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花败】【作者:saoke】【上】

【花败】【作者:saoke】【上】

 时间:2018-04-05 12:32:24 来源:艳文阁 
季若曦27岁某某珠宝设计师公司老板兼首席设计师,毕业于美国名校设计专业。从小在家庭的熏陶培养下养成大家闺秀的气质。高挑的身材,牛奶般润滑的皮肤,完美的身材比例,纤细的腰身却有丰满挺翘桃心般的臀部,再加上如天使般的容貌,简直是一切男人的梦中女神。与杜雨结婚两年,安逸恬静的婚姻生活让若曦觉得幸福。然而,在一次偶然目睹公司保安王伯和清洁女工美霞姐偷情,他们疯狂激烈的媾和,粗鄙下流的对话,深深刺激了若曦的传统的性观念。若曦内心深处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痕,淫贱的欲望之门将被打开。
  毛贵45岁农村来城里社会底层闲杂人员,狡猾奸诈,深谙女性心理。矮小好色猥琐丑陋。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骗吃骗喝。泡在城郊结合部网吧里聊天骗女孩子。若曦心理的欲望之门被打开缝隙后,毛贵猥琐丑陋的形象,社会底层农民的身份,巨大的身份,相貌、教育、背景落差,反而更加刺激若曦那根敏感地淫贱神经。从第一次羞涩的聊天,到视频脱掉代表道德的外衣,在毛贵的高明熟练的诱唆下,若曦内心深处淫贱的本质慢慢的展现出来。
  周阿福44岁毛贵的老乡,和老婆来城里打工,好吃懒做受不了打工的辛苦,却发现一条可以快速致富的捷径,让老婆去卖淫。
  纪美娟40岁,周阿福的老婆,和老公去城里打工,却被老公逼迫去卖淫,开始害羞屈辱抹不开面子,到最后也只能慢慢接受。若曦的出现,使她自卑,但若曦不仅没有瞧不起她,反而和她成为好姐妹。
  王伯52岁公司门卫,与尤美霞偷情,并暗中觊觎若曦美貌肉体,常常幻想和若曦操屄,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操到若曦的屄。
  美霞姐43岁公司清洁女工丈夫体弱多病,和王伯勾搭上后,发现王伯对若曦的幻想,心理非常怨恨嫉妒若曦。和王伯操屄时常常假扮若曦让王伯发狂,喜欢用极度下流的语言让两个人进入角色,达到莫大的刺激。若曦就是因为偶然目睹了两人的偷情,那种极度下流淫荡的语言和角色扮演,而陷入淫贱的深渊。
  杜雨28岁若曦的丈夫。
  第一章
  初夏的上海,微风习习,使这个喧嚣繁华的大都市不至于太过于闷热,女孩子却纷纷迫不及待换上夏日凉爽的夏装,超短裙、小肩带、紧身牛仔热裤,让都市充满激情活力,春光旖旎。
  季若曦,某某珠宝设计师公司老板兼首席设计师,毕业于美国名校设计专业。
  从小在家庭的熏陶培养下养成大家闺秀的气质。高挑的身材,牛奶般润滑的皮肤,完美的身材比例,纤细的腰身却有着丰满挺翘如桃心般的臀部,再加上如天使般容貌,简直是一切男人的梦中女神。
  修剪合适的职业套装使身材更加高挑完美,收腰的设计使臀部高高翘起,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轻拍一下。卧室巨大的镜子里倒映出完美的形象,让追求完美的若曦自己都觉得挑不出一丝瑕疵。
  「王伯,早」若曦微笑着经过打声招呼,「早……早……」王伯讨好般说着早,望着若曦的背影,狠狠地呼吸着空气中若曦清新的体香。「咕」喉咙里咽下一口口水,眼睛死死地盯着若曦摇曳生姿的臀部。「妈的,这他妈的屁股」。
  「又偷看那小骚货啦」尤美霞走进门卫室带着醋意说。
  「那有,没有啦」见被人看破心事,王伯有些尴尬的辩解着。「哼,你个老骚包,老娘还不知道你怎么想啊」美霞冷笑着打断王伯,说完摸向王伯的裤裆,「鸡卵儿都硬成这样。」看被握住了命根子,王伯只好红着脸诺诺的应着:「是,是。」握着这又硬又粗又烫的鸡卵儿,尤美霞心里一荡,想起昨晚和这姘头亲热,别看这老骚包又瘦又老,干起那事来却如出闸的猛虎,象打桩机似地一下一下狠命往里砸,比小伙子还猛。
  「死鬼,今天便宜你了。」美霞用手戳了一下王伯的脑门,从口袋里摸了一样东西出来你看,这是什么。「钥匙?!」王伯疑惑的摸着半秃的脑门。
  「哼,这是你那小骚货办公室的钥匙,我偷偷的配了一把。」美霞把嘴凑到王伯耳边:「死鬼,今晚我们到那骚货办公室里去干,狠狠的干死你的母狗,人家的屁眼痒死了。」美霞媚眼如丝的看着王伯,嘴里喃喃道:「干死你的母狗,在那骚货的房间里,那骚货正看着你干呢!那贱屄坐过椅子上还有她大屁股的体温,狠狠的操她,操她的屁眼,操的她屁眼夹不住屎。」仿佛真看到若曦努力的夹紧屁眼,大便却还是掉了出来!说完这些,美霞仿佛心里出了一口恶气……「老骚包,晚上见哦。」美霞风骚的扭着大屁股出了门卫室,临出门时还摸了王伯裤裆一把,弄了王伯又是一阵激动。
  想到晚上可以在梦中女神的办公室里,操弄着那风骚的尤美霞,王伯的手伸进裤裆快速的撸动着「操死你,操死你……!!!」坐在办公室里,若曦用对讲机对秘书「小娜,今天有什么日程安排?」「若曦姐,我马上那资料进来。」媞娜抱着资料走进办公室,若曦正在给兰花浇水,优雅的气质,曼妙的身材,两瓣如水蜜桃般的滚圆双臀骄傲的耸立在紧身黑色套裙里,浑圆坚挺的双峰在胸前撑得一片饱满,两粒樱桃在丝质衬衣下仿佛若隐若现。,挺直的鼻梁瓜子型的巴掌脸,如若削尖的下巴上透露着高贵恬淡的气质,两年的婚姻生活,使她少了点少女的娇羞青涩,多了点少妇的妩媚圆润。
  不要说男人了,恐怕连女性都会为她着迷。
  「若曦姐,你好美哦!杜雨姐夫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媞娜呆呆的看着若曦道,若曦转过身微笑看着媞娜:「我们家小娜,才可爱漂亮呢,男孩子都排着队等着呢。」「才不是呢,好多男人都暗恋若曦姐你呢,我们公司的李超、陈小洋、刘涛……」说到刘涛时,媞娜明显脸色有点变化。
  若曦心里不禁一叹:「刘涛,阳光帅气,身高182 公分,幽默又有才华,而且嘴巴又非常讨女孩子欢心。不仅小娜喜欢他,公司里还有好几个女孩子都暗恋他,可他偏偏对自己着迷,一进公司就开始疯狂追求自己,又是送花又是写情诗。
  知道了自己已婚后,还一如既往,弄得自己又尴尬又无奈,最后,在找他谈了一次后,才有所收敛。不过,每次看到他,总还是用深情的眼光注视着自己,让她无可奈何。
  看到媞娜有点伤感,若曦赶忙转移小娜的注意力,「那,还有谁呢?」「还有……还有,我说了,若曦姐你可别生气啊!」若曦看着故作神秘的小娜忍着笑意说:「不会的,姐姐不会生气的。」「那我们拉钩。」小娜吐着香舌可爱的说。
  真拿你没办法,若曦在小娜的感染下,女孩子俏皮的一面也表现出来了,两个大小美女象小孩子似地,勾着手指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完以后,两个美女想到刚才的样子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啦,小娜,现在可以说了吧」媞娜深吸了一口气,「若曦姐,你可站稳了,我要说啦,」他就是……是……是那个死色狼门卫王伯。「「恶心死了,这个死色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那么丑那么老」小娜连珠炮似的自说自话,完全没注意到若曦的表情。
  若曦心里确实很震惊,完全没有料到会是他,想过可能是公司里其他的男同事或是小娜和她共同的朋友。和王伯除了每天早上进公司的时候打个招呼,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甚至你要让她表述一下王伯的长相,在若曦的记忆里也是模糊的。
  身份、社会地位、年龄的巨大差异在若曦的生活中这个人是不存在的。
  「小娜,你是不是弄错了,王伯我都不熟,他怎么会喜欢我呢。」小娜见若曦不信她说的,嘟着可爱小嘴抗议道:「才不是呢,人家上次还看见了呢。」「你看见什么了?」若曦奇怪的问道。
  「上个月,人家下班后发现没拿资料,就重新回办公室拿,看见那大色狼抱着若曦姐你的杯子又舔又啃,还叫着」若曦宝贝我爱你,恶心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舔我的杯子,害得人家第二天把我们的杯子都扔掉了,姐姐你还埋怨我弄坏了你的杯子,还几天不理人家呢。「若曦粉脸涨得通红,她知道这件事,上个月她最喜欢的那个用了好几年的杯子不见了,小娜告诉她不小心给打碎了,害得她心疼了好几天。却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娜看若曦脸红红的,以为她觉得恶心。「好姐姐,你不用当心吃那个大色狼的口水啦,我把杯子都扔了。」若曦看着小娜极力在宽慰自己,心里暗叹道:「真是个傻妹妹,杯子虽然被扔了,可是扔杯子以前呢!还有买的新杯子还是放在饮料室,那个大色狼还不是分分钟都可以去又啃又舔啊!想到这里不仅又羞又气,喝了他这么多口水!想想和老公接吻时都觉得口水不卫生!」「若曦姐,你怎么啦。」
  「没事,你看我们尽顾着聊天了,工作上的日程安排你还没跟我说呢。」「哦!对啊!」小娜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瓜。
  「对啊,看我这猪脑子,刚才法国安琪儿珠宝公司发来资料要我们把wcl 系列首饰设计图纸尽快发给他们,他们等着要呢。」若曦看着法国发来的资料,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心里还想着刚才小娜说的那些话,那个大色狼真的这样做啦,我真的喝了那么多他的口水,一想到这若曦就说不出的难受委屈……王伯想到晚上可以到梦中女神的办公室里去,心理就美得不得了。中午去食堂特意打了几样自己爱吃的菜,还买了瓶啤酒。一个人哼着小曲正开喝着,一抬头看见季若曦站在门口不远处盯着自己,吓得一激灵站起来,「季总……季总……您……您」见若曦没搭话仍冷冷的盯着自己,心里有鬼的王伯更加手足无措,「季……季总,有什么……事吗?」若曦心里委屈,忍不住过来看看王伯。从小到大都是大家的宝贝,在家里父母长辈们把她当小公主,在学校一直是同学崇拜爱慕对象,嫁人后老公更是把她当做宝,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而她也没有辜负大家对她的期望,外表美丽端庄,学习优异拔尖,性格温柔善良,更难能可贵的是不恃宠生骄。
  看着眼前这个手足无措的男人,矮小精瘦皮肤黝黑,一双三角眼惊慌的打量自己。开口说话间黄板牙上还残留着一些菜渣,略微肥大的制服穿在他身上,简直像一只大马猴。
  「我怎么会喝他的口水……?!」若曦恼怒的闭着眼睛摇着头「开除他?可是又没有证据,况且这种事怎么能让大家知道!而且,他好像年纪也挺大了,丢了工作今后可能也不知道怎么生活了。」看着惊慌失措的王伯,若曦心里升起了一丝怜悯。「唉,算了,今后自己把杯子放好,离他远点就是了。」若曦打定主意。
  「没事,路过这里」若曦冷冷的道,转身回办公室。留下王伯一头雾水!?
  「我怎么睡过去了?!」若曦从床上坐起。下午一直看法国传过来的资料,下班时感觉有点累,就到办公室内间床上躺了一会儿,没想到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一看已经八点多了,老公出差去了,父母又在外地,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今天是怎么了?!情绪起伏这么大,先是王伯的事,现在又这样,难道自己也多愁善感起来了。」若曦一阵苦笑。
  「咦?!谁在外边,记得自己进里间的时候,已关掉办公室的灯了,小娜也应该早走了啊。」若曦站了起来,走向外窥式落地窗。「怎么会是霞姐呢,不是有规定我的办公室必须在我在的时候打扫吗?」若曦正打算出去质问霞姐时,外间的门打开,进来一个人。
  「王伯?!」看见王伯进来,若曦没来由的心悸一下。
  「怎么又是他!让人家喝他口水还不够,现在又进我的办公室。难道他还要做其他?!」若曦又羞又气的想。
  「怎么才来啊,人家想死了。」霞姐声音甜的发腻。
  若曦眉头一皱「他们?!」「哪里想啦,是不是骚逼又痒啦」王伯过去一把抓住霞姐的肥臀,在上面不停的揉捏。「老子刚才去拉了一泡臭屎,等会让你这骚货舔才够味!」王伯嘿嘿淫笑着。
  尤美霞听着王伯这么说,眼睛里水雾更浓了,整个身体仿佛都没有了骨头似的,瘫在王伯身上。「我要舔臭屁眼,还要那根臭鸡巴!」「哈!哈!」王伯现在身上再也看不到那种唯唯诺诺,全身上下自信心爆棚。
  「他们怎么这么……下流,说话好……恶心,」听到他们露骨的淫语,若曦粉脸羞得通红。从小到大别说这么露骨的话了,连一般的脏话都听得很少,男孩子在她面前献殷勤都来不及,那还会说脏话。老公更是儒雅绅士,平时就别说了,哪怕在做那夫妻之间的事时都非常绅士。
  若曦以前到听一个闺蜜说过,很多夫妻做那事时都很喜欢说脏话,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若曦还有点不信。
  「这骚货的办公室你还是第一次来吧!」
  「骚货?」若曦一愣。
  「难道她是在说我?!」见王伯死死的盯着若曦的座椅,美霞有点吃醋。
  「下午,那骚货的屁股还贴在上面,屁眼里的屎都粘在椅子上了,还有味道呢!」尤美霞恶狠狠地说着,似乎这样子才能出这口气。
  王伯喉结发出咕咕的声音,脸整个贴在皮椅上,异于常人的大蒜鼻使劲的闻着,然后伸出舌头仔细的舔着,连一寸地方都不愿意放过。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若曦眼泪悄然坠下。「你们太……太欺负人了。」绝美的翘臀在几乎无法察觉下摆动着,似乎和王伯舌头的频率是一致的。
  「对,就是这里,这就是那骚货的屁眼,多臭啊!」霞姐指着皮椅中间一点。
  呼吸越来越急促!
  眼睛里血丝密布,对着那一点,王伯舌头疯狂的舔吮着。似乎那就是人间的至尚美味。
  「不要……不要。不要舔,求……求你啦!」略带着哭嗓的哀求着。似乎王伯发臭的大舌头正在舔弄自己,眼前淫靡的景象让若曦恍如自己正被侵犯。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交叉扭动着,臀部摆动的跨度也越来越大越急促。巨大的身份落差,传统道德的束缚反而使若曦内心深处升起一丝难言的另类禁忌快感!
  「啊!啊啊!」突然若曦全身紧绷,白皙修长如白天鹅般的颈项高高仰起,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全身像触电似地颤抖着。几秒种后,慢慢瘫坐在落地窗旁。大口大口吸着气。
  「这就是高潮吗?好舒服!整个人好像都处在云端中,全身被暖流包围着。
  「一动都不想动,就想永远就这么躺着……
  霞姐看王伯这么疯狂,心中欲念更加强烈,「老骚包,快,也舔舔我的屁眼啊!」说完脱下自己的裤子,翘着大白腚朝着王伯左右摆动。王伯有点不甘放弃舔皮椅,向霞姐走去,边走还不舍的回头看皮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