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古典武俠]风月师(全)-11

[古典武俠]风月师(全)-11

 时间:2018-04-15 10:55:05 来源:艳文阁 

[古典武俠]风月师(全)-11

  第四集

  本集简介

  经历了紧张刺激又略带香艳的禁闭室一夜後,嘉莉特对张文不自觉的生出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回到总督府,张文却听到了意外的消息——泰密斯学院竟然要求取消擂台赛,选择与阿尔米修斯学院在生存竞赛中一决胜负。虽然阿尔米修斯学院在生存竞赛中从来都是垫底,但众人在讨论之後也只能无奈的答应对方的要求。

  就在张文一行人返回阿尔米修斯学院准备生存竞赛的时候,莉诺雅却突然出现在张文的房间里,而在重重误会之下,被套出了一个让张文无比吃惊的秘密……

  第一章 总督府内

  “走吧。”

  张文很满意嘉莉特吃惊的表情。他伸手拽开禁闭室的大门,对嘉莉特做了个“请”的手势。心急火燎的嘉莉特当然不敢有半点犹豫,马上就跟着张文快步走出了禁闭室。

  虽说张文和嘉莉特离开禁闭室时只是清晨,距离一天的课程开始还有很长时间,但阿尔米修斯学院里却已经热闹了起来。

  只要是稍懂念术的人都知道,经过一夜的休息,每天的清晨正是一个念术师能将自己的念术能力发挥到最高水准的时候。如果想要尝试更高级别的念术技巧,每天早晨刚刚醒来的时候就是最佳时机。

  在张文和嘉莉特从禁闭室走出阿尔米修斯学院大门的路上,两人就碰到了五六个衣服穿得乱七八糟,头发也乱蓬蓬像是鸡窝一样,嘴里叼着几片面包,跑得飞快的学员。看到这样的场面,可能所有的人都会明白,为什么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念术系会在帝国数一数二了。

  感谢这些勤奋的念术系学员,有了他们,张文和嘉莉特在离开阿尔米修斯的路上,就不需要再担心会突然从路边蹦出几个刺客的问题了。

  考虑到昨夜遇刺的经历,张文和嘉莉特这一次前往总督府时,没有再乘坐危险的念力飞车,而是选择了相对保守的四轮马车——当然,在卡萨雷斯行星,所谓的“马车”也只不过是张文自己习惯性的说法。他们用来拉车的,是一种被称为“奔驰兽”的两腿动物。

  在张文第一次听说“奔驰兽”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很有些恶搞的想,在帝国的其他星球上,会不会还有“宝马兽”“法拉利兽”之类的玩意。不过,与地球上的马车相比,卡萨雷斯行星特产——“奔驰兽车”的速度,倒是无愧于“奔驰”的大名。

  当然,即便刚刚进过早餐的奔驰兽开足了马力,沿着大道一路飞奔,前往总督府的这段路还是要耗去张文和嘉莉特不少时间。当两人赶到总督府的时候,才发现总督府里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经历了一个充斥着大喜大悲、跌宕起伏的夜晚,特米索总督昨夜的睡眠并不理想。在早上醒过来之后,他的精神依旧有些亢奋。总督的脑海里不停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同时还无法控制的做着各种分析。就这样,一直到总督在生活副官的催促下坐上了餐桌,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对了,米希亚,昨天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代表们是不是都留在总督府了?”

  特米索总督突然放下餐具,抬起头对美貌的生活副官问道。

  “当然。昨夜接到卡拉扬总督一行遇刺的消息之后,我就紧急通知卫兵,把阿尔米修斯学院代表一行都带回总督府了。”

  端庄淑雅的女副官正了正眼镜答道。

  “哦。是这样啊……那就好。”

  特米索总督长出一口气,装出继续吃饭的模样,低下头去偷瞥了一眼生活副官短裙下线条优美的长腿,“那嘉莉特呢?既然留在了总督府,就用不着那么拘谨了吧?她怎么不把其他人都带到这儿来吃早餐?”

  “总督大人,我正要向您汇报这件事。”

  女副官没有在意总督色迷迷的眼神,反倒愈发严肃的站直了身体,“嘉莉特小姐在昨天夜里宴会结束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学院代表团的几位代表说,曾经看到她追着学院的张文老师出了总督府,然后就再也没有看到她回来。”

  “哦,对……是追着那家伙跑了。”

  特米索总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却没再多说什么。

  “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米希亚不等总督再低下头去偷窥她的美腿,就飞快从随身的文件夹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面无表情的放在总督大人面前,“这是两小时之前,城防署统领发来的紧急报告。在总督府通往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洛林大道上,发现了一辆严重损毁的念动飞车以及两具尸体。经过初步推断,这是一起刺杀事件。两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则是昨天子夜时分。”

  “什么?又是刺杀事件?”

  大吃一惊的特米索总督皱起眉头,伸手接过女副官递上的报告。可他的手还没有来得及碰到那份文件的边,整个人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你说什么?刺杀事件?是不是嘉莉特?是不是嘉莉特?她有没有事?”

  特米索总督失态的抓住了女副官的肩膀,心急如焚的用力摇晃着。

  “冷静,总督大人,请您冷静!”

  女副官显然早就对特米索总督激动的反应有所准备。她毫不惊讶的盯着特米索总督的眼睛,让他重新安静下来。

  “好吧,好吧。”

  特米索总督心急火燎的念叨着,松开了女副官的肩膀。

  “根据城防署的报告,那两具尸体应该都属于刺客。在那辆损坏的念力车旁边,也没有发现血迹。也就是说,即便遇刺的是嘉莉特小姐,她现在也很可能仍然平安无事。您现在需要做的是保持镇静。”

  “胡说八道!你让我怎么保持镇静?就算念力车旁边没有血迹,你又怎么能肯定嘉莉特一定没事?况且,如果嘉莉特真的没事,她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看,那些刺客的人数根本不止两个呢?他们其余的人现在搞不好已经把我的小嘉莉特绑架了!该死的!他们要是敢动我的小嘉莉特一根汗毛,我就要让他们@#@#¥#@¥!”

  特米索总督一边说,一边焦急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最后还咬牙切齿的说出了一堆充斥着脏字和血腥的诅咒。

  其实,在刚刚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米希亚的想法与特米索总督此时的判断几乎一模一样。不过,经验丰富的女副官知道,她总不能任由特米索总督六神无主的焦虑下去。

  “总督大人,如果嘉莉特小姐被绑架了,您就更需要保持镇静。这样您才能从绑匪们手里把嘉莉特小姐救回来。”

  米希亚很快就又开口说道。

  “好吧,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特米索总督焦躁的情绪稍微平息了一点。他揉着额头坐了回去,嘴里嘟囔着:“那我们现在就只有等了。”

  凭心而论,在普遍缺乏耐性的帝国官员中,特米索总督的耐性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了。虽然他将总督府里的仆人和侍从官们折腾得鸡飞狗跳,但至少总督大人还没有头脑发热的下达全程戒严的命令。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宅男的性幻想乐园 多多爱成人用品 迷魂催情壮阳延时 欢迎光临!

  最后,在米希亚的劝导下,特米索总督压下心中的焦躁,接通了与城防署的联络。在通讯器里,特米索总督终于逮到机会好好发泄了一番心头的怒气。而就在特米索总督正扯着嗓门对那位可怜的城防署长破口大骂时,张文和嘉莉特两人刚好走进总督府的大门。

  “嘉莉特小姐!”

  尽职的美女副官马上就发现了进门的两人,略带责怪的叫出了嘉莉特的名字。

  “米希亚姐姐。”

  嘉莉特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一副在学校时恐怕从未有人见过的带着几分局促表情。

  能看得出来,嘉莉特对总督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副官还真是既敬且畏。在仔细观察了米希亚一段时间之后,张文甚至感觉到,恐怕嘉莉特平时在学校里的种种表现,正是在模仿这位漂亮、严肃而又很有气势的女副官。

  “嘉莉特?谢天谢地,你总算回来了!”

  特米索总督听到米希亚的声音,立刻也转过头来。看到嘉莉特和张文一齐出现在眼前,总督大人总算是长出了一口大气。

  “嗯。”

  嘉莉特也没想到自己回家会让大家这么激动,只能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

  “没什么,没什么。你没出事就好。”

  特米索总督顾不上通讯器的那一头还接着城防署长的电话,连连出声安慰起他的心肝宝贝。

  “嘉莉特小姐,昨天夜里您是在是太不应该了!”

  米希亚依旧尽职的扮演着自己的副官角色。总督大人唱了红脸,她自然就得负责唱白脸。

  “对不起。”

  嘉莉特对米希亚的敬畏显然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这位在学校里说一不二的学生会长面对米希亚的责怪,简直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嘉莉特小姐,您知道总督大人昨天有多么担心吗?就算您昨天遇到了麻烦,一时间没法回到总督府,总应该想办法向总督大人报个平安。这难道还要别人教您吗?”

  米希亚板着脸教训嘉莉特的模样,让张文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前世所看的外国电影里,那些古板严肃的家庭教师。

  而米希亚的每一句话虽然都是对着嘉莉特说的,但张文能听出来,其中责怪自己的意味恐怕还要重一些。嘉莉特还是个孩子,在遭遇到刺杀之后六神无主还情有可原,但张文作为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教师,在发生变故之后连通知总督都想不起来,这可就说不过去了。

  “哎!米希亚,他们能安全回来就好。你就少说两句吧。”

  特米索总督显然也拿身边这位严厉的女副官毫无办法,只能带着笑脸劝说。

  就在这时,一个满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在四人耳边突响了起来:“呦!是什么人把我们的总督大人气成这样?”

  “嗯?”

  特米索总督有些恼怒的转过身来,落入他眼中的却是雷缪那张令人不舒服的笑脸。虽说帝都的鹰卫队长从职务上要比总督小了不少,但只要不是白痴,肯定不会有哪位总督愿意得罪这样一位深得皇帝信任的实权人物。看到雷缪来访,特米索总督也不敢怠慢。

  而在雷缪身边,还跟着一个表情严肃的女人。不过,这个女人却十分意外的并不是雷缪的副官赛西娅,而是泰密斯学院代表团的那位念术系女教师。鹰卫队长与泰密斯学院代表团女教师的组合实在是令人感到相当之怪异。

  特米索总督看了米希亚一眼,十分干脆的把还接通着城防署长的话筒扔给她。然后,特米索总督带上了几分笑意,来到了雷缪和女教师身边:“原来是雷缪队长和卡洛琳老师。怎么样,昨夜过的还愉快吗?”

  “哼!”

  对特米索总督的问题,卡洛琳是十分干脆的给了他一声令人尴尬的冷哼。

  “呵呵,昨夜我确实大开了眼界。卡萨雷斯星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好地方。”

  雷缪则是笑眯眯的,话中满是让人不解的深意。

  “对卡拉扬总督遇刺的事,我也十分抱歉。不过,我可以以卡萨雷斯星总督的名义保证,一定会尽快找到行刺卡拉扬总督的凶手,帮卡拉扬总督解决掉这些恐怖分子。至于雷缪队长,只要您能满意,就不违我们卡萨雷斯人的待客之道了。”

  特米索总督也算是在帝国官场历练许久的人物,当然不会被一个小小女教师的冷哼所影响。

  “哦?哈哈!总督大人还真是看得起在下。”

  雷缪大笑了两声,继续说道,“不过,昨天夜里,卡拉扬总督可是在我耳边抱怨了大半夜。”

  “啊!这……”

  雷缪突然说起卡拉扬遇刺的话题,特米索总督倒有些哑口无言了。

  特米索总督的潜意识里,其实也早就想到,卡拉扬那家伙肯定会把他遇刺的事情在雷缪那里爆料一番。只不过他之前有点乱了分寸,所以一直在回避这个想法而已。

  在即将要决定索菲亚长公主去留的时候,卡萨雷斯星却突然发生了针对总督的刺杀案。如此糟糕的治安状况,从帝都来考察的鹰卫队长肯定会产生极大的顾虑。毕竟,如果一位总督能够在卡萨雷斯星上遇刺,那么索菲亚长公主当然也可能碰到同样的状况。

  特米索总督甚至觉得,卡萨雷斯星恐怕已经被眼前这位笑面虎式的鹰卫队长从候选名单中剔除掉了。而他今天早上突然来访,恐怕就是通知自己一声:您的阿尔米修斯学院没戏了。

  “没错。昨天夜里的确发生了一些我事先没预料到的紧急状况。刚才我就正在处理这些事情呢。至于卡拉扬总督的事,我一定会给他一个能让人满意的交代。”

  当然,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特米索总督也只能摆正心态,神色严肃的向几人保证。

  凭心而论,在普遍缺乏耐性的帝国官员中,特米索总督的耐性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了。虽然他将总督府里的仆人和侍从官们折腾得鸡飞狗跳,但至少总督大人还没有头脑发热的下达全程戒严的命令。

  最后,在米希亚的劝导下,特米索总督压下心中的焦躁,接通了与城防署的联络。在通讯器里,特米索总督终于逮到机会好好发泄了一番心头的怒气。而就在特米索总督正扯着嗓门对那位可怜的城防署长破口大骂时,张文和嘉莉特两人刚好走进总督府的大门。

  “嘉莉特小姐!”

  尽职的美女副官马上就发现了进门的两人,略带责怪的叫出了嘉莉特的名字。

  “米希亚姐姐。”

  嘉莉特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一副在学校时恐怕从未有人见过的带着几分局促表情。

  能看得出来,嘉莉特对总督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副官还真是既敬且畏。在仔细观察了米希亚一段时间之后,张文甚至感觉到,恐怕嘉莉特平时在学校里的种种表现,正是在模仿这位漂亮、严肃而又很有气势的女副官。

  “嘉莉特?谢天谢地,你总算回来了!”

  特米索总督听到米希亚的声音,立刻也转过头来。看到嘉莉特和张文一齐出现在眼前,总督大人总算是长出了一口大气。

  “嗯。”

  嘉莉特也没想到自己回家会让大家这么激动,只能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

  “没什么,没什么。你没出事就好。”

  特米索总督顾不上通讯器的那一头还接着城防署长的电话,连连出声安慰起他的心肝宝贝。

  “嘉莉特小姐,昨天夜里您是在是太不应该了!”

  米希亚依旧尽职的扮演着自己的副官角色。总督大人唱了红脸,她自然就得负责唱白脸。

  “对不起。”

  嘉莉特对米希亚的敬畏显然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这位在学校里说一不二的学生会长面对米希亚的责怪,简直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嘉莉特小姐,您知道总督大人昨天有多么担心吗?就算您昨天遇到了麻烦,一时间没法回到总督府,总应该想办法向总督大人报个平安。这难道还要别人教您吗?”

  米希亚板着脸教训嘉莉特的模样,让张文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前世所看的外国电影里,那些古板严肃的家庭教师。

  而米希亚的每一句话虽然都是对着嘉莉特说的,但张文能听出来,其中责怪自己的意味恐怕还要重一些。嘉莉特还是个孩子,在遭遇到刺杀之后六神无主还情有可原,但张文作为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教师,在发生变故之后连通知总督都想不起来,这可就说不过去了。

  “哎!米希亚,他们能安全回来就好。你就少说两句吧。”

  特米索总督显然也拿身边这位严厉的女副官毫无办法,只能带着笑脸劝说。

  就在这时,一个满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在四人耳边突响了起来:“呦!是什么人把我们的总督大人气成这样?”

  “嗯?”

  特米索总督有些恼怒的转过身来,落入他眼中的却是雷缪那张令人不舒服的笑脸。虽说帝都的鹰卫队长从职务上要比总督小了不少,但只要不是白痴,肯定不会有哪位总督愿意得罪这样一位深得皇帝信任的实权人物。看到雷缪来访,特米索总督也不敢怠慢。

  而在雷缪身边,还跟着一个表情严肃的女人。不过,这个女人却十分意外的并不是雷缪的副官赛西娅,而是泰密斯学院代表团的那位念术系女教师。鹰卫队长与泰密斯学院代表团女教师的组合实在是令人感到相当之怪异。

  特米索总督看了米希亚一眼,十分干脆的把还接通着城防署长的话筒扔给她。然后,特米索总督带上了几分笑意,来到了雷缪和女教师身边:“原来是雷缪队长和卡洛琳老师。怎么样,昨夜过的还愉快吗?”

  “哼!”

  对特米索总督的问题,卡洛琳是十分干脆的给了他一声令人尴尬的冷哼。

  “呵呵,昨夜我确实大开了眼界。卡萨雷斯星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好地方。”

  雷缪则是笑眯眯的,话中满是让人不解的深意。

  “对卡拉扬总督遇刺的事,我也十分抱歉。不过,我可以以卡萨雷斯星总督的名义保证,一定会尽快找到行刺卡拉扬总督的凶手,帮卡拉扬总督解决掉这些恐怖分子。至于雷缪队长,只要您能满意,就不违我们卡萨雷斯人的待客之道了。”

  特米索总督也算是在帝国官场历练许久的人物,当然不会被一个小小女教师的冷哼所影响。

  “哦?哈哈!总督大人还真是看得起在下。”

  雷缪大笑了两声,继续说道,“不过,昨天夜里,卡拉扬总督可是在我耳边抱怨了大半夜。”

  “啊!这……”

  雷缪突然说起卡拉扬遇刺的话题,特米索总督倒有些哑口无言了。

  特米索总督的潜意识里,其实也早就想到,卡拉扬那家伙肯定会把他遇刺的事情在雷缪那里爆料一番。只不过他之前有点乱了分寸,所以一直在回避这个想法而已。

  在即将要决定索菲亚长公主去留的时候,卡萨雷斯星却突然发生了针对总督的刺杀案。如此糟糕的治安状况,从帝都来考察的鹰卫队长肯定会产生极大的顾虑。毕竟,如果一位总督能够在卡萨雷斯星上遇刺,那么索菲亚长公主当然也可能碰到同样的状况。

  特米索总督甚至觉得,卡萨雷斯星恐怕已经被眼前这位笑面虎式的鹰卫队长从候选名单中剔除掉了。而他今天早上突然来访,恐怕就是通知自己一声:您的阿尔米修斯学院没戏了。

  “没错。昨天夜里的确发生了一些我事先没预料到的紧急状况。刚才我就正在处理这些事情呢。至于卡拉扬总督的事,我一定会给他一个能让人满意的交代。”

  当然,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特米索总督也只能摆正心态,神色严肃的向几人保证。

  “呵呵,总督大人用不着紧张。虽然卡拉扬总督对卡萨雷斯星的治安状况有些担忧,但我相信这只不过是一些突发的状况。特米索总督很快就会控制局面,我说的没错吧?”

  雷缪笑眯眯的说着,言语中的意思却不由让特米索精神一振——阿尔米修斯学院还没有出局。

  “这是当然!”

  特米索总督斩钉截铁的点头。虽然特米索总督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雷缪还会继续给阿尔米修斯学院机会,但他还不至于会在机会面前被吓退。

  “呵呵,我相信特米索总督大人有这样的能力。”

  雷缪继续侃侃而谈,万年不变的笑容让人完全看不穿他的想法。

  “总督大人。”

  特米索总督正准备出言试探一番,女副官米希亚却突然神情严肃的叫住了他。

  “什么事?”

  特米索总督立刻转过身来。米希亚给特米索总督当副官已经有五年之久,两人的配合一向默契。特米索总督知道,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大事,米希亚绝不会在这种时候出言打断他。

  “总督大人!”

  米希亚神情肃穆的走到总督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紧接着,在场的几人便都可以看到,特米索总督的脸上先是突然闪现出一丝愕然,然后便迅速变得阴沉起来。

  “总督大人,您不会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吧。”

  女教师卡洛琳语带讽刺的冷笑道。

  “恐怕是的。”

  特米索总督犹豫了片刻,但很快便正色点头,飞快的说道,“在刺杀发生的现场,城防署的人遭遇了袭击!来者是五名带着面具的八阶强者,城防署的士兵虽然击退了他们,但是两具刺客尸体却被他们夺走了。而且,他们还威胁,在今后的几天里,这样的袭击随时可能发生。我已经命令城防署加强戒备了。”

  “哦……”

  雷缪莫测高深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变化,就仿佛他早已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卡洛琳则是再次浅浅的冷笑了一声。

  “雷缪队长,您有什么话要说吗?您和卡洛琳老师特意来总督府,不只是想找总督大人聊天吧?”

  米希亚又在最恰当的时间帮特米索总督摆脱了尴尬。

  “呵呵。不要紧张。我说过了,这里是卡萨雷斯星,我相信特米索总督有能力控制局面。”

  雷缪淡淡的笑着,无所谓的扬了一下手,“其实,我这次来不是想对诸位的工作指手画脚,只是陪这位卡洛琳小姐转达一下卡拉扬总督的建议而已。”

  “卡拉扬的建议?”

  一听到卡拉扬的名字,特米索总督就皱起了眉。

  “没错。虽然我很信任特米索总督的能力,但卡拉扬总督昨天对我抱怨了整晚。他认为在目前的状况下,他不能让学生冒着被袭击的风险留在卡萨雷斯市。”

  “什么?泰密斯学院难道要退出?”

  特米索总督有些急了。如果泰密斯学院真的因为安全问题退出比赛,那无论雷缪对他控制局面的能力有多么信任,阿尔米修斯学院也等于不战而败。

  “当然不。”

  卡洛琳毫不犹豫的否定了特米索总督的话。

  “那么……”

  “昨天我们泰密斯学院全体成员仔细考虑了一下。我们认为,现在卡萨雷斯市的状况已经不适合我们继续进行互访团的比赛。不过,如果完全取消互访,向那帮恐怖份子示弱,那也绝不是我们泰密斯学院的风格。所以,我们要求取消所有在卡萨雷斯市区内进行的比赛,直接进行这次互访的最后一个环节。那些恐怖份子的主要目标是在卡萨雷斯市内,他们应该不会为了几个学生跑到星球的另外那半边,去桑德拉森林冒险。”

  “唔……这么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

  听到泰密斯学院并不是要退出,特米索总督立刻放心不少。不过,一时之间特米索总督又想不清卡拉扬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好一边拼命思索,一边拖着官腔拖延时间。

  “好了。我已经把话带到。阿尔米修斯学院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我们的提议。不过,如果阿尔米修斯学院的诸位执意不同意我们的提议,为了学生的安全考虑,我们也只有放弃这一次的互访了。”

  卡洛琳却完全没有在意特米索总督的拖延。扔下了几句近乎威胁的狠话之后,她冷着脸走到一边。

  “呵呵,最后的决定如何,不是我这个外人应该干涉的。我相信总督阁下一定会做出最佳的判断。”

  雷缪饶有深意的看了特米索总督一眼,便带着卡洛琳一起离开了总督府。

  “泰密斯学院建议直接进入桑德拉森林?”

  雷缪与卡洛琳两人离开之后不久,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代表们便被特米索总督派人请进了书房。听完米希亚介绍的情况,代表团的一众念术系教师们不由也面面相觑起来。

  老实说,在昨夜的宴会上,赛铃和张文给她们留下的印象都很深刻。在场的几位教师,就算嘴上不说,心底也都在犯嘀咕:泰密斯学院的念术系这一次恐怕是输定了,体术系倒很有可能咸鱼翻身。

  泰密斯学院的人主动提出取消互访比赛,直接进入最后的生存竞赛环节,等于免除了阿尔米修斯念术系极有可能出现的尴尬局面。可是,念术系的教师们却不敢领泰密斯学院送上的天大人情,反倒犹豫着面面相觑起来。

  老实说,假如这一次的学院互访,仅仅是与以前一样的常规访问,恐怕念术系的教师们早都恨不得举起双手双脚同意泰密斯学院的建议了。可是,在场的阿尔米修斯学院教师们却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一次的互访,不仅仅关系到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声望,还关系到索菲亚公主的去留!

  泰密斯学院提出直接进入生存竞赛环节,表面上虽然是义正词严,说什么担心学生的安全。但阿尔米修斯学院的诸位教师谁还能不知道?他们分明就是看到昨夜阿蜜莉丝在张文的指导下大发神威,对赢得这次的擂台赛没有了必胜的把握。毕竟,像小叽那样的天才少女,起码也得是百年一遇。泰密斯学院念术系的其他学员,肯定还是不如阿尔米修斯学院的。

  就算泰密斯学院能凭借小叽超强的个人能力取胜,给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念术系一个难堪,他们顶多也就是险胜而已。可另外一方面,凭着阿蜜莉丝昨夜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算是傻瓜都看得出来,今次泰密斯学院的体术系很可能要栽个大跟头!也就是说,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念术系虽然可能会颜面受损,但他们最终获胜的概率仍然超过七成。

  第二章 决断

  在索菲亚长公主这个巨大的诱惑,以及特米索总督的殷切期望之下,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代表们大多数都不愿只为了念术系的颜面,就放弃掉己方最有把握的比赛。

  可是,即便念术系的代表们愿意牺牲他们的颜面,泰密斯学院的提议却占住了道理。或者说,这是卡萨雷斯市的城市治安给他们抓到了把柄。他们将“学生安全”这个大义凛然的话题抛出来,阿尔米修斯学院想不答应他们的提议也没辙。

  “唉!我们还有什么可商量的?不管泰密斯学院有什么诡计,我们都只能接下来。否则,难道还能由着他们退赛吗?总督大人,不用考虑了。我们答应他们的提议。”

  看了看周围沉默不语的同僚,莉诺亚轻叹一声,抬起头大声说道。

  “可是,难道我们就真的这么跟他们进桑德拉森林?莉诺雅老师,你应该知道吧,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历年以来,在生存竞赛里的成绩……”

  一位看起来老成持重的中年教师却为难的摇了摇头。

  这位中年教师的话音落下,周围众阿尔米修斯学院代表脸上的表情,就立刻又尴尬了几分。其中几个脸皮薄一些的学员,甚至都能让人看出他们的脸红了。再然后,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众多代表便小声的争做了一团。其中支持莉诺雅和支持中年教师的几乎各占了一半,谁也说服不了谁。

  看到他们如此表现,第一次参加“学院互访”的张文却有些不明就里。

  老实说,虽然在正式成为体术系的代表教师之前,张文也为“学院互访”做了不少功课,甚至详细了解了两所学院在过去六七年里的胜负状况和带队教师的状况。可关于桑德拉森林的情况,张文却是一无所知。这倒不是因为张文本人的疏忽,而是在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档案室里,几乎对生存竞赛一直都是纪录得极少。

  而且,往年里的生存竞赛对双方来说都不过是大赛之后的甜点,无论是阿尔米修斯学院还是泰密斯学院都没有重视过它的胜负。甚至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口号用在它身上,都不算过分。在张文接手体术系的代表教师时,留给他的准备时间本来就不多。张文当然不会把宝贵的精力浪费在“友谊赛”上。

  “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张文也只能小声问身边的嘉莉特。

  “啊?张老师你不知道?”

  嘉莉特原本就已经是俏脸微红的学员中的一位,在张文一问之下,她脸上的红晕竟直接蔓延到了脖子上。除此以外,她还不自觉的显出了一副紧张又懊恼的表情,娇羞的模样简直动人到极点。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学生会长嘉莉特同学。”

  看到嘉莉特的害羞模样,张文故意眨了眨眼,再次笑着说道。

  “哦……”

  或许是张文说出的“学生会长”四个字让嘉莉特猛然醒悟了自己的身份。她点点头,深呼吸了几次之后,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其实是这样,张老师,这个生存竞赛的规则,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一些。大概就是我们和泰密斯学院各自组织出三支小队进入桑德拉森林。其中每支队伍都是四名学员和两位教师。然后,每一个进入森林的学员和教师,都必须要带一枚带有特殊念力波动的徽章。进入森林之后,念术系的学生和老师就要想办法感应到其他徽章的位置,在十天时间里,抢到别人的徽章,同时保护自己的。等到竞赛结束的那一天,谁手里的徽章更多,谁就赢家。我说的没错吧?”

  “嗯,大致的规则的确是这样。不过……”

  说到这里,嘉莉特很窘迫也很担心的看了张文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张老师你是不是不太清楚,其实……其实参加生存竞赛的,不止是我们和泰密斯学院。卡萨雷斯星上只要是稍微有些名气的学院,都会收到邀请的。每次参加生存竞赛的队伍,都会有三、四十支。”

  “啊?”

  不得不承认,嘉莉特所说的话大出了张文的意料之外。他诧异的扬起了眉,不解的看着嘉莉特。

  “那个……其实生存竞赛一开始的确是只有我们和泰密斯学院参加的。可是,后来发现桑德拉森林实在太大了。只有我们和泰密斯学院两所学校参加的话,很多次都是十天时间过去了,两边的队伍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所以,后来还是杰克佛理特校长提议,给附近星系其他的学院一个参与的机会。然后生存竞赛就渐渐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张文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这也很正常吧?为什么你们刚才表情都变得那么奇怪?”

  “哎?张老师你连这不知道?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已经连续三年在生存竞赛里垫底了啊!”

  嘉莉特惊呼一声,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脸红红的对张文解释。

  “什么?垫底?”

  张文再次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嘉莉特,“不可能吧?”

  的确,在张文看来,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体术系虽然是不怎么样,但那是跟泰密斯学院这样的名校相比。能够在帝国名校榜上留名的阿尔米修斯学院,无论再怎么弱也不会连周围那些籍籍无名的小学院都比不过!

  而且,按照生存竞赛的规则,对双方念术系和体术系的实力其实是一次综合性的考量。因为拥有强力念术师的一方,便可以得到对手更准确的动向信息,同时还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来干扰对手,让他们得到错误的信息。而拥有强力体术武者的一方,自然能在争夺徽章的战斗中占据十分主动的地位。

  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体术系虽弱,但有强大的念术系支撑,张文想不通,他们怎么可能会连年垫底?

  “那个……确实是垫底。主要是因为……那个……”

  嘉莉特一边不停的偷看张文的表情,一边支支吾吾的说着。很明显,她想说是,阿尔米修斯学院之所以会垫底,全都是因为体术系实在太弱了。只不过女孩顾忌到张文的面子,才不好明着说出口来。

  “我明白。以前一直都是体术系拖了大家的后腿。”

  明白嘉莉特意思的张文倒是很坦然。反正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历史战绩跟他又没关系,张文也没必要为辛教官他们遮丑。

  “不是,其实也不是这样。”

  听张文承认的痛快,嘉莉特反而摇了摇头,还是小声说道,“如果单纯说实力的话,我们学校的体术系的学院比起泰密斯学院以外的那些学校,也差不了多少的。只是我们学院体术系的参赛学员从来都没有凑齐过六个人。而且,每次一进森林,他们总是一起针对我们学校。像去年,我那个小组才进了森林不到半天,就遇到好几支队伍联手对攻击我们……”

  “呵呵,实力弱,名气大。麻烦自然就找上门了。”

  张文微微一笑,对嘉莉特摆了摆手。

  就在张文和嘉莉特两人小声嘀咕的时候,念术系一众代表教师们的争论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五名念术系的代表教师此时已经分成了两派,三名男教师一派。他们坚决反对泰密斯学院的要求。按照他们的说法,与其答应泰密斯学院,进入桑德拉森林被别人羞辱一番,还不如干脆就告诉他们今年的互访不比了!

  至于索菲亚长公主的去留,大不了过两个月阿尔米修斯学院派人回访泰密斯学院,或许还有争一争的希望。

  不得不说,男教师们的论调听起来还是颇有些老成持重的味道。特米索总督也频频对男教师们点头不已。

  然而,以莉诺雅为首的两名女教师,最后却突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如果我们在自己的主场都没有把握赢下他们,到了卡拉扬总督的地盘,他们还会给我们什么机会吗?难不成,他们就不会把今天在卡萨雷斯上演的事件再重演一遍?我们卡萨雷斯星有‘恐怖森林’,他们菲拉行星也有魔人荒原。”

  莉诺雅话音落下,原本几乎同意了三名男教师意见的特米索总督立刻重新犹豫着摸起了下巴。三名男教师互相对视一眼,却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对准了张文。

  在三名男教师看来,莉诺雅非要在卡萨雷斯星与泰密斯学院一决高下的建议,根本就是找死!阿尔米修斯学院已经连续多少年在生存竞赛中垫底了?八年?还是十年?

  就算今年在张文的带领下,体术系的表现能有所好转,可是经过了昨天一夜,谁还能看不出来?张文的体术系学员,是必须在张文的“带领”下,才能有好发挥的!如果昨天不是张文亲自指点,阿蜜莉丝能赢过泰密斯学院的那名学员?恐怕到时候三拳两脚被收拾下来的就是她自己了!

  而且,体术系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还不只是学员的能力不足。更关键的是,体术系根本就没有足够多的学员来参赛!

  事实上,阿尔米修斯学院之所以在生存竞赛中连年垫底,除了嘉莉特刚才告诉张文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极关键问题就是:最近几年,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从来都没有凑齐过参加生存竞赛的人数!

  生存竞赛,每所学院都需要提供三支队伍。换句话说,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总共需要提供六名学员和三名体术系教师参与到比赛当中。可是大家也都知道了,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体术系,可从来没有他们念术系那样人才济济的代表队。

  无论教师还是学员,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的代表都是赶鸭子上架。他们能凑出参加互访比赛所必须的一名带队教师和五个正式队员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上哪儿再去找其他人来参加比赛?更何况,今年体术系的情况更是比往年更加严峻——他们甚至连五名正式队员都没能凑齐!

  就算是因为索菲亚长公主的关系,特米索总督厚着脸皮下令,让阿尔米修斯学院硬生生凑齐了人数,他们就能赢下这场生存竞赛吗?要知道,在生存竞赛里,教师可是一样需要参与到比赛当中的!甚至毫不客气的说,在生存竞赛中,教师其实才是每支队伍真正的核心主力!

  有人或许会说,阿尔米修斯学院也有辛教官这样已经突破了十一阶圣阶高手。有他这样的高手出马,还怕谁不成?

  的确,辛教官是突破了十一阶的圣阶高手没错。可惜的是,按照生存竞赛的传统,所有带队的体术系教师都必须是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人!辛教官之流,根本就连参加比赛的资格都没有!至于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年轻一代教师的实力,就连学院的那位杰克佛理特校长想起来,恐怕也要挠头。

  其实,在帝国的各大学院中,绝大多数学院的教师都是由本校的优秀学员留校担任——阿尔米修斯学院也不例外。看看阿尔米修斯学院最近这十几年来体术系的表现,大家就明白他们的年轻教师是个什么水准了。

  即便是眼前这个从下面破格提拔起来的张文,在场的大多数念术系教师也一眼就能“看穿”他的体术水准——七阶有余,八阶不足。就算是在卡萨雷斯星那些三流学院里,也不过就是个中等水平而已!

  然后再反观泰密斯学院呢?他们这次虽然不是以最强阵容驾临卡萨雷斯星,但他们的体术系仍然有六名五阶学员和两名六阶学员!而他们的带队老师,则清一色全是达到了八阶巅峰的年轻教官,其中还有道格拉斯这样成名已久的年轻高手!况且,除了体术系的巨大优势之外,今年泰密斯学院还拥有一张超级王牌——赛琳!

  可以想象,泰密斯学院的教师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体术系最强的几人与赛琳分到一组,组成一支拥有绝对实力的“猎杀小队”凭着赛琳在念术方面远远超过一般学员的恐怖造诣,他们可以在桑德拉森林里呼风唤雨,被他们盯上的小组只有死路一条!如此一来,只要泰密斯学院的另外两支队伍小心的保护好自己,他们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阿尔米修斯学院拿什么来跟人家对抗?

  在这种状况下,不好出言反驳莉诺雅的男教师们自然把目光对准了张文。在他们看来,莉诺雅是念术系的教官,她不清楚状况,实属情有可原。可体术系的张文应该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才对!

  “张老师,你说说吧。我们应不应该接受泰密斯学院的建议?”

  这时候,特米索总督也想起了张文这个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唯一的代表教师。他咳嗽一声,慢条斯理的对他挥了挥手。

  “呵呵。这还有什么要考虑的吗?”

  张文淡淡的一笑,“当然是接受了。”

  随着张文把“接受”两个字从嘴里吐出,在场的念术系教师男代表们不由全都目瞪口呆,两名女教师也露出了惊讶的模样。

  “张老师!你疯了吗?跟泰密斯学院在生存竞赛里一决胜负?你怎么不说我们干脆认输得了?”

  片刻之后,那位昨夜出了洋相的罗伯特教官立刻涨得满脸通红的跳了起来。

  虽然罗伯特情急之下连“认输”这样的字眼都说了出来,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感觉到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反倒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张文。说实话,就连莉诺雅也没有想到,张文竟然会站在她这一边!

  “认输?罗伯特教官,就算你喜欢在比赛开始之前就认输,我可没有这样的习惯。”

  张文摇了摇头,淡淡的一句话却激得罗伯特几乎当场就暴跳如雷。

  “混蛋!你以为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往年是因为什么人输掉的?”

  气急败坏的罗伯特又失去了理智,在特米索总督身边就忍不住对张文怒吼起来。

  “往年是往年,今年是今年。另外,罗伯特老师,你用不着这么激动。我不过是同意莉诺雅老师的观点而已。总督阁下,现在如果我们答应泰密斯学院的要求,最后赢过他们的可能性的确有限,但最起码命运还在我们自己手里。我想,您不会愿意把命运让对手来决定吧?”

  张文对罗伯特摆了摆手,又对特米索总督笑着说完,便像是无心继续与众人争执一样沉默下来。

  现在,所有参加这一次互访的教师都已经表明了态度。三比三,最后的决定权落在了特米索总督的手里。慢慢扫过在场众人各自不同的表情,脸色阴晴不定的特米索总督突然重重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

  “莉诺亚老师说的对,诸位,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跟卡拉扬和泰密斯的那帮家伙周旋到底。卡萨雷斯星是我们的主场,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在这里玩出什么花样!”

  特米索总督斩钉截铁的说着。他不容置疑的语调完全可以表明,这位一贯以铁血著称的总督大人已经下定了决心。

  “好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你们就在这里商量一下怎么应付生存竞赛的事情。”

  目光再次扫过鸦雀无声的阿尔米修斯学院教师们,特米索总督便风风火火的走出了书房。除了阿尔米修斯学院的生存竞赛之外,他还有一大堆让人头痛的问题需要处理。

  有了特米索总督的一锤定音,念术系的教师们自然没了后顾之忧。很快,一名中年的念术系教师就站了出来:“那我们下面要考虑的,就不是要不要接受泰密斯学院提议的问题,而是怎么安排进入桑德拉森林队伍的问题了。”

  中年教师的话一说完,书房里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再次集中到张文身上。

  往年里,生存竞赛一直都不过是阿尔米修斯学院和泰密斯学院两校大战之后的餐后甜点。谁都没有重视过它的输赢胜负。甚至,就连阿尔米修斯的体术系凑不齐参赛人数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也从来都没人过问。

  可是今年,体术系显然不能再蒙混过关了。

  “咳哼……张文老师,体术系今年总共只出了三名学员参加比赛。这次泰密斯学院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的处境很不利。想赢下比赛,大家要精诚合作……进入桑德拉森林的分组,你看要怎么分?”

  许久之后,还是那位之前说话的中年教师干咳一声,把话说开了。

  在场的念术系教师里没有谁是傻子。他们都很清楚,特米索总督对这次生存竞赛的结果有多么重视。在这次比赛中表现好的队伍,如果最后取胜那肯定是奖赏丰厚,就算不幸落败,最起码也可以避免被总督迁怒。

  想要取得好成绩,最基本的条件当然是要有好队友的支持——所以,决定要出赛的念术系教师,恐怕谁也不想让张文加入自己的队伍里!

  虽然张文那几名学员跟他在一起时,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令人瞠目,但千万别忘了,生存竞赛里,一个小组最重要的战力并不是学员,而是教师!张文七阶刚过,八阶不足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即便是在体术系出了名孱弱的阿尔米修斯学院,突破了八阶精英级的年轻教师也一样为数不少。

  中年教师的提问是什么意思,张文心知肚明。不过,他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诉苦似的说道:“莱利老师,您何必还要为难我呢?我进入阿尔米修斯学院总共才不过几个月,进体术系的时间就更短。您看,为了这次比赛,我可是把我仅有的三个学生全都给带出来了。其他的事情,您找我商量也没用,还不是要让辛教官拿主意?”

  “话的确是这么说,可总督大人却是让我们现在就把人手定下来。辛教官人又不在这里,你看……”

  张文话音落下,那名中年教师也为难的皱起了眉。

  “唔……既然辛教官不在,那就由诸位前辈来做决定好了。我没什么意见。按照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传统,诸位的决定,辛教官应该也不会反对的吧。”

  “嗯。”

  张文的一番话说得不偏不倚,倒是让在场的大多数念术系教师连连点头,对他也增加了不少好感。至于张文自己,则是在说完之后,就十分干脆的走到了一遍,将大半个书房都让给了念术系的教师们商量对策。

  张文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看到嘉莉特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