奔的魔掌游移到她花穴的人口,手指压住她的嫩芽,邪情地揉弄抚玩着。
  「啊……」水芙蓉只觉得自身愈来愈炽热,愈来愈需要些什么……「啊!你……」他究竟在做什么?
  霍北奔稍稍离开,吐露着伤人的话浯。「清纯的小公主,你可知道那些妓院的妓女们就是这样取悦男人的?不,应该说是被那些男人玩弄。你现在跟个妓女没两样,你知道吗?」换句话说,他现在就是在玩弄她。
  「不……」听了霍北奔的话语,想要他的真情挚爱的水芙蓉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将他推开。
  她不是妓女!她只是个爱他至深的女子他为何要这样说她?
  「要当我的奴隶,就得同时当我的妓女取悦霍北奔冷冷地笑了。「你后悔了吗?」「不。」水芙蓉急忙摇头表示自己的不悔。
  霍北奔再次以唇舌挑逗诱惑着她粉嫩的花辫,享受舔舐吸吭着她的感觉,也享受着让她痛苦的滋味。
  她不要当妓女……她想要他爱她!
  水芙蓉又伸出手想将霍北奔推开,但她娇躯的敏感却被他的唇舌掌控住,让她不得不垂下无力的手腕。
  「啊……唔……」娇嫩的花辫被强力吸吮的感觉,让水芙蓉忍不住呜咽起来。
  「鸣……」虽然是在哭泣,但是那舒畅的感觉却一直撞击着她的心房。
  她的哭泣,让他宣泄恨意的心更加狂吼。
  「啊……啊……」一边舔爱着她的穴口,他一边试着再度将手指插人她的花道之中。
  「啊——」水芙蓉全身被阵阵快意所冲击,痉挛而弓起身子,顺从身体的本能反应紧裹住他手指的入侵。
  「你好湿哪!」从他残酷讥讽的表情中,她深觉他以她为辱。
  她感觉到自身流出了更多的蜜液,连自己都诧异不已。「呜……啊……不要……」不带半点温柔,霍北奔将手指硬挤入她那窄密的花穴之间,执意深入。
  「不要……啊……」水芙蓉甩动着乌亮中闪着水光的秀发摇晃着头。
  「口中喊着不行,你的腰还是在摆动着,你这淫荡的东西……」霍北奔奔讽嘲道。
  语毕,他以沾满她爱液的滑溜手指不断地在她的花隙中进出,并以指腹揉搓转动着嫩芽。
  「啊……」水芙蓉发出了悲呜。「这样很能取悦我,你知道吗?」没错,看她痛苦,便是他的快乐!
  一听到自己能够取悦他,水芙蓉忘却了痛楚,忘却了羞耿,完完全全沉浸在他的抚弄之中。
  霍北奔将手指持续往她幽密的穴道深入,水芙蓉幽道中的嫩壁紧缩抗拒着他入侵的手指,但是由穴道中渗出来的蜜液却将他的手指引进更深处,达到她的花心。
  「嗯……啊……」感觉到下半身完全的湿润,以及那陌生的疼痛和炽热,水芙蓉用手掩住自已的容颜。
  「痛吗?」他唇边带着冷笑。
  水芙蓉狂乱地点头。
  「那我要出来喽!」他将手指抽出些许。
  「啊!不……」水芙蓉的头摇得慌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厂,只想他的手指留在自己体内,轻拢慢捻着。
  邪坏的笑容在霍北奔的唇畔扬起。「想要我更深入,是不是?」「是……」水芙蓉的头点得厉害。
  「等下次吧!」霍北奔抽出了自己的手指,脸上带着狂肆的笑意。「怎么能够让你一次享受太多呢?你是奴隶啊!」全身火热的水芙蓉纳闷地望着邪魅的他,只觉得他的离开让她的身心都遭受无比的痛楚。
  「放心,为了以后让你服侍我,我还会慢假教你的!别那么眷恋不舍地望着我!」水芙蓉凝视着他的水眸之中盈着雾气。
  「为什么你那么讨厌我……」她惊觉自己将心中的话说出,而要将口捂住时,已经太迟了。
  「你很想知道?」霍北奔邪妄地笑道:「奴隶是没有知道的权利的!别忘了你只是个奴隶。」「奴隶……」听闻到他的话语,感受到他强烈不喜砍自的水芙蓉,芳心有如被鞭笞过一样地疼痛:她想要再说些什么,他却已经迈步确升。
  留她独守这值千金却被虚度的春宵夜。
  本来只是想要给水芙蓉教训,嘲讽讥笑她的,没想到他自身的欲火竟然也被她撩捡得久久难灭!
  从来没有一名女子,能惹他如此在意,唯独她!
  她的身子很美。光滑柔美的肩部、摇曳生姿的雪峰、柔若无骨的腰肢、白嫩丰硕的香臀、修长匀称的玉腿、光滑细嫩的肤触,都让他流连在她身上不忍离去。
  而她含雾的秋眸,更是让他望着望着就会忘了置身何处……「爷,您今夜好热情。」身下传来的媚笑声,将霍北奔从神游中拉回!
  该死的!他居然还在想着她!
  「敢情是我之前满足不了你?」霍北奔似笑非笑的望着底下正欲火焚身的佳人。
  为什么他脑中浮现的,净是水芙蓉春情荡漾的娇颜?
  「不是……」柳香兰连忙摇头。「只是爷许久没有这样对兰儿了,让前儿受宠若惊……」她娇媚的眼瞳中盈满了对他的崇拜和需求。「这话很动听。」霍北奔闭起双眸,试图将不断缠绕在他脑中的伊人倩影给赶走。
  柳香兰以为那是霍北奔沉浸在欲望之中的表征,于是在细细的呻吟中,将她因欲望而颤动的身体,聚贴着霍北奔磨蹭。
  「本来以为今儿个是爷的洞房花烛夜,爷是不可能来找兰儿的,没想到……」柳香兰的唇畔漾满勾魂的媚笑。
  「你比起她,可好得多了!」霍北奔说着违心之论。
  事实上,他的脑里心中身体要的女人只有一个,名为——水芙蓉。
  为什么他会希望身下的女子是水芙蓉?
  霍北奔不愿再想,将自己因为水芙蓉而激起的狂满性欲全部发泄在柳香兰兰的身上。
  并非柳香兰的娇躯不完美,事实上,军妓出身的柳香兰有着绝佳的身段,绝魑的勾人功夫。
  可是,为什么他眼前所见的,全是水芙蓉那双纯情的眼?全是水芙蓉那青涩的娇态?
  如猛兽般的,他迅速地进行着欲望的过程。
  他试图借由品尝柳香兰那对丰胰傲人的双峰、进攻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来道忘脑中的人不知他心中所想何事的柳香兰暗自为他的热情而窃喜着,缠人的手臂抱紧了他,白皙的玉腿也高高跷着,攀上了他的腰部,并且不停地发出淫荡的娇吟、喘息声。
  霍北奔狂笑=声,起兴地跪起身子,并且抬高了柳香兰的足,一边挺着下肢,使尽全力又一次她深入她的体内,一边粗暴抓揉她的乳房。
  他体内的燥热暂解,但是内心的烦闷却更甚——一定是因为他恨死她,所以才会净是想着只要他能够让她得到痛不欲生的苦难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狂了。
  是的,一定是这样!
  不会再有别的原因的,不可能!
  「公主。」陪嫁过来的贴身女婢青儿望见水芙蓉的神色,便知水芙蓉不甚对劲。
  水芙蓉给了青儿一抹微笑。
  「昨夜将军待公主可好?」青儿开心地问着水芙蓉。
  一夜未眠的水芙蓉,一听到青儿的问话,娇颜立刻变了颜色。「他对我很好……」怕青儿担心的她说着谎话。
  「对公主好的话,公主怎么会是这模样?」虽然两人是主仆身分,但是青儿和水芙蓉情同姐妹,在私下说话时,水芙蓉总是让青儿有话直说。
  「这……」水芙蓉知道难以瞒过青儿,只淡淡地提道:「他似乎很讨厌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将军讨厌你?」青儿不敢置信地碱出声来。
  从小到大,公主都是人见人爱的,她可不相信有谁能第一眼见到公主就讨厌她。
  「是的,他讨厌我。」水芙蓉痛苦地绞着手上的帕子。
  她虽然猜不出他讨厌她的原因,但是他不喜欢她的那股情绪,她感受得十分清楚而明白。
  「会不会是公主误会了?」青儿直觉不可能。「若是将军他讨厌你,怎么可能跟皇上提出要迎娶你的要求?」「我也不知道。」水芙蓉摇着头。「但是他讨厌我是极为千真万确的事,不会有误的。」「莫非将军想要与皇上有亲戚关系,好更稳固他的势力?」青儿沉吟道。
  「不可能,因为没那必要。」水芙蓉否绝掉青儿的臆测。「事实上父皇早在他要求迎娶我之前,就已经将军权都交予他掌管了,他现在要对父皇不利其实是易如反掌。」「那……」青儿也想不出原因来。「该不会是他跟公主有什么冤仇吧?」她乱猜道。
  听她一说,水芙蓉还真的思索起自已是否跟谁结过怨,「公主,你别乱想。」青儿差点没掌起自个儿的嘴来。「公主对每个人都那么好。怎么有可能跟谁结过怨?况且公主之前压根儿没有跟将军面对面说过话,哪来的机会结仇?」水荚蓉着实也想不出来自己与谁有过什么争执。
  「可是……」水芙蓉咬着下唇,对于这种不被喜爱的感觉倍感难受。
  尤其是被自己的心上人讨厌,更是让人痛苦的事!
  「将军昨夜究竟对公主做了什么?」青儿想问个明白。
  说不定是公主太在意将军了,所以才误会了将军对公主的言行举止。
  水芙蓉想到昨夜的激情,俏颜=红。
  「他……」水芙蓉嗫嚅着。
  她总不可能跟青儿说夫君要她当奴隶的事吧?
  「你陪我出去晃晃好了,」水芙蓉叹了—口气,「公主……」青儿原想追根究柢,但是在见到水芙蓉满面的愁容之后,还是决定不这么做。「嗯,我陪公主散心解闷儿。」「好美……」水芙蓉与青儿主仆两人,晃着逛着,便逛进了一个园子,园里栽植着各式各样的兰花。
  「不知道这儿是谁居住的院落?」青儿挑起眉来,「看来不可能是男人家的园子。」「不是男人家,那……」水芙蓉脸色悄然转白。
  便是女儿家了!
  问题是,她记得霍北奔没有姐妹啊,那这院落会是谁居住的?
  「公主,你别乱想。」青儿知道自己方才的话又惹得水芙蓉心痛了。
  「乱想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算了,没关系。」水芙蓉微微一笑。「男人有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我不能要求些什么。」能嫁予他为妻,更靠近他一些,就已经巳她的福分了啊!
  可是,一想到可能还有别的女子在他的怀里,她的心就如同被针刺般深深痛楚着。
  「公主!」青儿急急地唤着。「你就别自个儿钻牛角尖了,也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吗?」本来对男女之事还懵懵懂懂的她,经过昨夜之后,多少明了欲求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她懂的远不透彻,却知道他之前一定还有别的女子……心,只要一想到有别的女人曾经与他十分亲密地在一起过,就无法不产生痛楚!
  「别想那么多了。」青儿劝慰着水芙蓉:「公主,你看那儿有成群的蝴蝶呢!」她刻意想转移水芙蓉的心思。
  「青儿……」水芙蓉淡淡地笑了笑,为青儿的贴心感到安慰。
  但是,她现下无心赏蝶啊!她的一颗心全系在那个她抓不住的男子身上了……「公主。」青儿拉着水芙蓉,央求道:已经来了,就过去看看嘛!蝴蝶飞来飞去漂亮的。」「可是……」水芙蓉有些迟疑。
  这不知是谁住的院落,这样贸然闯入可能不太好,况且她是真的无心赏蝶……「别可是了啦,公主。」青儿不由分说地拉着水芙蓉跑。「我们过去那儿追蝶儿。」浑身虚弱的水芙蓉只能由着青儿了。
  想要让水芙蓉高兴起来的青儿,拚命地逗着水芙蓉。
  感受到青儿好意的水芙蓉,也不愿见青儿失望,唇边露出了淡雅的笑容,与她戏逐着。
  两人就这样笑闹着,直到冷冷的质问声在两人耳边扬起。
  「是谁有这样大的脆量,任意闯进我的香前苑?」水芙蓉才想要解释,青儿便抢先一步主子出声。
  「她是将军刚迎娶进门的妻子,你说不够格进你的香前苑?」青儿斜眼睨着柳香兰。
  这女人浑身散发妖媚的气息,看来就非善类。
  公主没有将她请出将军府,就已经对她很客气了!柳香兰仔细打量着水芙蓉。
  「原来就是你啊!」轻蔑的笑容从她的唇畔扬起。
  整夜与奔缠绵,她至今仍兴奋得无法入眠。
  偏偏奔早已在她身侧沉沉睡去,让她一人辗转反侧,刚好听到陌生的声音,便来此一瞧没想到让她瞧见了水芙蓉!
  这可真是有意思极了!
  打量着水芙蓉,柳香兰唇边的笑意更为自得。
  胸脯没有她丰满,面容也太稚涩,难怪奔会不愿意跟水芙蓉度过洞房花烛夜!
  相较之下,奔是应该选择自己没错!
  「你这是什么意思?」青儿再度为主子发言:「青儿。」水芙蓉示意青儿噤声。
  站在她面前的女子,应该就是这院落的主人吧?
  瞧这女子体态丰腴、肤若凝脂、面如桃花,举手投足之间皆带着一股勾人的媚意,她就不得不自惭形秽。
  「公主……」青儿轻嚷着。
  怎么能够任由一个外人来欺负公主!
  「什么意思?」柳香兰回答着青儿的问题。「是奔的夫人就很了不起吗?奔真正在意的人是谁,你可知道?」「啊?」水芙蓉和青儿被柳香兰这么一问,登时愕然。
  「你的意思是?」水芙蓉轻声问道。
  面前的女子唤她的相公为奔……这样亲昵的唤法……「昨夜奔在哪里过夜,你可知道?」柳香兰扬声关道,嘴边漾满了得意和满足的笑容。
  他现在还睡卧在她的床上呢!若不是怕这两人的追逐声吵了奔的睡眠,她也不必离开他的身畔。
  水芙蓉光是望着柳香兰面容上的表情,就已经猜到大概。
  她静默着,不发一词。
  心,强烈地揪紧着,为了自己的夫君在别的女子那里过夜,而且是在洞房花烛夜当晚。
  「不是在你那儿过夜,所以你说不出话了,是吧?」柳香兰唇畔的笑意更为刺目。
  「你这女人,不许你对公主不敬。」青儿望着水芙蓉黯然的模样,忍无可忍地对柳香兰说道。
  她不允许别人欺负公主!
  「公主?」柳香兰哼笑厂声。「口口声声说着公主,都嫁到将军府来了,可不能继续端着公主的架子,否则是会让人看笑话的。」「你……」青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青儿。」水芙蓉出声制止青儿。
  「怎么?」柳香兰微微一笑。「我有说错吗?」「没错,是应该的。」水芙蓉点着头。
  「果然是公主比下人知礼。」柳香兰冷嘲热讽道。「不过有什么样的下人,跟主子是脱不了关系的,你可要多教教那不懂礼数的丫头。」「你——」青儿的叫嚷又被水芙蓉给挡下来。
  「可能就是你的奴才太过惹人厌,奔才不要你的。」柳香兰语不留情地说道。
  水芙蓉为青儿说话:「这与她无关,是我自己不好……」「你想以可怜兮兮的模样博取奔的喜爱吗?」柳香兰见着水芙蓉我见犹怜的样子,内心就生起无明火。
  「我……」水芙蓉支吾着。
  如果能博取他的喜爱,那也就好了。问题是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让他喜欢她……「那可能很难,」柳香兰抿嘴一笑。「因为奔喜欢的是像我这样的女人,否则他现在就不会睡在我房里。」「现在……」水芙蓉闻言,本就血色尽失的容颜更为惨白。
  本来就已经猜测到夫君在柳香兰这里过了一夜,如今得到柳香兰的证实,她的心仿若被撕裂了般痛苦。
  「是啊。」柳香兰得意地笑道,「就是现在。」水芙蓉虚软的身子在柳香兰的刺激之下,颤巍巍地几乎站不住。
  「看你这般娇弱的模样,哪能满足他的需要?」柳香兰犹不放过水芙蓉,以胜利者的姿态继续讽嘲着她。「我想一定是昨夜你没有好好侍奉他,才会留不住他的…」昨夜与他的欢爱在水芙蓉的脑里一幕幕重现。是了,他说她青涩,又说她淫荡,就是没有满意她的说法出现…而且他昨夜一开始要她侍奉他时,她也傻傻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难怪他会走。
  是她太愚昧,连要怎么照顾自己的相公都不会。
  「要怎么……」水芙蓉轻启朱唇,羞愧地问道:「要怎么侍奉他?」一心只想满足霍北奔需要的水芙蓉,根本没想到柳香兰是否会拿她的问话再次讥讽她。
  「这……」柳香兰娇媚地掩嘴而笑。「要我怎么与你说呢?」,她叹气似的摇摇头。
  「你真想知道?」沉冷的问句从她们身侧冒了出来。
  三人同时被这突然窜出的人声给吓了一跳。
  没错,此人正是水芙蓉和柳香兰话题围绕的主角——霍北奔。
  三种不同的叫唤声同时传人霍北奔的耳里。
  「相公。」「爷。」「将军。」「你真想知道?」霍北奔只手揽着水芙蓉的柳腰,另一手托高她的面颊,暗黑的睫眸冷韧着她。
  「是。」水芙蓉怯怯地说道。
  「真想知道的话,我让兰儿表现给你看吧。」霍北奔只姐让水芙蓉痛不欲生。
  柳香兰听到霍北奔的话语,唇边绽出了妖媚的笑。「爷……这……」她假意羞涩。
  「怎么,你还害躁吗?」霍北奔邪佞地望着柳香兰。
  「没……」柳香兰知道霍北奔惹不起,赶忙娇笑道:「爷要兰儿怎么样,兰儿绝不敢违逆。」「那就表现给她看看吧。」霍北奔命令完柳香兰之后,双眸冷睇着水芙蓉。
  「你就好好学着吧。」「至于你,」霍北奔望着青儿。「你先下去!」「公主……」青儿望着水芙蓉,总觉得不放心。
  她是皇上御赐给水芙蓉的婢女,只听命于芙蓉。
  「你先下去吧,青儿。」水芙蓉挥了挥手,示意青儿听话。
  青儿担忧地望了水芙蓉一眼,在接触到水芙蓉坚定的目光之后,无言地退下。
  「爷。」柳香兰偎进霍北奔的怀里。「让兰儿好好服侍您……」霍北奔健臂揽上柳香兰的细腰,眸光仍是凝在水芙蓉的身上。
  见到她的容颜白得难以人眼,他的内心就有莫名的快意!
  「爷……」柳香兰见霍北奔不专注,噘起红唇娇嗔道:「爷,兰儿想要您的吻……」「想要我的吻吗?」霍北奔狂放一笑。「便如了你的意。」他邪气的将唇复上柳香兰性感的绛唇,滑舌溜入柳香兰的口中敛动撩拨着。
  水芙蓉的心揪紧成一团。
  霍北奔与柳香兰唇舌交缠的姿态彷佛带有蜜意浓情般。他昨夜可没这样对她……站在这个位置,她将两人的姿态看得一清二楚。
  她甚至还能够看见柳香兰的粉舌伸出来挑逗霍北奔的画面……而那是她不会的……是她笨拙,才会得不到他的喜爱……瞥见水芙蓉痛楚的神色,霍北奔空着的一只手托隹柳香兰的玉乳,隔着衣衫撩抚着柳香兰。
  「啊……爷……不要……」柳香兰被霍北奔这么一逗弄,敏感的身子又涨起了欲火,檀口不断她发出嘤咛之声。
  「是不要还是要?」霍北奔邪笑地问着便中的柳香兰,魔掌依旧肆虐着柳香兰的娇躯。
  而他沉黑的跟眸,却是直直定在水芙蓉的身上,未曾离开过。
  「要……」柳香兰啃咬着霍北奔的颈子,双手也在霍北奔身上游移,表现出她的需索。
  「要吗?」霍北奔低笑一声,敞开柳香兰的衣棠,以唇代手,咬嘴着柳香前的岂胸。
  水芙蓉看着他的舌在她的胸上画着圈圈,来回挑弄,感觉自己的身子愈来愈不稳……纤手抚住自己的头,水芙蓉得努力撑着才能让自己不倒下。
  「你怎么了?看不下去了吗?」霍北奔察觉到她的异样,冷声质问,唇边漾着邪侯的笑容。
  他就是要见她不快乐的样子!
  「没……有……」水英蓉虚弱地否认着,也不知自己说的究竟是没,抑或是有了。
  她想学着如何侍奉他,却又看不下他与别的女子交缠相拥的画画……她好痛苦……有些姿态,是他们昨夜同有过的,有些……他却没这样对侍她……「没有的话,便好好看着!」霍北奔笑道:「这可是你自个儿说要学的,我和兰儿表演给你看,是恩赐你!」水芙蓉勉力撑起摇摇欲坠的身子,继续瞧着。
  朦朦胧陇之间,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看见了些什么……好像是霍北奔将大手伸至柳香兰的两股之间,抚触着柳香兰……嗯嗯啊啊的声音直传进她耳里,嗡嗡作响得让她更加难受……眼前一黑,她登时什么也望不见了……水英蓉双腿=软,再也支持不下去地昏了过去。
  「嗯……啊……」正欲火高涨的柳香兰,不断地发出娇吟声。
  霍北奔却不顾柳香兰的呻吟,冷哼了声,赶在水芙蓉完全倒下之前抛开柳香兰,将水芙蓉抱在怀里。
  该死的,她居然昏倒了!
  他还没折磨够她,她怎么可以昏倒?
  「爷……」柳香兰欲求不满地缠着霍北奔,娇声道:「别理她,兰儿需要爷——」「结束了。」霍北奔冷着声音说道。
  方才的一切,他只是想让水芙蓉见了痛楚而已。
  谁知道自个儿说要看的她,会承受不住而倒下。
  既然水芙蓉不识相地昏倒,他也就不需要再演下去了!
  他得赶快让她醒过来!
  怎么能够让她如此轻松她逃过一切?
  他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奔……我爱你……」水芙蓉连在睡梦之中都不安稳。
  「奔……我会好好学…」「奔……别丢下我……」她不断呓语着,而这些梦呓全都落入了霍北奔的耳里。
  霍北奔冷狠一笑。
  为了报父母之仇,他从很早之前就开始派人搜寻她的消息,知道她极爱听闻他的消息,探知他的一举一动。
  宫中都传着她对他有意的消息。
  那时他就已经暗喜于她的痴愚,因为若事实真是如此,他正巧能够用来报复她。
  而新婚之夜她的姿态,更让他相信她的整颗心都系在他的身上,否则他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
  现下这么一听,他是更加肯定了!
  洞悉了这一点,要让她痛苦,简直是易如反掌!他非得将她折腾得不成人样才行!
  「奔……爱我……」水芙蓉口中仍不断传出梦话,字字句句都兴霍北奔有关。
  邪情冷笑自霍北奔唇边扬起。
  看来他的计划似乎奏效了。即便是在梦里,她都想要承欢于他……看来她是怎么样也没有办法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女子在他的爱弄抚摸之后,哪一个不乖乖臣服于他的身下?他就是要让她膜拜他,再也离不开他!
  而后他再狠狠地一脚踹开她!并且不让她有与别人在一起的机会!
  他要她求他、要她拜托他……要她尝到生不如死的痛苦1 让她死,实在是太便宜了她。
  他要她活着,因为活着才能感觉到痛!
  「啊……不要……不要……」水芙蓉痛苦地挣扎着,似乎梦见了什么让她极为难过之事。
  「不要——」水芙蓉尖叫一声,倏地睁开双眼。
  「奔……」像是溺水的人见到浮木就会拚命攀住一般,水芙蓉一睁开眼就往霍北奔的怀里靠去,以寻求温暖慰藉。「怎么,一醒来就要我?」霍北奔一开门就是刺人的言浯。
  水关蓉愣了一下,才惊觉自己的举动有可能会招致霍北奔的怒意,急忙避开。
  「对不起,奴婢冒犯了……」她怯声地说道。
  她不知道要如何抓住他喜怒无常的心哪!
  「你愈来愈懂得自个儿的地位了。」霍北奔唇瓣噙着邪笑。「你倒是学得挺快的。」水芙蓉被他这么一说,刹那间不知要如何回话。
  他可是在赞扬她?
  话听起来似乎是如此,可是他的姿态又让人摸不着边际……「刚刚睡着的时候说了那么多的话,现下怎么又不发一语了?」霍北奔捏着她的粉颊,止视着她盈满无措的水眸。
  「我……」水芙蓉呐呐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才不算违逆他。
  「刚刚我听到你在睡梦里喊着爱我,那可是真的?」霍北奔邪魅地低笑着,将唇附在她耳边轻问。
  「是……真的……」水芙蓉唯恐他发怒,又增了一句。「奴婢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她低下螓首,内心绞痛地想到他说她配不上他的话语。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霍北奔冷冽地勾起唇来,笑道:「既然是这样,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知人之明吧,你猜猜我现在要做什么?」「奴婢不知……」水芙蓉仍是低垂着头。
  她要是能猜到他的心,就不会这样苦了啊!
  「我现在要好好地教训你。」霍北奔宣布谜底。
  「教训!?」水芙蓉倒抽一口气,膛大的美目中盈满惊恐。
  她犯了什么错误吗?
  「我记得方才有个人说要学东西的,结果学着学着,自己就先昏死过去了,还让我在旁边服侍着,真让我分不清楚究竟谁是主子,谁是奴隶啊!」霍北奔森冷阴沉的语声,听了让人不寒而栗。
  「对不起……」水芙蓉被他这么一提醒,立刻忆起了自己在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
  「对不起有何用?」霍北奔冷然笑道。
  「我……」水芙蓉咬紧了红中泛白的唇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刚刚既然敢打断我的好事,你就得负责赔我。」霍北奔冷冷一笑,又道:
  「不,是陪我……」「啊?」水芙蓉听不懂他的语意。
  她从来未曾听懂他的话过。她只知道自己的笨拙青涩让他恨透了她,不愿意让她当他¨妻子。
  那他为什么又要娶她?
  是因为之前在他想象中的她不是这般模样吗?
  而言之,是她辜负了他的期望,是她对不起他……「侍寝!」霍北奔吐出这两个字。
  水芙蓉蓦她明白他要她做什么。
  他要她为早上的事情负责,他要她取悦他!
  「可是现下是大白天的……」水芙蓉不自觉地脱口而出,等到她惊觉说错话时,为时已晚。
  「你已经昏睡一天了,你不知晓吗?」霍北奔阴鸷的眸射出寒光。「更何况,就算是白天,我要你侍寝,你也不得拒绝!」1颜……「是。」水芙蓉点着头。
  她没有资格爱他,也没有资格拒绝他。
  「那还不侍寝?」霍北奔催促着她。
  「是……」水芙蓉乖顺地点着头,芳心跳得飞快。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自己究竟能不能让他满意……「你在那儿磨蹭个什么劲儿?」霍北奔的语气充满了不耐。「我今儿个肯让你这般服侍我,已经算你的荣幸了,你还这样浪费我的时间?」一想到自己竟然在她床畔坐了那样久,他就不得不愤怒!
  该死的她,让他等了这么久!
  「对不起……」水芙蓉颤抖着。
  她总是在惹他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你从头到尾除了这三个字之外,还会说什么?」霍北奔捏着她的芙颊,冷恶地凶道。
  「我……」水芙蓉承受不了他的怒意,又开始支支吾吾。
  「我今儿个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霍北奔邪暴道:「既然你想当个哑巴,我就让你叫个够!」「啊?」水芙蓉被霍北奔盛怒的样子给吓着,愕然她瞪大了盈盈秋波。
  霍北奔的唇乘机覆上她骇然微启的芳唇,粗暴她撬开她的贝齿,滑舌强硬地钻入她的口中。
  水芙蓉被他的动作给震愕,脑中飘浮而上的是他与柳香兰唇舌相交的亲匿画面。
  她心一倒,下意识地想闪躲。
  霍北奔不让她逃躲,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咬啮着她的菱唇,滑软的舌溜人她的口中,品味着她软香的内唇,触挑着她的齿龈。
  水芙蓉在他的唇舌挑逗之下逐渐迷乱,无助地承受着他的索取、他的侵入……她只觉得浑身散发出高热,有着晕眩似的感觉,虚软得只能攀附在他身上……「你的脸儿红得跟火烧一样了。」霍北奔在离开她的唇舌之后,凝望她酡红的娇颜,粗哑地说道。
  没想到她的舌是那样柔软,那样好尝!他从未享受过这样让他难忘的滋味!
  是因为她的青涩吗?
  之前的他,最不屑碰的就是稚嫩的女子,因为那尝起来最是索然无味,可是她偏偏不同!
  「我……」水芙蓉气喘吁吁、双颊绯红。
  难怪柳香兰要他吻她,因为这吻的滋味,是会让人沉沦于其中、无法自拔的啊!
  若是他的吻能融有更多的温柔和爱意,那该有多好……不,她不能妄想!
  能这样亲近他,她就应该要心满意足了啊!
  「别总是一副涩气的模样!」霍北奔冷淡她说道。
  若她不是这个样子,他吻起她来,也许就不会如此悸动了吧?
  「我……」水芙蓉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也很想学柳香兰那娇媚的模样来博得他的喜爱,可是她偏偏就是学不来……「你还真想当个哑巴吗?」霍北奔邪气地笑道:「不,我可不许!我说过会让你叫个够的!」不知心中的无明火从何而来,他粗暴的动手撕去她的衣物——水芙蓉震愕地望着衣不蔽体的自己,惶惶然她抬眸望向他后,又望着成为残片的衣料。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她就已经身五十缕。
  「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水芙蓉好不容易才寻回自己的声音。「请你别动怒好吗?」顾不得自己被剥个精光的娇躯,她先试着抚平他的怒气。
  「你该不会又是要说对不起了吧?」霍北奔低邪笑道:「现在才说出那么一长串话,太迟了!」他精亮的瞳眸审视着斜卧床上的水芙蓉,细览着她一身白雪晶玉般的透亮肌肤;那丰满高耸、有如鲜嫩花朵般的胸乳;平坦小腹上浅低的涡穴,连接着细柔卷曲的嫩草,沿着陡凸的圆丘嫩草愈密;修长匀称的双腿,紧紧夹着那神秘诱人的桃源仙境。
  已经不是第一次瞧见她的胴体了,他却比第一次更想要她!
  腹部传来灼热的火焰,他不知道为何光是这样瞧着她,他就会有那么浓烈的欲望!
  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子有过这样的感觉!
  是因为没有尝过她,所以他才会那么渴望吧!
  或许,碰过她之后,他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
  本来是想要再拖些时日才完全让她知晓男女交欢的滋味,可是现在他决定提前摘下她这朵出水芙蓉!
  就看她还能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再勾引出他的欲望!
  念头一定,他嘎声道:「过来一些,别避我避得远远的。」水芙蓉怯怯地靠近了他一些,不敢再说些什么。
  事实上,她方才就已经离他离得相当之近了0 阿!
  「我的过来一些指的不是这个厂霍北奔对于她的挪移感到相当地不满意,健臂一勾,直接将她搂人怀里。
  光裸着身子偎进他怀中,水芙蓉的酡红双颊被这样亲密的感觉污染得更为艳红。
  霍北奔只手由水芙蓉的后背环绕过她的右胸下缘,另一只手则开始揉挤搓捏着她的左乳。
  「呵……嗯……」水芙蓉娇颜红似映晚霞,全身开始轻颤着,微微沁着汗珠的鼻翼随着呼吸在扇动着。
  「才教过你一次,你的反应就已经那么快了,嗯?」霍北奔似笑非笑地说道。
  水芙蓉还在思忖他的话,霍北奔的唇已含住了她左峰上那颗鲜嫩诱人的樱桃。
  「啊……」水芙蓉还在为那与手的进攻不同的触感惊愕时,霍北奔的舌就已紧接着唇加入肆虐她的行列之中。
  霍北奔低首在她的左峰间,唇依附在她淳圆饱满的莹白玉胸上,以舌敌、或齿磨、或嘬噙猛吸的方式交错着侵虐她娇嫩的晕红。
  「啊呀……啊……啊……」水芙蓉被这湿润而富有扭转波动的狂肆纠缠弄得不停地扭动,右手紧压着床辅,左手则紧攀着他的背,以寻求依靠。
  「你愈来愈硬了。」霍北奔低邪一笑,感觉到她的蓓蕾在自己的爱抚之下已逐渐绽放。
  「啊……啊……啊……」水芙蓉在他的啃咬之下,已经娇喘连连地无法言语。
  「喜欢我摸你吗?」气愤于水芙蓉总是少言的霍北奔这次决定要让她多说些话。
  「喜……」水芙蓉字不成句地嚷着。
  「快说!」霍北奔左手捏揉抚弄着她的右乳,右手倏地紧贴着她的私密之处摩搓着。
  「喜……啊……喜……」燥热的水芙蓉试着将句子说得完整,却还是极度破碎。
  「说喜欢!」霍北奔无情地拉扯着她粉艳色的樱桃,恶声命令着。
  「啊——」水芙蓉疼得叫出声来。「喜欢……啊……啊……」她的吟叫声又随着霍北奔的唇舌和魔掌而连连出口。
  「很好,你的话终于多了些。」霍北奔邪气一笑,又道:「刚刚我只对这边好,你这儿要不要我的吻?」他点了点她的右胸。
  水芙蓉心痒难耐地点着头,需索着他唇舌的滋润。
  「要的话就说你要我吻你!」霍北奔语华,唇舌又进攻嘴咬着她的左胸,引发她阵阵的娇吟。
  「我……」水芙蓉在他的咬啃滑弄之下,无助地摇甩着头,她黑长乌亮的发也同时甩动着波光。
  「不说吗?」霍北奔作势要将手上唇上的动作全部停止。
  「请你……」水芙蓉——边说着,一边气喘吁吁。「啊……请……你……吻……吻……我……」「吻哪里?」霍北奔存心要让青涩的她想望需求,却又对发出需要之声感到难堪:「吻……」水芙蓉已经红透了的芙颊彷佛烧起来般更加赤红。
  她不敢说……「又不是全然无经验,你还在害羞些什么?」霍北奔讽刺着她。「你要我吻你娜里?」他恶声命令道。
  「请……你……吻……我……」水芙蓉将破碎的句子说完之后,比了比自己的右胸。
  「很好。」霍北奔的唇舌在她的两胸间游移,来来回回地舔吻吸吮着她的娇艳。
  「喷!」他彷佛正在品尝美味一般地赞叹着她的滋味。
  一股酥痒火辣的热流,奔流在水芙蓉的娇躯之内,在听到他的嚷声之后,她的激情媚态更为显露。
  攒眉合眼、绛唇微启、娇喘莺啼、蓓蕾凸硬……她的娇态更增添了霍北奔的欲望。
  霍北奔右手的大拇指按揉压复着水芙蓉两股之间那柔嫩的禁地;中指顺着她微微渗出的滑腻汁液,在她的花穴里轻轻地抽动起来。
  「啊;…主子……唔……不要……嗯……啊……」水芙蓉高声娇吟着,已不知自己在嚷些什么。
  那些汇积在小腹下的热潮,让她全身如置火炉之中,却又乏力地无法移转半分。
  尤其是在他的爱抚揉弄之下,她的下体彷佛被火焚一般,产生混着病苦的欢愉。
  她的娇嚷非但没有让霍北奔略略缓手,反而让霍北奔更想要进一步地折磨蹂碗她。
  将她纤绌匀长的左腿举高提放在自己的肩上,霍北奔低头吻住她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肤,舌头挑逗戏弄着她纤嫩的肌肤。
  「嗯……不要……喔……好痒……啊……不要……」水芙蓉失魂似地嘤咛着。
  他手上的动作再次展开,指头往她紧密狭长的花穴中前进,深入触及着令她为之疯狂的花恕。
  「真的不要吗?」霍北奔持续地在她的甬道之中翻扰勾动着,邪淫地笑问着她。
  「不……」水芙蓉疯狂地摇着头,为这欲仙欲死的滋味疯狂着。
  「是要还是不要?」霍北奔手指略加拖力地逼迫她说清楚,他就是想听她欲望的声音。
  那娇软酥柔的声音,听来就让人愉悦!
  「要……」水芙蓉频点着头,神智灵魂早巳不属于自已,跟着他狂热起舞。
  听闻她的回答,霍北奔阴鸷地笑着,将置于她秘穴之中的手指抽出,再将她已分开的双腿极大弧度地叉开,令她绽放得极为娇艳的花辫绒毫毕露、一览无遗。
  「你的小穴儿还挺美的!」霍北奔狠狠冷笑着,言语行动之间有种报复的快感。
  「不要……这样看……啊……」从小受了宫廷礼仪教导的水芙蓉很自然地以手遮脸。
  这种含羞带怯,却又淫靡至极、挑人心魂的神态,更让霍北奔觉得有施虐的快意。
  霍北奔一边强握住她的手,不让她遮住她的秀颜,一边将沾满爱液的手,覆盖在水芙蓉的花穴上涂抹着。
  他凑近她火红的脸颊,在她的耳边邪气低喃道:「怎么,羞愧了吗?你现在话总算多了些……」水芙蓉知道这是他对她的处罚,忍着满涨的欲望,她颤不成声地说道:「对不起……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会多说……」「你不敢了?你真学那么快?」霍北奔薄唇露出讽刺的笑容,又道:「不过你淫荡的魅事是真的学得挺快的,有从妓的本钱!」水芙蓉被他的话狠狠地刺伤。
  做得不好,他嫌弃她;太过投入,他又说她淫荡,究竟怎么样才能够顺他的意?
  「我还没想过要原谅你呢!」霍北奔恶毒地笑着。
  既然她觉得那样是羞耻,那他就让她自个儿也隐隐约约能够瞧见吧!
  自身跪坐着,他将水芙蓉半抱在怀里,让她螓首靠在他的胸腹之上,曲起并分开她纤长的大腿。
  「看个仔细!」霍北奔一手按压住她的头,一手开始狂肆地在她的花穴之间揉弄着。
  「啊……」水芙蓉依稀能够见到自身的下体不断地渗出浓浆,羞愧地要别过头去,却又被他箝制住,无法移动。
  她直觉要将眼睛闭上……「别想闭上眼晴!不然我会找别的方法整冶你!」霍北奔抢先一步喝令她。
  他终于知道自己着迷于她之处。「别这样折磨我……」水芙蓉终于承受不住地喊出声来。
  她好痛苦……「别这样折磨你?」霍北奔邪冷一笑。「我这样对你,还算是厚待了你!不教教你,你怎么会学乖?更何况,不正是你自个儿要学着怎么服侍人的吗?怎么现在我要你服侍我,你又却步了?想要我喜欢你,这样怎么成呢?」「我……」水芙蓉低垂下头,咬紧下唇,下定决心,目不转睛她看着他手指的动作,也看着自己的反应。
  她得要突破自己,才能让他喜砍。既然他想要她看,那……她还能怎么办?
  只能看了!
  「这才对呀。」霍北奔奖励般地说道。「要是你之前也这般听话不就好了?」他似诱哄般地说道。
  「我……」水芙蓉努力地挤出话来。「我会听话……」「你那儿好湿啊……」霍北奔将手指举到她面前,让她看着沾满她爱液的手指。
  水芙蓉满颊羞红地望着,却不敢别过脸,也不敢闭上眼,怕他会再次动怒。
  「很好。」霍北奔右手指再度肆虐着她的嫩穴,左手则狎戏着她胸前柔软的圆团,撩转揉弄出她的阵阵呻吟。
  「啊……啊呀……」水芙蓉发现自己周身都渴望着他的抚触。
  她混着纯稚的热情撩拨着他的欲望,让他的小腹也极其火热,需要她来解他的火。
  「求我。」霍北奔邪妄一笑,不但要她心甘情愿地臣服于他,还要她主动提出对他的需要:「啊…」」水芙蓉在他的逗弄之下已经浑身绵软,自个儿都不晓得自己究竟怎么了。而他,要她求他什么?
  「说你想要我。」霍北奔的手指狠狠地在她的嫩穴之中前后挪动着,刺激着她敏感的内壁。
  「我……」水芙蓉喘吁吁地发不出字句。
  她真的很想要他……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他的什么,只是想要更接近他……「说,说你想要我。」霍北奔强硬地逼着她。「要就,求我!」「我……」水芙蓉仍旧说不出话来。
  「怎么又不说话了呢?」霍北奔冷肆地瞅着她瞧。刚才不是就让你看过了吗?
  明明已经是那样迫不及待,都湿透厂,还要假装矜持吗?」水芙蓉的丽容羞红成一片,心则揪成一团。
  是的,她要他……而他要她开口,她如何能说不?
  「求求你……我想要……」水芙蓉在他的揉搓逗弄之下高喊出声。
  「想要就帮我脱掉衣物!」霍北奔命令她道。
  水芙蓉迅速地为他宽衣,再度惹来他的讪笑。「很好,动作挺快的,看来你是真的很想要。」水芙蓉又是红霞满面,不敢正视他的身躯。
  「别害臊了,你总归是得看的!」霍北奔将水芙蓉抱起平放,而后将自身勃发的男性对准了她湿润的柔软,轻顶着穴口缓慢地磨动,意欲引起她的难耐。
  倏地,他毫无预警地沉腰,将自己昂藏的硬挺抵进她湿软狭紧的幽微花穴之中。
  「啊……疼」…」水芙蓉疼痛地弓起身子来,紧紧攀附着他,指甲深陷进他的背中。
  霍北奔因为她的痛喊而定住了身子,迟疑一下,神情极为复杂。
  「我要你。」霍北奔粗喘道。
  他已插入一半的昂扬,清楚地感到她花道里的温润,还有那种彷佛吸吮般的蠕动,让他无法抑制内心的欲望,只求更深入,和她融为一体。
  「啊……」感觉到他的男性深入自己的体中,水芙蓉痛苦难耐,痉挛似地抓紧他,承受着紧绷中带着渐增的舒畅感。
  她,完完全全是他的人了……「嗯……啊!」当自己的男性深埋入她的体中,霍北奔有着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是他与别的女子欢爱时,从未得到的感觉!
  没有思考太多,稍停片刻,让她习惯体内有他的存在之后,他便开始缓缓地抽动起来。
  「啊……嗯……」习惯了那种巨大异物侵入的疼痛感之后,水芙蓉开始能够享受那种达到高峰的欢愉。
  他的坚硬窜动在她花穴里,让她觉得自身圆满了起来,纤纤素手渐渐紧箍着霍北奔的肩,颈,内心需索着更激烈的动作,并且身不由己地扭腰摆臀动了起来。
  霍北奔双手使劲地捏住她雪嫩的丰胸,在她体内发狂地冲刺着。
  水芙蓉摇摆而浮动的下身,让霍北奔的抽送动作越来越起劲,也越来越猛烈。
  而她,则从他的抽动冲进之中得到满足。
  反复的抽送动作,让霍北奔积存的能量达到临界点,激射出一股浓郁的热流——两人双双跌落在欲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