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女友身体的争夺战

女友身体的争夺战

 时间:2018-03-30 11:39:48 来源:艳文阁 
  生长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这里的风俗文化和别个国家有很大不同,身为这里三大种族之一华人的我觉得很庆幸,因为我没有其他种族的野蛮细胞。
  我华语拿捏得不是很好,可是我会努力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一一说出来。
  说过了我是马来西亚人,因为伊斯兰教的关系,这里人民的思想非常保守,走在外边,几乎都不会看到任何的辣妹。我的生活环境中华人比较多,带动了更快的发展,相对的,思想也越来越国外化。
  我叫亚伦,21岁,现在还是研究生,家里有两个姐姐(为什么连这个也要介绍呢?因为这和我故事有很大的关联)。
  我有一个女友,应该说是某学校的校花,170公分,身材34C、24、28,好像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活脱脱就像金庸小说里的小龙女。其实我看中的根本就不是她的身材和脸孔,最吸引我的是她一双腿,细长、白皙,可是对她脚的感觉纯粹在视觉上,因为我根本连碰都没碰过。
  她,名叫小樱。
  这个女友我用了三年才成功把她追到手,中间经历了很多事情,最后让她选择我的原因是我的长情打动了她。
  各位大大应该已经闷了吧?为什么还没有进入凌辱的情节呢?为什么还没有任何淫荡的开头呢?我的这个真实故事,就是以真实为卖点,或许没有任何夸张的情节,可是句句到肉。
  套用胡作非胡大的一句话:「我相信大多数男人内心都有暴露或凌辱女友的倾向,只是被自己的面具掩饰起来。我本来内心从来并没想过会去暴露、凌辱女友,心想女友是自己辛苦追求来的,我自己追了两年才得到女友的芳心,怎么会让别人占便宜呢?女友本身也很正经那种,真的暴露或被凌辱,不哭死才怪。」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去暴露女友,或者凌辱她,因为追到她的过程非常的辛苦,得到她后,格外珍惜,根本就没有拱手让人的想法。
  我和她在一起的两年里,最大的进展只是达到手牵手,就连普通的接吻都没有,或许我们会像很多夫妇一样,到结婚后才一次过做到完,可是就在那天发生了某件事,打翻了我的想法,也让我重新考虑我的结婚对象。
  我的女友小樱有三个伯伯,其中大伯和三伯我都见过了,就只有二伯因为移民加拿大,所以至今我都没有和他有一面之缘。从我女友那里得知,她最后一次看到她二伯是在五年前(就是我刚开始追她的时候)的送行,我女友当时是16岁。
  小樱非常讨厌这个伯伯,因为这个所谓的二伯会有意无意地触碰她的胸部,或者忽然给她一个热辣辣的拥抱,乘机在她屁股上摸一把,当时我的女友已经有34C(没错没错,没有长大了)的上围了说,我想她的二伯在拥抱或者触碰连我都没有碰过的胸部的时候一定爽呆了吧!
  就在今年年头,她的二伯回来了,也在某家酒楼办了洗尘宴,当然身为二十四孝男友的我,一定会陪我女友出席的,事后我一直在想,那次的出席是正确的还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的二伯就是一副富老板的样子,脸型是圆的,肚子也有一个很大的肚腩,见到我时,就露出笑里藏刀的样子。
  「小樱,你的男友吗?不错,蛮帅的。」
  「谢谢二伯!」
  「小樱你也变美了嘛!胸有没有大粒点?」
  我的女友听到直接羞红了脸,拉我到一旁去:「我的二伯喝醉了,你不会介意的对吗?」
  「你放心吧,我还好。」
  整个洗尘宴都在酒气冲天的气氛下延续,一直到大家都醉了。
  我酒醒来后,由于大多数客人都离席了,所以整个包厢里只剩下我、小樱、小樱的家人、二伯和几个堂兄弟,不过没有一个是清醒的。
  忽然,二伯的低吼声打破了平常的宁静,我赶紧低下头来装睡(我也不懂为什么,可能本人的自然反应都是逃避吧?),听着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我,我心里一直在一边想:『难道二伯发现我装睡?』一边希望二伯不要再走过来。
  二伯的脚停在了小樱的旁边(因为我把头埋在桌上的关系所以只看到脚)。
  「小樱,小樱?」我可以感觉到二伯在轻轻的推着小樱。
  为了看得更清楚,我把头转向小樱,这个大动作也把二伯吓了一跳,我赶紧发出打鼾声,继续装睡。
  二伯看清我还在酒醉着,就大胆了起来,他用手摸摸小樱因为喝酒而红得发烫的脸蛋,然后好像古董家在看着宝贝儿时的表情,仔细端详小樱的脸孔。然后他轻轻的把他的油嘴儿吻向小樱的脸颊上,可能是二伯的胡须扎到了小樱,小樱挣了挣扎又睡回了,也因为如此我看到二伯放下小樱的脸,站了起来,我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二伯的动作震撼了我,他把他的老二拿了出来,不知是因为看到小樱漂亮的脸孔还是做了很多的幻想,他的老二已经是半硬状态了。
  看到他的老二,我不禁想到自古有一传说——胖的人都是短鸡巴的(绝对没有侮辱任何一个大大的意思),没错,她二伯的鸡巴在半硬状态时只有8、9公分,看来极限也只有10、11公分而已吧!
  这时,我的心情不免紧张起来,我应该站起来阻止二伯,还是继续我的不动如山呢?最后,为免大家难看,我忍了下来。
  她的二伯越走越近,拿起小樱的左手放在他短小的老二上,可能是睡觉的一个习惯动作,小樱竟然自动握了起来,可是就没有任何的后续动作了。
  当小樱抓着二伯的老二时,二伯一副陶醉的样子,可是久了也觉得闷,竟然自己动了起来。小樱很巧的因为头痛,也「哼哼啊啊」了起来,她发红的脸、带有挑逗性的呻呤,就好像在被二伯干着一样。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我,已经把我的醋罐子打翻了,正好要站起来时,我惊然发现,我的鸡巴也不争气的站立着,我顿时陷入了犹豫。我为什么会不自然地产生了兴奋的心情?可是妒忌的心情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我怎么了?我的犹豫代表着什么?
  今晚小樱穿了一套低胸的晚装(也是她第一次这样穿),完完全全把她姣好的上围承托了起来,这当然瞒不过二伯的眼睛,在我陷入犹豫的同时,二伯已经将他的魔爪伸向小樱的胸部了。
  他藉着晚装的低胸,一口气直接把晚装拉了下来一直到小樱的腰部(因为小樱是坐着睡着的),此时此刻,我女友竟然在大庭广众下衣冠不整,而且那大庭广众都是我女友的亲戚。二伯的拉下动作也刚好把内衣拉下了很多,我女友没有让任何人看过的乳头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她亲戚包括她家人的面前。
  我和二伯也都看呆了,可能因为我平时在A片里都没有看过一个如此完美的乳房吧!还有就是二伯以前干过得女人都没有拥有如此漂亮的乳房吧!粉红色又不大不小的乳头配着高挺而白皙的乳房,又因为小樱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好像在对二伯说:来吻我吧!
  忘了我呆着有多久,等我回过神来时,小樱的乳房正被二伯的双手不留情地抓、捏、拉、放而形成不同的形状。还是处男的我哪里受过这种刺激,裤裆下那已经在怒吼的鸡巴涨得我好辛苦。
  我的女友就在离我不到一公尺的距离被她的二伯侵犯着,这种刺激一直在冲刺着我的脑袋,让我开始觉得头昏昏的。
  因为小樱是在半清醒状态,在没有任何抵抗的心智下,她已经开始有了人生第一次的性快感。这种性快感也跟着小樱的呻呤声被散发出来,小樱随着她二伯的拉和放非常有节奏的发出「啊啊」声,就好像半夜在叫春的母猫。
  我的笨女友,你可知道,你第一次的性快感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二伯给你的啊!
  如此淫秽的气氛让我的鸡巴吐出了一点口水,随着小樱的呻呤声,我的鸡巴不争气地举手投降,它竟自动射精了。
  「二……二伯,怎么是你……住手啊!」不久小樱发现一切快感都不是来自梦时,惊醒了过来。当发现玩弄她的人是二伯,更加是惊上加惊,握着二伯小老二的手不自觉地越握越紧,痛得二伯呱呱叫。
  「对不起,对不起!你太美了,我才忍不住。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呜……呜……我一定要告你……呜……」
  「你……你……不能告!我刚才已经拍下了你的裸照,你不想你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的话,就最好忘了这件事。」
  二伯编了一个谎言﹐好以此威胁小樱。
  「呜……呜……为什么……」
  二伯痛软的小老二因为小樱还暴露在外的乳房又硬了起来,他说:「放心,你二伯很明白事理的。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帮我把这个鸡巴弄软。」小樱怔怔的看着二伯,不敢相信这个是现实,「快点!」二伯再度拿起小樱的手放在他的小老二上:「来!握紧它,动一动,要好像你的宝贝般爱护它……好!现在慢慢的上下套弄……啊,对了,轻点……」小樱,我的校花女友,许多人的梦中情人,此时此刻在帮她的二伯打手枪。
  小樱不再哭泣,取代在她脸孔上的是一脸的认真和因为害羞而发烫的红。
  小樱时不时都会望向我,我只好继续利用眼缝看着她淫乱的行为。
  小樱的两颗乳房因为她用力地帮二伯上下套弄而微微跳动了起来,美丽的视觉刺激还有男人特有的征服感让二伯的高潮来得特别快,一阵抖动后,二伯抬高了小老二,把精液都射在我女友的脸上。
  「好了,你可以把照片删除了吗?」
  「好啊,看我哪天高兴就会删除。哈哈哈!」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想与其你在这里耗时间等他们醒,还不如快点去厕所梳洗。」小樱拉起了晚装,然后瞪了她二伯一眼,又一脸抱歉的看着我,才向厕所走去。
  这一晚,我欣然发现我也是有凌辱女友的潜意识,或许较早时我选择装睡就已经是一种默认了不是吗?而小樱呢?其实在我那时的心理就好像人家用过的我不要,所以一连几个星期我都对她保持冷淡的态度。
  (待续)
  (2)妇产科
  自从那天小樱被二伯骚扰后,她晚上都会被恶梦惊醒。(幸好二伯已经回去了。)
  渐渐地,她的生理开始不协调,月经期错乱,幸好她每一年都会到妇产科检查。没有几天,检查的日子到了,由于她的家人都没空,陪伴她的责任当然落到我这个二十四孝的男友身上。
  这是我第一次陪她去妇产科,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年,我还记得本来我约了她去看电影,最后还是取消了。后来那天晚上她才告诉我,她去妇产科作检查。
  这间诊所离我女友家很近,就只是隔几条街。
  站在诊所的外面,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摇摇欲坠了,这间诊所非常的陈旧,来看病的也没有几个,基本上就是一个老婆婆和一只猫。
  我对小樱发出了我的疑问,她说:「因为我们全家人每一年都是来这里检查的啊!再说,这个医生比较让人信得过。」
  不用多久,小樱就被叫到进去诊疗室了,而她逼我在外面等着。
  每个男生都有一种习惯,在这个时候就会想尽办法偷窥,我当然也不例外。
  嗯,这种诊所根本由不得我去寻找,因为一个很大的缝就在墙壁上,可以很直接的看到里面。
  在离我大约三步之遥的距离,我看到我女友很害羞的躺在床上,双手摆在两旁,医生在他旁边一边聊天,一边穿着手套。医生是一名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伯,戴着一副老花眼镜,嘴上有山羊胡,两粒眼睛色迷迷的。
  我把耳朵凑了过去一点,想听听他们的对话。
  「这么快又一年了,小樱你真的越来越美。」
  「没有啦~~」
  我有听错吗?小樱的声音和平时比起来格外的温柔,就好像早晨的阳光,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
  「怎么了?经期乱了吗?」
  「嗯~~」
  「好吧,把上衣脱掉,坐起来。」
  不,不会吧?经期乱了为什么要脱上衣啊?只见小樱红着脸,缓缓的把上衣脱掉。无论是谁,看到一个如此标致的大美女在你面前脱衣,鸡巴都会硬吧?我看到那位老医生的裤裆鼓了起来。
  诊疗室里,小樱上半身只穿着黑色蕾丝边内衣,下半身是一件白色短裙,她坐了起来,刚好向着我,不过因为她害羞得低下头,所以并没有发现正前方有道缝。
  医生站在她的前方脱掉小樱的内衣,然后用手轻轻抚摸小樱的乳房。一开始是小部份的抚摸,渐渐地范围越来越大,一直到一个手掌掌握着一颗乳房。
  老医生轻拍小樱的乳房,紧接着慢慢揉开来,小樱本来涨红的脸此时更加的红了,有时还微微的发出呻吟声:「啊……啊……」得到了鼓励,老医生开始玩弄起小樱的乳头,有时用手指大力地按了下去,有时用拇指和食指拉起来,然后左右摆动。
  未经人事的小樱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一边呻吟,一边身子开始软了下来。
  老医生见状,随后用一只手绕过小樱的腋下把小樱抱着。
  在偷窥着的我,早就把手掌紧握出汗来,可是我没有任何想阻止的举动,看着连我都没有触碰过的乳房被一个五十多岁简直可以当小樱爸爸的老医生玩弄,这种视觉刺激让我开始把鸡巴拿出来,上下套弄着。
  和那天二伯的事件不一样,这次是小樱允许的,看着她咬着下唇不让快感冲昏了头的样子,我发现我已经快射了。
  「医……生,这种是什么……检查啊?啊……啊……」「呵呵,就是看你的乳房有没有健康啊!」
  「啊……喔……那……我的乳房怎样?」
  忽然的对话,刺激的快感,让小樱没有发现到她的话容易让人会错意。
  「你的乳房不错啊!圆圆软软的,乳头大小适中。有没有让男友碰啊?」「才……啊……才没有呢!嗯……啊……好舒服啊……啊……」「还记得前几年第一次帮你检查时,你还说不要不要,为什么最近几年都那么享受?」
  「人家……啊……到现在……都还是很害羞啊!啊……啊……好像怪怪的!
  啊……」
  小樱忽然提高了音量,好像在喊,然后双脚不自然地摩擦。老医生也忽然吸上小樱的乳头,时不时还用上舌头舔,小樱跟着高潮强烈的快感紧紧地抱着老医生的头,最后双手紧紧地捉着老医生的手喘气。而在偷看着的我,也把精液射在墙壁上。
  「好……好刺激……的检查。」
  我的笨女友,这已经不是检查了吧?
  「你喜欢这种快感吗?」
  「喜欢……」
  小樱因为高潮过后红晕未退,又一直在喘气,两粒大乳房也跟着微微抖动,非常的性感,看得老医生又把手指再捏着小樱的乳房上。
  「好了,现在躺下来直接把内裤脱掉吧!」
  终于还是来了,我从未看过的阴户就要在我面前展现出来,而这个老医生显然已经看过好多次了。
  想到这里,我的醋意大增,觉得小樱为什么要瞒着我?难道她每一年都来这里给这个老医生看裸体,然后被玩弄到高潮吗?我看见小樱撑起一边脚,把内裤一直拉下,然后平躺了下来,尝试用短裙遮着。
  不久老医生走到床的另一边,也就是比较靠近小樱的下体的那边。由于小缝的角度问题,我看不见医生在干什么,我尝试看得更清楚,却还是只是看到小樱的腰部。
  小樱用一只手掩盖着眼睛,嘴巴时张时掩,脸颊的红润又再次晕开来。
  「小樱,你的两片阴唇在微微颤抖哦!到底怎么了?」「不……不要说了。」
  「我现在把用手指把你的两片阴唇分开,看得里面很清楚哦!」「不……不要……」
  「你这个小淫娃,上面的嘴巴说不要,下面就开始流水,你闻闻,还有处女香呢!」老医生走到了小樱的面前,伸出食指,站在远处的我都看到医生的手指上萤萤发光。
  小樱,难道你真的背叛了我吗?你为什么在别的男人面前也会有快感?
  「不要……好羞人哦……」
  「还记得去年你把我的床都弄湿了,你这个玉洁冰清的校花,为什么来看妇产科就那么淫荡?」
  「不要……啊~~啊~~好……舒服,下体好……舒服……啊……嗯……」「才揉弄你的阴核就骚成这个样子,你的水流了很多哦!」我看到小樱两只手大力地捉着床的两侧,有时会忽然松开又紧捉,有时会伸出舌头舔空气,有时会大力地吐气。我发现她很用力的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门外的我听到她的呻吟声。
  突然,她松开了手,大力地抓自己的乳房,终于忍到了界限,爆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到这里,发现兴奋已经慢慢地取代醋意,站了起来,敲敲门:「小樱,怎么了?」
  「我没事,你进来吧!」
  不会吧?难道她刚才发现了我?
  「好吧,应该是压力过大,等下我拿一种药给你,每天吃应该就会好了。」我走进去以后,发现小樱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而老医生严肃的在给我女友提供一些意见。看到里面的情况,完全想像不到刚才诊疗室里淫秽的景像。
  这件事以后,我看开了,这个只让我手牵手的女友,其实表里不一。
  这天以后,我也更清楚我自己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