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女友的同事

女友的同事

 时间:2018-05-24 12:50:48 来源:艳文阁 
  我与女友拍拖已经二年,其间;我一直都有背女友出外鬼混,这天;刚巧女友公司因内部装修,有数天假期,我便与女友及她的同事一起去澳门玩,夜晚我们大伙决定到葡京玩,希望发个小财,而女友同事当中叫阿珊,因唔舒服為由,没有去到,独自留在渡假屋。
  我们大伙兴高彩烈地出发,可是到了葡京不出二十分钟,我已经把钱输掉,所谓穷心未尽,色心又起,我想起渡假屋现在只有阿珊一人,而且;阿珊身材及样貌都不差,我开始对她產生淫念,加上那天不是红色假期,租渡假屋的人不多,於是;我便借手气差為理由,骗女友说自己一个出去逛街,叫女友自己续留下与其他同事一同玩,女友由於赢了不少,没有想过离开,便由得我自己先行离开。
  离开葡京後,我立刻乘车先回渡假屋,我开了门走进客厅,听到浴室裏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悄悄走近浴室,发觉阿珊没有关门洗澡,相信她想是我们没有那麼早回来,我从门边偷窥,看到她全身赤裸,浴室裏的阿珊,右手拿著花洒冲身,左手侧在抚摸著胸部清洗,显得更清纯可人,身材格外丰满,我终於忍不住地把衣服都给脱个清光,急忙把门打开,失去了理智地冲了进去裏头。
  阿珊见突然有人冲进来,吓得连忙掉了花洒去手拿毛巾护胸,「你…你要幹麼?」阿珊害怕的问。我并没有回答阿珊,慢慢走向阿珊的身边。她惊讶喊道:「你…你…进来幹嘛!快出去!」我笑著对她说:「我怕妳一个人寂莫,专登返来陪妳呀!」她惊讶的喊:「快…出去不…然我要叫人了!」我又笑著对她说:「这裏只得我同妳,妳叫谁!」阿珊颤抖的说:「你…想幹嘛?你别…过来!」阿珊真的很害怕,从她的声音中就可以强烈的感受到。我对她说:「别怕!我会好好疼惜你的!」我一面说,一手搂住了她,一口就吻上了她的丰胸。阿珊在一?那间受到了我的攻击,吓的不知该如何O 好,全身直发抖,流著泪不断拼命的挣紮著说:「救命啊!住手!啊…不要……不要呀!你已经有女朋友呀!」我把她压在墙上,抓著她的双手,抚摸著她的美乳对她说:「我留意妳好久呀!妳还是处女?」右手则不停的揉著她的乳房,粉色的奶头挺凸跳动著,阿珊仍一面叫著:「啊!住手,救命啊!呀…呜…走开…不要……走呀!」阿珊不断的哀求著,但我却享受著这强姦的快感。
  我一直摸乳房的手,从阿珊的双丘沟间侵入下麵的淫穴,我在她那迷人的小穴中,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捻著阴核,她的阴唇微张,淫水缓缓的外流。我挖著挖著,又停了下来,她似乎有点失神了,嘴裏只是微哼著:「啊!不…我不要…阿明…不可以…啊…啊…!」她不断尝试抗拒叫著。
  我放开了她的双手,我把阿珊像母狗一样趴著在马桶上,拨开她双腿,从後面插进去。我抓住她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然後狠狠地开始抽送起来。阿珊咬著牙痛苦的呻吟:「啊……啊…啊…好痛…停呀…喔喔…啊…好痛…!」我看她如此地纯情,也被激起兽慾,大鸡巴更用力地抽插著,并一边以双手抚压著她那双美乳,阿珊继续哭叫著:
  「啊啊啊……啊啊啊……停呀!停呀!」断扭动著身体,双手按著马桶,想要减轻自己的痛苦。
  阿珊的阴唇一吞一吐地迎著我的阳具,但她还不断扭动著腰部,作最後的挣紮,使得我更狠、更加速地插著她。
  更一边在她耳边说著:「怎麼样?阿珊!舒服吧!妳是否快活到了极点?」阿珊不断大声呻吟道:「痛呀…!啊啊啊……!」淫水猛地喷洒而出。一阵狂挺,我也不行了,热精涛涛一波跟著一波、洩了又洩,精液丝毫不漏把灌入阿珊的子宫後,我才把阳具抽出。
  我也坐在一傍休息,凝望著阿珊,越觉吸引,一会儿;我坐在她身边说道:「阿珊!妳真是太迷人、太美了!
  想不到妳下面还那麼紧,夹得我很满意。」我撩弄著她的阴唇称讚道。阿珊哭著说:「呜…呜…你……强姦了我……衰人!我要叫警察拉你!」她喘著尚未完全平息的气痛哭著。我带著邪恶的笑说著羞辱她说:「反正到时我也要被警察抓走了,那…咱俩再来一回合如何?妳还行不行啊?」阿珊被这突发的状况给惊呆了,没想到我这禽兽竟然想要再一次。
  我连忙赤条条地奔过去,抓住阿珊的粉臂,阿珊拼命地扭动著、并惊恐地喊唤著:「不…不要…衰人…禽兽…不要啊!」我把阿珊拉到了我的房内,在一阵拉扯之中,阿珊被我强推上了床,这时阿珊态度又软化了下来,她哭著对我说:「我不会…对人讲,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笑笑著说:「妳放心!这是我们俩人的秘密,只要妳不说出去,没有人会知道的。而且;我不来幹妳,妳也会去找别的男人来幹妳的吧?」阿珊哭著说:「你不要再说了,衰人!你快走开,不要再碰我了……!快走呀!」,阿珊一边说,一面用力的推开了我,我见阿珊挣紮得厉害,我向著阿珊脸部大力掌摑了两下,阿珊被吓至呆著,我把刚才在她身上尚未满足的色慾,如今要全部发洩在她的身上。
  我的手一把捏住了她那只毛茸茸,热烘烘的小穴。
  阿珊惊慌地娇叫道:「不…不要啊…不…!」而我侧一边劝说道:「阿珊,来…不要怕,我不会害妳的。我会温柔点,让妳舒服,以後妳还会吵著多要呢!」另一边侧压住她的双手,以免她做极度的反抗。
  我的嘴开始吻著她全身的肌肤、乳房、奶头、乃至她的处女阴户。那渐渐凸起的阴核、粉红鲜嫩的阴缝隙,所有敏感的地方我都不放过!舔得她是全身扭动、颤抖著。我感觉到她的体温越来越高,看来时机到了,我又跨上她的玉体,把那一双美腿拨得开开,接著龟头一顶。阿珊是大叫『啊!』龟头就插进了半截,阿珊哭得也更大声了。
  阿珊不断尖叫哭著:「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放过我吧!快…快抽出…我痛…痛呀…!」又是一阵挣紮。
  看著她的颤声哀嚎,我更觉兴奋,用力一顶,龟头长驱直入阿珊的阴部。
  每当我奋力的顶一次,阿珊就大叫一次。这个声音让我是愈听愈爽,让我更奋力的插她。阿珊全身乱扭,叫死叫活著。我叫她不要乱动,她充耳不闻地越叫越凶,我也发狠地越幹越狂,在我抽插了数十多下之後,渐渐阿珊在我的姦淫下也麻木了下来,而我也感到阿珊的小穴巳完全湿润起来,使我的龟头抽送的更顺畅了。硬挺的肉棒一进一出、快速地幹著她的小浪穴。渐渐地;她口中已有了羞哼的浪吟。看到阿珊的改变,使得我更加像狂风暴雨地猛幹著阿珊的小穴,那紧迫及湿润的快感令我倍加大力挺动腰肢,不给阿珊一丝喘息餘地,阿珊被插至连哭泣的机会也没有,能发出一连串大半像痛苦又小半像淫叫的叫喊声。
  在阿珊身上骋驰数十分钟後,我已进入快要出精时刻,我双手托紧阿珊大腿,用力顶到最深处,接著一股热流激射而出,她「呀……」的一声,接著全身一抖。我又射了七、八次才乾净,确保我的精液都储在她体内。
  我行下床,穿回衣服,回头看著光著身子的阿珊,抱住身子不停地哭。我走上前抚摸著阿珊的脸庞淫笑著说:
  「妳现在不给我幹,迟早妳也会去找别的男人来幹妳的吧?而且妳刚刚被我幹得很舒服吗?」阿珊边哭边斥道:「无耻,下流,呜……你这畜生,快闭嘴。」并一面拿起枕头X 向我。
  我随即把阿珊压到在床上,并警告她说:「这是我们俩人的秘密,妳不说出去,是没有人会知道的,只要妳以後乘乘的听话就没事了!否则;我会对妳不客气!知不知道?」阿珊听完我这番话,默默的点头。
  我為了进一步保护自己,我随即取出即影即有相机,迅速向全裸的她拍了五、六张相片。阿珊惊魂甫定,恐慌地起来四处闪避,被再拍时却更见迷人,而使人欲火焚身。接著又说:「妳现在是我小老婆,以後就要听我话,否则;我保证会把你我的做爱过程及妳的裸照公开。」阿珊握紧了拳头眼眶还含著泪珠狠狠的说:「你怎麼可以这样!」我压低了声音淫笑著说:「我们现在又不是没有做过,只要我想做的时候,妳就跟我来一次。我不会欺负妳,也不会為难妳。」随即又拿著她那淫照在她眼前继续说:「妳也不想给人看到妳那些淫照吧?」阿珊闭著眼睛,唅著眼泪黠头。
  当晚;我还一直担心阿珊会不会去告发我,整晚都未能入睡,直至第二天起来;我偷偷地描了阿珊一眼,阿珊没有直接望我,大眾离开渡假屋之际,我趁大眾不為意,偷偷捉摸阿珊的臀部,阿珊只是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吃早餐时,我更加故意伸腿去碰她,她的脚立刻缩开,我知道她没有勇气说出昨晚的事。
  事後,阿珊果然没有报警,还成為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