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妈妈的美丽大屁股

妈妈的美丽大屁股

 时间:2018-03-30 11:39:47 来源:艳文阁 
  我妈妈叫柳慧,脸蛋漂亮,时时保留一种羞涩的红晕,女人味十足。她的皮肤又白又嫩,乳房饱满,小腹微微凸出,是年龄的原因吧,毕竟她已经35岁了 ,不过更显得成熟迷人。
  她喜欢穿丝绸的睡衣,那不同款式的睡衣,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衬托出她白皙圆滚的大腿,和丰满浑圆的大屁股。她的屁股,又大又圆,充满了肉感,走起路来不由自主的扭,又带一点知识女性的文雅和羞涩,妈妈的大屁股,真是太美丽了。
  然而这个时候,我眼看着白色连衣裙包裹下的妈妈迷人的大屁股坐在小刚家的床边,心中却充满了嫉妒。
  小刚原名叫李刚,他爸爸和我爸爸是学校的同学,又是一个工厂里的同事兼好朋友,我们两家人,周末节假日的时候经常互相串门,我爸爸和他爸爸都喜欢喝酒,两个成年人喝起来聊起来又没个够。李刚的妈妈在一边做饭烧菜忙来忙去,李刚就总央缠着我妈妈和他一起玩。
  我今年13岁,李刚和我同岁,可是长的却比我高也比我壮。打架的时候,总得李刚来帮我,为了这我很感谢他,但他也越来越养成在我面前霸道的大哥习惯,我心里又嫉妒憎恨的不得了。特别是,他和我妈妈在一起说笑的时候。
  李刚这小子,别看才13岁,嘴特甜,不知道从哪里学了那么多词和笑话,总能说的我妈妈开心欢笑。相比之下,作为妈妈的亲儿子,我和她聊天反而没有那么欢畅,总是她在教训我的样子,我又总是笨嘴拙腮的。李刚这小子,不管我妈叫阿姨,总叫姐姐,故意的,总说:「柳阿姨,你看起来好年轻好漂亮,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叫你姐姐吧。」
  「呵呵,小刚嘴真甜啊,那阿姨叫你弟弟啊。」就是这样,妈妈也好像特别喜欢和小刚聊天,一到了小刚家,她就基本忘了还有我的存在,肥实的大屁股坐在小刚床边上,小刚在一边张牙舞爪的逗她开心,妈妈就格格的银铃一样的笑,大屁股在小刚的视线旁边随着床垫一颤一颤的,我又插不上话,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妈妈美丽的大屁股2(二)
  小刚和妈妈肩并肩坐在床边说话,我躲在沙发的一角一边生闷气一边假装看报纸一边监视小刚和妈妈,爸爸和李叔叔在酒桌上划拳吹牛,小刚的妈妈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这就是一个我们生活中普通的星期日。
  这时听见李叔叔开始聊他的儿子,「我说老张啊,真羡慕你有一个这么聪明好学的好儿子啊,你看我家小刚,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掰唬,要不就是给我惹祸,这个小兔崽子,有你家小明一半就好啦。」
  突然被李叔叔夸奖,我不禁高兴起来,我的学习确实比小刚好,一说到这个,我就有占了上风的优越感。只听爸爸接着说:「嗨,小刚也不错啊,看那小子体格,真是继承了你啊,这才13岁吧,就这么高了,将来让他打篮球吧。」「嗨,老张,那不是瞎使劲了,我希望他念大学啊。不过这不成气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李叔叔喝多了点,趁着酒劲冲儿子喊起来:「小兔崽子,看人家小明,读书看报,长学问,再看看你,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把你的成绩单拿出来,给你张叔叔柳阿姨看看。」
  「老爷子,你少喝点吧,比啥都强。自己还晕晕乎乎的呢。」小刚跟他爸爸特别容易冲起来,一点也不服软,这可把李叔叔气坏了,抄过手来就要打。却一下被我妈妈拦住,妈妈把小刚挡在身后,无力的拦李叔叔的手。其实妈妈一个文弱的妇人,怎么有力气拦住李叔叔,但李叔叔看是妈妈,也不要意思下手了,只好坐回到桌子边喝酒生闷气。
  我在一边正幸灾乐祸,希望李叔叔好好教训小刚一下,没想到被妈妈美人救少年了,又看见小刚这个烂仔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反而躲在妈妈的肥屁股后面冲他爹眨眼睛。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没想到妈妈竟又把小刚拦到肩旁,伸出纤纤柔夷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发,就好像小刚是他儿子一样,然后说:「我说老李啊,你这脾气,对孩子不能这样啊,要循循善诱啊。你看看你们爷俩,你强,小刚更强,成了大牛顶小牛了,呵呵。」
  什么大牛顶小牛啊,妈妈这种知识女性不懂社会上的粗话,牛有时候当男人的鸡巴讲,这话说的把我气坏了。可小刚这个烂仔反应特快,马上接口占便宜:
  「是啊,我说老爷子,咱俩是爷俩吧,脾气也像,所以就常那个,看看人家柳阿姨说的还是对。柳阿姨啊,俩牛老冲不好,以后一头归你管吧,你喜欢老牛呢,还是喜欢小牛啊?」
  这小子一句话说的大家都乐,连他爹都笑骂他,妈妈更是给逗得大奶子乱颤,亲昵的搂一搂小刚的脑袋,笑着说,「嗯,你说呢,哪头牛听阿姨话阿姨就管哪头啊。」
  「那我以后永远听阿姨的话,不像我爹强哼哼的,谁的话都不听。」妈妈笑得忍不住都要亲小刚脸蛋了,说道:「那好啊,以后你这头小牛就归阿姨管了,没有阿姨的命令,不许再惹你爸爸妈妈生气喽。」我简直要爆炸了,什么啊,妈妈是不是真的,这么就把小刚这头烂仔牛认领了,妈妈这话说的,真是气人啊。
  小刚他爸却当成正经事了,接着妈妈的话,说:「说真的,慧嫂啊,你有知识,有气质,懂得怎么教孩子,不像小刚他妈,大字不认识几个,懂得还没小刚多呐。你又是中学教师,以后,多给我们小刚补补课吧。只要这小子能学好,我老李这辈子就指望他出息啦。他要是作祸调皮捣蛋,你和老张大哥,就帮我揍他。」「老李啊,看你说的,男孩子学习在将来呢,现在爱闹爱折腾才应该呢,我看小刚黑眼珠咕噜咕噜的,聪明着呐,只要认真,将来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小刚,你说是不是,阿姨对你期待很高啊。」说着,妈妈用慈爱的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小刚,这小子赖在妈妈身边享受着妈妈的温柔话语,一边冲我和他爹作鬼脸。
  我心里这个生气啊,什么啊,男孩子学习不好没关系,那我这么用功学习,不是白费了吗,我想用好成绩来夺取妈妈的关爱,难道是无用功了吗。
  我生着气,小刚则坏不唧唧的乱瞅,从妈妈连衣裙胸襟的地方偷看她若隐若现的一小部分大奶子,和白色奶罩的花纹,看够了,撇撇嘴冲他爹吹牛,「老爷子,你看着吧,有了柳阿姨,我只要稍微一学习,一定考个第一给你看,到时候,你拿什么奖励我和柳阿姨啊。」
  哇靠,这小子,句句把他和我妈妈联系在一起。
  他爹却喜欢听他的大话,笑骂着说,「你这小兔崽子,不要在你爹面前吹牛啊,今天你张叔叔,柳阿姨,还有小张明都在,你要是真考了第一,你老子我豁出去给你一万块钱,让你陪着辛苦辅导你的柳阿姨旅游去。」我靠啊,什么啊,旅游,李叔叔喝高了啊,让这烂仔陪我妈去旅游!!不过话说回来,想到这个烂仔要想考第一,基本是零可能,我心里稍微放心了一些。
  这个烂仔一听这么诱惑的奖励,可不依不饶,要他爹保证,他爹酒兴上来了千口万口的保证,还要我爸爸作证。我爸被他们逗得前仰后合,听老婆被夸奖被看重也挺高兴,也跟着千口万口的作证。这边谈兴正欢,李叔叔的眼神有点迷离起来,开始发自肺腑赞扬妈妈,「我说老张大哥啊,慧嫂子真是好啊,又美又有气质又有知识,你老哥真是上辈子作如来,这辈子有福份啊。」爸爸喝高了,接着开始飘飘然,「呵呵,要说你慧嫂,当然好啊,那是一朵鲜花啊,我就好像是吃了那个什么,天鹅肉啊。」妈妈看爸爸胡言乱语,站起来轻轻拧爸爸耳朵,姿态却特优雅,透着知识女性的丰姿,「你喝高了啊,瞧你那熊样,喝两杯就成这样子,我是天鹅,那你是癞蛤蟆啊。」说着嗤嗤笑着。
  旁边小刚这个无赖嘴上抹油,跟着夸道,「是啊,张叔叔,我柳阿姨这个天鹅啊,不是一般的天鹅,是天上的嫦娥,你是地上的张生,你和柳阿姨,是神仙眷侣啊。」
  我倒,小刚这个烂仔精,嫦娥,亏他想的出来,这回把我也逗乐了。大家更是乐成一片,妈妈更是心理被极度满足,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坐回小刚身边,伸出纤柔的手指亲昵的捏他的鼻子。小刚则大腿紧紧贴着我妈妈肥实的大腿,一只手顺势揽过妈妈的柔软的腰肢,小脑袋瓜假装躲避妈妈的手,趁机轻轻擦揉妈妈的大奶子。
  这边爸爸笑着继续逗乐,「小刚啊,你可真能逗啊,你柳阿姨是嫦娥,我是张生,那回头你得送我一只大斧子,然后送你柳阿姨一只大白兔啊,呵呵。」「那有什么,大斧子嘛,叫我家老爷子给张叔叔弄一个,大白兔嘛,我负责给柳阿姨买一只,买一只最白最乖最可爱的啊,柳阿姨,你喜欢不喜欢?」这白兔是说到妈妈心坎上了,妈妈平时最喜欢小动物,小动物里又最喜欢白兔,只是我家除了妈妈,我和爸爸都不喜欢,所以她一个人养着也渐渐没了兴趣,现在一听白兔,眼睛亮起来,「呵呵,小刚真的送一只大白兔给阿姨吗,小刚也喜欢白兔吗?」
  我倒,这个烂仔什么时候喜欢过白兔,不过这个时候他倒像真的一样,说:
  「那当然,大白兔多可爱啊,我最喜欢大白兔啦,要是柳阿姨也喜欢,那我们一起养吧。」
  「那太好啦,阿姨也是最喜欢大白兔啦。」
  「好啊,小兔崽子啊,」这边李叔叔说话了,「你柳阿姨以后给你辅导功课,咱们还要多感谢她呢,现在既然你柳阿姨喜欢大白兔,你就送你柳阿姨当拜师礼吧。」
  「好老爷子,我知道哪有最好的大白兔,今天星期日没事,我就领柳阿姨去,由柳阿姨挑,最喜欢的就买回来。柳阿姨,你说好不好啊?」「呵呵,算你小子对老师有孝心,那,这是500块钱,拿去,带你柳阿姨买大白兔去吧,一定要买最好的啊。」说着,李叔叔抽出500块钱,大方的递给小刚,我靠,这小子这回是乐开了花了,平时他爹一元钱都不多给他,这回借着妈妈的面,李叔叔也要大方大方,一下给了他500块。
  这边妈妈爸爸本来想拒绝,但小刚父子俩动作快,小刚钱往口袋一揣,已经拉着我妈妈要出门了。爸爸笑了笑,说道:「老李破费了,不过既然真是诚心让小刚拜师了,慧慧啊,你就跟小刚去吧,我知道你也喜欢大白兔,这回就挑只最可你心意的吧。」
  爸爸发话了,妈妈本来的矜持就不需要了,只见她满心欢喜的穿好高跟鞋,就要和小刚出门了,穿鞋的时候一只脚站不稳,就扶着小刚,这小子的眼珠子,就盯着妈妈弯腰时拱起的美丽的大屁股坏不唧唧的看。我在沙发里简直要气炸0病?  这时李叔叔想起了我的存在,「小张明啊,你也一起去吧,出去玩玩。」本来想去,但一想到刚才大家对我的冷遇,妈妈和小刚那亲昵的样子,我又赌起气来,「不了,我不想动弹,就不去了。」爸爸说:「由他吧,小刚啊,照顾好你慧阿姨啊。」李叔叔说:「快去快回,回来,吃晚饭,我们两家子人好好乐一乐。」坏不唧唧的小刚牵着妈妈的手出门了,妈妈那快乐的样子,好像她自己就是一只大白兔,要和小刚出去玩一样,我心里难过极了。
  (三)
  看着妈妈和小刚出门离开的刹那,我心情低落到深谷。妈妈那成熟美妇人丰满摇拽的身姿,白色长裙里两根大白葱一样圆滚修长的腿,还有那银铃一样的笑语,我的妈妈啊,你为什么,不在这个明媚的周日,把你的温柔,你的软语,你的欢乐,和你的亲生儿子分享?而要让小刚那个油腔滑调花心叵测的烂仔,牵着你肥实的小嫩手,享受着室外阳光蒸腾下你芳香的汗味。啊,痛苦啊,痛苦。
  妈妈的高跟鞋与水泥楼梯相击的清脆声渐渐远去,爸爸和李叔叔又开始新的一瓶白酒,我面色苍白,注视着墙上的秒针,一下一下,就像撞击在我心里。
  不行,这个时候,小刚这个流氓一定又在用甜言蜜语哄我妈妈的芳心,一定又在不怀好意的视淫妈妈的大奶子或者大屁股。不行,我不能待在这个冰凉的皮沙发里顾影自怜,我要跟出去,看看这个无赖,到底和我妈妈在做什么,我要像007一样监视他们,他要是敢对妈妈使出咸猪手,那我就毫不犹豫的,英雄救母,把他干掉。
  幻想着亲手揍翻小刚,我虚弱的自大感膨胀到极点,而正好爸爸发话了,「一包烟又抽完了,儿子,去给爸爸和你李叔叔买包烟。」我自然立刻答应下来,拿过爸爸给的零钱,我一溜烟跑出门,但鬼都知道,我根本不是要买烟,我是要跟踪小刚和妈妈。
  真是一个晴朗的周日,时时还有凉风拂过,街上多是一对对情侣,让空气里浪漫的分子横行,我却心情极其恶劣,因为就在我的前方,小刚和我的妈妈柳慧,也彷佛情侣一样,手拉着手,边走边谈,而我的妈妈,看起来是那么欢乐,小刚这个无赖,看起来是那么兴奋。
  又一阵风过,使妈妈那柔软的白色长裙,裹贴在修长的玉腿上,更沟勒出,妈妈那美丽大屁股的肥与圆,同样白色的三角内裤,则在裙下隐约若见,使那摇拽的丰臀,更添成熟的动感。
  我惊叹妈妈的背影竟然是如此迷人,也许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快乐,因为像小刚这样风趣的大男孩,才会让一个美妇人,愈加凸现出她的成熟美丽。想到这里,我的心,痛极了。
  心痛的同时,我的下面,却硬了,虽然不是我第一次硬,但像这么强烈的,涨起被裤子压到发痛,还是第一次,都怪那无赖狡猾的小刚,使妈妈那优雅的背影,丰熟的美臀,让我的心为她而痛,让我的鸡巴,也为她而痛。
  可痛归痛,还得继续跟踪,我只好窝着腰,紧紧又小心翼翼的跟在她们后面,有时候甚至靠的很近了,都能听到妈妈格格的笑声。但她俩似乎似乎都很投入于交谈,没有注意到有人盯梢。
  小刚这个烂仔,平时一天到晚四处鬼混,城里哪有几窝喜鹊他都摸的一清二楚,这不,这小子吹着牛,把妈妈带到了一个隐密但货种很全的宠物市场。
  看她们要走进市场,我掏出一顶又旧又脏的太阳帽,遮住半脸,把外衣脱下来反着穿回去,故意弯腰驼背,装出一副大众化的闲痞形像,混到她俩身边,直到能听清她俩说话为止。
  (四)
  「小刚你看,阿姨觉得那只很可爱啊。」妈妈看到一只眼睛圆圆亮亮的白兔,高兴的冲白兔招手。
  「柳阿姨,这只还小,小兔子不好养,容易生病。」「嗯,哎,这只也好可爱啊,活蹦乱跳的。」
  「这只嘛,嘻嘻,柳阿姨,你瞧,是公兔,不如母兔乖,」小刚顺手抓起那只兔,捧给妈妈看公兔的小命根子,「比如说吧,阿姨要是想把它抱在怀里,他准会不老实。」说着脸上一副坏不唧唧的样儿看着妈妈丰满的大胸脯。
  妈妈颊边掠过不易察觉的一丝红霞,转瞬即逝,肥实的嫩手伸过去轻提小刚的耳朵,「嗯,是不是就像小刚一样调皮啊,既然是只坏兔兔,那阿姨不要啦。」「呵呵,可不是嘛,我的嫦娥阿姨,坏兔子,有我一只就足够了。」「真贫嘴。阿姨不管啊,你带阿姨来,一定要给阿姨挑一只又乖又好的。」就这样,妈妈和小刚两个人,既像母子一样亲昵,又像情侣一样牵着手打打闹闹磨磨蹭蹭。而我那个爱心多到溢出的美女妈妈,看到如此多可爱的白兔,情景的作用,使她彷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声音和用词不自觉娇嗲起来,左一个「兔兔好可爱」又一个「小刚快看嘛」,直听得小刚要往天上飘,也难怪啊,有这样一个丰臀肥乳的熟美妇人陪伴在身边发嗲,享受着她绽放出的宛如少女般的娇憨,能不飘吗?我心里恨极了,小刚这个家伙,凭什么有这样好的福气。  两个人牵来走去,往往妈妈喜欢的,小刚兔头兔脚的一评说,妈妈就觉得蛮有道理的样子,而转去看其他的。
  我倒,我这个妈妈号称也是养过宠物的人,可在小刚面前,就像个小学生一样无知,我也纳闷了,小刚这个小子,懂得还真多,从兔子什么毛色什么体温到什么季节交配产下的种纯与不纯,都搞得一清二楚,就像拉家常一样滔滔不绝,说得妈妈直认真点头,对他于喜爱之外好似又多了一分崇拜,我靠,这小子是什么时候研究过兔子的,我不禁怀疑,这小子是早有准备。
  走着走着,小刚说尿急,告诉妈妈他去去就回,叫妈妈不要走远。可这小子去了一阵不见回来,妈妈一个人无聊,就四周转转看看,忽然眼睛一亮,一只肥肥的大白兔撞进了妈妈眼帘,只见那只白兔一身细柔棉密的纯白绒毛,圆圆胖胖的,特别是那肉乎乎的兔屁股撅弄着,显得非常可爱,如果说有些兔子就像有些女人——比如我妈妈——一样让人一见就喜爱的话,那这只大白兔绝对就是这样的兔子。
  妈妈刹时间欢喜的不得了,不禁捧起大白兔抱在怀里,「哇,这只真的好可爱啊。」
  「呵呵,这位大姐,那只是纯种大白兔,日本进口的,毛色洁白,性情乖顺,而且你看那眼睛,独一无二,是水蓝色的,这也是它价值连城的地方。」兔摊老板看妈妈喜欢兔子,就大口大气的介绍起来。
  妈妈欢喜的听着,却担心起价格,「价值连城,那要有多贵啊。」「呵呵,不怕,我说价值连城是比喻,兔子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大姐,你要是喜欢,就1000块吧。我诚心卖给你。」
  妈妈一听1000,好贵啊,她并不知道兔市的行价,有些犹豫,但确实喜欢这个乖兔儿,想了想,对兔贩说,「嗯,我不懂兔市,我有个外甥,他懂,他一会就回来,等他回来我再买行吗?」
  「好吧,不过得快啊,瞧表,都快5点了,兔市就会收场了啊。」等小刚的空,妈妈太喜欢那只兔儿了,就重新捧起它,左抱抱,右摸摸,那个喜欢劲,真是爱不释手啊。忽然,妈妈正爱抚白兔的脊背时,白兔扑楞一下,支的尖叫一声,从妈妈怀里摔下去,一个仰巴叉,等妈妈和老伴去摸兔子时,老天爷,已经翻白眼了。
  「啊哟,我的兔子啊,你这个女人,把我的兔子弄死啦。」老板急上火了,也不管妈妈是个文弱妇人,站起来冲着妈妈就大喊大叫,「你赔,你给我赔,你是存心的啊,说买又不买,不让你碰你又碰,现在兔子死了,你无论如何也得赔,要是不赔,」那男人恶狠狠的瞪着妈妈,「要是不陪,我这宝贝兔子值老了钱,你就给我回去拿人抵帐。」
  老板看妈妈一个女人没有援助,就特别凶狠,眼珠子瞪的特吓人。而我的妈妈是多么温软善良的知识女性,哪里经过这个场面,一下就呜呜哭起来,两只玉手捂着秀鼻一抽一抽的,像只娇弱的绵羊。
  「你哭什么哭,赔钱,别以为你是女流我就不敢碰你。」说着那男人伸出恶爪,就要拉扯妈妈白皙柔软的骼膊。
  我在旁边监视着眼睛都要冒火了,无助的妈妈,面对凶狡的恶贩,是那样楚楚可怜,出去救妈妈,一个声音在脑子里响起,可我的脚却一下都动不了,那成年兔贩长的半黑不黄的,个子比我高大多了,我不得不向虚弱的自己承认,我脚软了,胆怯了,脚不住的发软,我的眼睛仍盯着乱糟糟的场面。
  那男人眼看着手就要抓过来了,妈妈害怕的往后一退,忽然被一个石坎一绊,啊的一声哭叫,就要向后仰倒过去。就在这时候,围观的人群被从外面挤开一个豁口,一个高大的少年健步冲了上来,猿臂抱圆,从后面一下就把将要摔倒的妈妈稳稳抱在怀里,妈妈一回头,自己丰满身躯的全部力量,已经完全依偎在那个强健少年的怀里了,而那个少年,正是小刚,「啊,刚,你终于来了。」妈妈的身子在惊吓和见到小刚的惊喜中,变得柔软成一团,就那3促嗽谛「?
  怀里,惊魂甫定,靠在小刚胸口嘤嘤的哭。
  小刚搂着我妈妈,就像搂着一只受尽惊吓的肥羊羔,我虽然恨极了,但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他有充分的理由像男人搂女人一样搂住我丰满多肉的妈妈。只要他想,他的手完全可以在我妈妈丰腴的后背和肥软的大屁股之间上下其手,我准备着,以自己呼吸停止的可能性准备着迎接这一幕,干。
  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他只是紧紧搂着我妈妈,给她安心的力量,给她这个时候任何女人都需要的男人的胸膛。尽管他和我一样还是少年,但他的胸膛,却不得不承认,比我宽厚,比我有安全感,足以承托我丰满的母娘,而且,看上去,此刻的小刚,比对面凶恶的兔贩还要凶恶。
  「把你狗日的耳朵扯开,听着,我叫李刚,这是我阿姨,你是哪来的,懂不懂这里的市面,我李刚的朋友和亲人,谁敢动一下,」说着小刚单手提腿,竟然从裤腿里抽出一把长长的滚肉刀,刀片又利又薄,刺愣愣,明晃晃的,「谁敢欺负我李刚的人,就问问这把刀。」
  我靠,李刚这小子,平时到处瞎混,到真时候,野胆子就出来了,牛吹的理直气壮像模像样的,在场的人,都给他震住了。相比强梁的小刚,胆怯虚弱的我,此刻内心汗如雨下,对他的嫉妒,却又增强了一万分。
  兔贩看他二话不说,直接上刀子,被小刚的气势压倒了,不由得退后几步,语气也开始软化,但还是不依不饶。
  「小伙子,算你狠,算你有种,我出门时运背,撞了北斗星。不过,你也看见这兔子这个样,大家围观的人也都看见了,我这兔子,水蓝色眼珠的品种,一只最少1000块,我也是起早贪黑挣钱糊口的穷苦人,这兔子赔了,我老婆孩子这个月只有吃咸菜啦。」
  兔贩子服了软,还间接夸小刚是北斗星,小刚脸上,露出骄傲神色,闪过一丝微笑,嘴里却还不饶,「你一只兔子怎么了,兔子灰的白的漫山遍野,我的阿姨可就这么宝贝稀罕的一个,我阿姨是文化人,从不和你这种野鬼打交道,更别说被人喊被人吓,今天要是被你吓着了心脉,看我找你全家老小算帐。」兔贩子气势全无了,可他的兔子完了,确实心疼,粘粘乎乎耿耿唧唧的不肯走,就在那赖着缠着。小刚来气了,作势就要上刀片,一下被妈妈拦住了。
  此时的妈妈,已经从小刚少年男子汉的胸膛里得到了充分的安定,看小刚要动手,怕他使刀出事,连忙拉住小刚青筋直爆的骼膊。用一种磁性十足的轻柔嗓音,充满了女性的温柔,劝小刚,「小刚啊,小刚——,听阿姨话,别难为人家了,动刀动枪,就不怕阿姨为你担心么,这个事,兔子确实是死在阿姨手上,是阿姨不对,」
  妈妈温柔的看看小刚,又看看那个此时一付可怜相的兔贩子,继续说,「人家是郊区人吧,做这个生意养家糊口,也够难的,一只兔子1000块钱,确实是个不小的数位,阿姨既然错了,就赔给人家吧,千万别让人家一家人真吃野菜了。」
  小刚被妈妈温软的小肥手拉着,也就顺势收回了刀,揽揽我妈妈的香肩,对她说,「我的柳阿姨啊,你就是这么心地善良,让人对你都不知该怎么办了。」说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一份情,不知我妈妈有没有发觉,但我是强烈发觉了,也许因为我是他的「情敌」吧,这小子,这个眼神,还真他妈挺真诚。
  妈妈回给他一个温柔的微笑,「呵呵,你不知道怎么办,就阿姨来办吧,人家生活困难,不能欺负人家啊,阿姨身上有长城卡,我们就去银行取钱吧,阿姨赔给他1000块,没关系的。」
  「那,好阿姨,其实你不用赔的,如果真要赔,我只有500块,我还是学生,只能帮到你一半了。」
  「呵呵,收起来你的五百块,阿姨一个人赔他就行,你的心,阿姨知道了。
  留下那500块,别忘了你还要给阿姨买大白兔呐。」几个人说着说着,善良的妈妈充分展现了她柔和亲善的能力,围观人群的气氛缓和起来,大家交口称赞妈妈的善良宽和,小刚的刚勇,他们两个人是去银行提钱赔给人家,却都高兴的很,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知不觉间拉近了。
  一千块取了出来,兔贩拿到钱千恩万谢,临走的时候,竟然泪流满面起来,呜呜的对我妈妈说道,「这位柳大姐啊,柳姐姐,你真是个慈心慈目的好人,现在世道凄凉,人心都狠着呢,说实话,我起早贪黑卖兔子,受了不知多少委屈了,没想到今天能遇到你这么一位善心宽和的女菩萨,我真是感动的想哭啊,呜呜——」
  我靠,我纳闷了,这兔贩子,小刚出现前后截然两样啊,怎么现在这么婆婆妈妈的。只听他又要说,被小刚打断了,他看天也晚了,就知趣的走了。
  这边小刚和妈妈牵手走在街上,这时太阳已经靠在西山,兔市早就收场了。
  小刚想起来兔子还没卖,说道:「柳阿姨,糟了,兔市已经关了。这种专门的兔市,要等下一次,就是一个月后了。」
  妈妈不免有点失望,但成熟的女人,不像少女,就懂得体贴,只见她轻轻斜靠在小刚肩上,温温软语的说道,「没关系,小刚今天虽然是要带阿姨来卖大白兔的,虽然最后没卖成,还赔给人家钱,但阿姨仍然好开心。」小刚一副深情不得了的眼神看着我妈妈,「那阿姨为什么还开心呢?」「因为你给了阿姨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
  两人相视而笑,手儿牵着,妈妈丰熟的美臀在夕阳下摇拽,时不时弹在小刚胯边,又弹开。我的妈妈和小刚,就这样走在黄昏下回家的路上。
  天那,我好害怕,我好恐惧,他们亲昵的模样,显然风趣狡猾的少年李刚,和我的美丽丰美的大屁股妈妈,两人的心已经越走越近,夕阳似乎都在嘲笑我的懦弱和无能,我头皮发炸,心脏就要毁掉的一样悲伤,我痛恨自己的懦弱,嫉妒小刚的刚强,嫉妒妈妈对他的亲昵,对他的每一句温柔软语。
  我的心,悲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