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花败】【作者:saoke】【下】

【花败】【作者:saoke】【下】

 时间:2018-03-27 13:26:04 来源:艳文阁 
第三章
  繁华喧嚣大都市光鲜亮丽的背后,有着永远无法摆脱的龌龊黑暗。城南近郊的城乡结合部一片破旧、肮脏、混乱、无序……毛贵睁着血红的睡眼打着呵欠,又是一个通宵。破了一角喝水的茶杯被当成烟缸,里面满是烟蒂,桌子和地上也有不少。翻了翻,都是几乎完全燃烧到烟屁股的,还好,在地上发现了一个还剩一点的烟头。狠狠的吸了一口,呛鼻的烟气刺醒原本昏昏欲沉的睡意。「我靠,倒不想睡了,肚子饿了!」咕咕叫的肚皮让毛贵想起从昨晚到现在才吃了一碗方便面!看着凌乱的家里肯定是找不出吃的了「嘿嘿,上楼蹭点吃的。」破旧楼房外墙上画着醒目的拆字,近年来房地产开发如火如荼,城市中心早早被房产大鳄们开放个底朝天,现在连这种犄角旮旯都成了香饽饽,要不是赔偿问题没谈拢,这块早就被拆了!附近的房东们趁这谈判空隙把房子以低廉的价格租给外来的务工者,能赚一点是一点。
  还没敲门,门就打开了。一个男人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只穿着内衣裤的女人。看见毛贵正站在门外,那个男人暧昧的朝着毛贵笑笑:「兄弟,真早啊!
  这女的不错哦!奶子可真大,下面水也多,叫的别提有多浪了,嘿嘿!」说着还伸出手在女人胸前狠狠的一撩。女人脸微微一红,但没有做声。
  毛贵进了屋盯着丰满的胸脯,「娟妹子,阿福兄弟还在睡啊。」「嗯。」王娟应了声,转身进屋收拾床上凌乱的被褥。毛贵轻轻踱到她后面,脏黑的双手往前一捞掐住了肥美的奶子。「嘿嘿,妹子给你阿贵哥做点吃的!」王娟稍微一挣扎,见甩不脱,无奈道:「贵哥,阿福就在里面睡觉,马上就起来了,等会儿看见你又要说你了。」「妹子,反正债多不愁!你就给你贵哥啜啜,卵子硬了,撑着难受。」毛贵嬉皮笑脸地边说边用力搓着王娟的大肥奶子。
  「快点,趁你家阿福还没起来,给你贵哥弄弄!」王娟无奈地回过头:「贵哥,你咋不正经找个事做做,整天就这么闲着,阿福说了好几回了,说找你要钱呢!」「我呸!他周阿福干正经事啦?!让婆娘卖屄养活他,老子可不像他,丢不起这人!」毛贵觉得有点丢面子了,破口忿忿不平地骂道。
  「我咋丢人啦,老子不偷不抢,婆娘卖屄碍着你他娘的什么事了!嫌丢人,你他娘的还整天上来占便宜啊!」周阿福光着膀子站在门边斜眼看着毛贵。
  「哎哟,福兄弟起来啦!你贵哥就是胡咧咧,你还当真啊!」毛贵腆着笑脸献媚道。「少扯鸡巴没用的,你欠的钱什么时候还?弄了我婆娘可不少回了,老说下次!今天给老子都结清了,不然可别想出这大门!」周阿福上前一把抓住毛贵的衣领。
  「我说福兄弟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咋说生气就生气啊!老哥这不是最近手头紧吗,再宽限几日……宽限几日!」毛贵边说边后退。
  「阿福啊,都是乡里乡亲的,别……别伤了和气。」王娟看阿福动起手来,急的过来拉住阿福的手。
  「放你娘的臭狗屁!老子今天就不放手了,嫖了我婆娘没给钱,还在背后编排老子的不是!」「阿……阿贵哥,你倒是快给阿福陪个不是啊!」王娟转过头对毛贵急嚷道。
  「阿福兄弟,都是我不对,都是我这张臭嘴瞎咧咧,你别生气啊,我给你赔不是了。」毛贵边说边扇自己耳光。
  周阿福其实心里也知道毛贵没有钱,就是气不过他背后编排自己,见毛贵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旁边的王娟又不停的在劝架,就顺势下了台阶。
  「哼,看在我婆娘的面上,今天就不逼你要钱了,不过三天,只给你三天都要结清了!」毛贵见逃过一劫,哪还管三天以后的事啊!「兄弟仗义,老哥我记在心里了!等哪天老哥发达了,不会亏待兄弟的!」毛贵胸脯拍的震天响。
  周阿福鄙视地看着毛贵:「哼,就你这吊样,整天就知道泡在网上勾引老娘们,能有啥出息!」「呵呵!」毛贵讪笑道:「阿福兄弟,你可别小瞧了那些老娘们,弄好了,可来钱了。」「哼!那怎么整天见你吃泡面,欠钱也不还啊!」周阿福阴阳怪气地嘲弄。
  「呵呵,那不是还没成嘛!正联络感情呢!」
  周阿福不耐烦地挥挥手,「尽他妈的扯鸡巴蛋!」「阿福啊,让弟妹给我整点吃的,老哥昨晚到现在都没吃呢!」毛贵舔着脸皮嘻嘻笑。
  周阿福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发火,王娟赶忙过来摁住他。「阿福,算啦不就是一碗饭嘛,又不差这么点!当年阿贵哥也不是帮过咱嘛!」周阿福想想也是「当年自己两夫妻刚来城里,人生地不熟的,毛贵倒也帮过几次小忙。」毛贵一看知道这顿饭着落了,赶紧对王娟说:「弟妹啊,快给哥下碗面条,放两鸡蛋啊!最好再来点酒!」「你!」周阿福一听刚要发作,毛贵赶忙按着他的手「阿福兄弟啊,给哥讲讲最近有没有发财的路数啊!」「哼!」周阿福冷哼一声!「发财的路数,你有本钱吗?屁子没有,尽他娘的想着坑蒙拐骗占别人的便宜!」毛贵见他数落自己,也不着恼没脸没皮地嘻嘻陪笑。
  不一会儿,王娟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阿福你别没数落阿贵哥了,让他先吃饭吧。」「对对,阿福兄弟你说的都对,老哥今后会改的,现在想吃面条,先吃……哈哈……」毛贵早已饿的前肚贴后胸,一把抢过王娟手里的面条,呼呼的就往嘴里塞。
  「阿贵哥,你慢点吃,慢点。」
  几口热汤面条下肚,胃里一阵暖洋洋,毛贵也不觉得饿得慌了,惬意地蹲在地上,哼着家乡的小调,不时地手还伸进发黄的大裤衩里抓抓屁股。周阿福看见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恶心样就烦,一脚踢开地上的拖鞋,憋着闷气朝王娟喊道:「我出去逛逛,待着憋气!」周阿福前脚刚迈出去,毛贵的心思就开始活络了,所谓饱暖思淫欲,现在肚子填饱了,花花肠子开始冒泡。王娟丰满柔软的身子在他面前老晃荡着,毛贵胡乱一抹嘴,放下碗筷,轻声蹑步地偷到王娟身后,一探手从背后掐住胀鼓鼓的奶子,下身裆部硬的发烫的黑屌猴急地卡在肥厚的臀缝里来回磨蹭。
  「妹子,快给贵哥败败火!」
  「贵哥,别闹了!阿福马上就会回来的,看见你这样子,又会生气的。」王娟正收拾着床铺,见毛贵又毛手毛脚占便宜,颇为无奈地劝道。
  「对哦,那快点啊!阿福回来又要唠叨!快把这碍事的奶罩脱了,让贵哥好好的啜啜。嘿嘿!」说完一把推到王娟,也不管她乐不乐意,扯下带碎花的裤衩,掏出黑漆漆脏乎乎的大黑屌就往屄缝里捅。
  「贵哥等等,你卵子太大,我屄里还干着,先弄点水出来,不然老疼了!每次被你弄过后,好几天都难受死了!」王娟知道今天不给毛贵弄舒服了,他是不肯罢休的,只好求毛贵先弄湿了,免的待会受苦的是自己。「哈哈,妹子可真识货啊!你贵哥的大卵子哪个女人见了不着迷啊!
  被老子肏过后,女人就再也离不开了哦!哈哈!你家阿福还向老子收钱?嘿嘿,老子不向他要钱就够好的了!」毛贵虚荣心爆棚,开始自吹自擂。说着,一脸钻到王娟下身乱蓬蓬都是杂乱阴毛的裆部,一股骚臭扑鼻,毛贵也不嫌污秽,反而眯着三角眼变态似的深吸一口。「够味!」伸出全是厚厚黄色舌苔的大舌头津津有味地舔起污渍斑斑的黑屄。
  不一会儿,王娟觉得屄芯里一阵酥痒,心里暗道:这个毛贵虽说一无是处,但玩起女人来还真有一套,花样多时间又久,尤其是那根黑卵子,真是又粗又大又硬。阿福的已经不小,他的还要更大!
  想至此,屄水又流了些,怕阿福回来麻烦,赶紧催道:「贵哥,出水了,快点肏吧!」毛贵憋了好几天了,早就骚的发慌了,也不管其他,在手心里吐了口唾液,胡乱在黑屌上一抹,顶住软乎乎的肉屄口一发劲。「扑哧」鹅蛋大的肉屌头挤进一半。
  「疼!慢点……啊……疼死我了……」王娟只觉得肉屄口处火辣辣的发疼,知道刚才催的急还没完全润滑,毛贵的黑卵子头又太大。刚想让毛贵先拨出来,就见毛贵憋着坏笑,瘦的没有几两肉的屁股往前用力一拱,在王娟呼天抢地的惨叫声中,整整二十公分长的大黑屌齐根没入到屄里面!
  「唉哟,我的娘诶疼死我了!你咋这样坏啊……唉哟……要被弄坏了……」毛贵也不敢太过分,就抱着王娟不动。
  不一会儿,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充盈的饱胀感王娟轻声道:
  「贵哥,不疼了,你动动吧。」毛贵早等的不耐烦了,这几天堆积起的骚劲憋得难受死了,一听王娟这么说,大喜过望!伸出脏兮兮的黑手扣住王娟圆乎乎都是赘肉的腰身,一使劲怪喊一声,枯瘦的屁股像装了马达似的快速抽插。
  「哦……哦……轻点……啊……顶到了……啊……还要……快……快……又来了哦……」毛贵知道王娟早已熟透了,对付这种骚货,就要给她重重的来点狠的!拉起还在痴言乱语的妇人,推倒在床上。站上床沿,抓住两条大白腿往外一分再往前一压,王娟的身子被弄成一个对折,黑乎乎的胯部,分开到极致,肉屄里的红色嫩肉一颤一颤地淌着骚液。
  「哈哈,大妹子,贵哥给你来点狠的!」说完,大黑屌顶在黑屄口,势沉力猛的整个身子往下一倒。
  「唉哟!我的娘哦,肏死了……屄芯子烂了……啊……烂了……阿福你婆娘被贵哥搞死啦!」王娟被这一下弄的不轻,直翻白眼。「哦……又来了……亲汉子……快……来个狠的……啊……屄芯麻了……麻了……肏死我个婊子哦……啊……呜呜……」毛贵越弄越来劲,心里那个美啊!一想到周阿福看自己不屑的目光就来气,现在好了,狠狠的在他婆娘身上撒气了!「破鞋!你个万人骑千人压的大破鞋,野男人肏的爽不爽啊?!」「爽……爽死了……大破鞋……还要……野男人快……快……」王娟瞳仁翻白,骚劲上来淫声乱语不管不顾了。「哈哈,大破鞋,看你平时假模正经的,肏起屄来这么不要脸啊!哈哈,老子肏坏你的大浪屄!」「大浪屄不要脸了……肏坏它吧……呜……呜……来了……来了……死啦……死啦……」王娟的身体像濒死的鱼儿胡乱蹦跶抽搐,嘴角的口水哗啦啦直淌,鼻孔里像破漏的鼓风机发出嗡嗡闷哼。
  醒来时已经九点,今天又迟到了。若曦轻叹一口气,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脚步发虚,踉踉跄跄的朝卫生间走去。这些天每到下班时她总是躲在办公室内间,偷偷窥视王伯和美霞背德的苟合。事后,若曦总是陷入深深的自责和悔恨中,多少次暗暗立下誓言,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可每次却又鬼使神差般的出现在那个让她又恨又怕又有点期待的地方!快要发疯了……正统的道德观、淑女式的上流社会培养让若曦无法相信自己会做出这么卑鄙下流的偷窥行为!可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深陷其中。
  心扑通跳得厉害!这些天每次接近公司楼下传达室附近时,若曦总是无法自制的玉脸发烫。一想到等会又会看到王伯那张猥琐苍老的丑脸,他浑浊的双眼里毫不掩饰对自己赤裸裸的下流欲望,脚步一阵发颤,若曦停下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复心情,可就是没法阻止那些下流之极的画面走马灯似的闪现在脑海里!
  意识开始有点模糊,柔若无骨的玉手下意识地移到小腹部,忍不住轻吟出声。
  「啊!」被自己的失态吓了一跳,若曦又羞又气又怕,竟然会在公司里做出这种事来?!对老公的愧疚,对自己的堕落,晶莹的泪珠再也忍不住汹涌而出。
  好不容易调整好情绪,一推公司的大门进去,里面的同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着。小娜见若曦进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跑到若曦身旁。「若曦姐,你知道吗?出大事了,咱们公司出大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唉哟,刚才咱们公司可热闹了!那个王伯你知道吧。」小娜粉嘟嘟的小圆脸上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什么?!」若曦心神一颤,差点尖喊出声。
  「他……他怎么啦?!难道大家知道了?!不会的,不可能的,可万一知道了呢?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若曦仿佛觉得身旁的同事们围在一起小声地嘀咕,就是在谈论自己!无数双鄙视的目光厌恶地盯着自己赤裸着的身体,无耻地扭动着屁股,纤细的手指贪婪地抽插着饥渴的阴户。「不要!不要看!」「若曦姐你怎么啦?你怎么啦?」小娜惊慌地摇晃着迷失在幻觉中的若曦。
  「哦?哦?没事,我没事!」
  「哦,那我再接下去说,好好玩哦!好刺激哦!嘻嘻!」小娜一脸的兴奋。
  「早上,王伯的老婆不知道什么事来找王伯,没想到竟然撞见王伯和那个清洁工江美霞两人光着身子在床上做下流的事!王伯的老婆气得要死,拿起扫帚就追着他们打,他们两人怕了,光着身子就往外边跑,王伯的老婆就在后面追着,边追还边骂,骂的可难听了!公司里的同事都出来看热闹。若曦姐你可没看见,王伯的那个东西好大哦!」小娜看看四周,憋着小脸轻轻地说,话未说完,自己脸红的像个猴屁股似的。「后来,他们两个人躲到厕所里顶住门不肯出来,王伯的老婆进不去,就在厕所外一直骂,最后大家怕出意外,就报警了,警察来了才把他们都带走了。」小娜一口气说完,眉飞色舞的脸上还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
  却完全没想到若曦的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在办公室里,若曦呆呆直愣在那,完全未料到会发生这种事,缠扰自己多日的黑色梦魇终于消散,有种解脱般的激动,可又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失落!怪不得刚才经过传达室时,没看见王伯,一想到他,心没来由的一颤,下身一股奇特的酥麻瘙痒升起!「不!不!不!不要!天啊,我到底怎么啦!救救我啊!」若曦失态地捂住脸颊泣哭。「季若曦,你要振作起来!不能再想那些下流的事了!老天爷给了你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啊!」内心呐喊着为自己加油打气,目光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明亮。
  月光轻洒,柔和的光影下一具绝美的赤裸胴体奇异地扭曲着,艳冠人寰的美颜上,时而怜人心碎,时而媚艳迷乱,寂静夜幕中隐隐传来母畜的痴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