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上原家的一天

上原家的一天

 时间:2018-04-07 13:06:02 来源:艳文阁 
  铃——」一阵闹钟铃响,上原藤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睡眼惺忪地穿着裤子。
  「头有点痛,昨天好像玩的太过火了……」他揉着两旁太阳穴自言自语。
  昨天晚上为了庆祝自己升上部长,弟弟太佑买了香槟来祝兴。结果就搞起了4P大战。记得当时自己躺着让由香从上面帮自己服务,弟弟太佑则从由香后面搞起后门,而大儿子(上原彦)则把肉棒送入她小嘴。
  自己也不晓得在由香的阴道中射精了多少回,只记得自己在客厅中醉倒,但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
  上原藤准备要刷牙洗脸,走到浴厕间门口,一开门才发现由香与彦正打得火热。由香趴在冲水马桶上屁股朝上,彦则在她背后两手抓着她的腰,不断的抽送着。
  「啊……啊……主……主人……早安……」由香抬起头断断续续的说着。
  「爸……早安……」彦对着他父亲点点头,还是一直不停地抽插着。
  「没事,你们忙你们的。」藤点头示意之后,自顾自地拿起牙刷刷着牙。
  「爸,别担心,我快要结束了。」彦加快了频率,「啪啪啪……」两人的肉体拍击的声音也随之加大。
  「啊……喔……喔……」由香不由得扭动着腰,承受着彦的刺入。「好……好深……快……快要……」
  「好紧……我…我也……」彦也不由得脸色一变。
  「啊——」由香全身颤抖着,原本左右上下扭动的腰往后一挺,就僵直了。
  叫声也随着僵直而噎住。
  「喔——」彦吼了一声,把肉棒往前一顶,射进了年轻人早晨的第一股精华。
  「呼……呼……」彦喘着气,「好爽……由香真棒……」「彦主人,谢谢主人的夸奖。不过,请叫母狗妞妞。」由香虽然在高潮的余韵中,却仍然还是不忘身为畜牲的礼节,这归功于崔史的精良训练。
  「喔……我老是忘记,你现在是家畜妞妞。」
  由香扭动着身体,自己翻身面向彦。而刚刚被插得发红的小穴因为她身体的移动而沿着大腿流出了白色的液体,滴在地上形成一片水渍。
  「彦主人,母狗请求帮您清理。」由香红着脸,趴在地上向彦行礼。
  「好吧!不过要快点。」彦点了点头。「我等一下要赶到机场,下次见面可就是一个月以后了。」
  「嗯……嗯…」由香用舌头把彦的分身上的淫液与精液舔得一乾二净。
  「那……母狗会非常想念彦主人的。」
  「这也没办法呀,」彦抓了抓头。「澳洲分公司那边少了我可不行。」「好了,爸,我先去赶飞机了,早餐我就不吃了,您保重。」「好!儿子你也保重。」藤把擦脸的毛巾拿下来,向他的大儿子彦点了点头。
  由于上原彦在公司倍受器重,常被要求出差,公司甚至希望他去澳洲做干事,最近分得了很丰厚的奖金。虽然由香非常的不舍,但是哥哥的事业总是要支持的,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哥哥离开家里。
  而由于彦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回家的时间非常的短暂,总是想利用离开前与由香做最后的一炮。所以藤也让出第一顺位,给他回家时优先享受由香。
  彦离开了之后,浴厕间里面就剩藤与由香了。
  「主人,您……」由香看着藤的跨下。
  「还不是你们刚刚搞得这么火热的关系。」
  因为刚才的淫戏,让藤的肉棒坚硬的勃起。
  「主人,对不起,这样子很难受吧?让母狗服待您吧!」「你这样不会累吗?」
  「母狗不累,母狗喜欢服待主人。」
  「谢谢你的好意,我想先小便一下。」藤看着洁白到发亮的马桶。「不过,好像会弄脏马桶,真不好意思,你昨天还把它舔得这么的干净。」「主人,这样好了,直接尿在母狗的嘴里好了。」「也对,这样就不会弄脏马桶了。」
  由香跪着爬近了藤,把小嘴接着他的肉棒。由于口腔的刺激,让这物体变得更为坚硬巨大,不时地在她口腔里面随着心跳而震动着。
  「我要尿了。」
  「嗯……」
  「咕噜咕噜……」由香训练有素地快速喝下去。尿味夹杂着昨夜香槟酒味直冲她的脑门。
  等到由香吸干藤残留于尿道的最后一滴尿时,才不舍地离开父亲的肉棒。
  一般人在尿完之后,阴茎就会软下来。但由于由香的吸吮,加上藤的身体比一般中年人更健康。所以由香的眼前仍然是坚挺的样子。
  虽然由香已经看习惯,但父亲巨大的肉棒在她眼前抖动的样子仍然让她觉得害羞得脸红。
  「主……主人……」她看呆了,父亲大人的肉棒一直都是这么的美味。
  「由……不,妞妞,不好意思,因为你的身体太美了。」对于上原藤,虽然也看习惯于女儿,或者说现在已经成为他的母狗妞妞的裸体。但是在一大早看到女儿与儿子翻云覆雨的情景,仍然让他兴奋不已。
  虽然他极力的掩饰,装成若无其事地刷牙洗脸,但是下面的肉棒却是无可遁形地表现出来。
  「主人……请让母狗替您服务吧?」
  「那就拜托了。」上原藤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这一阵子真是辛苦你了。」
  「母狗永远不辛苦,辛苦的是主人。」「请等一下,待母狗先行灌洗小穴。」
  「不……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不介意沾上儿子的精液。」「那么主人请用。」由香脸红地自动把臀部抬起到父亲容易插入的高度。
  小穴里面充满着彦的精液,腰一抬起就不断地渗出。白色的精液陪衬着充血的小穴,反而让它显得特别的粉红娇嫩。
  上原藤慢慢的插入了女儿的小穴,温暖又滑腻的感觉包住了他的肉棒「真……真舒服。」他不禁赞叹。「你的小穴总是这么的舒服。」「主……主人的肉棒也是很……舒服……母狗……太幸福了!」由香一边承受着父亲的抽插,断断续续地说着。
  由香从小就非常迷恋父亲的肉棒,每每幻想着自己能够尝到它的味道。而成为家庭畜牲之后,每天都能享受到父亲的爱,对她来讲是真正的幸福。
  想到这里,由香就不由得全身颤抖着,小穴也不由得收缩着。
  「好紧好紧……真棒……」上原藤感受到小穴的收缩。它紧紧地吸着肉棒,让他快要缴械了。
  可是,就这样结束吗?他总是想让女儿得到更舒服的快感。(不行,我要忍住。)
  「喔……」上原藤大吼一声,肉棒反而更为坚硬,硬生生的刮过由香的阴道里面最敏感的部份。
  「啊……不……」由香一时忍不住,小穴已经开始一缩一放一缩一放地抽动着,里面的淫液一股股的冒了出来,热热的淋到肉棒上。
  上原藤见到她已经高潮了,却更是猛力地刺到深处。
  「啊……啊……主……主人……」由香已经语无伦次了。「啊……啊……喔……」
  「由香……我要……去了……」上原藤已经受不了女儿小穴的吸吮,精液一股股地注射进去。
  当他拔出疲软的肉棒时,由香仍然一阵又一阵地抽搐着。
  「母……母狗不行了……」她全身无力地瘫着,想要起身帮父亲清洁肉棒,却只能在地板上蠕动着。
  「果然还是太累了。」上原藤看着他心爱的女犬。
  好在浴室里面有莲蓬头,上原藤开了热水帮她的女儿冲洗干净。特别还用灌洗液帮她把小穴里面的精液冲一冲。才抱起她用毛巾擦干净,并且放在她专属的竹篮内。
  ***    ***    ***    ***
  而当由香从昏迷中醒过来时,一家人已经在吃早餐了。
  「吃早餐了!」由香听到叫唤声,从竹篮内爬起,连忙走到她专属的食盆前。
  食盆中并不是平常的狗饼干,而是一块香喷喷的牛排。
  「准人主人早安。」由香一抬头,看见他穿着小学校服从楼梯上下来。
  「妞妞早安。」全家里面只有他叫妞妞这个名字最为顺口,也许是因为小孩的适应力是最强的。而不管是父亲上原藤、哥哥彦、爷爷二郎都不习惯于这样的名字,总是会口误叫她由香。
  「爸……我早餐也要吃牛排。」
  「不可以,那是要给由……妞妞吃的。」父亲极力的反对。「人不能吃畜牲吃的东西。」
  「那我也要当畜牲。」小男孩嘴嘟了起来,坐在高椅上两脚不断的摆动着。
  「你说这什么话!」父亲生气地骂道。「你要当畜牲,我马上就把你宰来做成牛排!」
  「为什么妞妞可以当畜牲呢?」
  「啪!」上原藤打了小儿子一个耳光。「以后不准你说要当畜牲!」「呜……」小男孩摀着脸,哭了起来。
  爷爷上原二郎见状,马上就打了圆场。「准人乖,当畜牲是很辛苦的,你愿意吃尿吃大便吗?你愿意舔马桶吗?」
  小男孩摇了摇头。
  「那你还要当畜牲吗?」
  「不要……」
  「那就把三明治吃掉,然后上学去。」
  ***    ***    ***    ***
  「坐好!」上原藤转头向小儿子说。「把安全带绑好!」「是!」小男孩完全忘了早餐时哭得稀哩哗啦的,现在他可是恢复了笑容,转手把安全带给扣上。
  「bye bye!」小男孩对祖父跟由香摇了摇手。
  而由香与祖父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上原藤总是把小儿子送到小学之后,才开车去上班,这已经是他们每日例行事件。但由香总还是舍不得父亲离开自己八个小时。
  「好了,别在看了,进来吧!」祖父二郎的叫唤声,才让由香依依不舍地进了屋。
  ***    ***    ***    ***
  「没有女主人的家,事情总是要亲自动手。」祖父一边收拾着碗盘一边唠叨。「而你又因为怕抽查不能站着做事。」
  「主人,母狗知错了。」
  「我能怎么办呢?你毕竟是我的孙女,我也舍不得打骂。」老人快速地把碗盘置放于洗碗机内,切下开关就走到洗衣机前。
  祖父二郎是最不能接受由香转换成畜牲的人,直到现在还不愿意让她解决性欲的问题。每每都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看着祖母的相片喃喃自语。当然由香也对祖父不能接受她而难过。
  他把衣服从洗衣机内拿出来,就堆在衣篮中。由于这是洗脱烘一次完成的高科技洗衣机,只差无法折衣服。而女犬由香就用嘴叨着衣服,把它折得四四方方,一件一件地迭起来。
  「就算你用嘴折衣服的本领很好,总归还是比手折慢吧!」老人看不下去,便动手帮忙。
  「今天我要去参加常青将棋会,你要跟着去吗?」由于老人的帮忙,折衣服的速度增快许多,很快就完成了。
  「母狗任凭老主人吩咐。」
  「也罢,上次留你一个人在家,还差点被闯入的小偷给强奸了。还是带着你比较安全。」
  老人开启了打扫机器人,便拉着由香出门了。
  ***    ***    ***    ***
  常青将棋会刚好就在上原家附近的活动中心,才出去一个转角就到了。
  常青会的大门口,却门可箩雀,一点人声都没有。
  「怎么了?难道是我记错了聚会时间?」老人自言自语。
  打开了大门之后,大厅中空无一人,果然是真的记错了时间。
  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却听到了细微的声音,二郎顿时警觉,难道是有小偷吗?
  二郎示意由香退后,轻手轻脚的抄起一根棒球棍,然后再蹑手蹑脚地走近声音的来源,这来源是将棋会办公室。
  二郎探头往门内一看,却发现了令他惊讶不可置信的事。
  他的老棋友──崔史──竟然与一个小女孩在性交。
  只见小女孩脱得光条条的仰躺在办公桌上,两脚朝得半天高。而崔史则脱了长裤露出瘦干的下半身。而不断地做抽插的动作。
  二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全身就像是化成石雕像一动也不动,下巴就像是脱臼一样张着口合不起来。
  崔史那充满着皱纹的脸此时却充满着活力,两眼闪耀着光芒。彷佛不像以前那个手脚得了帕金森氏症不停地颤抖,需要拿着手杖才能行走的老头。
  而躺在桌上的小女孩,仔细一看,不就是崔史的孙女吗?
  记得上次看到她,穿着粉红色的小洋装,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可是没想到现在却一边张嘴喘气呻吟着,一边兴奋的扭着腰,两眼迷蒙不知道在看何方的样子。
  「啊……爷爷……好……好大……好深呀……」小女孩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者。
  崔史用他皱纹的手指,抚弄着小女孩胸前的小粉乳,就像是拨弄竖琴一样让她发出了悦耳的鸣声。
  不知道这个老头那来的力气,竟然一把小女孩给抱起,让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啊……」她因为地心引力而让小穴被插的更身,而身无着力点让她双脚更是紧紧的扣在老人的腰上。
  「啊……啊……」老头子张开了他的嘴,朝上怒吼着。还一边上上下下的动着,虽然膝盖已经有退化现象,但仍然奋力地提供向上顶的力道,让小女孩的肉体在怀里上下的跳动着。
  「嗯啊……」小女孩头往后仰,用近乎哽住的声音叫着,手指紧抓着老头的肩膀深深的印了进去。小腹的肌肉僵硬得让人可以看出轮廓来。
  「喔……」老头也同时,奋力的往上一顶,就僵持着固定的姿势不动。这时原本瘦弱的双脚却出现着优美的四头肌,小腿的两条腓肠肌因为收缩而垄起。
  「嗯……嗯……喔……」此时,小女孩两手屈曲,紧抓住老人的双肩,原本后仰的姿势变成了紧贴在老人的胸膛上。小嘴微张,却在老人的肩上咬了下去。
  「喔……」老人吃痛,此时精关守不住,一股一股地灌进了小女孩的深处。
  而她也不保留地收缩着小穴,一股一股的吸了进去。
  「匡当!」手中的球棒掉落地上,而在欢好的祖孙这时才发现二郎的存在。
  「啊……」小女孩看到二郎两眼圆睁地盯着她,想到刚才的淫荡模样都被别人看到了,顿时羞红了脸,连忙从祖父的身上跳下,躲在他的身后。
  只见二郎那扭曲的脸,想要忍住那心中的怒气。三个人就这样呆呆地互望了几秒。
  「你这个畜牲!」二郎终于忍不住,爆出话来了。「怎么连自己的孙女都不放过!」
  崔史却一点也没有反省之心,反而回讥:「你说我是畜牲?你自己的孙女还不是个畜牲!」
  这句话触犯了二郎心中的禁忌,一股莫明的怒气涌上胸口,他随即挥了一拳,「碰!」一声直打向崔史的左眼。
  崔史应声倒地。
  小孙女与由香两人惊呼。「不要……」
  「你他妈的禽兽不如,自己是个死萝莉控也就算了,扯到我的孙女干什么!」
  「你还不是一个女高中生控,老不修一个。看到自己孙女穿水手制服,那话儿就硬得跟铁条一样,躲在房里自慰个老半天。」崔史捂着自己的左眼,却仍然不停地反讥笑。
  「你……」二郎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有说错吗?明明自己的孙女都自动送上门来,你还假清高,自以为是圣人,还不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崔史指着二郎,「我是个敢作敢当的真小人,总比你这个伪君子强得多了。」
  「你……」二郎被气得向前一步,两拳紧握得泛白,气呼呼地发着抖。
  「不要打我爷爷……」小孙女走向前挡住二郎,两眼怒目看着他。她衣不蔽体,上身只披着一件小外套。小小的身体呈大字型般打开,光滑的两腿间那小细缝在用力说话时,还不时滴出祖父的精华出来。
  「一切都是我不好,不关爷爷的事。」
  「你爷爷对你做出这样的事,还要替他维护吗?」二郎放下拳头,看在小女孩的面子上气已经消了一半。
  「因为……因为……」小女孩说到一半,突然哭了出来。「因为爷爷时间不多了……呜呜呜……」
  「好啦,别哭别哭。」崔史摸着小女孩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还不时拍着她的背。
  「她说你时间不多了?」二郎惊讶地说。「难道是……」「爷爷,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我不管……」小女孩一边哭着,一边紧抱着崔史。
  崔史用他皱皱的嘴唇,亲了亲小孙女的额头。「没办法呀,爷爷很抱歉。可是,还有三个月呀,我还可以带你到处玩。」
  「人家,人家只要爷爷活下来……」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