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現代奇幻]百花游龙传(全)-35

[現代奇幻]百花游龙传(全)-35

 时间:2018-06-13 11:11:12 来源:艳文阁 

[現代奇幻]百花游龙传(全)-35

第四卷:龙啸九天 第008章 报复
  “干什么?”
  那个带头的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回过头来恶狠狠的说到。
  “一个也不放走!”
  这句我却是对张天虎和宋明阳说的。
  张天虎和宋明阳早就看他们有气了,可是我没有说话,他们也没有动手,现在我有了话,张天虎已经一个箭步冲出了门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宋明阳却是跟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的安全。
  “你们还想干什么?”
  那几个小子看到我们三人竟然要把他们六个留下,都是一脸嘲笑地看着我们。
  “干什么!你们竟然敢欺负我的女人,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欺负我方大勇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我一边搂着方倩往前走,一边狠狠的对他们说到。
  “好呀!我们到是想尝尝!”
  那几个小子到是没怎么把我们三人放在眼里。
  “动手!”
  我大吼一声,放开方倩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那个敢摸方倩的那个小子面前,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我的铁拳已经打在了她的小腹之上,然后我又一退步,搂住了方倩由于没有准备而差点摔倒的身体。
  我的这个动作真是没有任何一点预兆,动作又是快如闪电,让那个小子根本就是没有任何防备,中招以后,马上痛的弯下腰,再也没有了移动之力。
  张天虎和宋明阳这时也不客气,有如虎入羊群一般。三两下已经把他们全都打翻在地。
  我搂着方倩走到他们的面前,柔声对方倩说道:“倩儿!刚才是谁欺负你了?”
  方倩看到他们这几个还是有如凶神恶煞一般的人,现在全都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不禁有些吃惊,过了半响才回过味来,恨恨地看了那个刚才让我打倒的那人说道:“就是他,他……刚才对我……动手动脚的!”
  这时西门雪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刚才嘱咐她我们不下去时。是不让她上来的,可是她还是放心不下我们,偷偷的跑了上来,看到我们已经制服了坏人,她也就走了进来。
  我把方倩交到西门雪的身边,走到那个小子的面前,可是他现在根本站不起来,痛苦的捂着肚子。脸上更是一副惊恐的神态。
  我蹲下身体,阴冷地说道:“刚才是你欺负倩儿吧?”
  “老大!这是一个误会。我不知道她是您老人家的女人,要是知道了,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碰她呀,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这小子现在敢情把我当成了一个黑社会老大了,不过对付他们这样的人,我现在还真是想用黑社会地方法来惩治他。
  “饶了你?好!我就饶了你!”
  说着话我已经用力一脚踩到了他的手上,顿时让他有如杀猪一般地嚎叫起来。
  “刚才就是你这只脏手敢碰我的倩儿,现在就把你这只手废了,我再放了你!”
  我一边说话,一边用力碾着她的手。
  “老大!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呀!啊……”
  俗话说十指连心。以我现在的力气踩在他的手上,真是让他痛彻心扉,可是我根本一点也没有怜悯之心,谁让他刚才敢欺负我最爱的倩儿。
  我自己伤了方倩一次,已经让我感觉负疚终生,我早就发誓。绝不让任何人再伤害方倩,没想到今天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他还敢对方倩动手动脚,真是让我对他的恨意像那熊熊大火一样。难以熄灭。
  我又用力一踩,只听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这个小子已经疼的晕了过去。
  我抬起脚又向那个刚才搂着方倩还拿刀的大汉走去,他刚才就已经受了张天虎的重击,现在还是浑身发痛,看到我对他们老大的残忍手段,早已经是吓的手脚发颤了。
  此时看到我向他走过去,心里顿时知道我要干什么,不顾全身地疼痛,一下子翻起身跪到我的面前哀求道:“老大!这不是我要干的,都是老大让我干的,你饶了我吧!真地不关我的事呀!”
  说着话,这个大汉已经开始给我磕起头来。
  看到他这一副脓包样,我本来不想理他,但是他刚才对方倩的凶猛样,真是让我想起来就恨恨的牙痒痒的,飞起一脚已经把他踢了一个四脚朝天,然后大吼一声,道:“都给我滚!”
  那几个小子如蒙大赦,也不顾身上的疼痛,连滚带爬的往门口拥去,也不顾那个老大了。那二十万更是扔了一地,谁也不敢去捡了。
  “把他给我带走,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听到我的喊出声,那五个家伙连忙把那个昏过去的老大拖了出去。
  等那几个人走了之后,我又把方倩搂在了我的怀里,温言安慰了一番。
  方倩这次是真受了委屈和惊吓,伏在我的怀里还是不停的哭泣,真是让我心疼不已。
  “这个就是方先生吧!这次真多亏了你救了我们!”
  一个男人的说话声从后面传了过来,我连忙转过头去,却见刚才缩在墙角的那个男人这时正在跟我说话。
  这个男人四十多岁,一脸苍桑之态不过从他的眉目之间可以看出,他以前必是一个美男子,而且还跟方倩有些相像,不用说他也就是方倩的父亲了,只是岁月的痕迹让他再也没有了昔日的风光。
  “方叔叔好!”
  现在我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失去理智,对方倩的父亲更是应该尊敬了,可是心里还是对他刚才方倩受地欺负之时。而不挺身而出心存芥蒂。
  方倩的父亲搓着手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我去见西门雪的父母之时,我都是有些小心翼翼的,可是现在方倩的父亲在我的面前却是有些拘束,就让我有些不自在了。
  张天虎和宋明阳这时已经把钱收起来重新收在袋子里,而我则是根本就对这些全不屑一顾,无意中看到那边抱着小男孩的那个妇女却是看着那个钱袋眼里放着光芒。
  “没什么,方叔叔。他们欺负方倩,我是绝不会答应地,即使不欺负方倩,就算是欺负到了你们头上,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谢谢……谢谢……”
  方倩的父亲现在可以说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来!快坐,你是方倩的男朋友,也就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
  这时那个妇女走过来对我们热情的说到。再也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
  方倩以前跟我说过她家里的情况,我知道这个妇女就是方倩的继母。而她一直对方倩也不好,所以我没看到她之前,我就已经对她的印象非常不好,现在看到她看到钱时那种贪婪的目光,我更是对她厌恶之极。不过看在方倩的父亲面子上,我也笑着对她问了一声好。
  我和西门雪坐了下来,方倩现在也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在她地父亲面前,她也不好意思再跟我那样亲热了,拉着西门雪的手坐在那里。
  “方先生在哪里高就呀?”
  方倩的继母这时一脸微笑的问我。要不是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还真会被她的笑容所迷惑,以为她是一个善良的母亲。
  “我只是一个大学生,还是方倩的同学!”
  我可不想在她的面前说出我的身份。
  “哦……那我就叫你小方吧?”
  看到我点了点头后,她又问道:“那小方地父母都是干什么的呀?”
  听她这样问,我马上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了。我现在带了两个保镖,而且拿出二十万一点也不费劲,她一定以为我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公子。
  “我的父亲早就过世了,我的母亲没有工作。现在还在家里养病!”
  我这也是拒实回答。
  方倩的继母听我这样说,满脸地惊讶之色,她实在是弄不明白我这样的家庭,而且还是一个大学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
  这时我也想起了今天本来是来接方倩的,还给她地父母还有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买的东西,转过头对张天虎说道:“张哥!麻烦你到车里把那些礼物给我拿上来一下!”
  张天虎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出去。
  “这哪里好意思!不用了!我……”
  方倩的父亲这时连忙客气的说到,不过说到一亲,我看到方倩的继母悄悄的捅了一下他,让他只好不再往下说了。
  一时我们也无语,待张天虎把东西拿上来时,我接过来一一递给他们,我买的东西自是没有便宜的东西了,每一件都是高档货,方倩的继母倒也是识货,拿着那些礼物真是笑得都合不拢嘴。
  “叔叔,阿姨,今天我是来跟你们提亲的,我想娶方倩,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意见?”
  本来我还想明天来正式拜访他们的,可是今天赶上了这挡子事,我也就顺便跟他们提一下了,另外看到方倩继母的那一副嘴脸,我也是心情不爽,也不想再跟他们拐弯抹角地说了,所以一下子就说明了来意。
  “好!好!”
  方倩的父亲这时连忙答应,看来对我刚才帮他们解围还是心存感激的。
  “那就谢谢方叔叔了,以后我一定会让方倩不再受到伤害,让她一辈子都快乐的!”
  “我知道你能照顾她,我现在是没有能力照顾她了!”
  方倩的父亲说到这里,神色有些黯然。
  方倩的继母这时插言说道:“方倩喜欢的,我们自然也不会反对,可是我们养了她这么大,也不容易,这个一些礼节方面吗……还是要有的!”
  她的话我哪里能够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不禁对这个女人的恶感更增,但是也不好拒绝,那样只会让方倩难堪,所以我谦逊的对她说道:“这个礼节方面的事我不太懂,还请方阿姨指点一下!”
  “哦……这个事情可不少,首先你们应该先订婚,那时你要给我们过一部分彩礼钱,然后等你们结婚时,我们再用这个钱来给方倩办嫁妆,这样钱还是还给你们了,只是让我们大家都有面子吗!”
  说来说去,她就是想从我的身上敲上一笔,不过我还是认真的对她说道:“那个彩礼钱多少为好呢?”
  “这个也不多!也就二……十万好了!”
  方倩的继母咬着牙说出了数字,眼睛更是往宋明阳手里的那个钱袋上瞄。
  “啊!”
  方倩和西门雪都是不由发出了一声轻呼,过彩礼在民间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一开口就是要二十万也是不多见的,所以她们才会这样吃惊。
  “没问题!我就先给你们过二十万彩礼钱吧!”
  我对宋明阳一示意,他已经把钱放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小方就是爽快,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这钱我们先帮方倩收着,等你们结婚时,我们一定会给方倩办一份丰盛的嫁妆的!”
  方倩的继母连忙把那个钱袋收了过去,脸上的兴奋之色再也掩饰不住了。
  “那到不必了!这些钱就留给你们花好了,也算是我对你们养育方倩这么多年的一份报答,我和方倩结婚时,我一定会一切都准备好的,一切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好!好!你们自己买更好,也能挑你们喜欢的买,那我们就不用帮你们操心了。”
  她这时已经绝口不提那二十万之事了,看来真是一个守财奴。
  我看了看外面,站起身来对他们说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还要回山去,也就不再打扰叔叔阿姨了!”
  “啊……”
  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方倩的继母脸上那有一点留我们吃饭的诚意,她现在一定是着急数着我给她们的钱了。
  “不用了,天黑不好开车,我们就先回去了,以后我还会来拜访叔叔阿姨的!”
  西门雪这时已经拉起方倩去收拾方倩的东西了,这时方倩的父亲像是有话要对我说,可是看了她妻子一眼,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待方倩和西门雪收拾妥当之后,我带着她们走出了这个让方倩很少开心的家。而方倩要走之时,才走到她的弟弟面前亲了那个小家伙一下,对她的父亲和继母竟然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宅男的性幻想乐园 多多爱成人用品 迷魂催情壮阳延时 欢迎光临!
第四卷:龙啸九天 第009章 母亲的责备
  坐到车上之时,方倩就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之上,两行清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我心疼的用力搂紧她的香肩,柔声在她的耳边说道:“倩儿!没事了,以后我一定不让你再离开我的身边,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老公!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方倩抱着我伏在我的胸膛之上痛哭失声。
  “好!咱们不回来,以后都不回来!”
  方倩在家里这次受的惊吓真是不轻,而她的父亲和继母可能也是让她伤透了心。
  看到方倩这样难过,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柔声对她说道:“倩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方倩轻轻点了点头,神情还是那样凄苦。
  “到我妈家去!”
  听我说了目的地,张天虎车头一甩已经向我在这里的家里驶去。
  我搂着方倩进了家门以后,直接把她带进了以前是我的,现在却是罗依依的房间,西门雪和张天虎二人却是在客厅里没有进来。
  “倩儿!还记得这个房间吗?”
  方倩四下打量了一下,脸上不由一红,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倩儿!这里是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也是在这里,我们有了缘分,这里有多少值得我们怀念的地方呀!”
  “嗯!”
  方倩轻声答应了一下。
  “那次在我的家里是我伤害了你。而当们再一次在一起时,我就发过誓,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今天让你还是受了委屈!我……”
  方倩抬起手堵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再往下说去,道:“老公!这不管你的事的,都是我爸他……输了钱,害得人家上门逼债!”
  看方倩的家里。我也能看出她的家里条件不是很好的,可是她父亲竟然一下子输了二十万。可真是够厉害地了,不过想到那几个家伙那时对方倩的态度,我忍不住又恨恨地说道:“我现在真后悔刚才就那样放他们几个走了,就算是把他们杀了也难消我的心头之恨!”
  方倩听到我发狠的语气,有些惊恐的抬起头来看着我,让我也马上感觉到我的话有些过分。连忙接着对她说道:“他们竟然敢威胁你,真是让我太生气了!”
  “老公!我也没事了,谁让我爸欠人家钱呢,他没有钱还。那些人自是要拿我这个当女儿的低债了!”
  方倩说出此话时真是伤心之极,看来那时一定还是有些事情让她很失望地。
  我不想让她再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把她搂在怀里让她在我的胸膛里找到一些安慰。过一会我又对她说道:“倩儿,你还记得那次你走了之后,落在这里的衣服吗?”
  方倩轻轻点了一下头,轻声说道:“我记得地!”
  我把方倩扶到床前让她坐下,然后到衣柜里找了起来,打开衣柜门,我就找到了方倩的衣服。因为她的那件白色地裙子上面套着一个透明的塑料口袋,那个胸罩也是在里面。
  这一切肯定是我那个可爱的妹妹罗依依做的了,这个小丫头如此细心,让我对她更是喜爱了几分。
  摘下那件裙子,我把它拿到方倩的面前,说道:“倩儿!你看!这个裙子,还有胸罩,我都是一直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就是等有一天能当面还给你,现在我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方倩抚摸着那件裙子,似乎又回忆起那时的情景,脸上不禁又泛起了一丝红晕。
  “倩儿!一会我们就回家里去,我妈还在家里等着我们,以后有她疼你,你就有了一个亲妈了!”
  “嗯!老公!我们回家!那才是我的家,我永远也不要离开那里!”
  方倩的语气里说不出来的坚定,看来似乎也不再为刚才的事而伤心了!
  我搂着方倩出来之后,西门雪马上走过来拉住方倩的手,一脸的关切之色。
  “雪儿姐姐!我没事了!”
  方倩柔声对西门雪说到。
  “那就好!以后就让老公保护你,就不会有人伤害你了!”
  看着她们姐妹情深的样子,我心里真是一阵感动,有这样好的女朋友,我真是一生别无所求了。
  等到了我自己的别墅门口之时,我心里却是犯了嘀咕,母亲还不知道方倩之事,我现在贸然地把方倩也一起接了回来,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这另外一个儿媳妇?
  不过事以至此,不行我也就合盘托出了,到时她老人家要打要骂也就对我吧,只要不让这几个女孩受到伤害也就可以了。
  “哥!你才回来呀!啊!婕子也回来了,过年好呀!”
  罗依依看到我们的车开进来,就跑出来迎接我们,看到西门雪更是笑着问好。
  “好!来!嫂子给你一个红包!”
  西门雪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交给了罗依依,马上让她高兴的叫了起来,道:“还是嫂子好呀!”
  这时这个小丫头也看到了我身边的方倩,马上凑到她的面前说道:“这个一定是方倩嫂子了?”
  方倩这时也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连忙把目光转向我。
  “别调皮,你这个嫂子面嫩,要是让她不好意思了,我就打你的屁股!”
  我怜爱的抚摸了罗依依的头一下,同时也是告诉方倩承认也无防的。
  方倩这时也不知道从何处变出了一个红包交给罗依依笑着说道:“这个是小嫂子给你的。愿我们的小妹能够天天开心!”
  “耶!小嫂子也是好人呀!要是大嫂和三姓也在这,我那我也就发达了!”
  罗依依到不是喜欢钱,可是她对这种过年的气氛还真是喜欢的很,压岁钱自也是多多益善了。
  “好了!我们进去吧!你不冷呀?”
  “不冷!在哥的身边,我感觉很暖和呀!”
  这个小丫头离我最近,我身上调节气温的功能也是让她很是受益。
  “好了!你不冷,你两个嫂子还冷呢!”
  说着话,我们已经走进了别墅里。
  母亲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西门雪连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道:“妈!过年好!祝您老身体健康!”
  “好!好!快过来坐,让妈看看!”
  母亲笑着把西门雪拉到身边仔细地看了起来。
  “不错!小雪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母亲一边拉着西门雪地手,一边高兴的说到,看来她对这个儿媳妇真是满意地很。
  这时我对方倩使了一个眼色,方倩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走到母亲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轻声说道:“妈!过年好!”
  这一声妈虽然说的声音非常小,但是也是让母亲听了大感惊奇,看着她又看看我。不解地问道:“这个小姑娘是……”
  我走到母亲的面前,拉着方倩地手对她说道:“妈!这个是方倩,她……也是你的儿媳妇!”
  母亲听了我的话。真是惊讶不已,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让方倩在那里真是有些委屈,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西门雪这时也是乖巧,马上过来把方倩拉到了母亲的身边,柔声对母亲说道:“妈!我和方倩都爱大勇,而大勇也爱我们。所以我们都同意跟大勇在一起地!”
  “你们……一起?”
  母亲左看一眼西门雪,右看一眼方倩,显然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妈!你看看你,把我小嫂子都弄哭了!”
  罗依依这时跑过来扶着方倩的肩膀对母亲说到,而她现在甚是得母亲的宠爱,所以说话也是大胆地很。
  “哦!”
  母亲本就是一个善良之人,这时看到方倩那委屈的样子,顿时大起怜爱之心,连忙拉过方倩的手说道:“你看看我,把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都弄哭了,来,妈给你一个红包!等回头妈再给你好好准备一个见面礼!”
  “谢谢妈!”
  方倩脸上的委屈之色还未尽褪,不过还是接过了母亲递过来的红包。
  “好孩子!妈刚才只是有些不知道情况,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怪也怪那个混小子,这么大地事也不跟我事先说一声,要我也先有一个准备呀!”
  看母亲把矛头指向我,我也是乐于承受,连忙对母亲说道:“是……都是我不好!”
  接下来母亲就跟方倩唠起了家长,顺便问了一些方倩的情况,方倩也是逐一拒实回答,当母亲问到她家里的情况之时,方倩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凄然的神色,但也是把家里的情况一一对母亲说了。
  这时王阿姨喊我们过去吃饭,母亲拉着方倩和西门雪二人说道:“走!我们去吃饭,今天两个儿媳妇一起来,我们可要好好庆祝一下!”
  方倩这时也不像那时那样委屈了,低着头跟母亲一起走进了餐厅。
  吃饭时母亲倒也是尽显婆婆风范,一会儿给西门雪夹快肉,一会又给方倩夹块鱼,一点也没有偏心的意思,让方倩也慢慢融入到了这种亲情之中。
  吃过饭后,大家又聊了一会天,母亲借口说累了就要上楼休息,不过上楼之前,她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身为她的儿子,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在她上去不久,我也跟了上去,走进她的房间。
  这时房间里只有我们母子二人,母亲竟然伸出手捏住了我的耳朵,这个动作可是很多年没有了,让我真是有些吃惊,连忙对母亲说道:“妈!你干吗呀?”
  “我干吗?你这个臭小子,有点钱怎么就学坏了,还学起人家包二奶了!”
  “妈!看你说的!我们哪是那种关系呀!要是包二奶,我也不会把她领回来呀!”
  “那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我看那个方倩可是一个好孩子,你可不能骗人家呀!”
  方倩和我的事,我还真是不好跟母亲说,只好编了一个故事,说我们是在学校里相爱的,也是在我没有钱时相爱的,所以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她所说的那种包二奶的事。
  “唉!可是你以后要怎么办呀,现在都是一夫一妻制,你这样做是要犯重婚罪的!”
  母亲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可是现在我可是特权阶级,这点根本就不算事了,于是我笑着对母亲说道:“妈!你放心吧!上次我去见孙主席时,他就已经知道我的事了,他都说了这件事现在不算什么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在一起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妈也看出了方倩是真心对你的,就是怕你因为这事要是犯了罪可就不好了,要是主席都默许了,妈也不多说了,只是你以后可不能负了人家!”
  看到母亲不再生我的气,我笑嘻嘻的搂着她的肩膀说道:“妈!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别人对我一个好,我就会还给人家十个好,她们现在这样对我,我是会一辈子对她们好的!”
  “这还差不多,刚才你可真是把我吓坏了,一下子给我弄出两个儿媳妇!”
  母亲这时抚着胸口,脸上还有嗔怪之意。
  “妈!我……”
  这时我空想到白婕刚才看到母亲对方倩和西门雪的态度时,脸上也有一丝失落的神色,而我把方倩告诉了母亲,却是不把她们也不告诉母亲,实在是一件有欠公平之事,想到这里,我壮起胆子对母亲说道:“我……其实你不止两个儿媳妇!一共有……五个的!”
  “什么?你说什么?五个?”
  母亲又一次伸手捏出了我的耳朵,虽然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可是我还是站在那里任她捏住住。
  “妈!她们也都是跟方倩一样,白婕就是其中一个!”
  “啊……”
  母亲又是惊叫一声,过了一会却是放开了我的耳朵,瞪了我一眼说道:“我说的吗,小婕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原来你们早就已经……现在就是瞒着我了!好!我现在就下去问问我这个乖女儿,她竟然也跟你串通看来骗我!”
第四卷:龙啸九天 第010章 母亲的儿媳妇们
  “妈!是我不让她说的!你别怪白婕!”
  我连忙拉住母亲不一记下去问白婕。
  母亲转头看着我那慌乱的模样,忽然卟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个臭小子,主席都不管你,我也不管你了,我是去让她从叫妈,这个妈可跟以前不一样的!”
  听到母亲这样说,我的心算是放下了,搂着母亲说道:“我就知道妈最好了!”
  母亲这时停下脚步,重新走到床边坐下,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大勇!妈知道你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孩子,可是现在一下子有五个,你能照顾得过来吗?还有她们之间会不会争风吃醋呢?一个家里最重要的就是和睦,要是弄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的,那可就不是福了!”
  母亲的担心我很理解,可是她不知道我们在一起时是多么开心,再加上以她也是一个女人来说,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家会不和了。
  “妈!你就放心吧!她们几个都是非常合得来的,重来也没有吵过架,更没有你说的那种事发生的,我对她们每一个人也都是一样!”
  “那就好!不过你们这个样子,我还是很担心,你是男孩,我做家长的是不会说什么了,可是她们的家长呢?也会同意他们的女儿跟别人一起嫁给你吗?”
  母亲一句话就说在了要点上,白婕到是没有什么说的,她就是一个孤儿,自己的事情可以完全自己做主。
  方倩虽然有家,可是那个家对她来说意义也不大,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西门雪的父母虽然同意我们在一起。可是要是知道我还有那么多女孩跟着我,他们还同不同意西门雪跟我在一起也是一个未知数。
  我和杨若彤的事更加是前途未卜,因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家里地情况,更是无法知道她的父母会是一个什么态度了。
  韩冰就不用说了,就是因为她母亲不同意。而直到现在也没有办法跟我团聚。
  看着我皱着眉头,苦着脸,母亲就看出了我的心思,温言对我说道:“大勇,你和她们之间的事,虽然表面上别人是无权干涉的,你们在一起时可能也甚是开心,可是现在还是有很多世俗之事横在你们的面前,你以后要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如果要是解决不好。你却是就这样跟她们不清不楚的在一起,你不是害了她们吗?”
  母亲的话更是让我有些发傻,以前我还真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妥呀。
  “她们要是喜欢跟你在一起,妈也会一视同仁,都会把她们当成我的好儿媳。妈是不会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的!”
  听了母亲的话,我心里算是安下了一些心,只要她同意我跟她们在一起,我就有信心克服一切困难跟她们走到一起去。
  “好了!不多说了!有些事你还是好好想想再做,不要只是图一时痛快而酿成大错,我现在去看看我的小婕儿媳妇去!”
  母亲说着话。已经率先走出了房门,我也连忙跟着她走了出去。
  “妈!你不是要休息吗?怎么又下来了?”
  的肩膀亲热地说到。
  “呵……妈有点事!”
  母亲走到客厅里,那三个女孩顿时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妈!”
  “唉!”
  母亲满脸笑意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在她们之间坐了下来。
  “小婕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呀?”
  听了母亲的话,白婕马上把目光投向了我,看到我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脸上马上泛起了一片晕红,道:“妈!都是我不好!我怕您老人家会生我们的气!”
  “我哪能生气呀,我多了个儿媳妇,那是一件高兴的事。我不会怪你们的!”
  白婕听了此话,脸上不由一喜,清脆的又叫了一声:“妈!”
  “唉……”
  母亲拉长了声音答应了一下,又道:“这一声可是跟那时不同了,妈听了心里更高兴了!”
  看着白婕欣喜的面容,我现在突然又有了一丝感悟,她们是如此爱我,就算是我们之间有再多的困难,我也都会为了她们以后天天能有这样的笑容,我也要努力把她们全都留在我的身边地。
  “大勇呀!现在是三个,那两个我什么时间才能看到呢?”
  “有一个是杨若彤,也就是我们工厂里的厂长,她过两天就能回来的,到时你就能看到她了!”
  “哦!是她呀,这个女孩很有能力地!”
  母亲也见过她,所以听我一说也就想起来了。
  “还有一个就是韩冰了,她现在出国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等她回来了,我再带她去看你!”
  韩冰什么时间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我也不想让母亲知道我和韩冰这间的波折,那样会让她为我担心。
  “这个女孩也很不错,大勇,你还真是会选呀,怎么一个比一个漂亮呀!”
  母亲的话里竟然也有了调侃之意,让我真是有些惊讶,而方倩她们却是脸上通红,不好意思看母亲了。
  母亲现在可是开心的很,跟她们三个聊到甚是欢快,而我则是和罗依依坐在一边愉快的听着她们聊天。
  一直聊到十点多,母亲才抵受不住困意,再加上几个女孩的好言相劝,她才上楼睡去了。
  “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就跟妈说了我们的事,这让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呀!”
  看母亲走了,白婕忍不住小声地埋怨起我来。
  “婕!我告诉了母亲,方倩是我的女朋友,当然也不能把你们拉下,在我的心里,你们都是一样重要的!”
  “哦!好感动吖!哥竟然还真是一个大情圣呀!”
  听了我的话时。她们三个的脸上本是充满了柔情蜜意,可是罗依依的这一声顿时让她们笑了起来。
  “你哥可不就是一个大情圣,现在还有排着队想跟她呢!”
  西门雪现在心情大好,搂着罗依依开起了玩笑。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谁在排着队,你不要败坏我在依依心目中的伟大形象好不好!”
  “呵……哥!你现在在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形象了!”
  罗依依的话顿时让我目瞪口呆。这个小丫头可是一直对我崇拜地很,不会因为我多给她找了几个嫂子,她就会改变看法吧。
  “哥!你现在简直就不是一个人了!”
  罗依依说完此话,看着我那个吃惊的模样,不由笑着对我说道:“哥!你现在不是人,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一个神了!”
  后面这句话,小丫头说的真是认真之极,一点也看不出她有任何一点恭维或者是开玩笑的意思。
  方倩她们听到罗依依这样先抑后扬的说话方式。着实把我捉弄了一番,此时都在那里笑出了声,而我现在对她的捉弄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反而真是自豪的很,有这样一个崇拜自己的小妹妹,还真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哥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我轻抚着这个小丫头的脑袋,心里满是柔情。
  “不管别人怎么说,在我的心里,哥就是最好的!是谁也比不上的!”
  罗依依抬起头来,满脸倾慕之色地看着我。
  “也就你这个傻丫头才会认为哥好!”
  “谁说的,你要是不好。怎么会有这么多嫂子跟着你,对不对嫂子们?”
  罗依依说到后面,已经是对着方倩她们三人说了。
  “是!你哥最好!”
  看到她们赞同她的观点。小丫头又是一脸兴奋地看着我,真是显得可爱之极。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们也上楼休息了,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我就来到了方倩的房间,而方倩看到我地到来,脸上虽然有惊喜的神色。但是很快又被一种愁绪所代替。
  我上床把她搂在了我的怀里,然后柔声对她说道:“倩儿!不要想那么多了,以后有老公照顾你,就再也不会有人能够欺负你了,不要再伤心了!”
  方倩往我怀里缩了一缩,有些伤感地对我说道:“老公!我真的很伤心,那几个坏人抓着我的时候,我爸本想冲上来,可是那个女人一拉她,他就不管我了,他就不要我这个女儿了!”
  说完此话,方倩的眼里已经全是泪水,伏在我的怀里就哭了起来。
  她的话让我也很是气愤,做为一个父亲,在女儿受到威胁之时,竟然只顾着自己的安危,而弃女儿于不顾,这哪里像一个当父亲地样子呀!不过我现在可不能再批评她的父亲,那样只会让方倩更伤心。
  “好了!现在不都是没事了吗!”
  我一边用力搂紧她,一边抚着她的长发和后背,好让她在我的怀里得以最大的安慰。
  方倩伏在我的怀里哭了一会,大概是发泄够了,慢慢的也就止住了哭声,抬起头来问我道:“你怎么不问问我我爸为什么会欠了那么多钱呀?”
  “无所谓了,他毕竟是你的父亲,要是有困难我怎么也要他的的!”
  “我爸跟他们赌钱,结果输了他们二十万,人家来要钱,我们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呀,我就把你给我的卡给他们了,可是他们说这些钱只够利息,非得还要二十万,还心……”
  还说要是不还钱,就把我卖到……”
  $下面的话方倩是现也说不出口了,让我真是心疼不已,又把她搂了过来,恨声说到:“我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些人那么要帐就不行,竟然敢拿你来做人质,我真是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更狠的教训他们!”
  “那时看到我爸不来救我,我本能的就想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看到方倩对我这样有信心,我的心里真的很感动,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温柔的对她说道:“你说的对,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弃你不顾的!”
  “嗯!我知道的!”
  方倩这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说话也不那么伤感了。
  “倩儿!今天你又认了一个妈,应该高兴才对,我们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好不好?”
  “嗯!”
  方倩用力的点点头,然后脸上已经是满是幸福之意的对我说道:“妈真是一个好人,我感觉很轻松!”
  “我妈从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人,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人把我拉扯大,我一直都是很敬重她的!”
  “她的你的母亲,也就是我妈,我会好好孝顺她的!”
  听到方倩这样说,我真的是很高兴,现在有多少婆媳不和的事发生,而这些女孩无论哪一个我感觉都不会跟母亲发生那样的事,真是让我很是心安。
  今天晚上我就搂着方倩那样睡去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搂着一个女孩而没有发生任何事就睡觉了,主要就是因为方倩今天遇到的事都太伤她的心神,我也就想让她在我怀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第二天我开着车带着她们到市内转了一圈,现在只有很少的商场开门了,看来中国人还是把春节看的非常重,这时也都不想着赚钱了。
  不过大街上到是很热闹,不少群众自发组织的艺术团体都在大街上演着精彩的演出,虽然不是很专业,但是也让我们看的兴趣盎然。
  看了一会,我们又去逛了一会那几家这时还想赚钱的商场,而白婕却是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主动给罗依依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小丫头虽然一个劲的说不好,可是待白婕给她买下来,小丫头已经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有白婕做表率,西门雪也不落于人后,西门雪给罗依依买了一部最新款的手机。
  看到方倩这时那一副为难的样子,我顿时想起来她现在已经没有钱了,偷偷的往她手里塞了一把钱,方倩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就带着罗依依又选了几套高档的休闲装。
  罗依依今天可真是满载而归,一个劲的夸三个嫂子好,让母亲和方倩三人也都是开心不已。
第四卷:龙啸九天 第011章 陈凤出了车祸
  在初六时,杨若彤也赶了回来,而在回来之前我在电话里已经跟她说了我们的事已经告诉了母亲。
  杨若彤不愧是八面玲珑之人,一口一个妈的叫着,很快就得到了母亲的欢心,跟她也是亲热不止。
  初八工厂就要开始正式生产了,在初七时,我就把母亲和罗依依送了回去。
  母亲离开我到是没什么,可是离开这几个可心的儿媳,还是让她很是伤心,这四个女孩连忙答应母亲,只要求有时间就回去看她,她才是高兴起来。
  罗依依对我真是万分依恋,虽然此次是满载而归,可是离开我还是让她很是难过,从打上车之后就依偎在我的身边,就想多在我的身边多呆上一会。
  而我对这个妹妹一直是宠爱有加的,所以也是怜爱的搂着她。
  “哥!等我上大学时,我也要在这里上学,那样就能跟你还有妈在一起了!”
  我弹了她的小脑袋一下,笑着说道:“你这个小丫头,你的成绩那么好,要是想考一个比较好的学校还是有机会的,到时去那里岂不更好!”
  “我不吗!到哪里上学,回来我也是要到你的工厂里工作的,我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再说了,小嫂子不也是在上学,可是她都是你们工厂里的人事部长了,到时我也要来当个官!”
  “哈……你呀!等到时再说吧!你要是能考上一个重点大学就去上,如果是一所普通大学,那想到我这里来也行!”
  “我就知道哥最好了!”
  小丫头把头靠在我的肩上,一脸幸福之情。让母亲看了也是高兴不已。
  把母亲和罗依依送回家之后,我们的工厂也重新开始了正式生产,一切很快就进入了正轨,销售额也是逐月增加。到了三月份之时。我们的当月销售额已经达到了八千万,利润更是达到了两千万。
  这让我们工厂里从上到下都是高兴不已,大家的干劲更是足了,而在那个小厂里的利润也很是可观,他们每个人都先分了五十万,我本来能多的多一些,可是我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大厂,这点小钱却也是不再放在眼里了。也跟他们拿了一样地钱,这让大家都很是高兴,都在想着去怎么花了。
  这段时间,陈凤地病情日见好转,已经是没有什么大碍了,我也和韩冰商量着她什么时间回来了。
  这天半夜二点,我正搂着方倩和西门雪睡的正香,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声。马上把我惊醒了,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韩冰的电话,我的心里不由一抖,韩冰从来没有这时给我打过电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老公!我妈……她……她……”
  韩冰说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更是让我着急万分。
  “你别急,有什么事快跟我说!阿姨怎么了?”
  “她发生……车祸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急救呢!哇……”
  韩冰这时再也忍不住,失声痛苦了起来。
  “别急!别急!”
  嘴上虽然劝韩冰不要急。可是我现在心里也是急的很,又问她道:“那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只是有些轻微的擦伤,可是妈……妈她真的很重,流了好多血呀!”
  韩冰的声音里透着恐惧,看来她也是被吓的不轻。
  “我马上就去你那里,你不要急,也要保持电话的通畅。到了那里,我好联系你!”
  听到她没有什么事,我也算是安了心,虽然我和陈凤有隙,可是这时我也不能再记前嫌了。
  “嗯!老公!你快点来,我现在一点主意也没有!”
  韩冰现在真的是很无助,要是在国内陈凤的身边肯定会围上一群人的,可是那里她们举目无亲,又到哪里去寻求帮助呀。
  “好的!我马上就订机票!现在你一定要冷静,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待韩冰挂了电话之后,我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抓起衣服就穿了起来。
  “老公!韩冰怎么了?”
  西门雪和方倩这时也坐了起来,着急的问我。
  “她母亲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里急救呢!”
  我一边套着衣服,一边心急火燎地对她们说到。
  “啊!”
  她们二人也是大惊,不过西门雪还算冷静,问我道:“那你现在是要去加拿大了?”
  “嗯!我必须马上去,我不能让韩冰一个人面对这样大的事,我一定要陪在她的身边!”
  “那我陪你去吧!”
  西门雪说着话也要起来穿衣服,而方倩也是跟着要起来。
  “不用你们去了!我自己去就行了,工厂里的事还需要你们!”
  虽然我心里很急,不过现在也不是那惊慌失措了。
  “那你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呀!”
  “没事的!张天虎和宋明阳会跟我去的,对了!让任玲也跟我一起去,有她在,办什么事也方便一些!”
  这个女秘书可是非常能干地,什么事交到她的手里都会帮我办得好好的,所以我现在已经不知不觉中对她有了一定地依赖,这次去韩冰那里,马上想到把她也带上。
  说着话,我已经拿起手机给任玲打起了电话。
  “方董!有什么事吗?”
  任玲明显的睡意正浓,不过是我的电话,她的口气还是没有什么不满的。
  “你马上帮我订四张去多伦多的机票,越快越好,然后你也跟我一起去!”
  虽然我没有说明原因,但是任玲对我的吩咐马上应承下来,道:“好!我马上去办!办好了我给您打电话!”
  待我打完了电话,西门雪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安慰我:“老公!不要急!不会有事的,韩冰都没有事,阿姨也不会伤的太重的!”
  其实我到不是太在意陈凤的伤势,我现在最担心地还是韩冰现在一定是孤苦无依地。我尽快到那里。才能让她心里有个依靠。
  我担心陈凤出事,就是怕韩冰伤心,所以现在我也是在祈祷陈凤最好是不会有事了。
  “我没有事的,你们就放心好了!我去下面找张天虎和宋明阳,你们再睡一会!”
  可是她们现在哪里还有睡觉得心思,也穿上了衣服跟我走了出来。我们的响动惊醒了白婕和杨若彤,这时也打开门看看是怎么回事,看到我穿的整整齐齐的。她们也知道我必是有事,全都惊讶地看着我。
  在西门雪给她们讲了韩冰的母亲之事时,任玲已经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最早地一趟班机也要在上午十点钟才有,看看表,现在才是凌晨二点钟,到十点还有八个小时,不过任玲还告诉我。我们要出国,必须要办签证的,没有签证,我们是根本没有办法登机的。
  她的话更是让我急的要死,而任玲也告诉我,她是肯定没有能力马上办好此事的。
  这可怎么办。签证可不像在区里办点什么事,只要给区长和区委书记打一个电话,他们立马给我办得妥妥当当的。这可是要经过好多手续的。
  正当我急地乱转之时,张天虎和宋明阳一起走了出来,看到他们我心里突然有了希望,他们的身份特殊,或许能有办法的。
  当我把我要去多伦多的事跟他们说了以后,张天虎马上对我说道:“没问题!方董,就这点事。我一定帮你办好,明天九点前你到机场,我们在那里会合。
  “真是太好了!那我可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了!”
  “方董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时间也挺紧地,我马上就去办!”
  张天虎说着话已经冲到了门外,开车就走了。
  宋明阳看我还有些担心的样子,语气坚定的对我说道:“放心吧!这点事对我们特种部队来说,还是好办地!一定不会耽误你的事!”
  听他这样说,我才心里有点底气,不过也没有心思现上楼睡觉了,坐在客厅里等着时间过去。
  她们四女也都是穿整齐的坐在我的身边,一个是担心我,另一个也是担心韩冰会挺不住,她们也只能在这里默默的支持了。
  看到她们也在这深更半夜的陪着我,我心里真是很感动,对她们柔声说道:“离天亮还早的很呢,你们去睡吧,我只想在这里坐一会!”
  “老公!韩冰是你的一个爱人,也是我们的一个姐妹,我们现在也是跟你一样的担心,又哪里能够睡得着呢,我们就在这里陪你吧!”
  西门雪的一句话让她们都是频频点头,而她们这样更是让我感动,我想远在大洋彼岸的韩冰也一定会感觉得到她们这种深厚的姐妹情义的。
  到四点多的时候,韩冰又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告诉她我出发的时间,同时也问了陈凤的情况。
  陈凤现在还是在抢救室里,现在的情景也不是太乐观,韩冰现在也只能在抢救室外等消息,我安慰了她一番,又让西门雪几个人跟她说了两句,这样也好让她的心里能够得到一丝安慰。
  在众女的劝说之下,我勉强的吃了点早餐,吃过早餐之后,张天虎打来了电话,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要我们到机场,然后机票和签证就可以拿到手了。
  我心下大喜,又给任玲打了一个电话,要她准时到机场,她也是痛快的答应了。
  在出发前,几个女孩自然是对我一番嘱咐,让我充分领略到了她们的温情。
  张天虎办事果然可靠,到了机场里我们只是简单的履行了一下必要的手续,就顺利的拿到了机票和签证,真是让我对他大是感激,而他却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任玲这时坐到我的身边,悄声问我:“方董!我们这次去多伦多做什么,也好让我有一个准备!”
  想起这纯是我的私事,现在却是要让她跟我跑一趟,不由心中有些愧意的对她说道:“我的女朋友的母亲出了车祸,我现在要到那里去帮她,而我的英语又不好,所以才想让你到那里帮我一下!”
  “身为你的秘书,这就是我的工作,我一定会做好的!”
  看到任玲这样说,我也就好受了一些,这个秘书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了,还真是要感谢那时方倩把她留在了我的身边。
  “到那里,很多事还是要你去跑的!”
  “我知道,方董你就放心吧!”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上了飞机,我本来还是第一次坐飞机,本应有一点新鲜感的,可是一想到韩冰在那里等待我地到来,我的这种心情也是一点也没有了。
  在飞机上是不能打手机的,所以我也只能是干着急,最后也是有些疲倦的睡了过去,等到醒来时,飞机已经到了多伦多的上空。
  下了飞机,我连忙给韩冰打了一个电话,而她也很是焦急,告诉我了具体地址后,我们一行四人就连忙赶到了韩冰所在的医院。
  在路上一切都是任玲在安排,听她英语的口语,好像比那些当地人都好,这才让我们很是顺利的找到了韩冰。
  “老公!”
  韩冰看到我,一下子冲过来扑到了我的怀里痛哭失声。
  我紧紧的搂着她,轻声在她的耳边说道:“好了!老公来了!有什么事让老公帮你做!”
  “嗯!”
  韩冰在我的怀里慢慢的止住了哭声,轻声答应了我一声。
  “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妈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
  韩冰带着我们到了重症监护室,透过巨大的透明玻璃窗,我看到陈凤此时正倒在病床之上,而她的身上接了很多的管子,管子的另一边接到了放多仪器之上。
  她的脸上现在毫无一丝血色,头上更是紧紧的包着一圈绷带。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担心的问韩冰:“阿姨是撞到了头吗?”
  韩冰点了一下头,黯然的对我说道:“是的!刚才就是做的开颅手术!”
  “那你有没有问医生,手术后的情况怎么样呀?”
第四卷:龙啸九天 第012章 心灵的依靠
  “医生说手术是成功了,不过危险期还没过,就算是危险期过了,我妈也不可能跟以前一样了,很容易留下……后遗症的!”
  说到这里,韩冰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陈凤出事,真是让她伤心不已。
  “我相信阿姨一定会吉人天相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真的么?”
  韩冰现在真的是无助,听我们样一句安慰的话,感觉我说的就是事实一样,脸上已经是一副期待的神情。
  可是我却是对我的话一点信心也没有,陈凤以前的所作所为我也是从孙萍那里略有耳闻,她这个人在国内时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事没做多少,但是持强凌弱的事可是没少干,要不然她也不能在黑白两道通吃。说她吉人天相,这也是自欺欺人罢了!
  “放心吧!阿姨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扶着韩冰坐到了监护室门口的长椅上,韩冰把头靠在我的身上,疲倦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竟然是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天,她一定是身心交瘁,疲惫不堪了,现在看到我来了,她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了起来,因此马上睡意就袭了上来,再也坚持不住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真的是很心痛,突遭这样的变故,就算是一个再能干的人,也会惊慌失措的,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女孩。
  我把她搂在了怀里,好让她睡的舒服一些,可是我一动,韩冰的身体马上一阵颤抖,直到我拍了她几下后背,她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方董!我看你还是把韩冰小姐送到宾馆里去休息吧!这样她是得不到好好休息的!”
  任玲说的很有道理,我也就让她去安排此事。
  等任玲把房间安排好之后,我抱着韩冰想要起来,可是韩冰竟然马上醒了过来。挣扎着就想下来。
  “我现在带你去宾馆好好睡一觉!”
  我柔声在她的耳边劝她。
  “不!我要在这里陪着我妈!”
  韩冰还是有些执拗的不想离开。
  “听话!我来了。这些事就交给我办好了!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睡上一觉,把自己地精神养好,这样明天才能再来看看阿姨。或许你明天再来时,阿姨已经醒来了呢!”
  韩冰虽然还是不想走,但是睡意又一次上涌,再加上对我的信任,也就让我抱着她一直来到了宾馆。
  把韩冰安顿好之后,我和任玲又跑到了医院里,找到了陈凤的主治医生。
  这里的医生到是很客气,仔细地向我们介绍了陈凤的病情。
  陈凤的伤主要就是因为撞车。而让她的头撞在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之上,而引起的颅内出血,现在淤血已经清理干净,按理说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可是人的大脑是一个最复杂的东西,这样严重的撞击很有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后遗症的,其中失忆,痴呆等现像具最常见的“陈凤将来会如何。那可真是要看天意如何了。
  知道这种情况,我也算是安了一些心。不管怎么说,陈凤只要还活着,韩冰就不会那么伤心。至于那些后遗症对于生命来说也就不太重要了。
  接下来我又问了陈凤何时能够醒来,医生也告诉我了,因为是开颅手术,所以陈凤不可能那么快醒来的,最快也是要明天中午才能醒来。
  虽然那个医生的话。我也能听懂一些,但是对于我那半铫子水平的英语,还是无法跟他勾通的,这一切都是任玲给我翻译地,让我也真是很感激她。
  今天陈凤不能醒来,我也就没有了在医院里的必要,因为时差地关系,现在多伦多虽然只是下午,在国内可都是半夜了,这就相当于我们一天一宿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为了韩冰我到是无所谓了,可是让任玲和张天虎他们二人也跟着我这样,我就有些不安了,跟她们回到宾馆以后,看到韩冰仍在沉睡,我就让任玲安排了一桌饭菜,在房间里吃了起来。
  吃过饭以后,我们也是没有什么事,就让她们去休息了,而我则是到了韩冰的房间,倒在她的身边对她凝神了起来。
  三个月不见,韩冰比那时清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现在她的眼角还有着泪痕,让我真是大感怜惜,忍不住轻轻的抚着她的秀发。
  “妈!你醒醒呀!你不要扔下我呀!”
  韩冰突然惊叫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老公!你快来帮我呀!我好怕!”
  韩冰的眼里又涌出了泪水,不过眼睛却是没有睁开,看来她这是在做梦了。
  看着她因为恐惧而有些扭曲地容颜,我更是心疼不已,把她搂在了回里,好让她得到一丝安慰。
  韩冰伏在我的胸膛之上,大概是真的感觉到了安慰,紧紧抱住我,不一会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
  我和韩冰前前后后也有五个月的时间没有在一起了,再一次搂着她,我的心里真是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在心里对她说道:“冰儿!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也不会再让你感觉无助了!”
  韩冰似乎听到了我心里的声音,此时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她的脸上还有刚才的泪痕,显得很是凄美。
  我现在也是有些疲倦,搂着她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待到我醒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在我醒来时,韩冰也跟着醒了过来,看到正倒在我的怀里,她一下子坐了起来,惊慌的问我:“老公!我妈怎么样了?”
  我坐起身来搂住她的香肩,柔声说道:“阿姨现在正医院里,明天下午就应该能醒过来的。”
  韩冰听了我的话,不由惊喜地问道:“是真的吗?”
  “是真的!”
  接下来我又把医生对我说地话跟她说了一遍,让韩冰一直惊慌的表情才舒缓了许多。
  “老公!我要去看看我妈!你陪我去好不好?”
  韩冰的这种心情我很是理解。我母亲那次做完手术之时。我也是一直守候在监护室外的,不过从我到这里后,韩冰还从来没有吃过东西。于是我对她说道:“老婆!你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再去看阿姨!”
  “我吃不下!我现在就想去!”
  “那可不行,明天阿姨醒来后,要是看到你这样憔悴,也不会开心地,那是不利于她的病情的,我母亲做手术那次,我虽然也不想吃。可是我也强迫着我自己吃,因为我就是不想让母亲醒来后看到我而要为我担心!”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很是有说服力,韩冰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老公!我听你的,我一定要让我妈醒来后看到一个健康的我!”
  我们一行五人到了宾馆楼下的餐厅,上了菜之后,韩冰只吃了几口就是有些吃不下了。不过她在我的鼓励之下,又只多吃了两口。就再也不吃了。
  我知道现在劝她也无用,不过只要吃上一点,也比一点不吃要强地多的。
  韩冰一直依偎在我的身边,看到在这里一直都是任玲跑前跑后的,好奇的问我:“这个姐姐是谁?”
  听韩冰问我,我才想起来她是没有见过任玲的,连忙对她说道:“这个是我的秘书任玲!”
  “哦!”
  韩冰只是轻应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看来现在她的心里除了陈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事能让她多牵挂地了。
  在医院里陪韩冰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母亲,韩冰一直没想走,可是现在她在这里也是毫无用处,最后在我和任玲地劝说之下,她才依依不舍的跟我们回到了宾馆。
  因为时差的关系,倒在床上我也是睡意全无,而韩冰伏在我的怀里,却也是一直在担心她的母亲,久久不肯睡去,无奈之下,我给她讲起了我在她离开我的这段时间在国内发生的事,韩冰听得也是渐渐入神,忍不住还会问上两句,不过到后来她就是很不说话了。
  当我说到我已经把我们的事告诉母亲,而让母亲捏我的耳朵时,我想她本该笑我一下的,不料她还是全无声音,低头看去,她竟然是睡着了。
  “唉!”
  我不由轻叹一声,对韩冰受到这样的苦难真是心痛不已,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好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
  第二天,我们一直在医院里,到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陈凤竟然真的醒了过来,让我们真是高兴不已,但是我们现在却是不能进去看她,只能在外面隔窗而望了。
  陈凤醒了也就那么几分钟,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待医生检查过后,我们连忙围住了他问医生陈凤的情况。
  医生的表情很是轻松,先让我们也不那么紧张了,然后他才告诉我们,陈凤的情况现在看来是不错的,应该是渡过了危险期,只要再观察两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韩冰听到医生的话,忍不住扑在我而泣,更是因为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这时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是高兴,虽然陈凤一直跟我不睦,但是她怎么也是韩冰的母亲,我还是不希望她有事情的。
  接下来这两天,我们天天在医院里来看陈凤,陈凤清醒的时间也多了许多,为了怕她看到我再受刺激,所以我都是站在很远的地方,不让她看到我,不过我也看不到陈凤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韩冰也很是理解我,看陈凤时也是自己一个人站在窗外,脸上的表情也很是欣喜。
  这天陈凤终于从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而我更是离她远远的了,待韩冰进去之后,我又让任玲跟了进去让她看看情况。
  过了半个小时,任玲走了出来,我连忙迎上去问她:“怎么样?”
  任玲犹豫了一下后对我说道:“身体恢复的到是不错,不过……”
  看着任玲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不由着急地问道:“不过……韩小姐的母亲好像是失忆了,记不起了很多事情。”
  正如医生所说,陈凤果真有了后遗症,不过失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慢慢让她恢复记忆就行了。
  “失忆!”
  念叨着这个词,我突然有些兴奋,因为我想到陈凤如果失忆,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那她就没有理由再拒绝我和韩冰在一起了,那样她的失忆反而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了。
  “那她失忆到了何种程度呢?”
  “她还是认出了韩小姐,可是别的事就记的不是太多了,国内的事她更是基本上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听到这里,我真是有些开心,其实倒也不是我幸灾乐祸,可是陈凤这样对她的生活虽然有一定影响,但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首先她以前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要是忘了以前的事,而重新做人的话,她或许就会做一个好人了,另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我和韩冰之间的事就会少了许多阻碍,这可是一直让我和韩冰头疼不已的事。
  想到这里,我壮起胆子,走进了陈凤的病房,而韩冰看我进来,脸上马上就显出了紧张的神色。而陈凤看到我却是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顿时让我的胆气一壮。
  “阿姨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只是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呀?”
  听到陈凤的话,我真是大喜,她现在真的是不记得我了,我连忙走到韩冰的身边对陈凤说道:“阿姨!我是韩冰的男朋友方大勇!”
  “啊!小冰!你都有了男朋友了,你怎么也不跟妈说一声!”
  韩冰虽然一直对陈凤的失忆很是担心,现在看到陈凤对我是这个态度,她大概也是想到了我想的事,顺着我的话说道:“妈!大勇是我在大学里的同学,这次就是他特意从国内赶了过来照顾你和我的!要是没有他,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
第四卷:龙啸九天 第013章 巧遇冯珍
  韩冰后面这句话说的可真是情真意切,让我都很是感动,不禁把手放在了她的香肩之上,韩冰更是依偎在了我的胸膛之上。
  陈凤倒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们,过了一会她才说道:“小伙子不错,长的一表人材,而且还很有气质,一看就是能成一番大事业的人,小冰的眼光不错!”
  听了陈凤的话,我真是欣喜若狂,以前我哪里想过她会这么夸我呀,这次看来可真是因祸得福了,不过祸却是让陈凤遇上的,我们只得福了。
  “谢谢阿姨夸奖!韩冰这样出色,我是配不上她的!”
  这时我还是要谦虚一番的。
  “呵……小伙子不骄不躁,以后一定会很有前途的!”
  听到陈凤一个劲的夸我,韩冰的脸上也是呈现了幸福之态,骄傲的对陈凤说道:“妈!大勇现在就有一家大工厂,月销售额都要上亿了!”
  “啊!”
  陈凤听了也很是惊讶,道:“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呀,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成绩,真是了不得!”
  “也没什么了!都是靠大家的帮忙,韩冰也是没少帮我的!”
  “哦!在国内的事,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我现在只记得我到多伦多以后的事情,看来我真是失忆了!”
  这时陈凤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看来人一旦是失去了记忆,还真是不那么好受的。
  “阿姨!这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过医生说过,你现在不可以太过用脑。所以还是不要想了,等身体都恢复了,我们再帮你慢慢恢复记忆!”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我的心里还是不希望她能想起以前地事的。
  “对啊!妈你现在把身体养好,那时我们回国去,慢慢就会都想起来的!”
  陈凤听到我们的劝告。也放弃了去想,对我说道:“哦!那到时再说吧!我现在有些累了,就不再想了!”
  “阿姨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吧。我们先出去了,不打扰你的休息!”
  韩冰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看到陈凤已经闭上了眼睛,她也就跟我走出了病房。
  走出病房之外,我和韩冰不由相互凝视起来,对于陈凤失忆之事。我们不用多说,都知道对方的心里是怎么想地,更是不用过多的解释。
  “老公!我感觉这样对妈是很不公平的!”
  韩冰伏在我的胸口低声对我说到。
  我抚着她地长发真诚的对她说道:“我也知道,等她身体完全恢复了,我们尽力帮她恢复,但是假如天意让她不记得以前之事,我们也是不要太过强求。”
  “嗯!到时再说吧!”
  韩冰现在也真的很是矛盾,让陈凤恢复记忆,她就有可能还不让我们在一起,可是不让她恢复记忆,实在是对陈凤的另一种伤害。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陈凤的身体恢复地很快,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不过她每当想要回忆一下以前的事情都是头疼不已,让我们也不敢再让她想了。
  陈凤现在到是很想的开,干脆放弃了再去回想以前的事情,只是让韩冰给她说一下。而韩冰对她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太多,只是把知道的一些事告诉了她,陈凤听到韩冰告诉她的都是夸她的,很是高兴,笑着对我们说道:“只要妈以前不是一个大坏蛋,知不知道以前的事也不是很重要地!”
  听陈凤这样说,我真是高兴不已,这次出车祸不但是让她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更是让她性格大变,现在真是随和的很。
  陈凤看我和韩冰在一起时,脸上总是挂着笑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女儿真是找了一个好男朋友,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只要你们幸福,我这一生也就是再无牵挂了!”
  韩冰每次听到陈凤这样说,都会幸福的依偎在她的怀里,然后一脸娇嗔地说道:“妈!看你说地,我要一辈子陪着你的!”
  而这时陈凤就会更加幸福的对韩冰说道:“傻女儿,女人都是要跟老公走的,你是不能永远留在妈的身边的。”
  看着这样的场面,我心里涌出了一股暖意,这样韩冰才是一个幸福的女孩,陈凤忘了过去,也会过一个快乐的后半生的。
  陈凤已经基本没有事情了,而我自己的工厂里却是有很多事,这也不能总在这里陪着韩冰了,明天我就要回国了,韩冰今天就陪我到多伦多的各处看了看。
  韩冰现在已经没有了前几日那种憔悴之态,依偎在我的身边满是幸福之色,我们已经商定,韩冰还是在这里先陪她母亲一段时间,等陈凤的身体完全康复,她再回国内跟我团聚,而陈凤现在根本就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所以就算是让我们再等上一段时间,我们也不再觉得漫长了。
  无意中看到从对面走过来一个女子,本来我对多伦多的女人并不感兴趣,可是一看对面的女人就是亚洲人,所以我就不由多看了两眼,而一看之下,我却是再也从她的脸上移不开目光了,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曾经最为迷恋的女心……冯珍!
  “小珍!”
  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冯珍听到我的声音也看到了我,待看清是我之后,她顿时僵在那里,眼里慢慢蓄满了泪水,一步步地向我走来。
  韩冰这时还依偎在我的怀里,可是冯珍却是像没有看到她一样,一直向我走来,最竟然扑到了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刚才看到冯珍,我是太惊讶了,所以才会那样失态。现在看到她扑到我的怀里,也不好推开她,只好有些无奈的看向韩冰,而韩冰是最了解我的过去之人,也知道这个冯珍也在多伦多,可是并没有想到我们真的会相遇。
  韩冰更是知道我和冯珍的感情。这时看到冯珍扑到我的怀里,她也并没有生气,反而把手收回去,比了比手势让我安慰一下冯珍。
  没有了心中的顾忌。我也就大胆了一些,虽然我现在对冯珍没有什么想法了,可是在异乡看到她,还真是感觉亲切的很,一边拍着她地后背,一边轻声说道:“小珍!真的是你!见到你真是让我很高兴!”
  “大勇!我也没想到能看到你!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现在就是在多伦多。跟你在一起!”
  冯珍发出了梦呓一般的声音说道:“我天天做梦都会梦见你,没想到梦里的场面竟然真的出现了,你真的来了!”
  “是的!我来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我扶起了冯珍对她说道:“这个是我女朋友韩冰!”
  “你好!冯珍姐姐!大勇跟我说过你的事!”
  韩冰到是大方地很,主动伸出了手。
  冯珍这时才看到韩冰,顿时尴尬的从我怀里挣开,伸出手跟韩冰握了一下,道:“不好意思。只是好长时间没有看到大勇了,有些失态,还请妹妹不要见怪!”
  “哪能呢!我们找个地方聊一聊吧!”
  韩冰热情的过来搂着冯珍。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冯珍的肚子叫道:“冯珍姐姐!你……怀孕了?”
  冯珍的手轻轻的在肚子上抚摸了一下,骄傲地说道:“是呀!已经八个多月了,我就快要当妈妈了!”
  冯珍说此话时,向我瞟来了一眼,真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冯珍姐姐,你真是幸福呀!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当妈妈呀!”
  韩冰一脸羡慕地看着冯珍那高高挺起的肚子。
  “好了!不要在这里说了。天气很冷的,可不要冻坏了冯珍地小宝宝!”
  我的这一句话本是想开一个玩笑,可是冯珍的脸上竟然全是幸福之色,羞赧地看了我一眼,跟着我们走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
  待我们坐下之后,冯珍看到了我身后的张天虎和宋明阳,疑惑地问道:“这两位是……”
  “他们是我的保镖!张大哥和宋大哥!”
  听我这样介绍,冯珍一脸吃惊地看着我,问道:“保镖!你为什么要请保镖?你不会是……加入了……”
  “哈……”
  听到冯珍这样问,我和韩冰不由笑了起来,而张天虎和宋明阳的脸上也有了笑意。
  “小珍!我可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他们两个可是现役的特种兵,你见过有黑社会让军人当保镖的吗?”
  “啊!那你是……”
  冯珍现在也是看不透我了,在去年我还只是一个为母亲治病而自甘堕落的牛郎,现在竟然是有了保镖,真是让她实在想不明白我的变化为什么会这么大。
  “大勇现在是中科院的院士,而且还是一个大资产过亿的大工厂的董事长!”
  韩冰骄傲的把我的情况给冯珍说了一下。
  “原来你现在这样能干了,真是好呀!”
  冯珍现在到是真心的高兴。
  “小珍!你出国了这么长时间,都有了身孕,可是她以前毕竟对我帮助那感情,所以我还是很关心她的情况的。
  “也没什么了,到这里之后,我就找了一份工作,然后就养活自己了!”
  冯珍此话说的很上平淡。
  “你都怀了小宝宝怎么还出来工作呀?”
  韩冰这时有些惊讶的问到。
  “不工作怎么行!那我哪里有钱吃饭呀!”
  冯珍说的是理所当然,一点也没有什么做作的神态。
  听了她的话,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指着她的肚子说道:“那孩子的爸爸呢?”
  “他呀!”
  冯珍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一脸幸福地说道:“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可是却因为一些原因不能跟我在一起,而我也一定会把他的孩子带大的!”
  “那你是说你现在是一个人在这里住?”
  “是呀!现在我是一个人,可是等小宝宝出生后,就会是两个人了!”
  冯珍一提起肚子里的小宝宝就骄傲不已,看来这个小宝宝的父亲一定是一定了不起的人物。
  “冯珍姐姐还真是够辛苦的,其实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人生地不熟的,我看你还不如回国去,那里还有你的亲人,可以让她们照顾你呀!”
  “回国!”
  冯珍在嘴里轻声念叨了一遍,然后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在国内也没有亲人了,回去又有谁会照顾我,还不如在这里呢,最起码这里政府的福利还是比国内好的多的!”
  以前冯珍在国内时也风光的很,即有钱又有车的,可是到了国外,她的境遇好像不是那么好,我不由问道:“那个香港老头呢?”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有改变过来对那个包养冯珍的老家伙的称呼。
  “他?”
  冯珍听我提到他,脸上的神情一黯,然后接着说道:“我出国以后就没有再联系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哦!”
  听了她的话,我更是犯了核计,她现在有了孩子,可是却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来往,真是不知道是哪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让她怀了孕,却又把她扔在了这里不管,而冯珍看来对他还真是很痴情的很,真是让我为冯珍不值。
  “对了!小珍!这是我的电话和工厂地址,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我拿出了一张名片交到了她的手里,真诚的对她说到。
  以前冯珍不但是跟我有感情,而且对我帮助甚大,现在她遇到了困难,我更是要帮她一把了。
  冯珍看了看那张名片,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名片收了起来,看来真是珍惜的很。
  她的样子可真是跟在国内时完全不同了,那时她虽然是别人的情妇,可是那时她还是很开心很快乐的,可是她现在的脸上再也找不出那时的那种快乐和开心了,不过她的脸上却是多了一层即将成为人母的圣洁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