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女祭祀的堕落全

女祭祀的堕落全

 时间:2018-05-05 10:51:06 来源:艳文阁 
  黑色的浓雾笼罩着达那苏斯,泰兰德语风,暗夜精灵的领袖,正为自己多灾多难的人民和这个世界向月之女神艾露恩祈祷。这几天从海加尔,恶魔统帅阿克蒙德的埋骨之地不断传来可怕的消息。一切都预示着曾经让艾泽拉斯几乎处於毁灭边缘的梦魇-燃烧军团即将卷土重来。
  「泰兰德女士,很抱歉打扰您。」出现在女祭祀面前的是暗夜精灵哨兵部队的军官,美丽的女射手珊蒂斯羽月。「海加尔那里传来了更糟的消息,诺达希尔的新芽正遭到黑雾的腐化。
  塞那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依鹿盔大人表示无能为力,他请求您去海加尔走一趟,目前只有您能借用艾露恩女神的神力将恶魔彻底清楚。」「好的,我明天就出发」泰兰德女祭祀若有所思「鹿盔这个只会说大话的蠢材,关键时刻一点派不上用。如果他还在,该是多好的事。」想到这里女祭祀的脸颊不禁微微一红。
  在几位高阶月神姐妹会成员的陪同下,泰兰德骑着珍爱的白虎前往曾经的神圣之山海加尔,经过三天的旅途终於在夜晚抵达目的地。望着熟悉的,女祭祀阿克蒙德的死亡不仅毁灭了诺达希尔,更给这片大地留下了一个可怕的伤疤。尽管数十棵千年古树依然高耸,却再难复海加尔当年的秀丽华美。阿克蒙德的屍骨至今仍在和世界之树的嫩芽做伴。泰兰德清楚地感觉到屍骨上依然散发着黑暗的气息。「让艾露恩来将这古老的邪恶彻底净化吧。」泰兰德说罢便诚心地祈祷。月神彷彿是听到了虔诚的祈祷,在海加尔圣树。
  正当此时,女祭祀的脚下突然出现一个黑暗的漩涡,如同一张可怕的嘴迅速将毫不设防的女祭祀吞入其中。「泰兰德女士!」陪同的月神女祭祀惊呼着,却来不及。没有注意到提着举斧的恶魔守卫正向她们逼近……「这是哪里……」失去知觉很久的泰兰德终於醒了过来,她适应黑暗的的双眼所能看到的只有血一般的深红色……四面紧闭……她明白自己被囚禁了。虽然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究竟谁,但她清楚,自己已经是这里的囚犯。
  门突然打开了,红色的光芒刺入她的眼中,在适应了光线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魔女,比最高的暗夜男性都要高一个头,容貌妖艳,双眼绽放着青色的光芒。头上的角,蝙蝠般的双翼和蹄子清楚地表露了恶魔的身份。可怕的鞭子束在腰间。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高阶魅魔。「欢迎来到这里,泰兰德女祭祀。
  请叫我,赫尔琳女士。」「是你……把我抓到这里的?」女祭祀依然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问道。「我只是奉主人的命行事。」魔女青色的眼睛注视着泰兰德狼狈的摸样,露出邪恶的笑容。「我清楚您想知道他是谁。我这就带您去见他,他是您的一位老朋友,一直等着这一天。」恶魔说罢轻伸出手将别无选择的泰兰德扶起。带出囚牢。
  赫尔琳将泰兰德领到一间小巧精緻的宫殿式房间。如同囚牢一般,整个房间全部是血般的深红色让女人感到头晕目眩。「您一定饿了吧」随着赫尔琳一招手,一个个头较小的魅魔端着两盆血红色的菜餚呈到了女祭祀面前又迅速走了出去。
  尽管它们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但泰兰德看着这似肉非肉的鲜红物体还是难以下口。「不用害怕,这是我们这里的美味。」尽管依然存在恐惧和疑虑,但是飢饿和对生存的渴望终迫使她吃下了这两盘食物。
  酒足饭饱后,泰兰德感觉到一个邪恶生物正向这里逼近,他的气息还很熟悉。「难道是……不……这不可能」「」地板上突然现出绿色的火焰逐渐向中心凝聚并化成人形……一阵眩目的光芒之后,一个高大的恶魔出现在她面前。
  青绿色的皮肤被金色的盔甲所包裹,清楚显露出健壮的身材,触鬚般的鬍子和双眼迸发绿色的火焰让这张脸显得格外特殊。「阿……阿克蒙德……」「我们又见面了。」雄浑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告诉她这不是一场恶梦。两次险些致她於死地的恶魔回来了。「主人」赫尔琳跪倒在她面前。
  「东西都准备好了么?」「都准备好了,殿下。」「很好,退下吧。」赫尔琳将一个盒子放在桌上便立刻消失了。
  阿克蒙德上下打量着美丽的女祭祀,双眼露出淫邪的光芒:「美人,从上古之战起我就发誓要佔有你,这次你再也跑不了了。」言罢除下上半身的铠甲,吼叫着伸出一双巨爪向泰兰德扑来。
  女人疯一般地试图躲避,在一万多年的生命中从未如此惊慌失措。尽管阿克蒙德的暴虐和邪恶众所皆知,但她从未料到恶魔会对她动此邪念。强大无比的阿克蒙德象老鹰捉小鸡一般抓住了她的双肩,用双手粗暴地将泰兰德的月布白袍连同内衣撕得粉碎,露出女人赤裸的身体。尽管已经一万多岁,但诺达希尔赋予的永生力量让她的身材丝毫没走样,充满着紫罗兰光泽的光滑肌肤,修长匀称的双腿,肥厚的美臀以及散发的成熟的韵味让恶魔也不得不讚歎女祭祀确实是神的傑作。唯一不足的是双乳虽然健挺但作为成熟女子仍显小。「看来这里得好好改造下」散发出的暗夜精灵成熟女性独有的体香强烈刺激了阿克蒙德的性欲。恶魔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强行向泰兰德性感的厚唇吻去,他伸出蛇一般的长舌头强行进入女人的嘴里舔动。让女人和自己的裸体紧紧相贴,一双大手肆意地在女人全身抚摸。从来没有进行过如此行为的泰兰德拚命做着徒劳的抗争,此刻她所能感觉到的只有痛苦和恶魔口中的恶臭。不一会,女人彻底精疲力竭,无力地试图喘气,任由恶魔蹂躏自己的身体。
  在享尽了泰兰德的美嘴之后阿克蒙德从她的口中缩回舌头,转过身来端详女人丰满浑圆的肥厚屁股。泰兰德并不知道,阿克蒙德最喜欢的女人部分就是臀部。「撅起屁股来。」阿克蒙德冷冷地下令。女祭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肉体似乎是受到黑暗力量的驱使或是恐惧,屈辱地跪伏在地上,将自己美丽肥厚的双臀高高地撅了起来。恶魔打开那盒子,拿出一条红色的绳子把泰兰德的手脚绑起来,又取出一根多节的鞭子,重重地抽在起这个暗夜精灵的屁股上。丝毫不管女祭祀的惨叫,继续狠狠地一鞭鞭抽打她的美臀,他知道这样的鞭打除了暂时的痛苦不会造成什么。伴随着恶魔无情地鞭笞,泰兰德疯狂地哭喊着并痛苦地着扭动身躯扭动着,构成一道美丽又残酷的风景。
  挨了五十鞭后,恶魔终於住手了。他收起鞭子,用粗糙的大手在女人满是伤痕的肥臀上缓慢地抚摸,泰兰德满眼是泪,咬紧着牙关,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屈辱地遭受恶魔的凌辱和折磨。「真不错,美人。你的屁股实在是太美了,正是因为这样,你的屁股受辱的时候才显得更加动人。」恶魔边说边掰开女祭祀颤抖的双臀,让粉嫩的菊花口露出来。他淫笑着用手指沾满自己的口水,对着泰兰德的屁眼轻轻一捅。女祭祀从未被侵犯的部位遭此侮辱,忍不住怪叫一声。「不用担心,美人。我一向把最好的留到最后,你的屁眼现在还不会有危险。」泰兰德听到他直呼自己的排泄部位,脸不由得又羞又红。
  接着阿克蒙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美臀下的阴户。恶魔惊奇地发现这女人是只白虎,下身竟然连一根阴毛都没有。「太好了……省下我不少功夫。」恶魔从盒子里取出一瓶红色的药膏,用手指沾上药,涂在无助的女祭祀的乳头和下阴上,冰凉的药膏涂在下阴上让泰兰德不由得发抖。片刻之后,恶魔伸出巨舌,在她的阴处和乳头处疯狂地添起来。这是燃烧军团最厉害的烈性淫药,只有和雄性恶魔的唾液混合才能发挥奇效。果然,随着唾液和药膏的混合,顿时感到下身呈现出火辣辣的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欲望迅速冲进她的头脑,尽管泰兰德在一万多年的修行中非常重视对欲望的克制,但是药物的强大作用让她欲火焚身,口中含糊不清地叫喊着。被绑的手脚乱摇,身体非常有节奏地扭动着。恶魔见药物已经显现效力,便专着於舔女祭祀的小穴用自己高超的舌技进一步刺激泰兰德。泰兰德终於失去了理智,将一万多年的寂寞彻底爆发出来,下身已经氾滥成河。「没想到堂堂暗夜精灵领袖也不过是个装端庄的荡妇。」阿克蒙德突然站起身来弄断缚着女祭祀双手绳子。阿克蒙德除去下身的铠甲和衣物,露出他早已勃起,足有泰兰德小臂一般粗的的深黑色阳具……阿克蒙德终於等到了这一刻。他不再有半分犹豫,一声怪吼下恶魔的傢伙如同长枪一般狠狠地刺入了泰兰德的紧窄小穴。「啊!!!!」尽管已经欲火焚身,但这样的巨物插进自己的小穴女祭祀还是忍不住大叫。尽管在一万多年中和法里奥有过几次,但那德鲁依的小东西与此刻侵入自己身体的恶魔鞭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性欲的快乐和肉体的痛苦同时冲击着女祭的身体,她的嗓子几乎哑了叫不出声。本能驱使着缓慢地扭动着身体,嘴唇在不住地蠕动。艾瑞达的性交时间远比普通生物,包括暗夜精灵长得多。阿克蒙德双手捧着捏着女祭祀的双乳,巨棒直挺挺地插在女人的小穴里丝毫不软,数千年没有做过的柔嫩小穴在巨物的不断冲击下流淌出了鲜血,这使得恶魔的性欲更加高涨。「暗夜精灵的领袖原来只是这样的闷骚货色,上一点药就变得来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魅魔都要淫荡。」他同时不忘羞辱着这位两次阻止了他的军团毁灭世界的女英雄,看着曾经是自己征服计划眼中钉绊脚石的女中豪傑现在如此低贱地在自己身下挨自己的肏恶魔感到快感胜过毁灭数十个星球。泰兰德毕竟是修行了一万年的女祭祀,经过第一次高潮后逐渐恢复了理智并清楚地感觉到了痛苦,她不懂任何性交技巧,只能继续靠本能的扭动来缓解挨肏的痛苦和配合性欲带来的刺激。
  噩梦般的奸淫又持续了了两个小时后,阿克蒙德狂吼一声,壮硕的身躯一抖,巨物终於猛烈发射,将大量紫色的精液射入了泰兰德的子宫,大傢伙沾着鲜血和精液从女人体内缓缓抽了出来。阿克蒙德知道再继续下去这个美丽的新女奴会被肏死在自己的大肉棒下。「以后再慢慢调教你。」残忍的恶魔看着泰兰德被自己肏得鲜血淋漓沾满精液惨不忍睹的下身快感非常,想着如何进一步折磨调教她。经过了如此粗暴的奸淫,泰兰德几乎昏死过去,,嘴唇无法并拢,口水不断从嘴里流出来。全身浸沐在汗水的光芒中,修长的双腿几乎无法合拢。「今天玩爽了到此为止。但是奴隶,记住,这只是一个jj1jj.net----,与你今后所要面对的调教相比不值一提。」恶魔捏着这个女奴的下巴,残忍地说道。心里却想着:「今天过於兴奋了,确实过火了点。」手指沾上自己有治癒肉体效果的唾液往泰兰德被蹂躏的下身轻轻涂了些。他指着泰兰德佩带的项圈一字一句地说道:「记住,我是你的主人,作为性奴你活着就是为了用你的肉体服侍我,好好休息把身子洗洗乾净,或许明天我高兴你还得来伺候我。」他抬起自己的肉棒往泰兰德美丽的脸上刮了一下,留下肮髒的精液和血迹。「在主人面前你永远是比畜生更低贱的性奴,以后每次做完你都要用你这张嘴把我的傢伙清理乾净。」尽管不再玩弄泰兰德的肉体,阿克蒙德却不放过任何一个羞辱她的机会,他知道这些话能和自己的肉棒一样能对面前的女奴造成可怕的伤害。「能从我眼皮底下逃走的聪明女人,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女奴现在该回答我什么。」泰兰德羞红的脸露出倔强的表情不作答。恼怒的恶魔刻意抖动了下自己的傢伙。「是,主人。谢谢您,主人。」泰兰德屈辱地回答道,双眼含满了泪水,此刻心中所受的痛苦丝毫不亚於肉体上的。
  在得意的大笑之后,阿克蒙德又用肉棒在女奴的脸上狠狠地扫了一下召来赫尔琳和几个魅魔,将身心饱受侮辱折磨的泰兰德抬了出去。
  两天后,泰兰德像往常一样沐浴梳理完毕,赤裸着爬入阿克蒙德用来交欢的大殿。跪在主人的面前。刚要起身为他表演新学的性奴舞蹈,只听「不必了,今天的节目很简单。」女奴发现主人神色有异,少了平时的镇定自若,显得比第一次蹂躏自己时更心急火燎。他拿起镣铐将泰兰德双手紧紧锁住,又将女奴修长的双腿最大限度分开。出乎泰兰德意料的是主人居然没有碰她的阴部,而是对准了她的肥美双臀。尽管有过多次交欢,但以往阿克蒙德都将主要精力放在蹂躏女奴的阴户和改造其双乳上,至多蜻蜓点水一下。恶魔从来没像今天这么仔细地观察她的臀部,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发现泰兰德的双臀是多么的完美:具有着紫罗兰色的光泽,比一些生过孩子的女人更加肥厚又高高翘起,尽显成熟女人的魅力,皮肤比其他部位还要光滑细腻不少,深深的股沟将这美肉完美匀称地分割,并暗藏着女人最羞於见人的秘处。恶魔用大手尽情抚摩和拍打着这万里挑一的美物,光洁的臀肉一如既往地抖动着显得淫荡无比,不停地无论怎么玩弄,屁股都会立刻恢复原来的形状,如此弹性让阿克蒙德这样的老手也歎为观止。阿克蒙德拍打得越来越重,女祭祀的屁股逐渐红肿。经过数周的交欢,泰兰德知道恶魔喜欢她怎么做,她需要寻找机会逃出这里。尽管这点痛和她这几周所受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相比微不足道,她仍然为讨好主人而不断发出淫叫。「我真的彻底屈服了么?」女人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笑,显得格外地美丽和淒惨,却又迅速回到女奴应有的淫荡表情中。还好,主人并未发现。
  又打了十几下以后,阿克蒙德掰开泰兰德的臀肉,女奴美丽的菊花洞再一次暴露在恶魔面前。他对女性的后庭具有令其恶魔同胞也感到疯狂的嗜好。两次到艾泽拉斯侵略不知有多少暗夜精灵和人类女性成为他后庭乐趣的牺牲品。自己虽然多次观察和赏措l,却还未真正将泰兰德的屁眼破处。只见被隐藏在肥厚美臀之间的,是一个比动不动就淫水氾滥的阴户更诱人和窄小得多的粉嫩肉洞,周围毫无败人兴致的体毛,虽然略微带有一点排泄物的臭味。却更激起了恶魔的兴致。经过观察和试探他发现泰兰德的屁眼比阴户更敏感,或许肏起来会更爽。想到马上就会为这样的美菊花洞开苞。阿克蒙德史无前例地按耐不住先射了出来。
  恶魔举起肉棒在磨蹭,泰兰德结合主人今日的反常便明白了绝对不是像往常一样蜻蜓点水。月之女神曾经告诉她:「你会将自己的灵魂献给征服你最肮髒处的异性。」绝不能成为真正的性奴,绝不能被玷污!泰兰德对女神的话深信不疑。她疯狂地呼喊「不!不!」阿克蒙德狞笑着将润滑用的地狱犬油涂自己的肉棒上和泰兰德的屁眼四周。「主人让我用嘴为你服务,肏我的那个贱穴吧,求求你不要!」泰兰德狂呼着哀求并扭动着身体,极力试图合拢双臀并收缩着屁眼,尽管她清楚这只会让恶魔更加兴奋。阿克蒙德惊异女奴的剧烈反应,却一点也没打算罢手。泰兰德知道此刻想保住自己后庭不被开苞的只有拚命一搏。她感觉准了位置,用劲全力猛地一脚向恶魔踢去……「啊!」阿克蒙德捂着下身后退了好几步。尽管泰兰德已经过了数周的性奴生活,双腿却依然健美有力,恶魔的精血使得她的肉体强壮了不少,决非处番失身时的虚弱无力可比。恶魔的力量尚未尽复,此刻命根中踢着实痛苦,发现蛋居然被踢伤。「该死的臭婊子!」阿克蒙德恼怒地拿起鞭子狠狠地向泰兰德抽去,此刻命根受损,不修养一下怕是功力尽废无法再用来折损女人。泰兰德听见恶魔的狼狈叫声,全身的烈性再度被激发了出来。她紧咬着牙,发誓无论恶魔用什么样的手段折磨自己,都绝不妥协。「即使死了,我也不会再向你们这些恶魔屈服!」一整天,泰兰德被疯狂的恶魔高高吊着,脑袋无力地下垂,全身被打得皮开肉绽,乳头插着好几根细长的黄金刺针,刚被阿克蒙德的粗大尾巴插得鲜血淋漓的阴户被一根粗大的伪具填满。惟有最美的菊花口依然完好如初。傢伙受损的阿克蒙德不想在肉棒复原前让任何器具插入她的极品后庭。眼看再折磨下去泰兰德就快没命了,阿克蒙德只得传来赫尔琳女士将她带走疗伤,决心在玩够了那后庭之后再好好收拾她。
  刚刚复活不久,从海加尔山跑到德拉诺外域暂时避人耳目,要让自己前些日子多番叱吒风云的肉棒恢复雄风可不像给个凡人女子疗伤一般容易。阿克蒙德让数个口技和相貌都出类拔萃的魅魔细心舔自己的傢伙为自己恢复。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倒霉蛋被主子认为用力过猛而让烈焰烧成了灰。在恢复的同时阿克蒙德回想沉思着。如同带兵打仗一般,他向来都嗜好主要使用暴力而非精神的腐化来对付女人,服侍他的性奴死亡率远远高於基尔加丹和其手下提克迪奥斯的。本来准备在恢复全部力量后向基尔加丹炫耀一番自己征服了泰兰德,没想到居然让原本已经成为自己性奴的她踢伤了要害,要传出去真是贻笑大方。其实,即便擅长细緻调教的基尔加丹想玩泰兰德的屁眼也只有霸王硬上弓的辙。
  阿克蒙德不得已,命令赫尔琳在外域以一个普通艾瑞达的名义徵集高人来调教自己女奴的后庭,准备完了事就把来者杀了以免暴露行踪。
  数天过去了,阿克蒙德的阳具几乎痊癒.荒凉的外域终於有人应赏而来,赫尔琳带来的是一个衣衫褴褛,无比丑陋的德拉诺尔人。矮小的个头才刚到赫尔琳的大腿处,如同乌龟一般的脸上满是皱纹,一双绿色的小眼睛充满着狡猾,乾瘪无比的矮短身体上长着同样皮肤乾枯却有着可自由伸缩的利爪的四肢。传说他们是原住外域,信奉萨满的和善种族,在兽人被恶魔腐化后对他们进行了大屠杀,只有很少的一些人活了下来,如今其中的大部分推翻了深渊魔王的暴政,与恶魔猎手伊利丹为友,但也有少数败类投靠了恶魔并比恶魔更奸险狡诈。「我叫托尔克,是应大人您的要求来办事的。」德拉诺尔人跪下慢悠悠地说。「跟我来。」阿克蒙德让赫尔琳退下,懒得多看这个丑陋的怪物一眼,将他带进关押泰兰德的囚牢。
  只见泰兰德一丝不挂地被绑在地上。尽管这几天恶魔并没有再怎么折磨她,但她清楚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怕她自杀阿克蒙德不敢解放她的手脚没给她好好洗澡还派了几个魅魔监视。接触过不少凶神恶煞的恶魔,面对这个丑陋的德拉诺尔人她也见怪不怪了。
  「这位大姐就是您……」「没错别废话了赶快jj1jj.net----吧。」阿克蒙德恨不得调教立刻完成把身边这个丑八怪轰成灰烬不管好不好立刻上去享用泰兰德的菊花口。德拉诺尔人知道面前的恶魔已经不耐烦了,便上前熟练地掰开泰兰德的双臀窥视了一下美丽的屁眼。又用手指伸进她的嘴里取得了一些口水。在粗糙乾枯的双手与光滑的美臀相交的一刻,泰兰德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身体不由得颤抖,被手指侵入嘴里更是噁心异常。即使是恶魔也从未做到这样。她知道对方的目标是什么,不停地扭动身体试图抵抗。
  见到如此的尤物托尔克也不由得讚歎一声,他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的是一条小小的灰色蠕虫。德拉诺尔人小心翼翼地将小虫倒在自己沾着泰兰德唾液的手指上。小虫接触了唾液后身体立刻增大了一倍,托尔克再慢吞吞地将小虫放到泰兰德的菊花口中。泰兰德感觉到异物入侵后庭身体又是一阵颤抖试图紧闭密处却无济於事。阿克蒙德看到这样的古怪技巧,居然暂时放下了杀心好奇地看着这个傢伙表演。「事后给她洗洗就是了。」由於这几日未细心洗澡,泰兰德的肛门里依然沾着一些排泄的污秽,蠕动着的小虫碰到了女人的粪便后突然变成了墨绿色不再移动,几秒后化成了一小滩绿水,托尔克把细小的手指插进泰兰德紧缩的后庭将绿水均匀地涂抹在泰兰德的肉洞口和肛肉上,遭到这样的怪物如此羞辱泰兰德的脸涨得通红,转念一想这傢伙如此对自己一定马上就死,心态便平衡了许多。
  绿水很快渗入了泰兰德的肛肉并没有留下任何颜色痕迹,屁眼粉嫩如初。「想知道效果吗,大人?」托尔克奸笑着说。「快给我看。」阿克蒙德准备等示范完毕就取了他的性命。德拉诺尔人食指蘸上清水伸入泰兰德的屁眼,女人全力收缩却发现使得肛门肛肉无比松弛丝毫不受自己的控制,任由这个丑八怪玩弄。「我知道您等得急了这里只再示范两种关键的。」托尔克嘿嘿一笑,中指蘸上自己的恶臭口水缓缓插入女人后庭,泰兰德立刻感到之前的麻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奇痒难耐彷彿蚂蚁在咬,身体疯狂的扭动不止汗流浃背毫无减轻之法,由於屁眼比其他部位更敏感,所受的痛苦胜过以前所受的一切折磨。充血的肛肉变得血红不停地抽动,疯狂伸缩的小肉洞显得可爱极了。托尔克的中指被泰兰德温热的肛肉所包裹感到舒服极了。阿克蒙德看得口乾舌躁,左手放在背后搓出一个绿色的小火球。
  托尔克意犹未尽地抽出手指,拿出一瓶蓝色的药水「最后是最关键的,这可不是涂在手指上而是……」突然之间,刚才还不紧不慢的丑陋的德拉诺尔人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抓起泰兰德的胳膊。两人一起硬生生地消失在高傲的阿克蒙德面前。恶魔目瞪口呆了片刻之后发出震天动地的狂吼,难以相信他居然被这么一个小毛贼给耍,看着他玩弄自己女奴的肉体最后又赔了夫人又折兵……恶魔jj1jj.net----了艰难的搜寻,尽管手下都是燃烧军团最精锐的密探,但一时半会也很难在广大的外域寻找到狡猾的托尔克。但阿克蒙德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出这个可恶的傢伙碎屍万段此刻,在某个阴暗的地下洞窟,刚用隐身能力骗过了阿克蒙德的德拉内尔恢复了之前的慢条斯理,用欣赏母马的眼神望着身边被吊着口中还塞着布的赤裸暗夜精灵美妇。「没想到那个蠢货对泰大姐您还挺在意的,不过放心,您很快会忘记他而只记得您的新主人了。」说完他慢慢脱下身上的破烂皮衣,打开那瓶蓝色药水,向做着无谓挣扎的泰兰德走去……德拉诺尔人淫笑着慢步走向满脸恐惧的泰兰德,拿来一个长凳站在上面使得自己的手能够着泰兰德的上半身,一双乾枯畸形的手不住把玩着泰兰德的乳房,在被阿克蒙德囚禁期间她被迫每天食用特殊食物,现在双乳有了明显的增大,和普通暗夜精灵女性的乳房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别。托尔克那粗看就像一个紫红色巨型龟头一般丑陋的脑袋靠上泰兰德的双峰,用马眼般的嘴含住一个乳头熟练地轻咬和吸舔,泰兰德的乳头经过如此刺激变大变红了不少。不久之后德拉诺尔人又换了一个乳头含。或许是太久没尝鲜了,这傢伙多番反覆却丝毫不感到厌烦。大量粘稠的口水流在泰兰德的胸膛上。女人所能做的只有不由自主地轻声呻吟。
  对托尔克来说泰兰德这样的尤物必须细细地从头到脚地慢慢赏玩调教。仅仅是玩弄女人美丽的双峰就持续了一个小时。德那诺尔人从梯子上下来,舔起泰兰德修长的双腿来,他知道这双长腿差点废了阿克蒙德,暗中用自己的细小毒牙往她的双腿上注入了一点麻痺毒药。
  德拉诺尔人解开捆绑女人双腿的绳索,小心分开泰兰德的大腿,仔细观看下身的花穴,由於遭到过度的奸淫,泰兰德的阴唇已经从粉中带紫变成了棕褐色。
  德拉诺尔人伸出舌头仔细地舔着她的阴户,虽然泰兰德非常人可比的旺盛性欲让她的下身很容易就能氾滥,但被这个丑陋乾瘪的怪物碰触让她感到剧烈的反感和不适,居然舔了许久还是没有激起泰兰德多少性欲。托尔克继续舔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终於不耐烦地亮出自己在本族引以为豪的大肉棒,尽管远不如阿克蒙德的巨物,但比泰兰德的丈夫法里奥还是强了不少,德拉诺尔人摀住自己的大肉棒,对准花穴插了进去。
  由於一直在伺候阿克蒙德的巨大肉棒,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泰兰德在被阳具插入后依然感觉不到任何性欲,只有一点点的疼痛,只是遭到这样的小角色奸淫,让她倍感耻辱。她不动声色一言不发,知道这样能够反过来羞辱这个怪物。果然,托尔克气得,用尽全力不停地抽进抽出使尽全力依然无功而返后德拉诺尔人连射精的性质都没有了,愤愤地拔出肉棒,看到龟头脸的窘态,泰兰德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怪物,甚至笑出了几声。即便遭到凌辱,能让凌辱自己的人这样无功而返自尊心受挫也是一件快事。
  「可恶的母狗,你的屁眼就由我来开苞!」托尔克愤怒地用手指蘸上唾液插进泰兰德的屁眼使劲涂抹,泰兰德立刻感到肛门再次奇痒难忍,疯狂地抽动身体,「把你屁股里的髒东西拉出来!」泰兰德只得服从,只见可爱的屁眼缓缓张开,接着便是猛烈的排泄……没有什么比在这样的小角色面前排泄更羞愧的事情了。
  「叫你这低贱的母狗老女人得意!」托尔克狠狠地抽了泰兰德一个耳光,拿来一些可怕的器具jj1jj.net----了他残酷的工程。
  整整两个小时,德拉诺尔人毫不容易从泰兰德的脖子上折下了项圈,又一次次地为泰兰德灌肠,仔细地清理着女人的肠子,泰兰德感到身子快虚脱了,仍有清水从屁眼里流出。能像对待牲畜一般给暗夜精灵的女英雄灌肠托尔克快感异常。他看着泰兰德已经有些向外翻的粉嫩屁眼,感到时候到了,德拉诺尔人再次用口水来刺激泰兰德的肛门,再将神秘的蓝色药水均匀地涂在自己的阳具上,准备为泰兰德的菊花口破处了。
  「今天,在这个地方,伟大的泰兰德语风的屁眼就要被我托尔克开苞了!」德拉诺尔人忘情高喊,之后便用肉棒向泰兰德麻痒的菊花口刺去。泰兰德痛苦地闭上双眼,居然jj1jj.net----后悔不该踢伤阿克蒙德。「那恶魔无论外貌还是能力都远在这个丑八怪之上,继续当他的奴隶多好……」回想女神的预言,身体更是不停颤抖……奇迹发生了,一道紫色的光芒闪过德拉诺尔人肮髒的肉棒还未触碰到泰兰德的臀肉,他整个身体就化成了灰烬。「泰大姐,你还好吗?」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泰兰德转过身,看到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性暗夜精灵。不是朝思暮想的法里奥,而是平常非常讨厌的大德鲁依范达尔鹿盔。「我来得还算及时吧?」范达尔调侃道,上前解开捆绑泰兰德的绳索。身后还跟着几个德鲁依进入了山洞。
  泰兰德看到了暗夜精灵同胞还是救兵,丝毫不顾自己一丝不挂的狼狈样,扑入鹿盔怀里,像个女人一样大声哭泣。
  鹿盔面无表情地着搂住女人,出人意料地用中指对准泰兰德的后庭轻轻一捅「啊……啊……」泰兰德的屁眼又感到可怕的麻痒了,这次剧烈异常不同以往。
  「你……让我……」泰兰德一边用手指进入着自己的后庭减少痛苦一边哭喊着,她以为得救,却没料想到鹿盔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
  鹿盔嘱咐手下出去,将泰兰德放下,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一根惊人的鸡巴,仅仅比阿克蒙德的稍逊一筹,拿起那蓝色药水往自己的肉棒上涂满,接着用自己结实的大手掰开女人的双臀,对着泰兰德充血的菊花口猛插了进去!
  「啊……啊啊……」肉棒进入的刹那泰兰德只觉得天旋地转,瞬间的痛苦之后她感到屁眼被肏得舒服极了。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快感……这样的尺寸才是她想要的,肛交逐渐进入高潮,泰兰德的脑中一片空白。鹿盔的鸡巴被泰兰德紧缩充血的肛肉紧紧包裹着,亦享受到无上快感,他微笑着在泰兰德耳边轻语几个词「主人」「奴隶」果然,一个奇怪的想法在泰兰德脑中产生……鹿盔的身体也jj1jj.net----变化,头上长出了羊角,脚变成了蹄子,身上出现紫色的毛……他用自己毛茸茸的嘴亲吻泰兰德优雅的脖子。
  疯狂的云雨之后,两个人都筋疲力尽。泰兰德看到站在眼前的鹿盔成了一只紫色的萨特。但这对她已经不再重要……现在的泰兰德眼中只有性欲和忠诚。「主人」泰兰德双膝跪地柔声说道。现出原形的鹿盔笑了,把肉棒放到泰兰德唇前,泰兰德立刻将主人的大鸡巴含入口中……范达尔恢复原形带着泰兰德回到达那苏斯。领袖回归的消息让民众振奋不已,当然,泰兰德掩盖了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哨兵部队的姐妹都出来迎接她们的领袖,但泰兰德的注意力只集中在鹿盔的身上。
  一个月后,艾露恩姐妹会和塞那里奥议会均宣佈法里奥已经在翡翠梦境中灵魂死亡。
  三月后,泰兰德宣佈鹿盔全权代理暗夜一切职务。
  半年后,泰兰德改嫁鹿盔。尽管遭到不少德鲁依的反对。但是依然有很多同盟到场庆贺。
  宴席散尽,正是进入新房行鱼水之欢的时候。鹿盔得意地搂着美丽的女人仔细端详,新娘婚纱的泰兰德惊为天人的美丽。鹿盔将手伸进泰兰德裙子,她如自己之前吩咐的没穿内裤,鹿盔用自己的手在泰兰德光滑高翘的屁股上不住爱抚,还用手指进入屁眼玩弄,泰兰德配合主任发出淫荡的叫声。看着一年前还对自己冷若冰霜,发号施令的女人,如今已因为药物将灵魂和肉体都奉献给了自己,成为自己的性奴,美中不足的是他的阳具依然无法让泰兰德曾经沧海的花穴来劲。
  鹿盔仍然感到极大的满足,他猛地抱起泰兰德,向两人的新房跑去。迈入洞房的一刻,两人不紧呆住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阿克蒙德。半年之后再见夺走自己贞操的梦魇让泰兰德不寒而栗,她使劲地抱住鹿盔……更多的恶魔侍卫出现,将去路封死。鹿盔满头是汗,现出萨特原形跪在阿克蒙德面前。「阿……阿克蒙德大人……我……我帮您把她从那个怪物那里带回来了……一路上实在忍不住……就……」望着愤怒至极的阿克蒙德鹿盔急於为自己辩解道,望着身边的新娘,似乎把她当作了救命稻草,眼神中满是哀求。泰兰德望着毫无骨气的新郎,环视周围出现的恶魔,思索一番,紧咬双唇冲入阿克蒙德怀里对其一吻。「今晚,我就是你的新娘,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了,请你放过他。」阿克蒙德对着美丽的新娘额头一吻,冷笑着说:「想保命可以,把你所做的事情说出来,让她瞭解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鹿盔犹豫不决,阿克蒙德火球在手,眼露凶光「是……是……大人……」鹿盔的交代和卑躬屈膝的样子刺激着泰兰德的头脑,让她从药物的控制中逐渐清醒。原来阿克蒙德是他用世界之树泰达希尔的力量秘密复活,目的便是借用恶魔的力量独揽达那苏斯大权。自己被俘也是出於鹿盔的设计,他用自己作为交换条件获得真正的永生和更强大的力量。曾经认为是救命恩人的男人居然是自己这一系列受辱的元凶。「求大人……饶命……看在我把她献给您的份上……饶我一命吧。」「你还没交代完呢,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后,居然还不满足,还僱佣那个渣滓来抢我的女人。连那些药水都是你用辰光麦研究出来的!」鹿盔听到此言吓得全身发抖竟然尿了裤子,恶魔说罢将信交给泰兰德。新娘看着鹿盔的亲笔信,尽管里面的文字非常含蓄,但结合鹿盔的一系列行为让泰兰德确信不疑,她更加震惊,顾不得阿克蒙德将自己称作他的女人。那个蹂躏自己肉体的怪物居然是鹿盔所雇,而且信中竟然是以自己的肉体作回报,感到无比震怒和心惊胆战。
  鹿盔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和那对男女对视。
  「看在你帮助过我复活的份上,我不杀你,但是……」阿克蒙德大手一扬,一个火球将鹿盔的下身烧得稀烂。萨特痛苦地倒下了……「把这个傢伙给我清理出去。」阿克蒙德说完便将泰兰德放到床上,解下身上的铠甲,泰兰德看到小别半年的恶魔巨鞭,下身再次氾滥。心急火燎的恶魔连泰兰德的衣服都没脱下,直接撩起她的新娘裙子就对着美臀下裸露的的阴户插了进去……这晚,整个达那苏斯都回响着这一男一女性交的欢愉之声。阿克蒙德在满足了泰兰德久未湿润的花穴后,终於将巨大的傢伙挺入了梦寐以求的后庭,泰兰德被强烈的刺激冲击得几乎昏厥。「该死的东西」恶魔愤愤地骂着鹿盔。泰兰德不感到多痛苦,她的心已经快碎了,与其跟鹿盔这样的伪君子还不如和这个直来直去的恶魔来得好。
  第二天醒来,阿克蒙德和所有的恶魔都消失不见了。泰兰德一声轻歎,换下满是「痕迹」的新娘装,洗了澡后重新披上女祭祀的白袍。走了出去,是时候向民众揭露鹿盔的真实面目了。
  在平息了鹿盔叛乱后,泰兰德重新成为暗夜领导,对於鹿盔的堕落,她隐瞒了一些事实,但民众并不是傻子。尽管她依然穿着那洁白的月布袍。但在民众心中圣女的形象已经不复存在。暗夜精灵社会jj1jj.net----对泰兰德议论纷纷,不仅猜测她的失贞。甚至不少人怀疑她已经无法克制自己的情欲。被恶魔多次侵犯又再次回到普通的生活后,泰兰德难以克制的情欲使她患上了手淫的毛病,尽管在他人面前极力克制,但还是有仔细的人观察到她的异样。每次她在公众场合出现不少年轻的男性暗夜精灵都偷偷用下流的目光注视她,而女性,包括不少艾露恩姐妹会成员jj1jj.net----不断地在背后说三道四。泰兰德对此无比苦恼。
  「长久以来,我一直作为艾露恩的化身和战无不胜的守护者在民众面前出现,被他们崇拜。其实,这才是真正的我,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欲有弱点的暗夜精灵女人。当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我,便出於嫉妒和性欲jj1jj.net----向攻击我,彻底忘记了我对他们做过什么……或者,他们心里早已埋藏着这些,我的污点只是给了他们机会宣泄?就好像……范达尔。鹿盔……」她女祭祀惆怅不已,寂寞填塞了她的心「艾露恩?我用生命来信你,你现在在哪里?法里奥,他的心里只有世界,从来想过,也没有时间想我为他付出了多少,牺牲了多少……当年恶魔jj1jj.net----攻击他的洞穴时,我这个做妻子的不顾一切地保护他,唤醒他,把他当成救世主。当妻子遇到危险时他却不管不问继续睡觉……当我内忧外患支持不住,被恶魔蹂躏,被同胞玩弄,被人民议论时他却只管在翡翠梦境沉睡……其实,他也只是把我当成了完美的女神,而不瞭解真正的我……」晶亮的热泪从泰兰德冰冷的脸上流了下来,在这样的窘境下,她甚至怀念起做阿克蒙德女奴的时光来。「长久以来,我一直顺着法里奥,把人民和世界放在第一,把信仰艾露恩当成了生命,让他们把我推到暗夜精灵领袖的位置作为神像让人膜拜。其实……这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想做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自言自语道……「是吗?如果有人理解你,可以满足你,你会放弃这里么?」是阿克蒙德的声音。泰兰德惊讶地回头。果然,满身铠甲的艾瑞达恶魔站在她面前向她伸出了手。「你愿意抛弃这里的一切,跟我去扭曲虚空做我的女人吗?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恶魔的脸上这次没有以往的得意和笑容,无比的严肃。泰兰德看着这个曾经蹂躏又满足了自己的恶魔,又思考自己的处境,终於向强健的恶魔扑去……泰兰德最终放弃了自己在艾泽拉斯的一切,回到扭曲虚空成为了阿克蒙德的奴隶。这次,她再没有隐瞒,整个暗夜精灵社会用最肮髒的词咒骂她,尽管已经无法传入她的耳朵,法里奥和远在德拉诺的伊利丹都难以理解心中的女神所做的一切。泰兰德的工作就是用自己的肉体伺候恶魔,不用再苦心隐藏真正的自己而装成一座神像,在这里她可以做回一个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