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女儿,我为你抚平创伤第三章

女儿,我为你抚平创伤第三章

 时间:2018-03-18 11:52:59 来源:艳文阁 
  第三章小雪的小穴
  我接过小雪递给我的药粉,下定决心为小雪敷药。我拍了拍小雪的小脸蛋,让她平躺在床上。小雪抱着一只毛绒小熊,笑眯眯的看着我。小雪一股任君采摘的模样,让我产生了一股错觉,这时我的女儿嘛,怎么看怎么像我的小情人。
  小雪一对嫩白的玉腿裸露在外,睡衣的遮摆仅仅盖到了大腿根粉红色的小可爱隐约可见。小雪不住的摇晃着小腿,两只小脚丫还不时的在我身上曾来曾去。
  我知道她故意逗我,心中起了玩虐之心,我猛地抓住小雪的脚踝,捧起一只脚丫子,挠着她的脚心,笑道:"臭丫头,还玩不玩了。""呵呵,呵呵呵,老,老爸,好痒啊,不要。"小雪一阵娇笑,使劲扭动自己的小腿,我那能让她轻易的挣脱,我把小雪的小脚丫拽到面前,伸手在小雪的脚底板拍打起来。开始我还只是逗她玩,下手有分寸,但不知怎么的,我的下手越来越重,我的眼里突然冒出一股火气,‘啪,啪,啪……’,一下一下的我的手不停的拍打着小雪的小脚板。终于小雪发现了我的变化,她以为我生气了,急得哭了起来:"老,老爸,你别生气,小雪不敢了。"~ ,我这时才如梦方醒,看着小雪红肿的小脚,满心的后悔:我干了什么,我怎么这样!我急忙把小雪的脚丫凑在我的嘴前,轻吹口气,"小雪,对不起,老爸下手重了。""老爸,没,没事,我受的了。"多么善解人意的女儿啊,我盯着小雪的小脚丫,真是太可爱了,小巧白嫩,柔软光滑,我不自主的伸出舌头,在小脚上轻轻的舔弄起来,小雪‘啊……’的一声呻吟,我急忙问道:"怎么小雪,不舒服嘛?"小雪伸直了脚丫,拇趾顶在我的鼻尖,嗔道:"舒,舒服,老爸,帮我。"_ 我呵呵一笑,心道小孩子就是贪玩,我不想拂逆她,轻轻的抓小脚,张口把女儿的大拇趾含入口中,轻咬几下,慢慢的唆弄。"啊……"小雪发出阵阵低吟,"老爸,好舒服。"小雪的娇哼听得我心头一动,我的下身突然挺了一下,我当即停了下来,"怎么可能,我不是不举嘛!我伸手到底裤里,摸了摸我的分身,唉,还是软的,我看了看小雪,她正闭着眼睛享受我的服务,我突然冒起一个奇怪的念头,我把小雪的脚丫放进我的裤裆,用我软弱的分身蹭着小雪的脚丫,"啊,小雪,你的小脚好软啊……"小雪的脚丫被我机械的拿来自慰。
  小雪微微的睁开眼睛,心道:刚才是软软的、滑滑的舌头,怎么现在变成了一根软软的东西,好像小蛇一样,头上顶了一朵小蘑菇。小雪看到眼前的情形,突然‘呀’的一声,马上闭上了眼睛,心里又羞又急:老爸,你,你怎么能用那儿呢!可是想归想,小雪心中却充满了好奇,她开始尝试用脚趾挑逗那根‘小蛇’,‘嘻嘻,这小东西软软的,还有点儿黏黏的,好好玩啊!咦,这小东西,怎么还变大了!’小雪心里高兴起来。
  小雪的主动挑逗,让我渐渐的有了感觉,我的分身也慢慢的硬起来,可是只是硬了一半就不再动弹,这是我现在所能达到的最硬的硬度。我把小雪的脚丫从裤裆拿了出来,叹了口气,心道:还是不行,我真是个没用的男人。,"老爸,你怎么了?"小雪睁开眼睛,奇怪的看着我,小丫头似乎看出了我的失落,小雪一下子坐起来,凑到我的怀里,娇声道:"老爸,你怎么了?"我冲她露出一个苦笑,说道:"乖,小雪,老爸没事。"小雪见我没事,脸上露出笑容,突然伸手到我的裤裆,一把抓住我的分身,娇笑道:"老爸,这是什么。我的分身被小雪滑嫩的小手猛地一抓,顿时一个激灵,分身似乎也硬了一丝。我急忙按住小雪的手,说道:"不要,小雪,那不能玩!"小雪嘟嘴嗔道:"骗人,刚才你还让小雪的脚丫和它玩呢,怎么小雪的小手就不能玩呢?"我心里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给小雪听。~ 突然,小雪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我不由自主的‘哎呦’
  了一声,也不知是疼痛还是舒服,"小雪,轻点儿。"小雪嗯了一声,突然低下头去,把我的分身从裤裆里拿了出来,仔细的欣赏把玩起来,嘴里还说了一句让我晕倒的话:"哇,老爸,你这根好可爱啊!"
  我心里一阵苦笑,心道:你这丫头,知道什么!我的分身被小雪把玩着,小雪的手好滑好软,玩的我真的很舒服,我感觉我的分身好像又硬了点儿,我开始享受着:"小雪,对,轻点儿,慢一点儿。""嗯,老爸,舒服吧,咦,老爸你这里怎么有一道缝儿啊?"我心里虽然满是矛盾,但还是解释道:"那是老爸撒尿的地方。"
  小雪闻言点了点我的马眼,嗔道:"哦,知道了,和小雪那里差不多,都是一道小缝儿。"我猛地幻想起小雪小可爱下面的美景,分身突然抖动了一下,我的心里紧张急了,虽然我知道我是个不举的男人,不会对小雪造成真正的伤害,但我的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罪恶:"我这是怎么了,不能,不能再下去。"?
  我猛地坐了起来,脱离小雪小手的爱抚,喘着粗气,紧张道:"小,小雪,老爸累了,我回去睡觉了。""老爸……"小雪拉长了声音撒娇道:"老爸,你还没给我敷药呢!""哦,对,老爸忘了,来,老爸帮你敷药。"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有点怕在这里待着了,只想早点儿完成任务,逃离这里。
  我现在的样子及其的不雅,一根半硬的分身达拉在底裤外面。小雪突然上来,拉住我的分身,把我往床上拉去,嘴里还娇嗔道:"快来,老爸,帮小雪。"我突然感觉我真的很可怜,竟然会怕一个小丫头,我狠了狠心,拍掉抓着我分身的小手,一把抱住小雪的娇躯,狠狠的说道:"哼,谁怕谁啊,小雪,你可别后悔。"小雪瞪大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不多做解释,把小雪横身抱起,把她放在床上,让她的小腿伸直……
  我咽了口口水,轻轻的掀开小雪的睡裙,小可爱,是粉红色的,上面还秀了一只小浣熊,我呆呆的看着女儿那可爱的三角地带,一双手伸在半空,不知是前进还是后退……
  小雪的双腿紧紧的并着,她似乎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她见我发呆,有点儿害羞的说道:"老,老爸,你,你看什么呢!"我这才如梦方醒,一咬牙,一闭眼,把手伸了过去,摸在小雪纤细的胯部,探寻女儿小可爱的边缘。我不敢睁眼,只凭感觉把手指插进小可爱,慢慢的把小可爱褪下,小雪也羞怯的闭着眼睛,心里可能比我还紧张,我们这对父女谁也不敢看对方。
  我的手指带着女儿的可爱滑过女儿的大腿,滑过小雪的膝盖……直到小可爱完全的脱落。我知道现在女儿的下身正裸露在我面前,我努力的闭着眼睛,可是欲望却驱使我睁开双眼,我挣扎,我努力挣扎,不过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我睁开了双眼:我惊呆了,女儿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并拢着,两腿间光滑平整,一条纤细的沟壑若隐若现,我瞪大了眼睛,那条沟壑细细的,似乎泛着粉红色调。
  我咽了口口水,我知道越是停留,我心中的阴暗越浓,我抓住小雪的两只小脚,轻轻的分开少许,我的魔手,顺着女儿的脚踝,自下而上,滑过女儿的小腿肚子,滑过膝盖,再往上,女儿的大腿还是紧紧的并拢着,我努力的把手掌插进去,想要滑开一道裂缝。小雪大腿的肌肉有些僵硬,我知道她是紧张,可我又好的到哪去。……
  我努力的镇定下来,开始轻轻的抚摸女儿僵硬的大腿,嘴里安慰道:"小雪,放松,放松。"渐渐的小雪绷紧的身躯开始慢慢软化,女儿的肌肤光滑稚嫩,犹如新生婴儿一般,我的手掌终于滑进女儿的大腿之间,我在小雪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抚摸,慢慢的往上滑去,在大腿根部停了下来,慢慢的搔弄。小雪也不知是痒还是舒服,她紧闭双眼,咬着嘴唇,嘴角发出一丝呻吟:"嗯,啊,不,不要…""没事的,小雪,放松。"我一边加紧手上的动作,一边安慰小雪。
  小雪的腿终于完全松弛下来,我把手回到小雪的膝盖附近,一只手扶着一个膝盖,柔声说道:"乖女儿,放松点儿,顺着老爸的动作走,来,拔腿慢慢的分开……
  小雪就好像被我催眠了一样,随着我的手,慢慢的,慢慢的,分开了女儿美丽的双腿……"天哪,这……"我惊呼一声,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色,不敢相信上天竟能造出如此完美的杰作,纤细的缝隙,好像河蚌一般,由外而内,色彩逐渐变化,第一层的肌肤是如小雪皮肤一样的淡粉色,第二层的肉蚌是粉红色的,而最内一层还看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的透出丝丝的嫩红,这些已经足够诱人,而最诱人的是那镶嵌在美景之上的明珠,时隐时现,晶莹剔透,好似一颗肉芽,又好似一颗珍珠。,我被眼前的美景牢牢的吸引,手不由自主的慢慢伸去……第四章舌头的妙用
  我把小雪的双腿分成九十度,跪坐在她张开的双腿前面,我的手像是着魔了一样伸向前方,只想探寻幽谷的奇妙。我收拢了四根手指,只派出食指去先行探路,在我的食指接触到了美嫩小穴的一刹那,突然,‘啊……’,小雪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哼。?
  我的手猛地缩了回来,然而我却惊呆了,我呆呆的看着那根手指,指尖竟有丝丝的湿润,难道是小雪的爱液,我着魔似的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的舔了手指一下,香甜粘滑,这就是女儿的爱液,更胜那瑶池佳酿。
  我看了看小雪的脸,她的脸上泛起一抹嫣红,她轻咬嘴唇,紧闭双眼,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我柔声的问道:"小雪,老爸要摸你那里,可以吗?"小雪羞的双手捂住脸蛋,娇声道:"嗯,女儿听老爸的。"我听到‘女儿’二字,不但没有丝毫后悔,反而胸中的欲火更是蠢蠢欲动,分身不由自主的又是一跳。
  我现在已经完全被欲望控制,我褪下了自己的裤衩,光着身子跪着,我那根半硬的阳具达拉着脑袋,我失望的看了它一眼,心道:放心,小弟弟,我会让你抬起头来的。我不再犹豫,又把手伸向女儿的小穴,我的食指触摸到女儿的嫩穴,那里润滑滑的,我的食指在那穴口上下搔弄,"啊,不,啊,不要,不,不要……"伴随着小雪的娇哼呻吟,我的食指慢慢的完全湿润。
  我快速的收回湿润的食指,另外一只手握住我的阳具,套弄几下,然后拨开包皮,收回那根手指,把沾有女儿的爱液轻轻的抹在我阳具的马眼之上,我多么希望女儿的爱液能成为治愈我不举疾病的灵丹妙药……奇迹一般,我的马口只要一接触到女儿那粘滑,又有些凉丝丝的爱液,我的阳具就一阵跳动,这些爱液似乎就是唤醒我分身的药引。我惊呆了,难道小雪就是上天赐予我的天使!我再次伸出食指,从小雪美穴的下口往上一滑,刮了一团爱液,马上抹在我的马口,我的分身突然又硬了些,可惜只要那爱液丝滑的感觉一消失,我的分身就又达拉了脑袋。就这样,我的手指不住的在女儿小穴附近上下滑动,不停的讨要着女儿诱人的爱液。
  我时而有时而无的撩拨,如隔靴搔痒,惹的小雪大是难受,她感觉穴口里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小腹又有一股欲火在滚动,小雪甭住呼吸,嘴角不时的挤出一身哼吟,"啊,哦,啊……"终于小雪在也憋不住了,‘啊……’的一声长哼,睁开了眼睛,眼中含着泪水,竟要哭泣的嗔道:"老,老爸,你,你欺负人。"我顿时无语,赶紧爬过去,搂住小雪,拍着小雪的后背,讨好的安慰道:
  "对不起,小雪,是老爸惹小雪难受了。"小雪抽噎了两下,喃喃道:"没,小雪很舒服呢,只是,只是总感觉差那么一点儿。"我自然明白她所谓的差一点儿是什么意思,但我不好只说,只是搂着小雪说道:"乖小雪,那你想不想更舒服?"小雪抬起头,狠狠的点了下头,眼神中满是依恋,我的心好像突然被刺了一下。我笑着点了点小雪的鼻尖,笑道:"好了,小雪,乖,躺下,老爸让你舒服。"说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问道:"小雪,你不是说你这里受伤了嘛,伤口在那里?",小雪不敢看我,低下头去,羞涩的喃喃道:"在,在里面。"‘里面’,哦,我一想,马上突然明白‘里面’是哪了,问道:"深吗?"小雪摇头道:"不,很近。"我点头示意明白,拿过那般药粉,打开来,正要用食指沾些往小雪的穴口抹,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既可以让小雪舒服,又能最低限度的保护小雪的办法……?
  我看了看小雪,她把头扭在一旁,虽然睁着眼睛,但还是不敢看我,我也不强求,只是拉住小雪的小手,柔声道:"小雪,一会儿老爸说什么,你都要配合老爸,好吗?"小雪狠狠的点了点头,我会心一笑,把小雪的两只小手拉到她的穴口,让小手拨开小穴的肉叶,说道:"小雪,自己把小洞洞拨开一些,老爸帮你疗伤。".小雪听话的用两根拇指撑着两片肉叶,两根食指交缠在一起,搭在会阴处。我低下头去,终于看清了女儿小穴全部的美景,嫩红色的,好美。我不由的赞叹起来:"小雪,你这里是嫩红色,太美了。"小雪闻言顿时不依起来,扭捏着屁股撒娇道:"恩……,老爸,又欺负人。"我知道小雪已不再想刚开始那样的矜持,心中大乐,我吩咐小雪继续保持着这中淫荡诱人的姿势,我拿过药粉,轻挖一点,一点点儿的洒在小雪的穴里,刚一撒完,我便猛地探下头去,埋首在女儿的腿间,伸出舌头,把那药粉往里轻推……我的舌头好像是毒蛇一般使劲的往里钻,我的舌头滑过美穴的内壁,直到顶在一层薄膜我才停下来,但是我的嘴却没有停止吸允,我不住的品尝着女儿甘甜的爱液,‘吧唧,吧唧’的响声淫靡无比。我像是中毒一般索求着女儿的爱液,根本就忘记了原本要做的事情……小雪的双腿叉的大大的,两只手掰弄着自己的肉叶,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人事,但是这么事情她多多少少还是明白一点儿的,她以这样一个羞人的姿势叉开双腿给爸爸看,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她又舍不得这奇妙的感觉。‘爸爸,快,快来啊!’小雪正期盼着爸爸的那根手指,可没想到进来的竟然是另外一根东西,‘是什么,爸爸,是什么,噢,好,好舒服,那根东西热乎乎的,还滑滑的,弄的小雪好舒服。’。,我的舌头发疯似的在小穴里面搅动,直到听到小雪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哼,我知道是我的鼻子碰到她的那粒小珍珠了,我坏坏的一笑,把舌头抽出来,舌尖点了一下那粒珍珠,一下,二下……我不停的挑逗,那颗美珠,她似乎有灵性一般的逐渐硬了起来。,小雪被我点到了最敏感的部位,忍不住大声娇哼起来,"啊,啊,不,不要,老爸,爸爸,爸爸,不要……"我急忙停下,嘿嘿一笑,问道:"呵呵,小雪,不要什么啊?"小雪的下身突然没有了依靠,急得喃喃道:"不,不要停下,爸爸……"我舌尖一点小雪的肉芽,调笑道:"小雪,你真是个色女儿啊!"小雪听我调笑,竟哭了起来:"呜呜……,爸爸,你欺负人。"我不去理会哭泣的小雪,而是低下头,舌头以最快的频率触击着小雪的嫩肉芽,"啊,啊……"小雪在发出了醉人的呻吟,小穴里面不断的涌出甜美的爱液。这么多的爱液,真是良药啊,我猛地坐起身来,一手握住我的阳具,剥开包皮,露出紫红的蘑菇头,一下子顶在小雪的穴口,‘啊……’我长出一口气,我的马眼好像婴儿的嘴巴一般吸允着小雪溢出的爱液。_ 小雪被这突然袭击下了一跳,她瞪大眼睛看着我,好怕的乞求道:"老爸,不,不要……"我不理会她,只自顾让我的马眼吸收她的爱液。小雪忽然哭了出来,抽噎道:"呜,呜呜,老爸,不要欺负小雪。"我见小雪真哭了,急忙用我的蘑菇头噌了小肉芽几下,嘴上安慰道:"不要哭,小雪,放心,老爸不会欺负你的。"我是双管齐下,嘴里讨好着,阳具也不住的讨好着小雪的身体。?小雪也看出我没有伤害她的意思,止住了哭泣,转而为乐,喃喃道:"老爸,谢谢你。"我听着小雪的话,心中一阵感动,冲她微微一笑,我的心思却早已跑到了我的阳具之上,我激动极了,因为,在小雪爱液的滋润下,我那一直不举的阳具终于慢慢的抬起头来……?‘起来,抬起头来,’我嘴里自言自语,我握着那根十六公分长的阳具,蘑菇头在小雪的美穴外上下蠕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小雪的娇哼变成娇喊:"啊……,啊……,快,再快点儿,就要来了,要来了,爸爸,我要……"女儿的娇声加快了我的动作,我不停的在穴口上下甩动着,我的阳具越来越硬,‘成了,就要成了,在硬点儿,硬起来了,’我越来越快的动作。‘再硬点儿……‘’再快点儿……‘我和女儿说出不同的话,却有着同样的目的。’啊——啊……‘终于,伴随着小雪一声醉人心魄的高吟,我的马眼,我的蘑菇头,我的阳具,被一股喷涌而出的暖流紧紧包围,我的阳具一下子挺了起来,’哈……‘我也高叫一声,"我终于硬起来了,我终于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