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古典武俠]风月师(全)-9

[古典武俠]风月师(全)-9

 时间:2018-04-13 10:57:09 来源:艳文阁 

[古典武俠]风月师(全)-9

  第四章 泰密斯的目标

  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一走进宴会大厅,便很快被几个有心猎艳的“青年才俊”拽到了一旁聊天。而张文的目光,则有些好奇的落在了刚才那个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的女生身上。

  直到这时,张文才看清那名青白色长发女生的模样。与大多数在念术系出类拔萃的女生一样,这位泰密斯学院的女学员也有着一张令人惊艳的面孔。与嘉莉特又或者阿蜜莉丝不同的是,她给张文留下映像最深刻的,却不是她的相貌,而是她的眼睛。

  刚一接触到那女生的目光,张文便觉得皮肤表面竟生出了几分如同刀锋轻轻划过一般的凉意。“这女孩……是泰密斯学院的代表?”

  女孩锐利的目光让张文都禁不住吃惊的扬起了眉。

  在张文的记忆中,他在地球上的时候,倒曾经见识过类似这样惊人犀利的视线。但那可是出现在一个在战场上纵横无敌了十几年,在全世界都数一数二的超级雇佣兵身上!

  可是,眼前这个小女生的年纪看上去却只有十、四五岁,最多也不过就是刚刚达到进入高等学院的门槛。

  一个普通的小女生——虽然她的确是泰密斯学院的顶级精英,但拥有那种从修罗场里杀出来的家伙一样的气质,可不是光靠有实力就能达成的!

  “不过,之前跟铁面和修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压力好像变大了不少。啧……难道是因为春水决的缘故,所以感觉变得太敏锐了?”

  张文皱着眉,轻轻揉了一下太阳穴。

  “你为什么盯着我?”

  可就在张文正暗自思索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竟突然在他身边响起。吓了一跳的张文这才发现,那个目光锐利的女生,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后!

  “嗯?你……”

  张文意外的与那名女生对视了几眼,“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觉得你在人群里显得……很特别。”

  “特别?”

  女生的表情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而目光则变得愈发锐利,扎在身上几乎都能让人感到有些刺痛。

  “嗯。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吧。”

  张文笑着耸了耸肩膀,主动向她伸出手去,“你好,我叫张文,是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的教师。”

  “赛铃。泰密斯学院念术系。”

  女生仔细打量了张文的笑脸,终于冷冷的与他握了下手。

  “赛铃!”

  女生的手才刚刚与张文的手碰到一起,一直跟在赛铃身边的女教师就已经走了上来。她有些严厉的将赛铃叫到身边,目光在张文身上扫过。当她看到张文胸前那枚代表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的胸章时,禁不住不屑的翘了翘嘴角。

  “这位先生,你难道不知道,在比赛开始之前与对手的出场代表接触,是违反规定的吗?”

  女教师傲慢的扬起了下巴反问。

  “我只是随便找人聊聊天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张文笑了笑回答。

  “哼!以后注意一点。”

  女教师用眼角瞥了张文一眼,带着赛铃冷冷的走开了。

  “喔呀,喔呀!张老师的爱好原来真的是这样的类型吗?不过,这次张老师好像受了一点挫折啊。”

  女教师和赛铃刚离开不久,张文回头便看到了端着酒杯向他走来的雷缪。

  银发的鹰卫队长脸上,依旧挂着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脸。在他的身后,则跟着一个同样身穿鹰卫制服的短发美人。

  他来做什么?张文皱了皱眉,很快就转过身来,一本正经的说道:“就算是吧。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我一向都很欣赏。不过,如果是更成熟一些的美女,我会更有兴趣。”

  “哦?就像是贵校的莉诺雅老师那样的类型吗?”

  雷缪笑着瞥了身边的女军官一眼,话中若有深意。女军官一接触到雷缪的视线,便立刻迈步向张文走了过去。

  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张文突然感觉到,那名女军官的战能一下充盈了全身,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向自己轰过来。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张文体内的春水决也立刻疯狂运转起来。

  然而,女军官的战能只是短暂的爆发了刹那,便如同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消失了。张文的春水诀也随即平息下去。

  “哈!这个世界上能对莉诺雅老师无动于衷的男人,恐怕没有几个吧。”

  张文继续一本正经的对雷缪说着,心中却是一凛。

  他明白,刚才那名女军官只是对自己进行了一次试探。但是,能够单纯用战能的压力就将自己逼迫到将春水决全力运转的程度,这家伙的实力,恐怕不会在拿着今天自己在斗技场上面对的道格拉斯之下!

  一个手下的实力,就已经直逼拿着海神之怒的道格拉斯……那么,这位雷缪分队长恐怕不会在修罗之下吧。张文暗暗想着。

  “哈哈!张老师可真叫人意外。”

  雷缪一语双关的对张文笑着。女军官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从经过的侍者那里取了一杯酒,便又默默的站回到雷缪身边。

  “如果这么说的话,雷缪队长不是更让人意外么?”

  张文也翘起嘴角,若无其事的说着。

  “哦?张老师的意思是?”

  “雷缪队长身为帝国鹰卫,皇帝陛下的代表,扔下一屋子的总督、公爵不管,倒来找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教师聊天。这难道不让人意外?”

  “这么说也的确有些道理。呵呵,好吧。那我就先告辞,去应付一屋子的总督和公爵了。”

  雷缪带着他招牌式的笑容对张文点点头,便转身向大厅深处的特米索总督一行人走去。

  “队长!”

  跟着雷缪走到大厅中央,女军官忍不住叫住了雷缪。

  “怎么了?”

  “我们就这么丢下那个可疑的家伙,没关系吗?”

  短发女军官表情严肃的皱起了眉。

  “没关系。他是个有趣的家伙,但不是我们的目标。”

  雷缪笑着,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伊赛娅,别忘了我们的使命,别管多余的闲事。如果为了一些不相关的角色,影响了我们的正事,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了,好了。这里是宴会场所。别这么严肃,来,露出笑脸来。别把你天生的魅力都浪费了。”

  冰冷的言语过后,雷洛立刻又换上了亲切的语气。

  “是,队长。”……

  鹰卫分队长与张文之间的小插曲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当嘉莉特带着阿蜜莉丝回到张文身边的时候,她俩甚至都不知道张文又与那位“帝国毒牙”见了一次面。

  “哎?你怎么又回来了?”

  张文十分意外的笑了起来,“你不是念术系的代表吗?怎么不跟队友待在一起?老是跑到我这里凑热闹?”

  “哼!张老师,今天我会一直陪着你和阿蜜莉丝,直到宴会结束。不过,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紧张你会丢人,我只是不想让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受辱而已。”

  嘉莉特冷着脸,生硬的说道。

  “张文老师!”

  就在嘉莉特发表她的“全程陪同”宣言时,一位男教师也从念术系教师团的队伍中走了出来。

  “哦!这不是念术系的罗伯特老师吗?您又有什么指教?”

  “呵呵,指教谈不上。只是……呵呵!张老师,你也不希望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吧。总之,既然你们已经来了,留下就留下吧。不过,接下来你们就安静的享受总督府的晚餐吧。其它的事情,你们都别管。”

  罗伯特微笑着。他说话的语气,与其说是在与张文商量,还不如说,他根本就是在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命令他!

  “罗伯特老师,你的意思是,假如泰密斯学院找茬的话,也让我们别搭理他们?就随便他们怎么羞辱我们,我们只需要负责专心的当缩头乌龟?”

  罗伯特傲慢的态度让阿蜜莉丝都不由大吃了一惊,满是惊奇的问了一句。

  “虽然这么说起来很难听,但差不多就是这样。这是我们代表团的决定,你们服从就行了。”

  罗伯特再一次扬起下巴,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当然,你们也可以尽管放心。无论如何,体术系也算是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一部分。如果待会儿泰密斯学院真的羞辱你们,我们一定会帮你们把面子找回来。”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论坛声誉保证包邮日本Tenga仿真真阴自慰杯飞机杯性器具!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论坛声誉保证包邮高级冲充气娃娃 少女林志玲真人实体拍男用少妇范冰冰送15礼!

  “服从?帮我们把面子找回来?”

  张文终于忍不住把嘴角翘了起来。

  罗伯特绝不是没听懂阿蜜莉丝话中的惊讶和气愤,可他一点都不在乎。如果说,一开始罗伯特傲慢的态度还能理解为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一贯的强势的话,现在就已经很清楚了。罗伯特和念术系的一行人看不上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体术系,更看不上突然就变成体术系领队的张文!要是把张文换成另外一位体术系教师——就比如说之前跟张文打赌的伊迪尔特,罗伯特绝不敢说出如此目中无人的话来!

  既然念术系的那帮家伙摆明了不把张文放在眼里,张文又有什么理由要给他们好脸色?难道张文还怕得罪他们吗?简直就是笑话!作为体术系的教师,张文跟念术系之间的关系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在帝国的任何一所学院里,体术系和念术系从来就没缺过互相看不顺眼的事情!而在阿尔米修斯学院里,这种情况不但照样存在,甚至还更加严重!

  只不过,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体术系实在是太不争气。在对付外敌的时候,他们一直都输得抬不起头来,这才始终被念术系死死压着,连争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张文反正已经是背水一战,除了帮体术系翻身之外,他怎么都是死。既然如此,他干嘛还要委屈自己,用热脸去贴念术系的冷屁股?何况,在张文看到那个叫赛铃的女生时,他就一直有种预感:今年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念术系,恐怕要有麻烦了。

  只要是熟悉张文的人,都会明白张文翘起嘴角的动作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在看到他这么做的时候,阿蜜莉丝就知道接下来肯定要有好戏看了。虽然阿蜜莉丝其实还是个念术系的学生,可这时候看到张文准备反击念术系,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她心里却只觉得格外痛快。

  “呵,罗伯特教官。我还真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让我服从代表团的决定,是哪个代表团?”

  很快,张文便开了口,“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有这样一个决定?难不成杰克弗利特校长给了你们什么特别的权利,可以向体术系发号施令?”

  “这……”

  罗伯特被张文的诘问弄得一窒,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遭遇这么强硬的反驳!要知道,以前在两学院的比赛上,他们念术系对待体术系的态度就算不像他现在这么无理,也多不出多少尊重。那些体术系负责带队的倒霉蛋,还从来都没有对此有过意见。

  而张文的反驳,却偏偏又把他推到了一个明显无理的位置上。按照帝国的传统,念术系和体术系如果真比较起来,后者的地位其实还要高出一些。他们几个念术系的教师商量了一下,就用命令的口吻给体术系下命令,从理论上来说,的确丝毫站不住脚。

  过了半晌,罗伯特才惊讶的注视着张文,皱眉争辩道:“我们五个教师达成了一致,那就是阿尔米修斯学院代表团的决定。”

  “哈哈!真威风啊,罗伯特老师。”

  张文冷笑了起来,“代表团的决定?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你们就替我做了决定?我呸!你们念术系管好自己就行了,少对我指手画脚。体术系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管!阿蜜莉丝!”

  说完,张文连看也不看罗伯特一眼,就像阿蜜莉丝招了招手,把他给晾下了。

  “狂妄!狂妄自大的混蛋!”

  罗伯特被张文一番毫不留情的抢白给震懵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张文又已然掉头走远了,一点没给他留下发飙的机会。

  结果,这位趾高气昂而来的念术系教师只能一边气的脸色发青,一边咬牙切齿的在背后死盯着张文,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给刺穿。

  趾高气昂而来的念术系教师只能一边气的脸色发青,一边咬牙切齿的在背后死盯着张文,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给刺穿。

  在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和念术系之间发生的这一次冲突,显然不可能瞒得过宴会上其它宾客们的眼睛。在比赛开始之前,学院内部先起内讧,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泰密斯学院的四名代表中,那名刚刚叫走了赛铃的那名女教师也轻蔑的笑了一下,轻声吐出几个字:乌合之众。会场内支持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本地贵族们,脸色也纷纷变得极为尴尬。至于原本正在招待罗伯特的特米索总督,脸色就更是难看了。

  幸亏,这时大厅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侍者的高喊:“菲拉行星总督冯。卡拉扬阁下到。”

  越是重要的客人,在宴会上就登场的越晚——这大概是世界上无论什么地方都通用的规矩之一。作为与特米索总督平级的一方大员,卡拉扬总督正是今晚宴会中级别最高的客人。也就是说,卡拉扬总督一到,便意味着宴会将要正式开始了。

  人们纷纷将视线转向大厅门口,与卡拉扬总督相比,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小小内讧实在是不值一提。

  在特米索总督的一生中,还从来没想现在这么欢迎过卡拉扬总督。这家伙总算是做了件好事!特米索总督心里想着,堆起一脸每个政客脸上都常能见到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随着一身戎装,手持节杖的卡拉扬总督板着脸出现在大厅门口,大厅里的乐队也奏响了一曲帝国有名的战歌。两位总督行礼后并肩走入大厅,屋里的其它人则全都举起了酒杯,随着旋律高唱战歌。最后,伴随着激昂战歌的最后一个音符,众人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奏完那曲如仪式一般的战歌,乐队又换上了欢快的宴会音乐,而客人们也轻松下来,重新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开始高谈阔论。特米索总督在礼貌的为卡拉扬总督拿了一杯酒之后,便扔下他的老对手,向着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代表团走去。而卡拉扬总督也挂着老狐狸一般的笑容,快步走向了泰密斯学院一行身边。

  “我们走。”

  看到两位总督的行动,罗伯特就知道这场宴会上的大戏就要开始。他只好暂时把自己对张文的怨恨压下,对嘉莉特招了招手。

  “这个……罗伯特老师你先过去吧。我得去跟他们说清楚。”

  嘉莉特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张文,却没有跟上罗伯特,反倒向他们走了过去。

  “哼!”

  嘉莉特找的理由让罗伯特无法反对,他也只好冷哼一声,自顾自的返回了念术系的代表团。

  “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在阿尔米修斯学院与泰密斯学院的常年对抗中,特米索总督早就跟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一群教师们互相知根知底。见到念术系代表团的成员们,特米索总督甚至连寒暄几句的兴趣都没有,上来便直奔主题而去。

  总督的问题让满心怨恨的罗伯特一下抓住了机会。他抢在其它人之前笑着答道:“放心好了,总督阁下。我们念术系从来都是做好准备的。不过,只希望某些人待会儿不要拖我们的后腿拖的太狠就好了。”

  说完,罗伯特还故意向张文那边飞快瞥了一眼。

  罗伯特为了出一口气,就在总督面前拼命贬低张文,给他小鞋穿。他却不想想,张文可是特米索总督钦点进入阿尔米修斯学院的,而且他本人还是总督的救命恩人。不管总督对张文的这份“救命之恩”能有多少感激,至少两人之间的交情已是坚不可摧。罗伯特贬低张文,跟说特米索总督无能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特米索总督是个绝对合格的政客。他现在需要念术系为他卖命,罗伯特的这点小失误,他绝不会放在心上。

  “好吧,这件事我知道了,待会儿我会过去告诫他们。”

  特米索总督很自然的点了点头,目光只是轻轻扫过了张文和已经站到他身边的嘉莉特,便又转回了将要参赛的念术系学员们身上,“怎么样,你们的老师很有信心。你们有信心取胜吗?”

  “当然。总督阁下,胜利是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传统。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回答特米索总督问题的,是一个金发的英俊青年——他正是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公认的天才卢瑟。

  与身边另外几个看起来已经激动到难以自已的同伴不同,卢瑟在面对特米索总督时,依旧能保持着很有风度的微笑。当然,这与他的出身分不开关系。

  卢瑟的姓氏是莱斯。在帝国,只要是稍有常识的人,大概都会听说过这个姓氏。因为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专门为皇帝负责钱袋子的六位财政大臣就有五位姓莱斯。而在皇帝陛下的四人幕僚团里,也总是不会少了一位姓莱斯的智囊。

  可以这样说,在整个帝国之中,除了皇室成员之外,就再也没有另外一个家族能够像莱斯家这样得到帝国皇帝的信任。

  出身于显赫的名门,拥有过人的头脑和天赋,除了稍显自负之外,是个堪称完美的学生——这几乎是每一个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教师给卢瑟的评价。

  “呵呵,不愧是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头号天才。光是这份自信就不同凡响。”

  特米索总督赞许的点着头。从总督脸上的笑容就能看出,卢瑟自信的回答和冷静的态度都让他十分满意。一边对卢瑟说着,特米索总督还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向了他老对手。

  与特米索总督的目光相触,卡拉扬总督表面上十分友好的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但回过头来,他却讥诮的撇了撇嘴角,语气里充满了讽刺的味道:“呵呵,看到了吗?特米索那帮家伙还在得意呢。”

  “哼!让他们先得意吧。他们笑不了多久了。”

  念术系的女教师信心十足的冷冷说着。

  “没错。”

  卡拉扬总督点点头,脸上挂起了微笑,“时候差不多了,去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无论是特米索总督,还是总督身后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代表们,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卡拉扬总督和泰密斯学院的代表竟会在这时候就找上门来!在特米索总督看到卡拉扬总督带着泰密斯学院的人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他差一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一旦两位总督带着各自的代表团在这座大厅中碰头,就意味着在两所学院之间暗中角力的开始!

  无论是阿尔米修斯学院还是泰密斯学院,当然都不会希望在比赛开始之前就先输一局,所以双方自然会有选择的针对对方的弱点示威。

  往年双方互访时,如果是阿尔米修斯学院做客菲拉行星,那么一定是双方的念术系进行这场正是比赛之前的“热身赛”反之,则是泰密斯学院的体术系出面,将不敢应战的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嘲笑一番。

  今年张文和阿蜜莉丝的到来,其实给了泰密斯学院一个极好的先下一城的机会。可他们却一反常态,不但没有半点针对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这个大弱点的意思,而且还反是要正面向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传统强项——念术系发起正面挑战!

  难道卡拉扬那家伙疯了吗?特米索总督不可思议的想着。

  第五章 力量与平衡

  事实上,特米索总督并非没有考虑过,卡拉扬敢亲自带着泰密斯学院的代表团过来找麻烦,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古怪。比如说……泰密斯学院涌现出了一个念术天才,使得卡拉扬他们有把握能压倒阿尔米修斯学院?

  然而,特米索总督转念一想,却又迅速否定了这种可能。因为,如果说泰密斯学院真的有什么天才的话,去年肯定就会露出几分端倪了。可在去年阿尔米修斯学院与泰密斯学院交手的时候,他们的念术系还压得泰密斯学院抬不起头来。

  而且,当时在比赛中最出风头的,正是如今阿尔米修斯学院的领军人物卢瑟。而泰密斯学院的念术系里,特米索总督还真没看出什么有资质能威胁到阿尔米修斯学院地位的强人。

  以泰密斯学院的地位,他们当然不会做出为了赢得比赛,就临时去别处挖人这种令人不屑的丑事。至于说一年级的新学员,特米索总督就更不担心了!如果有什么人能在刚刚达到进入学院修习的年龄时,就拥有超越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毕业生的实力,那他的名字恐怕早就已经在帝国的各大学院中传疯了!

  何况,卢瑟本人就已经被公认为三十年一遇的天才了!这个世界上又怎么可能有人能在刚刚入校的年纪,就把他给比下去?难不成,就靠卡拉扬这笨蛋身后那个吓得脸色都发白的小姑娘?特米索总督瞥了赛铃一眼,心底不屑的连声冷笑。

  卡拉扬敏锐的捕捉到了特米索嘴角边一闪而逝的笑意。他可不会放过这么大好的刺激手下卖命的机会,便故意转过身来对赛铃和女教师说道:“嘿!看到没有?特米索看不起你们呢!”

  “愚蠢的大男子主义。”

  女教师不屑的撇了撇嘴,“赛铃马上就会让他们知道,他们阿尔米修斯学院也只不过是一群坐井观天的蠢材而已。”

  “哈哈,没错!就是这种气势!”

  卡拉扬大笑着,“热情”的向特米索总督迎了上去。

  在两名总督会面的时候,客人们无不将注意力转了过来,原本喧闹的大厅一下就安静下来。这一刻,张文的目光也同样落在正好位于大厅中央的焦点处。但与大多数的宾客不同,张文更多关注的却不是卢瑟又或者嘉莉特,而是泰密斯学院的赛铃。

  这个目光如刀一般的女孩,给张文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张文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那帮家伙恐怕要把事情搞砸了。

  张文心不在焉的模样让嘉莉特大为不满。这位学生会长小姐又皱起了眉头,嗔怒的盯着张文问道:“张老师,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啊?你说了什么?”

  张文终于把目光从赛铃身上挪开,“哎?你怎么还有空留在这儿跟我唠叨?不打算回去凑凑热闹么?”

  看到跟自己说话的人竟是嘉莉特,张文立刻忍不住用调侃的语气问答。

  “用不着。有卢瑟学长在就足够了。这毕竟还不是正式的比赛,用不着凑齐人数上场。另外,我刚才说,罗伯特老师刚才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是……”

  嘉莉特很认真的说到一半,却突然顿住,然后马上又很丧气叹了口气,“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泰密斯学院也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

  “没错!他们去找你们的麻烦了。没想到吧?”

  嘉莉特叹气时的可爱模样让张文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玩笑似的对嘉莉特问道。

  听出张文话中的讽刺意味,嘉莉特禁不住不服气的扬起了俏脸,同样用满是讽刺的口吻说道:“确实没想到。他们这是头脑发热,好了伤疤忘了疼!去年卢瑟学长给他们的教训,他们全都忘了么?”

  “哈!这么说的话,你要不要打个赌?”

  张文慢条斯理的摇了摇头,笑着翘起了嘴角,“我说你们念术系,这次会一败涂地。你相信吗?”

  “什么?”

  张文的话让阿蜜莉丝张大了嘴巴,同时也让嘉莉特像被针尖扎了一样跳了起来。

  “张文老师!”

  嘉莉特重重的喊了一声,脸蛋上浮起一抹潮红。“不管你跟罗伯特老师之间有什么矛盾也好,你都不应该拿贬低念术系来撒气。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都是同一所学校的。是战友!你这么做,跟罗伯特老师刚才的做法又有什么区别?”

  嘉莉特满是怒意的盯着张文,郑重的说着。看得出来,这个天使般的女孩子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哦?你觉得我是为了报复罗伯特,才故意贬低念术系?啧啧啧!”

  张文一边说,一边轻轻晃动了几下手指,“你太小看我了,我从来不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

  “你……”

  张文的解释不但没有缓和嘉莉特的情绪,反倒让她愈发愤怒了。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任何一个处在嘉莉特这个位置的人,大概都会把张文傲气十足的解释当成无理狡辩。

  “你赌我们念术系一定会输是吗?好,我奉陪了!我说我们一定会赢!咱们谁要是说错了,在今天晚上宴会结束之后,就自己去学院的禁闭室里关自己一晚上禁闭!”

  气头上的嘉莉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张文的赌约。

  “我无所谓。反正输得那个人不会是我。不过,在禁闭里过夜?那滋味可不好受。你能忍得下来吗?”

  “这用不着你来操心。如果有那么万分之一……不!亿分之一的可能,我真的输了,你可以亲手把我锁在禁闭室里。这样你满意了?”

  嘉莉特沉着脸冷冷说完,便干脆走到一旁,聚精会神的看起了正在大厅中央上演的一幕。

  “张老师,你为什么要跟嘉莉特打这样一个赌?难道,你觉得念术系真的会输?”

  等嘉莉特稍微走远一点,阿蜜莉丝也忍不住凑上前来,在张文耳边问道。

  张文微微一笑,既像是回答阿蜜莉丝的问题,又像是喃喃自语一般小声念叨:“嘿!我倒是希望念术系的那帮家伙能给我个关自己禁闭的机会。否则的话……”

  在张文与阿蜜莉丝说话的同时,两位总督终于结束了他们之间礼节性的寒暄。然后两人便同时笑着走到一旁,将大厅的中央位置交给了今天这场宴会上真正的主角——两所学院的代表团成员们。

  “呵呵,拉丝蒂老师,我想,您应该认识我们的天才学员卢瑟。莱斯吧。”

  两位总督一退场,罗伯特便首先得意洋洋的介绍了阿尔米修斯学院一方的“出场选手”“当然。去年贵校去菲拉行星的时候,你给我留下的印象确实很深刻。”

  拉丝蒂——也就是那位与赛铃关系密切的女教师,毫不在意的忽视了特米索言语之间的讽刺,转而对卢瑟说道。

  “多谢夸奖。今年的比赛,我一定会继续全力以赴。”

  卢瑟自负的一笑,稍微欠了欠身说道。

  “呵呵,很好。”

  拉丝蒂同样傲慢的微笑着,突然回身问了一句,“赛铃,这位卢瑟学长就是你这次比赛里的对手,怎么样?有把握胜过他吗?”

  拉丝蒂对赛铃说话时,语气和态度都十分的自然,就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般。然而,等他的话音落下,大厅里的人却又一次全都惊得哑口无言。不但特米索总督吃惊得完全愣住,就连张文身边的阿蜜莉丝都露出了几分错愕。

  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事先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是刚刚达到入学年龄的小女生,竟然会是泰密斯学院念术系的主将!而即便是事先猜到这一点的少数人,也几乎都以为这女孩不过是泰密斯学院为将来准备的新星,这一次带她出来,只是让她历练一番。

  除了张文之外,整个大厅里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能想到,泰密斯学院会让一个这样年纪的女孩来挑战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天才卢瑟。要知道,卢瑟可是已经在阿尔米修斯学院修习了整整三年,实力已经几乎可以与学院的教师相比!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位叫拉丝蒂的女教师说话的语气,就仿佛这女孩已经赢定了一般,全然没有把卢瑟放在眼里!

  可众人却很快便发现,更令他们吃惊的事还在后面。因为在听到拉丝蒂的问题之后,那个叫赛铃的女孩同样自然的点了点头,答出两个字:“当然!”

  自从进入阿尔米修斯学院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尤其是,这个藐视他的人还是一个最多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这就更令自负的卢瑟无法容忍!在众人的愕然中,卢瑟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压抑不住的怒气。

  在如此重要的宴会上,阿尔米修斯学院当然不能让对手这样压倒!如果现在就输掉了这场气势之争,恐怕后面的比赛就算阿尔米修斯学院能赢下来,他们也没有脸面提出让索菲亚公主进入学院就读了!

  特米索总督确实是一位出色的政客,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面对挑衅,他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奉陪到底。

  “呵呵。卡拉扬总督,想要赢得胜利,可不是靠动动嘴皮子就能办到的。”

  在尴尬的气氛中,特米索总督首先开口打破了平静。

  “那当然。哈哈!”

  卡拉扬总督大笑着,没有继续挑逗众人的神经。对他来说,点到为止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卡拉扬总督能够进退自如,特米索总督却没有这样的自由。对于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念术系来说,平局即失败——特米索很清楚这一点。另外,卡拉扬的态度也让特米索隐隐有些不安。他虽然不相信赛铃能胜过卢瑟,但也不想把一颗定时炸弹留到正式比赛开始的时候再引爆。

  想到这里,特米索总督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一边笑着继续与卡拉扬总督寒暄,一边暗地里严厉的向罗伯特打个眼色。做为帝国的行星总督,特米索总督竟然放下架子,直接越过数个级别,向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代表团发号施令。从这一点,便足以证明特米索总督对索菲亚长公主究竟有多么看重!

  事实上,用不着特米索总督的暗示,罗伯特自己就已经要爆发了。他觉得,今天晚上自己受的窝囊气实在太多了!

  首先,张文这个体术系的教师,竟然敢公然不买他的帐,还把他羞辱了一番;接着,原本应该是他们念术系这边的嘉莉特,也不听从他的命令,擅自跑到张文那边。现在倒好,连泰密斯学院念术系的两个娘儿们,都想要骑在他的脖子上拉屎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连肺都快被气炸了的罗伯特越想便越觉得怒不可遏。带着一脸酒醉似的血红,他不假思索的向同样带着怒气的卢瑟重重点了一下头。

  莉诺雅皱起了眉。的确,对手的挑衅把阿尔米修斯学院逼迫的够呛。如果他们忍下这口气的话,学院代表团肯定会惹来众人的质疑。可是,仅仅因为这样,就让卢瑟主动挑战一个新人女生,岂不是更加不妥?

  事实上,有着这样想法的人,还并不只是莉诺雅一个。卢瑟虽然愤怒,但他的自负却让他同样不乐意自降身份,去向一个明显是刚刚进入学院的新生挑战。

  可就在阿尔米修斯学院代表团的众人正犹豫时,泰密斯学院的女教师拉丝蒂却突然满是嘲弄的冷哼了一声。接着,赛铃便冷冷的主动走上前来,向卢瑟伸出了手。

  “我叫赛铃,请多指教。”

  赛铃的举动顿时又在宾客中引来了一片交头接耳的议论声。

  众所周之,与体术系学员所修习的战能不同,念术系学院修习的念能,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一种会被直接用来对抗的力量。

  念能的作用,更多的都是体现在与科学系结合,操作和控制各种复杂的机械上。在念术系的比赛中,一般比的也都是正控制机械的能力。比如说,在帝国最常见也最流行的项目,就是让念术系的学员在虚拟机上用小型战舰进行作战。

  不过,念术虽然极少被用于直接对抗,但这种情况也并非不会出现。在念术突破七阶之后,念术师便已经可以尝试直接用念术对对方的精神展开攻击。最高明的念术师,甚至可以用念术控制别人的思维。也就是说,现在向卢瑟伸出手的赛铃,很可能就是要选择与卢瑟进行一场直接对抗。

  这么说,她现在这个年纪就已经突破了念术七阶?看着伸到眼前的纤手,卢瑟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不可思议的感觉。紧接着,他心底便涌起了一阵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嫉妒。

  虽然他在阿尔米修斯学院被人称为三十年一遇的天才,可是他在赛铃这个年纪,也不过才刚刚进入六阶而已!这个小女孩的天赋,竟然会比他还要强这么多吗?

  强烈的嫉妒过后,卢瑟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个无法遏制的念头:多好的机会?毁了她!

  “你好,我叫卢瑟。”

  卢瑟微笑着,也对赛铃伸出手。两人的手很快就握在了一起。

  让卢瑟稍感意外的是,在两人的手刚刚握到一起时,他竟然没有感觉到赛铃有用念能攻击的意思。不过很快,当卢瑟展开攻势的时候,他很快就察觉到赛铃用几乎毫不弱于自己的念能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两个突破了七阶的念术高手之间的对抗,也直接影响到了在大厅里那些使用念能的设备。随着两人体内念能的释放,他们四周的灯光也黯淡了下去。

  她果然突破了七阶。卢瑟在心底冷笑一声。紧接着,卢瑟便毫不犹豫的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即便是在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教师们中间,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卢瑟其实已经突破了七阶的桎梏!一瞬间,赛铃身后的灯光几乎全都黯淡下来。大厅里剩下的半边灯光照亮了卢瑟的背影,另外半边昏暗的灯光却只能将卢瑟的面孔照出一个犹如魔鬼般模糊的影子。

  “该死!”

  拉丝蒂猛然明白了卢瑟的打算,但这时候就算她想帮赛铃也已经迟了。没有想到卢瑟竟然能突破到八阶的拉丝蒂只能一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边眼睁睁看着卢瑟的念能涌向赛铃。

  卢瑟发动的辣手突袭似乎让赛铃也吃了一惊,原本只有冷漠的面孔上骤然显出了几分惊讶。可这份惊色却只是在众人眼前一闪,便消失了——并不是赛铃收起了她的惊讶,又或者她被卢瑟击倒,而是半个总督府的灯光在那一刹那,突然全部熄灭了!原本还灯火辉煌的大厅骤然被分成了光与暗的两面。

  然而,变成黑暗面的一方,却不是受到攻击的赛铃,而是发起攻击的卢瑟。至于刚刚向赛铃发动突袭的卢瑟,则已经满脸惨白的倒在了地上。而赛铃却像个没事人一般,仍旧冷冷的站在她刚才的位置。

  已经八阶的卢瑟……在主动偷袭的状况下竟然被那女孩秒杀了?

  大厅里又一次鸦雀无声,直到灯光全都重新亮起,也没有一个人说出一个字。

  “呵呵,精彩,非常精彩。”

  最后,还是鹰卫队长雷缪第一个笑着鼓起了掌,“没想到泰密斯学院竟然会有这样出众的天才。真是让人向往。”

  “雷缪队长过奖了。”

  卡拉扬总督脸上的笑意这时就算是傻瓜都能看得出来。雷缪的身份是皇帝陛下专程派来考察的特使,有了他的这句称赞,可以说索菲亚长公主的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泰密斯学院。

  特米索总督的脸色虽然几乎阴沉的能挤出水来,但至少他还保持着表面上的风度,没有当场大发雷霆。至于其它的宾客,也已经纷纷议论起来。大厅里很快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嘈杂之中。

  “这……这怎么可能?”

  嘉莉特从震惊之中恢复之后,仍然禁不住不可思议的小声自言自语着。直到现在,她仍然无法相信卢瑟会输!

  “为什么不可能?”

  张文淡淡的反问。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啊!卢瑟学长的念能明明比她还要强出不少,可是……可是结果怎么会是这样?”

  阿蜜莉丝同样急切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呵呵。”

  看着两个女孩急切的目光,张文禁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真的以为,你们那位卢瑟学长的力量,比那个女孩更强么?”

  “难道不是吗?”

  嘉莉特愈发不服气的反问,“我明明能感觉到,卢瑟学长的念能要比她的更有压迫感!”

  “当然不是!”

  张文的语气斩钉截铁,“我可以向你们担保,假如那个女孩愿意的话,她也可以爆发出比你们那个卢瑟学长更有压迫力的念能来。可是,她肯定不会这么做。为什么?因为她明白什么是力量的平衡!”

  “力量的平衡?”

  “没错!别以为使用力量的时候,仅仅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就算是强大了。如果你们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没有办法击中对手的力量,就等于浪费。像这样把力量一口气爆发出来……”

  张文说着,骤然将自己体内的战能和春水诀真气同时运转到极致。

  在这一瞬间里,张文所爆发出的恐怖压迫感让阿蜜莉丝和嘉莉特都禁不住变了脸色。尤其是嘉莉特。在接触张文以来,嘉莉特一直都以为,张文不过是个体术五阶,最多不超过六阶的蹩脚教官而已。可这一瞬间张文所爆发出的战能,给她的感觉却比平时在体术课上接触到的八阶教官们还要强大!虽然张文的爆发只是短短的一瞬,但他倒是把两个女孩都给震住了。

  “……像这样把力量爆发出来,任何人都会。不过,在跟人战斗的时候,这样根本就是脑残行为。你们记住,在战斗的时候,我们所使用的力量和我们对力量的控制,必须要达到平衡,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力。一个人一旦把所有的力量都爆发出来,就等于自己放弃了对力量的控制权。失去控制的力量,还能有什么威力可言?用这种方式战斗,对付一下比自己弱小的对手还可以,但如果遇到跟自己实力相当,甚至更甚一筹的对手,结果就只会像你们的卢瑟学长一样。”

  平息下短暂爆发的春水诀,张文又挂上懒洋洋的表情,对两个女孩摆了摆手。

  张文论断式的发言让两个女孩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而在嘈杂人群的一角,从两位总督身边走开的雷缪队长也再次带上了饶有兴趣的笑容。

  “呵呵,这位叫张文的教官先生还真是叫人意外。如果不是让你在他身上装了‘鹰目’,恐怕我们就要错过这段有趣的会谈了。力量的平衡啊……”

  “只不过是些胡言乱语罢了。”

  雷缪身边的漂亮女军官依旧维持着肃穆的表情。

  “不,这可不是胡言乱语。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了。”

  雷缪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起来。

  “哦?那么恕属下多嘴,您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是什么人说的呢?那个人会不会跟张文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

  “哈哈!不同寻常的关系?伊赛娅,你真是个说冷笑话的高手。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两年前,与总队长聊天的时候。”

  “啊!是总队长大人?”

  “没错。”

  向来庄重的美女军官吃瘪的模样让雷缪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第六章 无视的战斗

  大厅的中央,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学员们此时既听不到张文与两位美少女的对话,也看不到鹰卫队长雷缪的大笑。在越来越嘈杂的议论声中,缺乏经验的他们也情不自禁都慌了神。“我们该怎么办?”

  他们手足无措的用眼神互相问着同样的问题。

  念术系的主将脆败——这可是阿尔米修斯学院与泰密斯学院在最近十几年的对抗中从未出现过的局面!面对着可能是学院念术系成立以来所遇到最大的危机,学员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之前一直以念术系代表团团长自居的罗伯特。

  可惜,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恐怕是指望不上这位貌似很有主见的教官了。卢瑟的失败让罗伯特失魂落魄。他现在除了会喃喃自语的念叨“这不可能”之外,好像就再也不知道别的了。

  “先去把卢瑟扶起来。”

  在念术系的几位教官里,莉诺雅绝对算得上是最镇静的一位。她轻声叹了口气,拍了拍一名学员的后背,向他示意了一下还倒在地上的卢瑟。

  “哦!”

  重新找到主心骨的学员们赶紧七手八脚的将卢瑟扶了起来。

  莉诺雅上前检查了一番,就发现卢瑟的状况虽然看起来十分吓人,但他其实兵没有受伤,只是精神受了点冲击,暂时晕过去而已。

  “好吧。”

  检查完卢瑟的状况,莉诺雅叹了口气,便打算上前说上几句,将眼前尴尬的局面应付过去。这场宴会上的较量肯定是以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惨败而告终,但输阵不输人的道理,莉诺雅还是懂的。

  何况,宴会上的较量毕竟只是场“热身赛”了解了泰密斯学院秘密王牌的实力,对阿尔米修斯学院后面的正式比赛而言,也不是一件坏事。只要能把今天晚上应付过去,大多数人还是相信,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综合实力,肯定是要比泰密斯学院更高一筹的。

  可惜的是,上天仿佛都不打算给阿尔米修斯学院一个安稳下台的机会。莉诺雅才刚刚从人群中走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看到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罗伯特突然又跳了起来。

  “不可能的!你们肯定使了诡计!我不相信!你们怎么可能偏偏就这么巧,正好赶在今年找到这么一个小丫头?她是不是你们从别的学院找来的!”

  罗伯特大声嚷嚷着,根本不顾周围所有的人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

  而刚好走出人群之外的莉诺雅更是进退不得,只能既羞愤,又无奈的站在原地,怒视着歇斯底里的罗伯特。

  “真是个蠢材……”

  看着罗伯特小丑般的表现,即便是刚刚与他发生过冲突的张文,都禁不住轻轻摇起了头。

  罗伯特这么一发疯,不但阿尔米修斯学院今天晚上恐怕要名声扫地,他自己也彻底完了——这一点,只要看看特米索总督那张充满震惊和愤怒的面孔,就能体会得到。

  “呵呵,罗伯特教官有这样的疑惑也是很正常的。说实话,就连我第一次见到赛铃的时候,也不敢相信她才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不过,赛铃千真万确就是今年加入泰密斯学院的新生。这一点,我可以为她证明。”

  刚刚赢得了一场决定性胜利的卡拉扬总督心情正好,除了脸上的一点笑意之外,他的言语间竟没有一丝一毫对罗伯特大加讽刺的意思。

  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卡拉扬总督这样的表现,才是对罗伯特,对阿尔米修斯学院,对特米索最大的嘲弄!因为他们不但输掉了比赛,现在还连风度都一起输掉了!

  听完卡拉扬总督的一番话,歇斯底里的罗伯特竟然还想继续追究下去。但是,四周每一个人投来的充满愤怒的目光让他猛然惊醒过来。接着,罗伯特的脸色便一下变得煞白,身上的气势也像被涨破了的气球一般,一下就萎靡了下去。他尴尬的在众人眼前又坚持了片刻,然后便像逃命一般逃回了念术系的代表团里。

  念术系代表团的另外几位教师全都下意识的与罗伯特拉开了距离,但他们面面相觑,却迟迟没有人敢在站出去帮罗伯特收拾这场已经无法挽回的残局。

  想要为一所学院建立百年的声誉很难,但是想要毁掉一所学院百年的声誉却很容易。在场的念术系教师们都能看的出,阿尔米修斯学院的百年声誉危在旦夕。可是,他们没有谁敢说自己能有力挽狂澜的能力,更没有谁敢承担这力挽狂澜的责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卡拉扬总督嘴角的笑意也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难以控制。老实说,在来到卡萨雷斯星球之前,卡拉扬总督能料到泰密斯学院的念术系会在今年扬眉吐气,但却怎么都想不到,他们竟然能一下把阿尔米修斯学院逼到悬崖边上!如果这帮家伙再想不出妥善的下台办法,只要再过几分钟,阿尔米修斯学院的辉煌就将成为历史。

  别说是与泰密斯学院继续竞争索菲亚长公主的归属,他们甚至连能不能继续拥有与泰密斯学院相提并论的资格,恐怕都要成为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帝国,一所没有名誉的学院,就跟一个四肢健全,却自甘堕落的懒汉一样被人瞧不起。

  “这样不行!再这么下去的话,学院就完了!”

  一直默默站在张文身后的嘉莉特突然站了起来,轻声说了出来。

  看见嘉莉特认真的表情,阿蜜莉丝立刻就明白这个责任心极强的学生会长想做什么了。她吃惊的一把拽住了她:“嘉莉特学姐,你想干什么?”

  “这还用问吗?如果我们再不做点什么的话……”

  嘉莉特的话说道一半,便再次被阿蜜莉丝打断了。

  “可是,你没看到连莉诺雅老师他们都不说话了吗?你现在过去,除了被人笑话之外,还能做什么?嘉莉特学姐,我不想看着你做傻事!”

  阿蜜莉丝用力的皱起了眉。

  “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

  嘉莉特轻轻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另周围人都感到自惭形秽的纯美微笑,“可是,就算现在过去只能被他们笑话,我也不能只是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阿蜜莉丝,被人打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面对对手的勇气都没有,心里就已经承认自己失败了。”

  嘉莉特的话音落下,不但将拦在她身前的阿蜜莉丝震住,也同样让一直关注着两个女孩的张文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认输——张文怎么都想不到,这句由他从前在地球时最尊敬的一位老师说出,并且被他始终当成座右铭牢牢记在心头的话,今天竟然会再次从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少女嘴里说出来!

  无论张文之前对嘉莉特有什么样的看法,至少在这一刻,从嘉莉特娇柔的身体里所展现出的坚毅和勇气,将张文深深的触动了。

  “等等!”

  张文闪电般伸出手去,把嘉莉特拦了下来。

  “张老师,你也要拦着我?”

  嘉莉特带着纯美的微笑,固执的看着张文。

  “呵呵,没错。拯救学院的声誉,暂时还轮不到你出场。”

  张文对嘉莉特摇了摇头。

  “我……”

  嘉莉特失望的张了张嘴,刚想要争辩,却立刻被张文伸手打断。

  “以前我们体术系总是承蒙念术系的照顾……看起来,今天是该让我们偿还这个人情的时候了。”

  张文又渐渐翘起了嘴角,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已经向着大厅的中央走出了好几步。

  当张文推开人群,出现在大厅中央的时候,到场的每一位宾客,几乎都把惊异的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搞的?这家伙是谁?怎么穿着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制服?”

  “看样子,他好像是学院体术系的教官代表。”

  “什么?体术系?体术系的家伙现在又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他还嫌阿尔米修斯学院今天出的丑不够吗?”

  “唉!谁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看阿尔米修斯学院今年是完了!”

  以张文春水诀二阶的敏锐听觉,他几乎可以把整个大厅里响起的议论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很显然,虽然所有的人都在期待能够出现一位救世主,挽救阿尔米修斯学院摇摇欲坠的声誉,但仍然没有一个人欢迎他的到来。十年的孱弱,早已让在场的客人们把阿尔米修斯学院的体术系给看扁了。

  假如说,让在场的客人们在“张文是为了拯救阿尔米修斯学院而来”和“这家伙是来幸灾乐祸的”之间做个选择,恐怕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客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不过,张文是个一旦下定了决心要做什么事,就绝不会回头的人。他绝不会因为周围一群外人私下里的议论就改变主意。相反,那些宾客们的悲观失望和恶意揣测,只会让张文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更有兴趣。因为他十分想看到等自己成功之后,这帮家伙脸上的表情会有多么精彩。

  从张文的制服上,卡拉扬总督很轻松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正在兴头上的卡拉扬总督当然不会错过一个再次打击特米索总督的好机会。

  “特米索总督,这位似乎也是你们阿尔米修斯学院的教官吧?之前你介绍阿尔米修斯学院代表团成员的时候,怎么把这位教官给漏了呢?”

  卡拉扬总督故意笑眯眯的说着,几乎是将脸色铁青的特米索总督硬拽到了张文面前。

  在一拳将特米索总督放翻之后,卡拉扬总督还要再往他身上踏上一只脚!与特米索总督互相敌视了十几年,卡拉扬总督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么痛快过!

  “这位是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的领队,张文教官。”

  特米索总督十分勉强的笑笑,将张文名字报了出来。

  “张文?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哦,对了!特米索总督,上次您遭遇刺杀的时候,好像正是这位张文教官替你挡住了刺客吧!”

  卡拉扬总督对张文的身份愈发满意了。特米索的救命恩人——这对他来说也是个意外的惊喜。

  “没错。”

  特米索再次勉强的点了点头。

  “这真是太好了。张文教官,你刚才不在这儿,可错过了一场好戏。不过没关系,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泰密斯学院的几位青年才俊。”

  卡拉扬总督十分热情的对张文说着,将他领到了泰密斯学院代表团的四人面前。

  “呵呵,非常感谢总督阁下的厚爱。不过,我想介绍就用不着了。刚才宴会开始的时候,我已经和泰密斯学院的几位都见过面了。是吧?拉丝蒂老师,还有……赛铃?”

  张文笑着对卡拉扬点了点头,又转过身来与赛铃等人打起了招呼。

  “张文老师,幸会。”

  女教师拉丝蒂嘴里说着,投向张文的目光里又带上了几分满是嘲弄的笑意。任何一个看到了她这副表情的人,恐怕都能直接把她心里所想的话给念出来:这个白痴,死到临头了竟然还笑的这么开心。

  “好了,招呼打完了。两位总督阁下,还有泰密斯学院的诸位,我看咱们这就进入正题吧。”

  分别与泰密斯代表团的四人笑着握了手之后,张文立刻便又一次抛出了一句让众人目瞪口呆的话来。

  虽说每个人都知道,张文这个阿尔米修斯学院体术系的代表教师与泰密斯学院的人见了面,肯定少不了一番争斗,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

  “刚才赛铃和卢瑟之间的那场较量,我也在旁边看了。的确是相当精彩的战斗。我们学院的卢瑟完全不是这位赛铃小姐的对手……”

  张文带着笑容说出的一番话,又让周围的卡萨雷斯贵族们差点忍不住骂娘。

  这家伙到底是哪一边的?他这不是在帮着泰密斯学院的人羞辱自己的队友吗?大厅里的客人们无不义愤填膺的想着。不过,张文却很快就话锋一转。

  “……不过就我所知,这一次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与贵校的比赛,好像不仅仅是一次普通的互访这么简单,其中还牵涉到索菲亚长公主要进入哪所学院就读的问题。是这样吧?”

  张文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会,但并没有等泰密斯学院的人回答,便继续笑着说道,“既然这次比赛的真正含义,是为了考察哪所学院更能够给索菲亚提供优质的教育,那么我们所比的,应该是两所学院教育学生的能力,而不是哪所学校的运气更好,能碰到更天才的学生吧?”

  张文的话音落下,不但特米索总督铁青的脸色一下变得正常了许多,那些刚刚还在心底臭骂他的客人们,也禁不住拼命在心底给他叫起好来。

  的确,张文这番话可谓一针见血,直接点出了泰密斯学院刚才那场胜利最大的瑕疵——他们之所以能够战胜阿尔米修斯学院,所靠的不过是“赛铃”这个人而已!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赛铃,泰密斯学院念术系还照样不是阿尔米修斯学院的对手。如果有赛铃这么天才的学生,那也用不着泰密斯学院,就算是随便一所不知名的阿猫阿狗学院,也照样能在阿尔米修斯学院身上赢下这一局。

  “呵呵,张老师的话说的倒是有道理。不过,学院能够招揽到天才的学生,也是证明教学能力的一部分。再说,学生之间的资质终归有差距,如果按照张老师的意思,我们难不成还要故意把资质好的学生舍弃掉,用资质平平的学生来比赛么?”

  这一次说话的,是泰密斯学院体术系的那位男教师。张文之前在斗技场知道了他的名字:恩克莱。

  在到斗技场的几位泰密斯学院教师中,恩克莱正是最后没有上场的那一位。这也是他今夜可以能出现在宴会上的重要原因——在规定中比他更有资格出席宴会的几位体术系教师,都在战斗中被张文打的鼻青脸肿,没有两三天的功夫恐怕是没法见人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引人瞩目的机会,恩克莱当然不会把风头全都让给念术系的拉丝蒂一个人。

  “恩克莱老师,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恩克莱话音刚落,张文便笑着摇起了头,“我可没有说一定要把资质好的学生舍弃掉。我的意思是,在比赛的时候,天才学生取得胜利那是理所当然,不足为奇。不过,假如说一个不是天才的学生,胜过一个被看成是天才的学生,那就很可以说明问题了。”

  “哦?”

  恩克莱觉得自己抓住了张文话中的破绽,立刻急不可耐的反问,“张文老师,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用不是天才的学生,战胜我们泰密斯学院的天才学生喽?”

  说完,恩克莱便冷笑着盯住了张文,想看到他理屈词穷,忙着解释的样子。

  然而,张文却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甚至,他连一点谦虚都没有,便带着笑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差不多,我就是这个意思。”

  “什……什么?”

  张文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让毫无准备的恩克莱惊了个张口结舌。

  “大言不惭!”

  一旁的女教师拉丝蒂又冷冷一笑,不屑的吐出四个字来。

  “张老师,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短暂的惊愕之后,恩克莱脸色迅速变得阴沉下来。今夜泰密斯学院的念术系大出风头,这也让恩克莱格外无法容忍张文的任何一点挑衅。

  “玩笑?不,我这人从来不喜欢拿正经事开玩笑。”

  张文淡淡的笑着,目光却越过恩克莱,落在了他身后的那名泰密斯学员身上,“这位学员,应该是你们泰密斯学院从体术系里挑选出来的天才学生吧?”

  “嗯。那当然!”

  恩克莱回身看了一眼身后那名学员,立刻轻松的点了点头。虽然此刻跟他一起来到宴会上的,并不是泰密斯学院代表团中最强的体术系学员,但恩克莱很有信心,对付阿尔米修斯学院孱弱的体术系,有他一个人就已经足够横着扫过去了!

  何况,恩克莱也不怕张文耍花样。假如张文也像他们泰密斯学院一样,从一年级的新生中间弄出一个超级天才来,那他只要当场揭穿,张文就等于自己扇了自己的嘴巴。无论如何,恩克莱相信自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很好。”

  张文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将视线转向不远处的阿蜜莉丝,对她高喊了一声,“阿蜜莉丝,过来!”

  “啊?我?”

  阿蜜莉丝显然没想到张文竟会在这时候叫她。她错愕了好一阵,才慌慌张张的跑到张文身边。接着,两位总督威严的目光又把可怜的小美女给吓得够呛。看到小美女的表情,就连周围的客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见鬼!张文那混蛋,不会真打算让阿蜜莉丝上场吧!”

  一位念术系的教师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愤愤的对同伴低声骂着。阿蜜莉丝原本就是念术系的学生,她有几分能耐,这些念术系的教师们当然是一清二楚。

  “好了,我想诸位肯定都不认识她。”

  张文笑着把阿蜜莉丝拽到身前,向对面的恩克莱说道,“因为她其实还算不上是体术系的学生。这位阿蜜莉丝学员,是我们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二年级的学员。不过她是仅有的三个选修我在体术系课程的学员之一,所以今年也算是我们体术系的参赛队员。”

  “够了!别开玩笑了!”

  刚刚听完张文对阿蜜莉丝的介绍,恩克莱便怒不可遏的爆发了,“一个念术系的学员,体术不超过四级的水准,你想干什么?跟这样的对手比赛,对我们泰密斯学院的队员是一种侮辱!”

  “呵呵!”

  恩克莱的愤怒不但没有让张文恼羞成怒,反而让他笑着摇起了手指,“啧啧啧!恩克莱教官,你还没有听我说完呢。其实我想说的,不是阿蜜莉丝能胜过你们泰密斯学院的天才学员;而是阿蜜莉丝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胜过你们泰密斯学院的天才学员!”

  惊世骇俗,绝对的惊世骇俗。在张文的话音落下之后的整整一分钟时间里,整个大厅里都寂静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阿尔米修斯学院念术系的老师们惊呆了,旁边的宾客们惊呆了,就连特米索和卡拉扬两位总督,也被张文惊世骇俗的宣言惊呆了。