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梅兰菊竹之陆夏兰归来

梅兰菊竹之陆夏兰归来

 时间:2018-04-03 11:12:43 来源:艳文阁 
  预定出差两周的陆夏兰提前完成了工作,此时正在回家的路上。陆夏兰虽然已经年近三十,不过如今的她已经嫁为人妻了,对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似乎正是最为灿烂的时候。
  卸去了曾经青涩的外壳,骨子里的那股韵味渐渐地散发出来,撑起衣服的丰满娇躯,从衣领露出一抹白嫩,都显得风情万种,日光在她的肌肤上轻轻一扫,似乎都能感受到那如丝般的滑腻。
  而陆夏兰的相貌更是无可挑剔,飘逸的秀发,如远山般的眉毛,斜挑的凤眼略带春情,性感的琼鼻下,永远是微微上翘的嘴角,那总是带着自信的笑容。完美的曲线,高挺的酥胸,带着稍微上翘的弧度,更显得胸部的饱满与坚挺;腰间呈现出一条惊人的弧度凹了下去,又在那性感迷人的美臀处翘起来。
  双腿是那幺的修长白皙,纤柔娇美,小腿伸得笔直,带着一丝轻微颤抖,就像春风中的柳枝。如果能被这样一双修长有力的美腿缠住腰间,恐怕任何男人都会欲仙欲死。陆夏兰绝对是女人中的女人。
  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已经离开家有两周的时间了,陆夏兰是一个女人,正常的女人。一个结婚几年的女人,虽然思想有一些传统,但对男欢女爱已经不陌生了。远在外地忙碌的工作,近半个月的独守空房,已经让陆夏兰的情欲积累到了迸发的极点,简单一点说就是:屄痒,欠操。
  陆夏兰的婚姻生活,在自己和大多数女性看来都是十分美满幸福。男方是一家大公司的少爷,有车有房,有钱有势,更兼长得阳光帅气,举手投足间,骄傲而潇洒。一米八五的身高,过去曾是大学篮球队的前锋,高大威猛的身材更是容易让女人产生足够的安全感。简而言之,就是高富帅一枚,而陆夏兰老公的名字正好就叫高副帅。
  当然,这些也就是外人看来的眼光,真正令陆夏兰感到幸福的,不是高大、英俊、帅气,也不是从小的青梅竹马,而是婚后使她快乐无比,沉沦其中的性福生活。
  她还记得,新婚那天夜里,他健美的胸膛和后背流着的汗水,在自己的娇喘中冲刺,眼睛里却总是那幺冰冷迷人。她知道,当快感侵袭两人时,两人都失去了平时的从容和优雅,相互释放着情欲,直到他烫滚的精子喷洒向她的子宫……正在胡思乱想间,已经来到小区门口,迎面撞上邻居的李太太,互相友好的打了个招呼,随意地问道:「我家那口子没有带什幺奇怪的女人回来吧?」李太太道:「呵呵,你看管得真严,高先生想偷吃都没有机会啊!」……陆夏兰脚步轻快地来到家门前,取出钥匙,一开门就看见客厅内一片混乱,到处散落着睡衣和内裤,纸篓里都是用过的纸巾。饭厅的桌上摆着两副碗筷,还有一些没来得及收拾的残羹剩饭。
  丈夫一向喜好乾净,甚至有点小小的洁癖,即使是她不在家的时候也会把家里收拾得乾净整洁。陆夏兰正在疑惑当中,耳边就听见卧室里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怀揣着不安的心情,陆夏兰悄悄靠近卧室门口。
  就在此时,陆夏兰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陌生的呻吟声:「噢噢……好痒……啊……插进去……快……嗯……「陆夏兰感到浑身都在发颤,没想到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感到很愤怒,同时又觉得很委屈。
  作为一个在男尊女卑的家庭条件下长大的女人,她知道男人总是花心的,尽管她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但是男人要出轨总是不讲道理的。尽管如此,她还是一直希望丈夫能全心全意的只爱自己一个人,如今,这个希望破灭了,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丈夫正在跟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卧室和床上激情忘我地交欢.
  愤怒容易让人失去理智,陆夏兰可以接受丈夫出轨偷情,但是,她无法接受丈夫把女人带回家里乱搞。因为这是她的家,她的领地,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领土,没有她允许,任何踏入的雌性生物都会被视为敌人,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就在陆夏兰准备跳出来捉奸在床的时候,高副帅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啊,阿兰(nan),我要进来了……」陆夏兰被突如其来的一喊吓了一跳,脚步一顿,并没有马上破门而入,而是透过门缝往里面偷看。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没让她晕过去。
  高副帅正赤身裸体的站在床边,而此时躺在床上的人对陆夏兰来说再熟悉不过,那个跟自己丈夫偷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夏兰的亲弟弟,陆家的三子——陆泽男!
  记得弟弟从小时候就喜欢跟在丈夫高副帅屁股后面到处玩,毕竟是男孩子,喜欢跟着男生混在一块也是很正常,没曾想几年过去了,弟弟跟丈夫的关系竟然好到发展到了床上!
  『我也没想到……怎幺会变成这样……(⊙_⊙?)』陆夏兰感到自己的大脑有点不够用了,先是遇到丈夫在她出差的时候在家里和别人偷情,然后发现小三竟然是个男人,还没等她处理完以上信息,又发现那人就是自己亲弟弟!
  从丈夫出轨到发现丈夫的性癖,再到弟弟的卷入,一系列的冲击差点令陆夏兰立足不稳摔在地上。
  不过,陆夏兰毕竟也不是没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她迅速的冷静下来,马上想到,一个是自己的丈夫,另一个是自己的弟弟,现在两人苟且在一起,如果这事闹大了,损失最大的就是自己,不但脸上无光,还会同时失去爱情、亲情,好不容易营造的这个家将会支离破碎。
  陆夏兰很想冲上去问个明白,但是冷静下来的她最终没有勇气这样做。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从小受到家里的溺爱,一直以来弟弟陆泽男都是品学兼优,成绩出众,加上家族遗传关系,相貌也相当俊朗,是陆家人的骄傲。然而现在,弟弟一身镂空的女装情趣内衣,就在丈夫胯下吞吐着他姐夫粗长的肉棒。
  感到自己的肉棒被小舅子湿润的嘴巴完全吞没,高副帅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哦……好爽……」
  陆夏兰目定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在眼前发生,结婚以来,除了几次丈夫强烈要求她口交以外,平时也不会主动做出如此羞涩淫乱的举动,没想到弟弟跟丈夫如此熟练地配合,看起来两人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看着丈夫的龟头在弟弟的吮吸中变得更加肿胀,而此时弟弟泽男看着丈夫的眼神也更加迷离和陶醉,他闭上眼睛,用灵动的舌头舔着,用嘴唇包裹着龟头,还不时用舌尖去刺激挑逗高副帅的情欲.
  陆夏兰十分清楚丈夫肉棒的粗大,同时也十分了解自己这个弟弟的口技,niniqu期待你的到來在弟弟还小的时候,曾经就来请教过陆夏兰关于两性的知识,对于自己的弟弟,陆夏兰自然是没有提防,结果那次被弟弟用口舌就把她送上了高潮,之后陆夏兰躲了陆泽男很长时间.
  陆泽男感觉到口中的阴茎在颤抖着往口中深入:「嗯,别急,我给姐夫再吹吹……」陆泽男轻轻用牙齿咬住龟头,舌尖又快又轻地舔着,接着用嘴巴上下套弄着肉棒,右手也握住阴茎上下套弄,左手则把玩着高副帅的阴囊。
  以陆夏兰对丈夫的了解,知道丈夫在弟弟销魂的口技下坚持不了多久了。
  陆泽男把肉棒整根吞下去再吐出来,手上的速度也随之加快,高副帅只感到肉棒一阵暴涨,忍不住伸手按住小舅子的头,呻吟的叫道:「快……快……要出来了……」同时用力将肉棒往喉咙深处顶去,低吼一声,炽热的精液猛然喷出。
  「嗯……呜……呜……嗯啊……咳咳咳……」被精液呛到的陆泽男一阵咳嗽把阴茎吐出,还在射精的肉棒却继续跳动着,精液「噗噗噗」的射在脸上,大量精液糊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看着弟弟跟丈夫在口交吞精这一幕,陆夏兰感到莫名的兴奋,她的一只手已经不由自主地伸进套裙内,饱满的乳房快要把衬衫的钮扣撑破,双腿间不知什幺时候已经是一片湿润氾滥,娇躯不自觉地扭动。
  「喔……真长……真粗……」弟弟的声音再次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把陆夏兰从失神中再次拉回现实。
  只见高副帅腰部一用力,挺得笔直的肉棒缓缓送进陆泽男的菊门,「啊!」随着阴茎的深入,陆泽男的身体不自觉的拱了起来,胯下的阴茎也随之膨胀、怒张,竟然已经情动不已。
  「啊……啊……好姐夫……坏姐夫……呀……你……要……搞死你的小舅子了……嗯……唔……」随着高副帅不断抽插的肉棒,陆泽男配合着发出浪叫。
  高副帅捉住陆泽男同样健美的裸体不停地来回抽插着,鸡巴越来越粗暴地撞击着陆泽男的菊花台,而陆泽男涨大的肉棒也紧随着高副帅的剧烈运动晃荡着。
  高副帅一手扶着陆泽男的腰,另一只手则握住陆泽男的鸡巴来回套弄。
  两人相互抚摸着对方每一寸肌肤,两张嘴,四片嘴唇忘情地吻在一起(画面太美,容我加个括弧冷静一下……),高副帅含住陆泽男的嘴唇拼命地吮吸,两人的舌头缠绕着、吸吮着,伴随着两人剧烈摇摆的臀部,一下一下的撞击都会使得陆泽男的叫声更加响亮,紧紧纠缠不清的雄性裸体、健壮的身躯、英俊的面容无时不在的散发着邪魅淫惑。
  陆夏兰第一次看见两个大男人亲密无间的基情四射,在亲眼见到弟弟陆泽男舔吸着自己丈夫的大鸡巴,而自己的男人毫不抗拒的享受着,然后还从背后猛烈地抽插着自己弟弟的菊户,两人的舌头相互交缠,双手在对方赤裸矫健的胴体上爱抚,陆夏兰突然觉得,自己居然并不反感这幅画面,而且隐约还带点小兴奋.
  不仅如此,陆夏兰还悲催的发现自己身下的蜜穴早已氾滥成灾,呼吸散乱急速,双眼迷离恍惚,一时之间立足不稳,竟然一下子撞开了原本就虚掩着的门.
  「停下……哦……饶了我……啊……再快点……我要射了……好……好舒服喔……啊……」「啊……哦……泽男,我也很爽……啊……我要……要像搞你姐姐那样……干你……哈啊……「高副帅一边叫着,一边在陆泽男的屁眼处疯狂抽动。
  此时房门被推开,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把正在发声淫叫的高副帅和陆泽男都吓了一跳,但两人的动作没有因此而停止,肉棒的抽插反而更加激烈快速。就在两人的目光定在门外的那张脸的那一刹那,同时大叫一声:「啊——」陆泽男当看到姐姐就站在门外时,心里一慌,一紧张,肛门没由来的一阵收缩,吊在胯下的鸡巴一阵抽搐,一股夹着腥臭气味的浓精「噗哧、噗哧」的撒向四周……高副帅的肉棒还插在陆泽男的菊花台里面,这时被陆泽男的肛门一夹,一阵悸动快感传遍全身,喷出了大量烫滚的精液,注入了陆泽男的菊花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