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表姐来我家

表姐来我家

 时间:2018-02-07 13:07:49 来源:艳文阁 
  星期天,我由学校打球回家,已是日薄西山,天色微暗的时刻。 到家时,恰好碰到姐夫带着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到我家来拜访。
  表姐的芳名叫丁琼秀,年轻貌美,全身上下穿着今年最流行的服饰,酥胸高挺,气质娴雅高贵,娇靥冷艳,令人不敢逼视。她看起来非常美丽,只不过有那么一股让人不太敢亲近的神情,真不知当初姐夫是怎么样追求上这位表姐的?
  大家在一起聊了一会儿,问过了伯伯他们家的近况,再听了姐夫对妈妈的说明,才知道原来是门当户对,双方家长因为生意上的往来之故,因而订下了可以说是一门政治婚姻,怪不得他们夫妻俩看起来就缺少了那种新婚夫妇之间恩恩爱爱的气氛。
  姐夫这次来,是因为他有公事要来洽谈,他一个大男人家住在旅馆还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堂表姐一个少妇住在闲杂人等进进出出的旅馆中,却有些不大方便。
  因此,姐夫带她来我家借宿几天,他也好放心地出去办事,让堂表姐在台中逛逛,赏玩中部附近的一些风景名胜。
  妈妈答应他有空会陪堂表姐出去走走,姐夫这才放心地告辞我们去和外国的重要客户会谈,把他的妻子丢在我们家让我们照顾。
  晚饭后,大家一起看着电视,后来妈妈她们累了,就先回房里去睡,我看着墙上挂钟的指针才九点多,就陪着表姐坐在客厅里继续观赏电视。
  我偷偷望着表姐,见她目不转睛地盯住屏幕,从侧面看她,另有一股娇媚的神态,心中爱得痒痒的,就移近她的身边对她说:『表姐!你看起来真美丽啊!令人心动……』
  说着,突然凑上嘴巴在她玉颊上偷偷地亲了一口,堂表姐娇靥霎时红的不得了,头低了些,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终于忍不住地滴了下来。
  我轻轻地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水,心里有些不忍地道:『表姐!我……我不是故意的,请你不要生气嘛!』
  她接着哭得像梨花带雨般,哽咽地道:『你……你……这是……干什么?这……成何……体统。你要明白,我是……你姐夫……的……妻子,你……不可以……像这样……吻……我啊!……』
  我百般好言地劝慰她,发誓我并没有想要欺侮她的意思,只是见她娇艳的样子而情不自禁地偷吻了她。
  堂表姐听了我的说明,又是一番脸红耳赤,双目冷然地怒视了我一阵子,忽地娇靥泛起了一片羞意,粉颊也红晕晕地煞是迷人。
  我冲动地想再吻吻她,可是一见她冷艳的神情,又失去了尝试的勇气,于是我急急忙忙地溜回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
  正当我双眼直瞪着天花板,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中,身旁一阵高贵的香水味道直袭着我的鼻孔,我掠眼向旁边一看,赫然发现堂表姐身上披了一件粉绿色的睡袍站在我床边,她娇羞而含情脉脉地以柔情的眼光望着我,低着头,蚊声道:
  『我……觉得……很……寂寞,过来……看看你……睡……睡了…… 没有……』
  我刚出声道:『表姐……』她蓦地抬起头,羞赧地细语道:『你……以后……就叫我……琼秀……就好了,我可……不必又……叫我表姐长……表姐短……的了……』
  我默默地望着她,她的眼神一和我接头又低了下去。她不敢看我,低着头,幽怨地道:『我和你姐夫,订婚前一面也没有见过,爸爸答应了要我嫁他,这才第一次见到他。他这个人一点儿情趣都不懂,像个木头人似的,结婚后我好寂寞啊!刚才……你的动作,让我非常震惊,但是我并没有生气,真的没有生你的气,只……只是……不太习惯。龙弟,我……没有怪你,我……我也……也喜欢……你……』
  我听着她这番喃喃细语地说出爱的告白,心中感到非常地荡漾,把手慢慢地伸出去,轻轻握住她的玉掌,表姐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欲迎还拒般地,把头慢慢地俯下来靠在我的胸前。
  表姐和我俩人沉默了好久,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绮旎的宁静,只是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
  我的手抬了起来,轻抚着她的秀发和背后柔嫩的肌肤,表姐的眼睛慢慢地合了起来,我爱怜地俯视着她的脸,挺直的琼鼻、红润的双颊、朱唇微启着。
  我低下头去,把嘴渐渐地到最后猛然地吻上她涂有紫红色口红的小嘴上,俩个人的呼吸一样地迫促,好久我试着将舌尖伸过去,表姐用力地吸着,接着她用她的舌尖把我的从她嘴里顶了出来,她的丁香小舌也跟着送到我的口内,在我的口里轻搅着,这种灵肉合一的舌交之后,俩人口对口深深地互相吻着,喘息声一阵比一阵急促。
  我轻轻地将表姐抱上了我的床,手按着粉绿色的睡袍,隔着薄衫摸柔着她那肥嫩的乳房,她热切的扭动相迎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且表姐也开始淫荡地由鼻孔哼着:
  『嗯!……嗯!……嗯!……』
  我的一只手从睡袍的下面伸了进去,在宽大的袍子里轻轻揉着她的奶头,嘴也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寸寸地吸吮,再把她的睡袍往下拉了开来,裸露出她肥嫩的乳房,接着我低下头,一口就吸住了乳峰顶端那敏感的奶头,舐咬舔吮起来。
  她哼叫着:『啊……啊……哦……嗯哼……哼……嗯……嗯……』表姐的奶头凸了起来,而她也把胸膛上挺,让乳房的顶部尽量塞进我的口中。
  我吻着乳房的同时,手也偷偷地下移,袭向她神密的三角洲上,揉着多毛的部位,阴唇摸起来好热好烫。
  我享受了一会儿,开始解除她全身的武装,柔软的睡袍从她白皙的胸膛滑了下来,上身半裸地呈现在我眼前,两粒又肥又嫩的乳房,结实而圆圆大大地傲立着,乳峰上坚挺鲜红的奶头,微微地在她胸前抖颤着。
  睡袍渐渐往下滑,细窄的纤腰,平滑的小腹,还在轻扭着;下身一条狭小的粉红色三角裤紧紧地包住饱满的阴户;一双白玉也似的大腿,洁白润滑、修长浑圆。
  眼看着这般诱人的胴体,使我淫性大动,两眼发直地瞪着她猛瞧,欣赏着这位新婚少妇的荡人风韵。
  接着脱下表姐最后一件遮敝物的三角裤,她:『嘤!……』的一声轻哼,我用中指插入了小穴中轻轻扣弄着。
  这时,她脸上已经没有第一次见到时的冷然神色,有的只是一股骚媚淫浪的表情,早先我还以为她性冷感哪!原来她和姐夫的结合完全没有爱情的成份在里面,而她又自小受到家里严格的道德教育,所以才会有着如此地凛然不可侵犯的冷艳神色。
  此时表姐被我捏弄着性感的枢钮,全身的浪肉娇抖抖地叫道:『龙弟……要……要玩表姐……的穴儿就……快……快上来……吧……』我听了十分冲动地把睡衣脱个精光,伏上她雪嫩的玉体,雨点般地吻遍她全身,吻了好久,表姐不耐地催促地道:『龙弟……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表姐……受……受不了……呀……』我见她近乎乞求的神情,不忍心看她受着那欲焰熏心的煎熬,用手拨开她的阴唇,把大鸡巴抵着洞口,让淫水湿润了龟头,才慢慢地塞了进去。
  表姐面露痛苦之色,道:『龙弟!……痛……你……你小力……一点……小穴会……痛……我……我没……干过几次……你又……又这么大……啊……有点……受不了……』她此时再也顾不了表姐的尊严,也忘了羞耻的心情,用她的纤纤玉手紧抓着我露在她阴户外的大鸡巴,求着我要慢些插她。
  我吸吮着她的奶头,过不久,淫水就多了起来,她的屁股也往上挺了挺。我注意到她不再愁眉苦脸的哀吟,已需要我大鸡巴的奸插了,于是奋力干到了底,然后有韵律地抽送了起来。
  这种销魂的美感,使表姐挺着屁股回旋着,口里也呢喃着道:『龙弟……你真……真会……干穴……唔……重……重些……美死了……哼……再……深一些……哦……能奸的……弟弟…表姐……太……太舒服……了……哦……要死了……嫂……嫂……表姐……要丢了……嗯……』
  大股的阴精就这样丢了出来,琼秀表姐媚眼如丝,正享受着这种未曾有过的快感。
  我把大鸡巴整根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她的穴口磨动,再整根插入,屁股在进入她阴户时再加转一圈,大起大落。
  泄精后的琼秀表姐也再度进入了另一波欲火的高潮,窄窄小穴紧紧地吸着大鸡巴,臀儿扭摇箪吽A嫩穴向上挺着,浪叫着道:
  『龙弟……表姐的穴……又开始……痒了……快……快插……嗳呀……花心顶……顶到……大鸡巴……了……哦……好麻……啊……重点……再重……再……重……舒……舒服……透了……啊……水又流……流了……又……酸……酸死了……啊……表姐……又要……又要丢……丢出来……了……啊……啊……』
  她叫着要丢出来时,我的大鸡巴也有些酥麻的感觉,本来是不可能如此不济事的,但是我实在太爱琼秀表姐了,于是决定要把精子泄进她的子宫。
  忽然她的嫩穴拼命地往上挺,膣腔夹了又夹,我也把一股精液激射进入她的子宫。
  表姐的花心猛烈地颤着抖着,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我,疯狂地猛吻我,吻到她过瘾了,才喘喘地道:『龙弟!你真行,表姐现在才尝到相爱热恋的滋味,你的大鸡巴插得表姐好舒服啊!精水都射进表姐的花心了,好热好烫的感觉,表姐爽死了。』
  我也紧紧地拥着她,道:『表姐!我也好舒服呢!你的小穴真紧,干得我好爽,真想整夜插着你哪!』
  琼秀表姐吻着我的脸道:『那是因为我新婚不久,才干了没几次嘛!况且你姐夫的鸡巴又比较短小,我的阴道还没有撑开呀!』
  我接着道:『这下你舒服了,以后还要不要我和你插穴啊?』
  表姐道:『嗯!将来我只会爱你一个人了,结婚以前我没有恋爱过,和他的结合只是奉父母之命,但是我并不爱你姐夫呀!从今以后,你就是表姐的亲丈夫了,我们通奸的事不要给别人知道,我会找机会再到台中来的,而且以后不再住你家了,以防被你家人发觉。我要在外面租一间房子,我来台中时,你就来那儿插我,好吗?』
  我点点头答应她,并亲蜜地吻着琼秀表姐的小嘴,直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才罢休。
  往后琼秀表姐还住在我家的几天里,我向妈妈说明由我带她出去逛,妈妈是知道我的企图的,但也无可奈何地答应了我。
  我和琼秀表姐就在外面租了一间小套房,每天插弄,玩遍了每一种性交的姿势,使她脸上再也看不到冰霜而含着媚人的微笑。
  但是欢乐时光总是要过去的,几天后,姐夫带着表姐回高雄去了。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 但表姐从此不时地借机溜到台中来找我重续鸳梦,大干一场。
  表哥半年前曾经带着当时还是他女朋友的表姐来过我家;那一次,我一见到她,便见猎心喜地想用大鸡巴干干那美丽的未来表姐。
  但是苦无机会的是,他俩相处得甜甜蜜蜜地,不像姐夫和琼秀表姐俩人面合心违,同床异梦,所以我就像老鼠咬乌龟似地无从下手,不易介入他们之间。
  这次,表哥和新表姐结婚了,昨天才举行过的婚礼,打算明天要出国去渡蜜月。机票订的时间是明天下午,所以先到我家来借住一晚,明天再出发。
  我知道这个大好的消息后内心狂喜着,可是却也无计可施,毕竟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而且表哥也在,几乎要眼见着这块到口的肥肉飞走了。
  绞尽了脑汁苦思,终于让我想出了一条瞒天过海加上暗渡陈仓的妙计,我偷偷地在表哥他们所住客房的温水瓶中,把特地买的强效型安眠药溶了进去,晚上等大家回房就寝后,我悄声无息地潜到客房的窗户外面,由窗缝中窥视着他们的动静。
  只见表哥夫妻俩恩恩爱爱地相拥着进了房里,表哥体贴地为表姐和他自己各倒了一杯温水瓶中的开水喝了之后,不到十分钟,两个人便都昏倒在地毯上了。
  我迅速地由窗外溜进房中,首先把表哥扶到一旁椅子上,接着把表姐抱到床上。
  表姐的芳名听表哥说过好像是李碧琴,才二十五岁,具有艳丽大方,美貌聪颖的外型,在我初次见到她时,就一直想动她的念头了,现在她昏迷不醒地横躺在我的面前,真是天假其便,好让我这只色中饿虎大快朵颐一番。
  我开始替她脱去全身的衣服,解开了她紧身衬衣的钮扣,脱了下来,除掉了她胸前乳白色的奶罩,一对不大不小,有点像梨子形状的中型玉乳便挺露了出来,乳峰雪白粉嫩,朱红色如红豆大小的乳头,高翘地挺立在艳红色的乳晕上面,我用双手轻轻地抚上她的乳房,一把摸着恰好盈握,硬实的乳头抵住我的手心,整个乳房又高又挺又圆,下体的阴户还和处女一样紧绷绷地非常富有弹性,或许是昨天才进了洞房,还刚开苞不久的关系吧!
  我再伸出了舌头,舔着她乳房的周围和顶端的小乳头,一阵乳香味,芳香怡人,双手抚摸着乳峰,轻轻地揉捏着。
  昏迷中的碧琴表姐,因为我的玩弄,开始呼吸急促地喘息着,胸部也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接着,动手脱掉了她的三角裤,以膝辄诮矰F她的大腿根部,不让她双脚并拢,表姐平滑粉嫩的小腹下方,蔓生着一丛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小山似的阴户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此时正湿淋淋地微有水渍。
  我欣赏着表姐这身雪白泛红的娇?,三围标准,该凸的地方,高高地突出着;该凹的地方,美妙地陷进去,全身肌肤光滑柔嫩,没有半点儿皱纹,整个看起来,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毫无瑕疵地散发出成熟妩媚的风韵,简直是诱人犯罪般的美丽啊!
  我看得胯下的大鸡巴硬得几乎快要要突破我的内裤了,一面吻着她敏感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爱抚着,手指头轻轻地勾进她的阴唇里,觉得一阵微微的潮湿。
  我将碧琴表姐的粉腿拨开,低头伸出舌尖舔吮着她的阴户,也用舌头去拨弄着红嫩的阴唇,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阴核,轻轻地用舌尖一舐,不停地用整个舌头揉舐着、勾吸着。
  碧琴表姐虽处于昏睡状态中,但她的生理作用依然存在,只见她胸口起伏的更大更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由她呼气吁吁的鼻孔里传出,桃源洞里也溢出了阵阵的春潮,她的小嘴里恍恍惚惚地哼着:『嗯!……嗯……哦……唔……哎……哟……哎……喂……哦……哼……喔……』的骚浪吟声。
  她的身体也已进入了痉挛状态,不住地颤动着;腿儿也开始颤抖着,自然而然地分向两旁,半月型的臀部也一次又一次地往上抛动着;我心知她在昏迷中快接近高潮了,揉着乳房的手加紧摸弄的频率,舌头也在她紧窄的阴户里一插一拨地舔弄着。
  碧琴表姐的头左右摇晃了起来,但眼睛始终无法睁开而昏迷着,只是她的鼻息越来越重、越来越快,终于在她口里发出一声轻叹中,泄出了她的身子,一股浓浓的半透明浆水冲出了阴道,我抬起头让它尽情地泄着。
  我再次欣赏着她雪白的胴体,她的身裁不高,有些娇小玲珑的感觉,但是各部位的器官都长得很均匀对称;皮肤白嫩、肥肥的乳房、细细的蛮腰、大大的屁股、弯弯的阴毛、小小的阴户、整具玉体真是娇嫩无比;细圆尖红的乳头因为刺激的关系,高高地翘立着;粉脸上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琼鼻,吐气如兰。
  我吸吮着她的乳头,抚遍她全身,这时的她依然紧闭着双眼,胸前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小嘴里更是有气无力地哼着似痛苦又像欢愉的呻吟声:
  『嗯!……嗯……哼……哼……哟……哎……哦……唷……哎……喂……呀……唔……喔……』
  我站了起来,脱去全身的衣服,再伏上碧琴表姐的玉体上时,已是肉贴着肉,两具胴体赤裸裸地黏贴在一起了。
  我半跪起来,轻分她的双腿,右手握住我那只早已膨胀得厉害的大鸡巴,在她的阴户口磨来磨去,直逗得她在昏迷中激动地全身抖着,阴户本能地向上顶挺,这才将大鸡巴轻轻地干了进去。
  碧琴表姐在睡梦中被我干得呼叫着道:『啊!……哎……哎……痛……痛死了……哎唷……喂呀……』
  我知道她昨天晚上才刚开苞,今晚虽以口技让她泄了一次,可是阴户仍是如此地紧窄、十分狭小又非常温暖。在开始的时候,我慢慢地抽送着,渐渐地随着碧琴表姐阴户的淫水增多而越插越快、越插越深了。
  碧琴表姐虽在昏迷之中竟也会伸出手来,紧紧地抱着我的腰部,大屁股也一顶一顶地抛动了起来,我用手摸揉着的乳房,也在她挺胸的动作下,挤向我的掌心,口里浪叫着道:『嗯……哼……良贵……我爱你……啊……好美……好……舒服呀……唔……美……喔……啊……』
  她开始浪叫时,还真让我吓了一大跳,以为她已经醒过来了,那不是糟了么?
  再仔细听她浪叫的内容,却是叫着表哥的名字,看她一付娇喘连连、春心荡漾的淫态,分明尚未醒来,只是迷迷糊糊中以为是表哥在插她,我也就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既然碧琴表姐错认为是表哥在干她,我便将计就计地权充“男主角”吧!反正干穴这码事儿对男人是有利无弊的好事,让她误认也方便我继续“办事”呢!
  我的大鸡巴这时长驱直入地强抽猛插着碧琴表姐的小穴,连连干弄之下,她的口中也模糊地淫声浪叫着:
  『哟……我亲爱……的……好……丈夫呀……你……今天……可……真会……干……哪……小穴……好……好爽……唔……快……再……快一点……啊……啊……』
  真想不到白天看到那秀气文静、温柔娴淑的碧琴表姐,在床上的表现竟会是这般地淫浪撩人,可真是人不可貌像啊!表哥能够娶到像这种客厅如贵妇、房里如荡妇的妻子,真是他三生有幸啊!不过我能够享受到他美丽的妻子这副淫媚骚浪的肉体,福气可也不比他差呀!
  不知不觉碧琴表姐的大腿分得更开,可爱的肉洞也因此更向前挺,只听得一阵阵『啪!
  啪!』的肉与肉相击的声音,那是我的阴曩在大鸡巴整个儿肏进碧琴表姐的阴户中时,撞击着她的阴户和屁股沟的声音。
  数百下的抽插干弄,如狂风暴雨般,使得客房里的整张床都在摇动着。
  碧琴表姐的淫水流了又流,我的大鸡巴也被她阴户里的淫液阵阵浇得舒服透了,小穴穴里的热度,随着我大鸡巴和她膣腔的磨擦,也越来越高了。
  女人的本能,驱驶着她抬臀挺胸,好让我干得更深、揉得更重。
  小穴一夹一放地套弄着我的大鸡巴,口中也再度舒畅地娇哼着:『哼……嗯……对……就是……这……这样……哟……好美……唔……用力……再……深点……良贵……好丈夫……我……我爱……你……』
  我插着插着,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碧琴表姐昏迷中也伸出舌头让我吸吮着,淫水唧唧地被我大鸡巴的抽送带出了性爱的交响曲,在深夜的客房里诱人地演奏着。
  碧琴表姐的高潮一阵又一阵地袭击着她,使她与我的吸吻更紧密,也使她的臀部摇篑o更快更高。终于她又泄出了身子,我也急伏在她的身上,紧紧地压着她的乳房,屁股用力地夹紧,施展最后的攻击,大鸡巴抵住她的子宫口,将千千万万的小精虫,随着激射的精液飙入了她的子宫深处,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
  不知一、二个月后如果她怀孕了,算是表哥的后代还是我下的种呢
  我趴在她软绵绵的娇躯上,再捏揉享受着碧琴表姐的柔嫩肥乳一会儿,把事先带来的相机给固定好,拍了几张我的大鸡巴插干在她小穴内的照片,将来如果是有机会时,或许可以拿来威胁碧琴表姐做我肉欲的禁脔呢!
  一切就绪了之后,才把表哥从椅子上搬过来,帮他脱衣,让他趴伏在表姐身上,拿了几张床头边的卫生纸,替他打手枪,使他出精后,把他的阳具顶在表姐的阴户口,好让他们明天醒来时,以为今晚战了一场,而不会怀疑到是我偷偷地干了碧琴表姐。
  再次巡视了没有任何破绽之后,才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表哥他们离去的时候,碧琴表姐的娇靥上满足极了,充溢着幸福的光辉,可怜的她还不知道:这全都是我的战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