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战争犯罪

战争犯罪

 时间:2018-05-11 11:16:32 来源:艳文阁 
这个新故事在我的电脑里待了有一段时间了,我从Ziggyred3的网 站里一个叫「Petra' sStory」的故事里获得不少灵感。 这个故事完全是创作,所有的事件都是虚构的,设定与角色都是创作,与任 何活着或死去的人无关。 以下本文: 
——————————————————————————————————— 房里的一片寂静被印表机启动音打断,在机器吐出最新一份状况分析之后, 低语嗡嗡伴随着键盘咖咖扩散开来,低语四处回荡,人人忙着更新边境情报与威 胁分析。 汤妮。阿亚莉的座位位于这间榖仓前段,身为先进攻击分析局-帝国情报局 的一部分-的特工,阿亚莉正专注在她的工作上。她的单位属于民间单位,工作 内容则是当敌军犯境或是叛乱发生时,伴随快速反应部队(RRF)投入战场并 快速为其更新当地情报。在兼并帝国领土的过程中,她负责的部队总是被投入最 艰困的战局中。 不过这次敌人的威胁比之前更甚,邻国发生了一场极为快速的政变,现有政 府遭到推翻,新统治者正策划一场新的战争好增强他们自己在国内的声望。 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状况-当汤妮收到她的移动命令时已经开始构思起如何 反击:先快速展开快速反应部队,来些邻近边境的「演习」,当他们见到帝 国军队有多强大的时候,自然会夹着尾巴逃回家。 正常快速反应部队展开的步骤,是先进入非战斗区域,从帝国情报局在当地 的支局取得应有的情报,接着先进攻击分析局将会指挥布署,联系当地的操作员, 并且拦截所有的信号与情报,情报的来源从听取当地居民的报告、审问敌军逃兵, 到空中或地面的威力侦查都有。 而得到这些情报的汤妮等人会快速地将情报编织成有用的图样,传递真正的 战场讯息,好让快速反应部队的主力能够合理迅速的展开。 汤妮与她的副手安姬。史特劳斯两天前便来到离边境40公里左右的小村, 征用了一栋大农舍。接着除了生病和正在休假的人员以外,剩下来的二十五个女 孩带着她们的电脑、卫星碟盘与其他高科技设备跟着进驻农舍开始她们的工作。 她们很快和三个当地帝国情报局的情报员联系上,又向当地居民套话,在各 种情报网上进行窃听,很快的敌军布署就在纸面上展开,她们依此估算出敌军最 可能的意图,并迅速将这份建议送给快速反应部队的将军。 汤妮和她的团队鉴别出敌军有三支主力分布在150公里远的地方,两支西 方军团位于在跨越国境之后将会面对一片开阔地的位置。 众所周知,敌军最强大的装甲武力最容易发挥的地区,没有大河、森林或山 丘阻挡,而且冲向首都的道路上有良好的公路网可以任他们驰骋。 第三支军团布署于东侧,远离其他两支军团,同时也是离汤妮她们最近的部 队。他们被迫对抗不是这么友善的地形:四处都是树丛、纵横交错的河流与被高 树篱夹住的狭长道路,只要是机械部队都会想离这里远远的。 汤妮等人很快判定第三军团意在分散帝国军主力,而并非真正威胁——将军 很快同意这份情报,并且将部队调动到两支西方军团的正面,只留下少数部队散 布在汤妮所在地与可能发生战事的东方边境之间。 两天过去,一切平静如昔。直到第三天早上汤妮与她的团队被来自西方震耳 欲聋的炮声吵醒。 战事开始了! 
她们转动天线监视西方战线,发现西方军团已经前进与快速反应部队接战, 敌军在他们工事完成前就抄捷径入侵国境,这件事情让汤妮感到震惊。 她没有再对这件事情多加深思,主力互相攻击是正常的,直到几小时后她惊 觉到敌人正以重炮和坦克火力打进快速反应部队所在地,却没尝试着进行突破, 这时恐怖预感划过她的思考,她正要命令大家重新分析战况时,门飞快打开,一 个制服满是尘埃,脸上布满硝烟痕迹的年轻少尉冲了进来。 少尉冲向汤妮,用最快速度向她说明敌人的东方军团已经强势攻入边境,而 守备队的布署完全没办法抵抗装甲部队,敌军已经压碎这些轻装部队的反击,在 汤妮与敌军之间只剩下几把步枪与一些疲惫的士兵,他劝汤妮等人赶快离去,后 援部队最少要一天以上才能抵达这里。 同时少尉还告诉汤妮,他最多最多还可以支撑一小时,好让她们全部撤退。 汤妮同意之后找来安姬,要求部下尽快行动,除了必要装备以外,其他全部 抛弃。但她们得毁掉所有的电脑、烧掉一切档案,以免敌军得到有关快速反应部 队的任何情报。 吩咐一些手下开始碎纸,汤妮与安姬动手拆解电脑,将硬碟砸碎,由于拆装 硬体需要使用板手和螺丝起子之类的工具,让工程时间无限地延长,这时候汤妮 不禁开始憎恨起这些军用电脑为什么没办法像家机一样用铁锤就能轻松敲碎。 当汤妮和安姬努力的完成这件工作的时候,有些部下告诉安姬她们已经完成 工作,示意她们想要撤退。 安姬撇下手上的工作,拉着汤妮到另一头去转告她这些女孩的想法,并建议 干脆让她们先离开。但汤妮考虑到一小撮女孩混在战区风险太大,她告诉这些完 成工作的人她们会和部队一起撤离。 有些女孩开始抱怨起这个决定,但她们还是成群坐下并推测接下来该往哪里 走,直到汤妮和安姬完成了摧毁电脑的工作。 在整个漫长的作业过程中穿插着令人晕眩的炮响,而机枪与步枪的爆音也逐 渐逼近。 了解到战场已经比她所预期的还要接近,汤妮说服自己已经做到了能做的一 切,她知道继续等待帝国军已经不再安全,于是她下令放弃农舍,然而就在这个 时候一长串机枪射击声在建筑外响起,接着大门爆开,年轻少尉布满弹孔的尸体 跌在地板上,拉出一条长长血迹。 几个女人开始尖叫,而汤妮的心整个凉了——她知道她错过了撤退的时机, 而敌军对于己方毫不留情。 汤妮下令她的部下离开大门,趴在地板上避免流弹,她自己与安姬一同来到 门口向外瞧。 三台敌军的步兵战斗车塞在大门附近,上头的四十公厘机炮朝着农舍。而在 步兵战斗车后头的两台快速主力战车的120mm炮管瞄准道路,假如有任何救 援部队靠近马上就会吃上炮弹。这些装甲车全部都涂上了绿黑色的锯齿状迷彩, 正是在这种地形执行任务最好的涂装。 有个穿着与战车同样迷彩战斗装的军官朝她们走来,汤妮很快从他的肩章上 认出那人的军阶是上校。 汤妮隐藏着恐惧上前去,她向敌人的上校说她们并非战斗人员,要求部队开 过去。 上校打量了她一会,命令她说所有的女孩们都领出来,并老老实实地告诉他 到底她们在这里干什么。 很快汤妮就想到了个藉口,她回答上校这些女孩只是民间组成的后勤补给队, 她们的任务只是搬运粮食和弹药给士兵,并不知道这些士兵真的在干嘛,也不知 道他们身处何处。 上校抱持着怀疑的态度要求汤妮证明这点,他要求进农舍看看。 汤妮不停祈祷着最好所有证据都已经销毁了,同时让开大门让上校进去看看。 上校带着两个人进去,他们左右视察,发现里头所有人都是姑娘,于是他大 致相信了汤妮的话,他转身点头正要离开,就当前脚正要跨出大门时,一张小纸 片从一旁空空如也的小文件柜里头掉了出来,上校拎起纸片来一瞧,他脸色沉了 下来,扬扬手将纸片丢到汤妮脸上。 上面几个大大的铅字显眼异常:「战略分析-敌军布署与倾向」。 汤妮几乎快要晕倒——她们曾经差点有机会逃离这一切,但现在什么都完了。 上校拔起枪来朝天花板开了两枪,外面的士兵闻声警戒,他作势叫两个手下 把所有女孩叫到外头,之后转过脚跟走出农舍。 上校的两名部属用怒喊和枪口威胁着所有女孩走出来,到了外头,汤妮吃惊 地看着上校正怒叱另一名军官,他显然对另一个年轻军官下了什么命令,但是这 军官拒绝服从,同时大喊着「这样是非法的」、「日内瓦条约」与「战争犯罪」 之类的玩意。 愤怒让上校加快了讲话的速度,汤妮没办法跟上他想表达的东西。最后年轻 的少校放弃争辩,他向上司行礼,飞快转身跑进一台步兵战斗车内,带着一些部 下上了车。由他做前导,步兵战斗车带着剩下来的坦克上路,这一小列部队开始 推进并朝向遥远的快速反应部队位置前进。 现场只剩下十五名士兵,两台步兵战斗车,汤妮与她的女孩们。 汤妮左右张望,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她曾希望有一两个她的手下躲在安 全的地方不被发现直到敌人撤退,但看起来这只是奢望而已。 接下来敌军会做什么? 
汤妮希望这些人能了解自己的团队只不过是平民百姓,根据战争法应当释放 她们,可是上校已经知道她们工作的重要性,汤妮根本不能想像敌军上校会下这 种指令。也许那两名军官就是在争执这件事情,现在汤妮已经预期自己最好预备 走要上一段很长很长的路,这些人不会浪费军车载运她们进战俘营的。 这么想着的汤妮开始四下搜寻安姬的身影,要她一起传达给女孩们这个消息。 接着她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士兵们沿着她的右边站成一条直线,面对着 榖仓的墙。 他们在干嘛——那看起来——喔、不-那看起来像是个开火队形?他们不能! 不、他们不会! 
就在汤妮想通士兵们在干嘛的瞬间,她终于了解方才那两名军官在争执什么! 所有人同时陷入恐惧之中,几名士兵跑上前来抓住三个姑娘将她们从人群中 拖出来,将她们推到墙边。汤妮不太清楚士兵们是怎么选人的,不过她们都是新 进成员,才到任48小时而已,即使如此,她仍然记得其中两个人是负责拦截照 片的人。 这两个姑娘都高挑纤细,一个留着黑色短发,另一个看起来是个亚洲人,她 束成马尾的美丽长发色泽比前一位女孩更黑,两个人都穿着牛仔裤和圆领衫,短 发姑娘穿着白色衣服,而长发那位的黄衣服在她大小适中的乳房前画着大学校徽。 第三个牺牲者是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她的头发也是短短的,而身材远比前两 位丰满许多,她穿着低胸的衣服与短裙,脚上踩着凉鞋。 她们看起来都吓坏了,但上校并没有流露任何怜香惜玉之情,他迅速挥手下 令开火,在一阵枪响之后,三个美丽的姑娘就变成了三具艳尸。 高挑的短发女孩向前仆倒,马上没了动静。子弹喷溅出的血痕在她的白衫上 清晰可见。亚洲女孩倒在她右边,长发纷乱掩盖了她的脸蛋,一双粉腿微微踢动, 一会之后无声静止。 金发碧眼的女孩被子弹甩上墙,她的手高举过头敲在墙上慢慢滑落,她那巨 大而染满鲜血的雪白乳房从低胸装中跳了出来。她靠着墙,缓缓滑倒在地,她的 头发落到胸前,双腿缓缓打开,大腿根还能窥见黄色的内裤。 对于剩下来的女孩们来说,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她们几乎没有认识到发生 么什么事情,也没有时间去恐惧。理解事情已经演变到最坏状况的汤妮看着在人 群另一头的安姬,发现她也和自己一样被恐惧占领。 士兵很快又回到人群中,拉起另外三个女孩拖到墙前。 静静看着这一切的汤妮感觉到胃正在抽搐,有一阵子她不知道到底是该庆幸 还是该因为没被选上而感到不幸。她看着上校,而上校也回看她,并且给出一个 意味深长的微笑。汤妮很快了解,这代表上校打算在她面前处决所有成员之后再 杀了她。 第二批女孩已经排成了一列,两个站在一边,另一个和方才被杀的金发女孩 在一块。 这两个女孩都很年轻,身材纤细,一个是白人,另一个则是拉丁裔。她们都 只有二十岁出头,而且留着与他们血统相称的及肩长发。而另一头则是一个有着 晒黑脸庞的女人,她有着一头黑色短卷发,大约三十岁多一些,不过仍旧保持着 美好的身材。 她们都穿着黑色短裙,年轻的两个女孩是秘书与书记,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衬 衫,而比较年长的那位则是菁英分析师,现在汤妮想起来,她的名字叫蜜雪儿, 是个离过婚,性经验丰富的女人。她们三个人看起来都相当恐惧,但是还好还把 持的住。 上校原本已经准备好下令开火,但他的视线停留在方才打死的金发女孩暴露 在外的乳房一会,决定暂停执行。这位军官喝令三个女人脱掉她们的上衣。比较 年轻的女孩完全吓着了,点点眼泪掉在胸口的饱满圆弧上。但另一个人就不同了, 蜜雪儿主动往前站一步迅速脱掉上衣和胸罩,露出她一对饱满而圆滑,可以说是 造型完美的双乳,两点深褐色的乳头挺立在圆弧的尖端。 她高举双手滑过身体,一手捧着一边的乳房,慢慢爱抚着它们,她的手掌滑 过高翘的乳尖,在动作同时蜜雪儿看着上校强调她花了很多钱在自己的胸部上, 她不希望这对玉乳被子弹打穿,要打可以打其他部位。 上校看来有些震惊,接着露出了一个不怎么友善的微笑。他叫蜜雪儿靠近些, 接着在她走近两三步之后要求蜜雪儿脱掉裙子,而她毫不羞耻与也不害怕地服从 命令。汤妮开始思考,也许蜜雪儿乳头挺起的原因是色欲而非恐怖。 在脱下裙子之后,蜜雪儿晃动翘臀好让窄裙滑落,接着她向前站了一步,面 对着上校。她的双手放在身侧,身体圆滑完美的曲线透露着性吸引力。上校似乎 说了些汤妮听不到的话,蜜雪儿的反应是粗野的笑了起来,她把双手放到屁股上, 微微张开双脚,她大声宣告假如上校能饶他一命,她愿意献上自己的肢体为他做 任何事。 上校的回应是问清楚蜜雪儿到底会为她做什么。蜜雪儿以行动回答,她摆出 许多不同的性交姿势,一个比一个还要火辣。直到她停下动作,上校才要求蜜雪 儿转身走回去,这个动作清楚地展示了她屁股的圆弧。上校从头顶到脚底仔细打 量过蜜雪儿之后,露出一个如饿狼般的微笑。 应了一句「今天不想要」之后,上校举起手枪,强硬塞进她的阴道里开了两 枪。蜜雪儿当场跪倒,她痛苦地按着玉门,血不停由阴道涌出,她蜷曲身体到脸 颊几乎要碰到膝盖并大声呻吟。 在短暂欣赏了蜜雪儿的挣扎之后,上校又举起手枪瞄准蜜雪儿的脑袋,扣下 板机。红白的脑浆混着鲜血四处喷洒,蜜雪儿翻了两圈,微微抽搐着,最后呻吟 停止了。 上校看着其他两个年轻女孩,在目击蜜雪儿的命运之后她们都吓着了,她们 毫无反抗地在上校的命令下脱去上衣,将双乳暴露在行刑队面前并站直不动直到 生命最后一刻。她们年轻浑圆的胸部上挺立着可爱的乳头,这是她们人生最后一 次的乳首勃起。 接着她们的胸口被子弹撕裂,一个女孩趴着倒下,另一个仰躺着,双腿都大 大岔开,地上很快积上一滩新的血池。 上校喊着要他的手下加快进度,另外三个女孩又被拖了出来。 这次的三个牺牲者巧合地是彼此相熟的朋友,她们因为同样有着长长的金发, 润白的肤色、小巧可爱的乳房与纤细修长的腰身而合得来,经常一起出入,她们 在团队里被叫做三人组一号、二号、三号,而这三个少女也不因为本名没被记住 而恼怒,反而在别人叫她们一号、二号、三号的时候会俏皮地回答。 这三人组在同一所高中念书,一起加入团队,她们由于太过相似而经常被误 认,但是她们却利用这点经常分享同一个男人,还因为这样被警告过好几次。 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汤妮为此感觉到深深的悲哀。 就像她们之前的前辈一样,这三个女孩走到墙边,转向要杀了她们的男人。 上校作势要她们脱掉上衣,女孩们顺从了命令,她们如玫瑰般娇嫩的乳头挺 立在小巧可爱的乳房尖端。而其中三号做的更彻底,她脱下裙子和内裤,微微张 开大腿,她光滑的耻丘微微向前挺起,甚至可以看见一点点粉红色的阴唇。 三号朝一号和二号微笑,默契让一号和二号一起脱下裙子,现在她们全裸着 面对死亡。 三号向上校要求了「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她说要向她的朋友们说再见, 在上校还没答应的时候三号就自顾自地走向一号,三号把手环绕在一号的脖子上, 给了她一个深吻,同时另一只手滑进一号微张的大腿间,拨弄着她已经肿大坚挺 的阴蒂。 一号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的脸上满是红潮,浑身颤抖了一会,急促起伏 的胸部告诉所有人她已经攀上高潮。当三号放开她的时候,她仍然呼吸急促。接 着她走到二号身边如法炮制,也给二号一个深深的高潮,同时她用力说出:「我 爱你们」。 在一切结束之后,三号走回自己的位置,蹲了下来,张开大腿。她半闭眼睛, 一只手揉捏着乳房,另一只手在两腿之间弹跳,很快地她像两个朋友一般攀上高 潮。 即使她还气喘吁吁,大腿上还带着爱液,她仍然昂首面对上校,在道谢之后 要求快点行刑。 上校点头下令,一阵乱枪打过,三人组倒地,她们赤裸的娇躯彼此交叠,不 停抽搐呻吟,直到上校走过去抽出手枪来朝她们的胸口或是后脑各开一枪为止。 汤妮在整个过程中都傻傻的张着嘴,她不是个习惯自谦的人,但她没有三人 组那种勇气做出那样的事情,在三人组攀上高潮的时候,汤妮也默默的感觉到阴 道正在抽搐,她悄悄地将手指爬到两腿之间抚慰自己,即使明知道死亡已经近在 眼前也阻止不了她。 接着又有另外三个女孩被拖上前去,这次她们就被要求一次脱光-上校似乎 感觉到这会让行刑更加有趣。而当她们赤身裸体,士兵便开火好让姑娘们加入她 们的朋友行列,变成一具具无言的艳尸。 屠杀不停进行着,就像一条生产线,一次有三个女孩走上前去,脱光衣服, 有些试着隐藏自己的羞耻,有些则大方展示自己的身体,但无论如何,最后结局 都是一样的,她们的躯体被子弹贯穿,年轻的生命消逝,有些伴随着高潮,身体 化为痛苦与死亡的雕像。 终于最后只剩下三个人了。 
汤妮,她的助手安姬与泰莉-泰莉是里面年纪最小的分析员,她有着年轻而 纤细的身躯,还没发育的乳房和留着青涩曲线的臀部,然而她现在也难逃一死。 汤妮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干涩、胃正在翻搅,她的心跳比看之前屠杀过程还要 跳的快,几乎要跳出胸膛,有一阵子她差点想要在被射杀前拔腿就跑。 士兵并没有察觉汤妮内心的挣扎,他只是挥挥枪口,要求最后三个人像其他 人一样站到墙前。 她看着泰莉站到自己身边,挂着毫不在乎的微笑。不像汤妮或安姬一样穿着 正式的套装,泰莉只是穿着简单的休闲服,她把金发梳成髻,用发簪簪起来,让 她看起来有点超乎年龄的老气。 泰莉走在最前面,踏过满是鲜血的土地,安姬跟着她,而汤妮走在最后。 在走到墙前之后,她们各自选定位置站好,四周是她们伙伴的裸尸,白花花 的一片。现在她们已经准备面对自己的命运了,在上校还没下令之前,她们就先 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看了一会自己跟前那些姊妹的尸体,汤妮从袖口开始一颗颗解开她衬衫的扣 子,每解开一颗她就觉得有一枚钉子打上她的棺材。她开始为此感到晕眩,而且 几乎快尿了出来。 在脱下衬衫之后,汤妮把裙子的腰带解开,丢到面前的地板上。在她完成这 个动作之后,她惊人地发现泰莉已经完全赤裸了,即使感觉到汤妮的注视,泰莉 仍然跪了下去,打开她有些纤细的大腿露出亮黄色的浓密阴毛,,她凝视着等会 就要夺去她生命的男人,稍微调整一下她的屁股,接着她把双手背到背后,挺起 腰杆,将少女的秘密暴露在士兵的面前。 在脱去胸罩之后,汤妮看着站在右边的安姬,她已经脱掉红色的衬衫和灰色 的短裙静静站在那里。然而她仍然穿着大红胸罩与内裤,好像假如还穿着些衣服 就能避免那不可逃避的最终结局似地。 汤妮的胸罩滑过她的手臂落地,她娇小的乳房如同还被胸罩保护一样挺立着。 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她的乳首已经肿胀起来。 
在脱完上身以后,汤妮突然发现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赤裸上身。即使她 早已不是处女,但她仅仅让自己长期交往的男友看过自己的身子(好吧,也许还 有一、两次酒后乱性的一夜情)。一种奇怪的冲动涌上心头,让她意外发现为什 么蜜雪儿和三人组——还有现在的泰莉为什么会这么大方地展示在最后展示她们 的情欲。 当汤妮理解这点之后,她的乳首比方才更猛烈的昂起,一股袭人的燥热爬上 她的大腿,性冲动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几乎要让她忘了面对死亡的恐惧。 她回头看着除了内裤以外几乎已经全身赤裸的安姬,她的乳房比起汤妮的要 更丰满、更圆润。 她有做过丰胸手术吗? 
汤妮顿时为了这个滑稽的想法感到可笑,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又有什么关 系呢?就在她的注视之下,安姬脱去内裤,她明亮的红色阴毛修剪成整齐的三角 形,粉红色的阴唇在三角形的尽头隐约可见。 随着安姬赤裸全身,汤妮也脱下了身上仅存的衣物,她几乎可以听见男人们 的喘息,在宽松制服包裹下的强健肉体想必已经蓄势待发,几乎有一半的人冲着 她微笑,汤妮似乎可以想见在她死后她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 从她身旁传来激烈的娇喘,汤妮看了过去,正好望进泰莉的迷濛双眼。这个 女孩已经张着大腿,手指深深陷入阴道中。汤妮现在理解泰莉已经选择了和三人 组一样的死法:在被打死之前给自己一个长长的高潮。 有一阵子汤妮有股冲动也想这么做,但在她能做任何表示之前,她已经发现 到上校朝着她不怀好意的笑着: 行刑时间到了! 
上校挥手示意行刑队开枪,在枪响与闪光飞散之后,子弹朝最后三个活着的 少女袭击。 就在士兵开火的瞬间,汤妮听见身边传来如同窒息般的呻吟,她了解到无论 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至少泰莉已经得到了高潮,不管死亡有多痛苦,至少她可 以用欢愉来冲淡这些痛苦——也许在她生命的最后几秒感觉到的,就是满满的高 潮而已。 汤妮的胸口被子弹贯穿,一开始并不痛苦。接着她发现自己没办法呼吸,而 且也没办法移动脚步。随着她的双臂落地,她跪了下来。在她左边,安姬趴在地 上动也不动,鲜血从她背后的伤口喷出。在她右边的泰莉岔开着双脚,翻转着身 体,双手紧紧抓住她尚未发育的胸口,鲜血从她的指缝间喷出,她的屁股仍然如 同要诱惑谁一样摆动着,直到她的生命伴随高潮消逝为止。 在汤妮的注视下,泰莉的身体有一阵长长抽搐肆虐过,接着她放松并躺了下 来,一股小小的尿液从她两腿间缓缓泄出。 在垂死的痛苦中,汤妮看着上校朝她走来,她知道这男人想对她做「什么」, 可是她却无力反抗,只能眼铮铮看着上校抽出手枪,朝她的阴唇间开了两枪,一 枪穿过她的子宫搅碎了内脏,另一枪从她的屁股射进去打到她的胃。 这两颗子弹就像串刺杆一样穿过汤妮的身体,她感觉到有什么袭击上来,她 的脸颊和胸口满是红晕,大张着嘴什么也喊不出来,她的身体因为激烈高潮而颤 抖,这次和子弹的做爱比她之前任何一次性爱都还要舒服,她抖动着双脚试图获 取更多快感,而最后一个高潮的全力一击夺走了她最后一点的生命能量。 汤妮终于停止挣扎,缓缓倒下动也不动。她的双脚大开,鲜血从她的胸口、 嘴唇和阴道口缓缓流出。 这个团队的领导跟着她的部下一起倒在鲜红的血迹中,她凝固不动的双眼里 倒映着蓝天。士兵们把她们的尸体拖开,一个一个地摆成一排,接着像在欢乐街 找妓女一样物色对象。 汤妮曾经以为死亡就是黑暗降临,然后一切失去意识。但是现在她发现那些 不过只是创作而已,现在她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赤裸着身子,她可以看见身上 的弹孔还在微微渗血,她看到其他人也一样默默无语地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她 还有感觉——虽然只是很细微的感觉。 士兵们开始脱下衣服,寻找自己喜欢的对象,然后趴上去用阳具戳进她们的 前阴、后庭、小口或是弹孔里。 方才还穿着衣服受刑的少女们衣服被刺刀剥开,很快男人们压着她们,让她 们俯趴在地上翘起屁股,士兵们将另一种枪管刺入女孩们的体内,有些女孩的两 腿间流下纯洁的证明:她们原本还是处女,但是现在再也不是了。 无法抵抗,无法和其他人交谈,甚至无法离开尸体多远,汤妮不知道自己能 做什么,只好看着同事们的反应。 蜜雪儿试着重新进入自己的身体,她摆出和尸体一样的动作,俯趴着翘起屁 股,她经验丰富的阴道正被一个强壮的男人入侵,这男人掐揉着蜜雪儿的大屁股, 一次一次的撞击,即使红白色的脑浆不停冒出似乎也没有影响他的性欲,反而更 增强了他的征服感。 一开始汤妮还无法理解蜜雪儿到底在做什么,直到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也被士 兵抬起来。虽然她的阴道和肛门都被枪管入侵过,但是由于抵的够深,并不影响 其他人亵玩她的乐趣。 士兵沾着她的鲜血当润滑液,插入她紧缩的后门。汤妮望着自己失去生命的 身体甩动着小巧乳房,屁股一颤一颤的抖着,她发现有些比起死亡前来说微不足 道的快感爬上她的灵魂,让她有种冲动想躺进身体里体会更多的快感。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蜜雪儿要这么做了。 
快感一点一点的累积,汤妮感觉到自己正轻声哼着——虽然没有发出声音, 她重新把注意力拉回其他人身上,发现上校把泰莉的尸体拖到一边,玩弄她那还 没发育的乳房一会之后,抱起她纤细的身体,用力将他粗大的一物钉进少女的阴 道中。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蜜雪儿的请求对这位上校没有用了——这货根本就是个该死 的恋童癖! 泰莉的双手还停留在自己的胯下,她大岔双腿蹲在自己尸体前方,看着上校 的阳具在她体内抽送。汤妮也试着用手指去碰触自己的神秘,却发现一点感觉也 没有。 不管如何,泰莉的视线只是专心注视着大张的密裂,处女的证明丝丝流落, 她试着拿自己的手指去碰触肿胀的阴蒂,又想把手塞进肛门或是阴道里获得更多 快感。汤妮有些伤心的发现即使是死后,泰莉已经成了性欲的俘虏,从她现在的 表现完全无法想像她平常冷静分析情报的样子了。 想到这个和自己一同死去的女孩,汤妮转头搜寻安姬,她看到安姬站在自己 的尸体旁,用木然的表情望着士兵用她浑圆饱满的乳房进行乳交,另一个士兵打 开她的双腿,用自己的步调抽送着。 汤妮别开视线,正巧看到三人组,她们三个人的尸体被堆在一起玩弄,而这 三个人的灵魂也紧紧纠缠在一起,手指在彼此的胯下和唇间来回,根本不在乎到 底是哪个谁正在玩弄自己动也不动的身体。 一个短短的高潮穿过汤妮,她回过神来,发现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经换了 一个。细微的快感持续侵袭她,她不得不佩服这些士兵实在是精力过人,似乎二 十几个女孩完全无法满足他们。 上校把泰莉交给其他人,自己走到三人组身边,插入其中一个的同时用手指 细细玩弄其他两人的阴户和肛门。他的脸上满是令人做恶的笑容,汤妮不禁想着, 也许从一开始这男人就是为了玩弄她们才把她们全杀了也说不定。 汤妮转开视线,却正好对上安姬的视线。在细微而持续的快感侵袭中,汤妮 突然感觉到深深后悔,她应该听从安姬的话早点撤退的,假如那时候这样做了, 她们就会平安无事地撤退,而不是在这个偏僻的农舍外面躺在血泊中,浑身赤裸 的被敌人玩弄。 另一场战争犯罪,以后也许会被写进档案里,教科书里——但无论如何,这 一切已经与她们无关了。 汤妮这么想着,看着一个又一个陌生男人进入她的身体,直到敌军心满意足 为止。这些男人从她们的身体上站起来,把这些年轻健美的肉体拖到农舍里面弃 置。现在她们又重新聚在一起,泰莉仍然不停抚慰自己追求着更高的快感,三人 组还挤成一团不愿分开,安姬仍旧呆呆站在尸体前面,好像没办法接受死亡的事 实,而汤妮所能做的,也只有观察这一切而已。 之后,这些女孩的灵魂怎么了呢? 
谁也不知道,两天之后后援部队终于赶到农舍,但是他们能做的也只有替这 些可怜的女孩处理后事而已。帝国军在附近挖了坑把女孩们埋了,插上没有名字 的十字架。 当很久之后有人再经过这里时,早已没有了屠杀的痕迹,偶尔有人会说看见 裸体的女孩在坟墓间晃荡,只是通常都被当成胡言乱语,到底汤妮她们是不是获 得救赎,还是仍然在人间游荡,这对于还活着的人来说,根本就一点也不重要了。 ——————————————————————————————————— 编者后语: 一如往常的我加了些东西,删了些东西。Alex是个军事迷,他对于如何 分析、收集情报与进行突袭做了比一般人还要详细的描写,而且他好像很喜欢鞋 子,不过我还是搞不清楚这些凉鞋和那些「鞋带绑到小腿的凉鞋」到底差别在哪。 比起开枪打死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砍头和穿刺,不过偶尔有机会翻翻这类 型枪决的文章也不错。 曾经有人说「卡尼拔才是终极的爱」,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漫画「Bl ackLagoon」里面,不知道到底确实是谁讲的,不过这句话真是太棒了。 好了,有空再见,闲聊就到此为止吧,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