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茗茗

茗茗

 时间:2018-05-06 13:50:14 来源:艳文阁 
  "今天下午?不行,茗茗病了,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改天可以吗?"从他离开房间的那一刻,我便睁开了眼睛,茫然地望着半掩的房门。他低沈的声音,时断时续地传入耳中。我知道他又是在哄着那个女孩子了。
  "为什麽一定要今天?我说了我走不开,再说这又是什麽大事,今天看不了明天还可以再去,电影院每天都在开……"
  原来约好了要去看电影麽?我收回自己的视线,闭上眼睛,更用心地去偷听他的讲话。真是很奇怪呢,他刻意地压低声音,小得只想叫电话另一端的人听到,可是我却仍然能听得清。这不是说我的耳力有多好,只有他的声音,我才能听得到。
  普通的嗓音,称不上多麽悦耳动人,但我就是喜欢。只要他开口,即便在人声嘈杂的街市上,即使他离我好远,我都能听得到。有时候他不出声,仅是张开嘴巴,我也能明白他要说什麽。
  "你又这样,动不动就生气。你要是生病了,我也会陪着你啊!"呵呵,我虽听不到听筒中海伦的声音,却也能想像得出来,她正蹙着眉头对他撒娇,央求他过去陪她。那个漂亮的女生,也很喜欢他的声音吧?不然的话,又怎麽会一有时间就打过来。他进门前後要一通,晚饭後打一通,睡觉前还要打一通。我不知道他们夜里会不会打,因为我不可能进入他的房间里。
  她必定是喜欢他的声音的,不只是声音,更喜欢他这个人。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长相俊帅,家境又殷实,这样的男人,谁会不喜欢?
  我也喜欢啊!
  "你这麽说就太过分了!我照顾自己生病的妹妹有什麽不对,她现在只有我一个亲人了,我当然要疼她。连茗茗的醋你也要吃吗?"可惜我不能爱他,因为我们有一半相同的血缘。
  不想再听他的情话,我翻身坐起来,眼角的余光扫到书桌上摆放的相框。画面中我与哥哥在海边相拥而笑,自然而快乐。那应该是我最自在无忧的年纪了吧?
  十二三岁,还不知情愁的滋味,全然地相信一个人,以为可以和他在一起天长地久。
  我对着以前的自己笑起来,无知愚蠢的小丫头,你真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幸福吗?
  不要再做梦了,现在的我,已经连最爱的哥哥也失去了。
  听到哥哥将电话挂掉,又走回我的房间。他轻推开门,看到我已经醒了,抿直的嘴角弯了起来,他语气轻松地问道:"你觉得好一点了麽?""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那太好了,我真担心你的病会发作起来。"他走过来,坐到我的床边,黑亮的眼睛望着我,"你中午想吃什麽?我去做。""不用麻烦了,煮个方便面就好了。"
  我刚说完,哥哥脸色一变,接着就教育我,说我吃得太简陋,说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听他的唠叨,只是傻笑。我爱惜自己又怎样,一样会生病,一样没有用,一样活不长。
  "好,我听你的,你说什麽好,我就吃什麽,这样可以了吧?"我真觉得饿了,想吃哥哥做的饭菜。
  哥哥做什麽事情都很出色,做饭也不例外。我换好衣服下楼时,他已经把切好的蔬菜放进锅里炒了,香味在楼梯上都能闻得到。
  我蹦跳着跑进厨房,大叫着:"好香好香,哥哥做饭这麽好吃,我未来的嫂子肯定幸福死了!"
  他不回应我,把菜盛进碟子里,一盘盘地端到餐桌上,才叫我去洗手吃饭。
  我觉得没趣,哦了一声,洗过手就坐下。
  四菜一汤,对我们俩个来说有些浪费,可是哥哥不嫌麻烦,每次都做很多样。
  他吃剩的东西从来不留着下顿再吃,通通要倒掉,每每看得我很心疼。这只能说是有钱人的小毛病,不懂得珍惜粮食。
  我贪恋哥哥的好手艺,以前他偶尔为我做饭,吃不下的东西便留下放进冰箱里,等到下一顿时再取出,加热就可以吃。後来哥哥发现,就盯着我吃完,然後亲自处理掉,不许我吃剩饭。对此我很无奈,谁叫哥哥是学医的呢,他的洁癖不是一般的大。然而更多的时候是哥哥对我无奈,因为我太懒,也不爱干净,经常是邋遢地活着,每每挨哥哥的教训。
  不过我喜欢这种状态,这样哥哥就会一直为我操心,也会一直记挂着我。
  饭吃到一半,哥哥的手机又响了,我直觉那就是海伦打来的。哥哥接起手机,没说几句就应证了我的猜测。海伦是来道歉的,她太在乎哥哥了,刚才他的语气太硬,把她委曲得直哭。
  唉,如果我也像海伦那样倾国倾城,、我见犹怜,是不是也可以对哥哥撒娇,得到他更多的怜爱呢?
  "好,好,等下再见吧……"哥哥放下手机,脸上挂着歉意对我说:"茗茗,我……"
  "你要走了麽?"我咽下口中的饭,抬头说:"我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替我向海伦姐问好!"
  虽然脸上的肌肉酸得很难受,我还是尽量笑得自然一点。如果我再为难哥哥,要他留下陪我,那他就太可怜了。把哥哥送走之後,整个家里又剩下我一个。我顿时又觉得自己很可怜了。
  我爱上不能爱的男人,这种结果是咎由自取,谁也怨不得。
  因为太过无聊,我便打电话给燕徕。她是我的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心情不好时,我也只能找她来折苦。
  电话响了七八声都没有人接,我以为自己打错了,挂掉重拨了一次。这次又响了很久,在我耐心告罄,差点挂掉时,终於有人接了。
  "喂……"我听出燕徕的声音怪怪的,没却有多想,立刻说道:"燕子,是我,你现在有时间吗?"
  但是燕子没有如往常一样,很痛快地回答我。我听到一串压抑的喘息,还以为她是生病了。"燕子,你出事了吗?"我轻声地问着,不自觉地摒住呼吸。原因我也不明白,但就是紧张起来。
  "拜托……我现在很忙,一会打给你……"燕子每个字都像是咬牙吐出来的,很诡异的味道。
  "哦,好……再见。"有些失望,我还在品味燕子寥寥几句中透露的讯息,那种声音不像是燕子会发出来的,她似乎是在隐忍着什麽。
  我擒着听筒放在耳边,以为燕子会先挂掉的。可是那边却突然传来燕子的叫声。
  "啊!你轻一点……"
  接着,是对方听筒触碰到桌面的一声,然後就是燕子一连串的呻吟。
  现在我什麽都明白了!心中怀着极大的好奇,还有几丝偷窥的兴奋,听了一场现场版的春宫秀。真是声色俱佳!色是我自己想像的,因为我知道那两个人都有一副好相貌。至於声……我更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我从来不知道大嗓门的燕子可以叫得如此娇柔哀婉、麻酥入骨。H这种事情,只要听到声音,就可以叫人兴奋,如果再配上俊男美女的画面……难怪A片总是卖得很火。只是看别人做,便很过瘾了。
  半个小时之後,我才挂上电话。其实燕子那边还有继续,只是我再也听不下去了。心里觉得自己很变态,若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应该立刻就挂掉电话,绝不沾染这种淫秽的事物。但我却很羡慕燕子,因为她可以和最爱的人分享一切。
  我想,我应该祝福他们吧。
  电话在我挂掉之後没多久又响起,我以为是燕子结束了恩爱,想起我这个孤单可怜的朋友。快速地抓起电话,我骂道:"死丫头!你到底干了什麽好事?"可是这次打来的人却不是燕子。
  "尹茗,我是孟飞。"
  "啊?"我愣住,头脑一时转不过来。显然我还沈浸在燕子的淫乐中,急於要戏弄她一翻。孟飞的声音让我突然很心虚,好像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似的。
  "我听说你病了,很担心。现在好点没有?"
  "就是有点发烧,已经好了,谢谢你。"
  "那太好了,你真怕你出事呢,刚才电话一直打不通,我都急死了。""哦,我刚刚和燕子聊天呢,呵呵……呵呵……"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摸摸发烧的面颊,我尴尬地对着电话傻笑。但我说的也不全是谎话,燕子一直在叫,我拿着话筒听,这也算是一种"聊天"吧。
  孟飞是我的同学,和燕子也很熟。他有一阵和燕子交往,可是那丫头的心跟本不在孟飞身上。孟飞肯定也察觉到了,主动提出分手,转而又开始追我。他明知道我不喜欢他,却一直不放弃。在我看来,他是故意的,觉得这种你追我跑的游戏很有趣,玩了三年也不嫌腻。
  他用孩子气的语调说道:"阿彬找我晚上一起去吃饭。他们都要带女朋友的,就我一个人好可怜,你陪我去吧?"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你装我女朋友不行吗?他们都知道我追你很久了……你要是不和我一起去,我会被他们笑话死了的!你发发慈悲帮帮我吧!""不去,我的烧刚退,要是出门吹风又病了怎麽办,我可不想再住院了。""你讲话这麽有精神,怎麽会生病!"
  "我现在就是病人,我要养病了,挂了,拜拜……"我匆匆地挂掉电话。
  孟飞丢脸是他的事,我才不在乎。以前燕子还劝过我,说我和孟飞凑成一对也不错。但是我不愿意,我心里只有哥哥,如果不能得到他的爱,我宁可一个人,也不要找个人将就。
  即使孟飞很帅,我也不要!
  电话刚挂掉却又响起。我接了,提高音量说道:"我说了我不去,你不要再烦我了!"
  "茗茗,出什麽事了吗?"
  惨了,这次是哥哥。他低声地问我为何那样说。我只得乖乖地回答:"刚才同学找我出去玩,我不想去。"
  "那很好,你的病刚好,在家里好好休息。"
  我嗯一声,问哥哥:"你有事吗?"那边却传来海伦娇嗲的嗓音,"仁,你出来很久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又是海伦!她可真是一刻也离不开哥哥!
  他们今天出去玩,遇到一群朋友,就约好一起出聚会。哥哥只是想告诉我他会应酬到很晚,今天不会再来看我了。因为我先後与燕子和孟飞通话,哥哥一直打不通,於是耽误了点时间。哥问我,我也解释了,只是这一会的工夫,海伦也等不了。
  她不能容忍我和哥哥亲近,这我知道。我对哥哥的感情超过兄妹,海伦也知道。所以她对我有很大的敌意,这一点哥哥看得出来。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很复杂,却也简单。
  我和哥哥不可能,海伦如此处心积虑地防我根本没有必要。
  哥哥被海伦拉着回去,只能匆匆嘱咐我几句就断了。那一刻我好伤心,所有的道理我都明白,可就是委曲得厉害。我拒绝朋友的邀约,哥哥和女友去玩乐;我在家里苦等,他们两个却要厮摩一整夜……我这麽傻傻地为了一个可爱我的人守身如玉,图的是什麽?
  这世上还有比我更蠢的人吗?
  呆坐到太阳西斜,我觉得有些饿,又想起哥哥说过要我好好吃饭,眼泪立刻掉了下来。我听话是为了谁,哀伤又是为了谁?从我十五岁发现自己爱上哥哥之後,便再也没有为自己而活着了。心中为了哥哥牵挂着,日里夜里都想着他。明明爱得要死,却又苦苦压抑。我才刚刚十八岁,为什麽把自己搞得像八十岁!
  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我赌气拨电话给孟飞,"我饿了,你带我去吃饭好吗?
  那样我什麽都听你的。"
  "尹茗,你没事吧?"
  我的转变太大,孟飞都不敢相信,以为我是在戏弄他。
  我骂他:"你真是的!我不甩你时,天天追着我。现在我自己送上门了,你又不敢要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去找别人好了,追我的人多得是!""别、别、别,你别再找了,我要你好了。我喜欢你!"孟飞说了一连串喜欢我,逗得我们两个都乐了。
  我说,我要吃好吃的。他说,只要我打扮得漂亮点,把他哥们儿的女朋友都比下去,他什麽都买给我。这根本不是打情骂俏,更像是一笔交易。我依照孟飞的要求,沐浴、更衣、添妆、梳头,一个流程下来,只用了半个小时。出门乘车到约定的地点,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出现在孟飞的面前,把他吓了一跳。
  "这麽快!我还以为至少要等上两个锺头呢。"他含笑说道,上下打量着我。
  "我饿了,等你带我去吃好东西。"我回了他一个媚笑,转了圈问他:"漂亮吗?"
  "漂亮!你一直都很漂亮。"
  虽然他不是我爱的人,不过被一个帅哥称赞我还是很高兴。孟飞起身结财,带我走出咖啡馆。我以为是要去聚会的地方,便拉着他的胳膊撒娇地问:"你要带我去哪里,高级餐厅吗?"我知道他家里很有钱,零花钱多得每月都花不完。
  所以孟飞不会去差的地方凑和。
  他低头看我,表情怪异地说:"尹茗,你今天这麽小鸟依人,我怎麽全身都发毛呢?"
  "贱骨头,我对你使脸色,你才会觉得舒服吗?"我瞪他,皱起鼻子做了个鬼脸。
  孟飞笑言:"那倒不是,只是觉得今天你很怪,都不像是平时的尹茗了。"听到这个我也笑了,表情上是开心的,内心却想哭。我该是什麽样子呢?我都不知道。
  小时候跟着妈妈生活时,到处看人家脸色,受人朝笑。後来寄人篱下,我又努力地扮好乖女儿、好妹妹。我演了一辈子的戏,真正的自己是什麽样,早就忘了。
  "我对你好一点不好吗?"我弯嘴说,"这样才能骗住你的朋友啊。"我更饿了,恨不得立刻就去吃饭。
  "对哦,以前被那帮人笑话,今天一定要气死他们!"孟飞说话时眼珠子都开始放光。他又看了我一眼,觉得我的衣服不够好,叫我去买身新的换上。
  "为什麽?"我不解,"我这身很好看啊!"我把最漂亮的一条裙子穿上了,因为太喜欢了,买了两年总共穿了不到十次。
  "不为什麽,他们看的是牌子,那有个商标在,才算是好衣服。""无聊!名牌衣服不过是贴了个牌子。"
  孟飞拉着我的手,笑着说:"是很无聊,所以我才喜欢你这种自然型的。走吧,我买给你,白送你礼物还不高兴吗?"
  "你最好直接把买衣服的钱给我,我去买A货,保证看不出来。""小财迷!"
  孟飞最後还是给我买了一身高级时装,还有一双鞋子。我得承认高档的服装设计确实不错,手工也好,但绝对不值那个价钱。我妈妈以前就在一家制衣厂做过工,每天经她手车过的衣服成百上千,但是只能得到几十元的工钱。我知道身上的这条裙子成本不会超过50元,但它的标价是1880.孟飞买下之後,我想替我妈妈哭一场。
  "好了,我给你买东西,干嘛那麽伤心地看着我!"孟飞蹙眉,带着我走出精品服装店。
  他不会懂我的心情,就如我不能理解他。孟飞请我做他的女朋友绝不是看我漂亮这麽简单。孟飞有钱、人帅,但不是花花公子。他有时是笑嘻嘻的,眼中却像在哭,这一点,我们倒是很像。
  开车到聚会的地点,我们跟着服务生走上餐厅的二楼。在进入包厢之前,我拉住孟飞问道:"我够漂亮吗?不会被别人比下去吧。"不知为何,那一刻我变得没有自信,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误入花园的流浪犬。
  孟飞笑了,抬手摸了下我的脸,对我说:"尹茗,你非常漂亮,我的眼光一向很挑的,这你知道。"
  "那我和海伦比呢?她比我漂亮多了吧?"
  我提到海伦,孟飞笑得更深了,我觉得他好像知道了我的事情似的。俯身亲了我一下,在我的耳边说:"她和你没法比的,她整过容……"这个消息太惊人了,我没有时间回味,包厢的门就被打开了。里有孟飞的朋友正巧赶上这一幕,便开始起哄。
  "哟!你们也太不节制了吧?还没进屋呢,就开始亲上了。早知道我就先去订个房间,叫你们方便完了再出来。"
  当门的人一说完,里面的人也纷纷探头附和,一下子把我和孟飞说得不好意思了。
  "去去去,你们羡慕我可以直接说出来,不用喊得这麽酸!"还是孟飞机敏,他玩笑似地把尴尬化解,搂着我进入包厢,还不忘对那些朋友说:"茗茗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抢!"
  他说完,我跟着笑起来,开始觉得和孟飞交往也不错,至少会活得快乐一些。
  走到为我们留的位置坐下,孟飞很细心地为我点菜,他对我说:"你不是饿了吗?先尝尝这个,垫下肚子,待会还有好东西。"那一刻我的鼻子就酸了,因为身边的这个男孩比我想像得好太多了。阿彬他们的女朋友都一个劲儿地瞧着孟飞。我看得出她们眼中的羡慕,有点小高兴,又开始难过。
  我想到从前我爸爸过生日时,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哥哥找到我,拉着我的手下楼,叫我坐在他的旁边。因为我是带回家的私生女,连佣人都看不起我。
  爸爸顾忌大妈不敢为我说话,那时我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
  哥哥问我:"饿了吗?"脸上笑得好漂亮。
  我望着他,紧张得忘了说话。但是哥哥能看透我的心思,立刻为我夹菜,照顾我吃东西。那时他就说:"先吃这个,不要吃得太饱,一会儿还有更好的。"如今我不再是那个怯生生的小孤女,但是听到同样的话,感动依旧。
  孟飞取出纸巾,为我擦去眼角的泪水。他笑我,"看你,就算东西再好吃,也不值得哭啊。"在场的人都以为我俩感情深笃,赞美的同时还夹着几句调笑。
  我吃得很好,一直在笑。可是我笑得越多,胸口就越痛。孟飞不能代替哥哥,我和他在一起就会不断地从他身上找哥哥的影子。
  我真的无可救药了。
  一首最近很火的流行歌突然响起,很多人都低头找自己的手机。我暗笑,心想这些人真俗气,把这种播到烂的歌曲拿来做铃声。可是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时,我才意识到:那是我的手机在响!
  可恶的燕子,肯定是她动了我的彩铃!
  我红着脸跑出去接。
  这个家夥!隔了这麽久才想起来我,别是刚刚"偃旗息鼓"吧?
  "你忙完了?"我劈头问道:"舒服吗,很爽吧!""你发现了!"燕子嘿笑着说,"你什麽时候知道的?""就是今天!"
  燕子禁忌的秘密被我发现,她却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不会说出去。我喜欢自己的哥哥,燕子爱上她的弟弟,我们两的秘密太过相似,所以关系才会这麽好。
  燕子问我:"你下午找我有什麽事?"
  "那时心烦,想找你聊天的。"
  "你哥又出去约会了?"她一听就知道我烦的是什麽。
  "嗯……"我拉长声,想起哥哥和海伦在一起,心情又沈了下去。
  "你也真是的,整天一个人发愁,你就不能对你哥哥说出来吗?不行的话,大不了以後不见他!"
  "哪有那麽容易!我说不出口……"身边有服务人员推着餐车经过,我为了让路後退几步。燕子笑我胆子太小,她就敢和弟弟摊牌。现在两个人粘得像胶糖,活得堕落淫乱,快乐赛神仙。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